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五十五章看在冰糖葫芦的面子上
    “娘亲娘亲,小星要吃这个。”

    “娘亲娘亲,小星要吃那个。”

    “娘亲娘亲,这个看起来好好吃。”

    “娘亲娘亲,你看,这个是不是很有食欲?”

    吃界‘黑洞’萧琪星今日可谓发挥了他的洪荒之力,逛街半晌,眼中除了吃的,剩下什么也容不下,带着萧岚依穿梭在各家卖吃食的小摊铺子,吃的不亦乐乎。

    “小孝哥哥你也吃啊,娘亲买了好多呢!”

    萧琪星吃着嘴里喷香的芝麻饼,不停往小孝手中塞着吃食,还告诉他别客气,今天娘亲请客,随便吃不用停。

    看着硬被萧琪星塞入手中的芝麻饼,小孝小脸不自觉一僵,很不符合他形象的打了个嗝,便要将饼塞入口中。

    “吃不下就别吃了,小星那黑洞肠胃,再多东西都塞得进去,你若真听他的一直陪他吃,我待会儿,可就得送你去医馆了。”

    萧岚依的话成功制止了要舍命陪君子的小孝,松了口气,小孝将手中芝麻饼拿离嘴边,悻悻道:“我帮小星拿着。”

    萧岚依见状轻笑,看着比刚来时与稍微多了些生气的小孝,心里不甚欣慰。

    果然小孩还是要有些小孩子气的,总是那么一副淡漠到不计生死的模样,一点也不适合他。

    不过最近萧岚依发现,小孝虽然依旧待人冷淡,却对突然对萧琪星十分保护,对于萧琪星的话,从以前想也不想就拒绝,现在却变成萧琪星的话就是圣旨,一旦萧琪星开口,不管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尽力满足。

    就比如刚刚的芝麻饼,小孝这普通肠胃跟着萧琪星已经吃了不少,但萧琪星再给他让吃的时,他不仅不拒绝,反而舍命陪君子般直接将饼子往嘴里塞,一点也不计后果。

    对于小孝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萧岚依曾问过萧琪星原因,可萧琪星却一问三不知,根本没察觉到小孝的变化,反而觉得他小孝哥哥这样实属正常,还说若是小孝哥哥一直拒绝他,不接受的他的好意,就是把他当外人,所以这样,才是正常表现。

    好吧,萧岚依承认她被儿子说服了,因为这话确实没毛病,而且小孝能像这般将萧琪星当做弟弟看待,对他时刻保护宠爱,萧岚依也十分欣慰,至于原因什么的,知不知道,似乎都已经无所谓了。

    “岚依,小星,小孝。”

    尚喻泉的声音温和,自萧岚依身前不远处响起,抬眸便见他拿了三串透红的冰糖葫芦走近,并将手中冰糖葫芦一串串递给萧琪星与小孝。

    “谢谢尚叔叔。”

    萧琪星闻着那飘着甜香气味的冰糖葫芦,哈喇子都要馋出来了,接过冰糖葫芦后,连喷香的芝麻饼都来不及再吃,直接自竹签上啃下一颗糖葫芦含在嘴中,一脸的满足。

    “小星真乖。”

    尚喻泉眸中带笑,一脸平易近人。

    小孝显然对于外人十分排斥,就算是尚喻泉如此平易近人的模样,也让他有所防备,迟迟不接糖葫芦,让萧琪星都看不下去,开口道:“小孝哥哥不用客气,尚叔叔不是外人。”

    这话,显然萧琪星是不敢在男人在时说出来的。

    不过今日男人似乎有事,没有随同出行,他看在冰糖葫芦的面子上,说尚喻泉句让他开心的话,也没什么大碍。

    果然宠弟‘新秀’小孝听到萧琪星的话后,原本十分抗拒,不肯抬起的手缓缓抬起,接过尚喻泉手中冰糖葫芦后,淡淡道:“我帮小星拿着。”

    其实,他除了排斥外人这才不接尚喻泉的糖葫芦以外,最重要的原因,还因为他的肚子实在太撑,再也塞不进去别的东西。

    两串冰糖葫芦给小孩发放完毕,尚喻泉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萧岚依身上,将手中最后一串糖葫芦递给萧岚依道:“岚依也吃一串吧,这家糖葫芦,我小时候就吃,味道好极,你尝尝。”

    “不用了,我不喜甜食。”

    萧岚依淡笑拒绝,笑容不达眼底,十分疏远。

    “我刚刚也吃过了,这正好多一串,岚依你便尝尝……”

    尚喻泉依旧不惧萧岚依拒绝,迎难而上,准备劝萧岚依先接受自己给的冰糖葫芦,却哪知话才说了一般,就被人撞了一下,一个踉跄向旁边走了两步,这才稳住身子。

    尚喻泉回身时已经不见了撞他之人,想来应当是因为今日人贩子行刑,让本就人多的街道,更是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所以人太多,撞着了。

    “我,我的冰糖葫芦……”

    萧琪星惋惜的声音让尚喻泉一怔,低头看着地上的半串糖葫芦,自己自己衣袍上沾着的淡红糖浆,眼中闪过一丝阴鸷,随即恢复温柔模样,道歉道:“刚刚有人撞了叔叔,这才不小心撞上了你的冰糖葫芦,要不然,叔叔再给你买一只吧。”

    闻言萧琪星刚刚还沉浸在悲伤中的眸子瞬间亮了,抬首看着这么好脾气的尚喻泉,善解人意道:“不用再买了,娘亲不是说不喜欢吃糖葫芦吗,把娘亲那串给小星就好。”

    “这是给你娘亲的,小孝刚刚不是……”

    “小星说的对。”

    萧岚依打断尚喻泉的话,继续道:“刚刚尚公子不是也说多了一串,我是真不喜吃甜食,就把我这一串给小星吧。”

    闻言刚要将手中冰糖葫芦递给萧琪星的小孝顿住了手中动作,然后不着痕迹将冰糖葫芦收回,佯装也被人碰了一下,扔掉了手中的冰糖葫芦。

    现在,冰糖葫芦确实只剩下尚喻泉手中一串,让尚喻泉刚刚想再说的话,也没办法继续说下去,点头道:“既然岚依都这么说了,那自然是先给孩子吃为好,这次都是尚某疏忽,不小心撞到了小星,下次尚某再买时,再让岚依尝吧。”

    说着尚喻泉便将手中最后一串冰糖葫芦递给了萧琪星,揉了揉他的脑袋,继续道:“小星若是喜欢吃,下次叔叔再多给你带几串。”

    “好好好,多几串好!越多越好!”

    对于吃的,萧琪星从来不会拒绝,所以既然有送上门的,那当然越多越好。

    “尚公子的衣袍……不要紧吧?”

    萧岚依指着尚喻泉衣袍上被冰糖葫芦沾上的浅红印记,语带提醒,希望他听了自己的提醒,便能识趣儿离开。

    “不要紧,萧姑娘不必在意。”

    尚喻泉不知是真没听出萧岚依的提醒,还是装作没有听懂,说完就牵了小星往前走,说要给小星买吃的。

    “唉。”

    看着尚喻泉那倔强的背影,萧岚依都有些不忍再刻意冷落他,给他难堪,可长痛不如短痛,尚喻泉这样的痴情种,若不一次拒绝个干净,怕是以后还要更加麻烦。

    “你刚刚,做的很好。”

    赞扬的看了眼小孝,对于他刚刚十分识趣儿的‘一不小心’弄掉冰糖葫芦的行为,萧岚依给予了高度评价,让小孝都有些不大好意思,低着头快走几步追上萧琪星,跟在他身旁,陪他继续逛街。

    他本就不喜外人,尤其是对尚喻泉,他不知为何总有种莫名排斥,所以刚刚的情况下,他自然想也不用想的帮萧岚依这边。

    将近午时,押送人贩子的马车吱呀呀穿过人潮涌动的街道,赶往市集刑场。

    群众们也在此刻充分向人贩子证明了他们到底有招人恨,一个个毫不吝啬的往囚车中砸着臭鸡蛋,菜叶子一类东西,以泄心头怒火。

    有人更是瞅准商机,借着群众们对人贩子们的怒火,大肆在人群中贩售臭鸡蛋,烂菜叶这种一砸就没,砸了还想砸的‘补给’物品,借此发了笔横财。这样对银子不懈追求的精神,让萧岚依深感佩服。

    “咦?怎么没有见那个‘老大’?”

    跟着囚着行走半晌,萧琪星突然蹙眉质疑道。

    小孝也蹙着眉头,在那囚车中的几人身上打量个不停,却独独没有找到那个人贩子中,武功最高,最招人恨的‘老大’身影。

    “娘亲不是说爹爹那日追出去后,就将‘老大’制服,押送县衙了吗?为何小星今日没有看见他?”

    萧琪星有些不满的道。

    因为他觉得,人贩子中的那个‘老大’,才是今日最该被当众行刑的那个!

    “不可能吧,加上梅心轻,囚车中一共十七人,一个不少啊。”

    萧岚依数着囚车中的人数,发现并没有少,转头看向一脸疑惑的自家儿子,猜测道:“是不是因为他一直蒙面,今日揭开了面罩,又穿着囚衣,小星就认不出来了?”

    “不可能!”

    “不可能!”

    萧琪星与小孝两声坚定的不可能几乎同时响起,两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笃定。

    那个‘老大’那么可恶,就算当时遮面,可他身上的阴鸷之气足以让两人记忆深刻,尤其是小孝,他当时因为一身死气,让人觉得晦气,便一直卖不出去,在人贩子堆里待了数月,就算是没见过那老大真颜,他也能准确从人群中将那人辨出。

    可现在,囚车里确实没有那人,他敢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