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五十九章将装傻进行到底
    “尧义这小子够大胆的啊,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有了尧义这个胆大的带头,身后十六个胆小的也稍稍硬气了些,跟在他身后往邢台走去的路上,还在议论着缓解恐惧。

    “啧啧啧,这叫深藏不露!你不知道吧,他可是咱们里面第一个向镇老爷毛遂自荐,要来收尸的人!”

    一知情官差咂舌道,看着尧义的背影,觉得自己以后一定不会再小瞧这小子了,因为他的胆子,那可是真肥!

    “我是为了银子,人家是为了刺激,啥时候我也能这么大胆啊。”

    一人摇头感慨,被众人集体嘲讽这辈子是不可能的,便不再吭声,低着头暗戳戳发誓自己下辈子一定要胆子大些…

    “行了行了,谁还不是为了个银子,咱还是赶紧跟着尧义,借着他的胆子把尸体收了,回家睡觉吧!”

    看着不知不觉已经与尧义落下一段距离,一人提醒道,随后众人便小跑追上尧义,一起上了邢台。

    邢台上的尸体,因为本就死相狰狞,在这夜色映照下,便更加恐怖,比庙里壁画上刻着的那些被神仙降服的罗刹,妖怪们还要恐怖。

    毕竟罗刹妖怪都已经被降服抓走了,他们也看不着,这些尸体那狰狞的面目,可是直接在夜色下摆在他们面前的,其恐惧程度,不言而喻。

    “尧尧尧,尧义,你你你,你先去,去把他们放下,我们,我们再去把他们拖走……”

    打颤到控制不住舌头的话,证明了众人此刻的恐惧。

    尤其是那让风吹的一晃一晃,时不时就在空中打转面朝他们的尸体,直接让他们觉得腿软,一步也无法靠近,只得让那胆大的,帮他们将尸体放下,要不然,他们估计能在这里耗上一夜。

    尧义倒是很好说话,看众人脸都吓的快和尸体一个脸色了,也没好拒绝众人请求,由左至右,将尸体一具具放下来。

    放到其中一个尸体时,尧义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是将他错开,一直到最右面的尸体被放下后,他才又拐回那具身体旁,将他从架上放下,独自收拾着要往自己袋中装。

    将尸体从脚开始套入布袋,然后是腿,腰,上身,胳膊,脖子,最后就是面部,在经过尸体狰狞面部时,尧义的手指微动,划过后手中便多了一张薄若蝉翼的人皮面具。

    看着众人还沉浸在恐惧中,并没有人看到他的动作,尧义眼神微晃,赶紧将手中人皮面具揣进怀中,随后拿着匕首在那人已经死绝的脸上划了几刀,将其面容划的面目全非以后,这才将布袋封口。

    做完这一切,尧义深深松了一口气,抬手去擦自己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水。

    只要待会儿将这麻袋里的人直接埋了,这件事,就谁都不知道了。

    尧义的唇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只是那笑容很快便僵在了他的脸上,看着由远及近,带人走来的镇老爷与萧岚依等人,尧义心中咯噔一下,吞了吞口水赶紧低下头佯装在整理尸体。

    “大人,您怎么来了?”

    镇老爷带了许多官差过来,他们手中的火把将整个刑场照的通亮,刚刚胆怯的众人见此场景,疑惑中带着庆幸,觉得自己此刻也不是太害怕了。

    “你们继续处理尸体。”

    镇老爷视线一一扫过众官差,最后视线停回在尧义身上,开口道:“尧义,你随本官过来。”

    尧义闻言身子一颤,强忍心中慌乱,抬头道:“大人,这尸体还没处理完呢……”

    “带着尸体,一起过来!”

    镇老爷的话铿锵有力,不容拒绝。

    众人闻声,不明所以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视线落在尧义身上。

    这小子不会要升迁了吧?

    最近府衙正要在众小官差中提拔几个管事的大官差,镇老爷刚刚明明就在暗中观察,现在突然出现,要带走尧义,这小子可真是要走运了啊!

    对于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羡慕目光,尧义拖着尸体走向镇老爷时,简直觉得讽刺。

    镇老爷与萧岚依一前一后的看着尧义往刑场后走去,确定前面众人听不到谈话后,镇老爷这才转身,竖眉怒视着尧义道:“给本官老实交代!谁给你的狗胆让你做出这种背弃良心之事!”

    “大人说的什么?小的听不懂啊。”

    尧义看着胡子都要炸起的镇老爷,一脸疑惑,还将手中尸体丢下,跪在地上一副乖巧模样。

    “听不懂?你当本官真的老眼昏花,连你刚刚在背地里动的手脚都没看见吗!”

    镇老爷可谓性情中人,怒急时,直接一把扯了尧义,将他怀中那张薄弱蝉翼的人皮面具拍在了他的脸上,道:“你告诉本官,这是什么!”

    中午萧岚依离开没多久,便又再度归来,告知他尸体有异的事情后,他便与萧岚依合计了这场‘暗中观察’,希望可以抓到幕后黑手。

    所以刚刚在暗处,尧义的大胆表现本让他赞赏,还想着今晚后给他提拔成大官差管事,没想到他的大胆,确是为了掩饰这般龌龊之事,真是让他失望至极,气愤至极!

    “这,这是……”

    尧义眼神微闪,暗道果然全被看到,心下一狠,直接起身与镇老爷平视道,“这是什么,大人你自己心里明明清楚的很,又何必再问。”

    呦,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

    一旁萧岚依挑眉,看着气的直跳脚的镇老爷,安慰道:“大人消消气,别因为这种人气坏了身子。”

    “消气?这小兔崽子居然在本官眼底下,把那罪大恶极,最该处死的人贩子头目放走,你让本官怎么消气!”

    他一生服务百姓,尤其最恨那些破坏幸福家庭的无良人贩子,这次好不容易逮着了个大头,想要处决以儆效尤,却让人给掉包了?真是气煞他也!

    “要杀要剐,大人您等问出主谋以及那人贩子的下落再说,他一个小官差,要做出这等偷梁换柱之事,可不太容易。”

    萧岚依分析着,拍了拍镇老爷的脊背,生怕他一个气急再给自己气岔气儿了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