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五十二章每样一瓶
    “我知道了。”

    果然,萧岚依的话毕,就见小孝定定点头应声,将它当做了任务后,便不觉得踌躇。

    于是这件事就算是拍板定下,准备等小孝恢复后,就让他一起去书院陪读。

    入夜,男人又一次死皮赖脸的钻入萧岚依房间,对此萧岚依已经习以为常,因为男人的东西早就已经被郭芙溪塞了进来,再想赶他出去?怕是难了!

    “娘子,给你唇脂。”

    男人看着正在拆卸头上发饰的萧岚依,笑着递上一个精致的方木盒子给萧岚依。

    镜中男人眉目温柔,虽然因为垂眸而看不清他眸中神色,但他身上那卸下所有伪装的柔和,在摇曳的灯火下异常惹眼。

    “唇脂?你果然偷听了我与尚公子的对话。”

    萧岚依柳眉一扬,略微了然。

    她说怎么吃饭时,男人怎么就突然不见,一直到刚刚自己要闭门睡觉时才又及时出现,带着一身夜色的微凉,进入房间。

    原来,竟是去给自己买唇脂去了。

    只是这木盒,也太大了吧?

    萧岚依秀眉微蹙,接过男人递来的偌大木盒,疑惑道:“你确定这是唇脂?不是首饰盒?”

    这直男癌的男人不会是因为被醋意冲昏了脑袋,然后一个犯傻,买错东西了吧?

    这般想着,萧岚依扬手启开木盒上的铜制锁叩,打开木盒盒盖,一股淡淡的脂粉味从木盒中飘出,而偌大的木盒中,竟摆满了巴掌大的唇脂小罐。

    粗略估计,有二十罐左右。

    “你这是买来给我吃的?”

    萧岚依哭笑不得的看了眼男人,觉得他怕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尤其是她生性随意,不喜打扮,每日也就浅浅擦些脂粉修饰一下,这么多唇脂,她就算是吃,怕是也不一定吃的完!

    “为夫第一次买唇脂,不想有那么多种颜色需要挑选,也不知娘子喜欢什么颜色,便每样拿了一罐,娘子放着慢慢用。”

    男人温柔说着,怕盒子压了萧岚依的手,便将盒子接过放在桌上,拿出其中一罐,打开罐盖,期待道:“这罐是掌柜说卖的最好的颜色,娘子明日就涂这个可好?”

    “蜜桃味儿的?”

    萧岚依瞧着那粉嫩的颜色,以及空气中飘荡着的淡淡蜜桃芳香,突然想到男人最喜欢吃的水果不正是蜜桃吗?

    这个居心叵测的色胚男人!

    扬了扬眉,萧岚依直接盖上唇脂盖子,道:“我可和那些普通小姐不一样,这唇脂颜色我不喜欢,以后不会用的。”

    “好吧,娘子不喜欢,便不用这颜色了……”

    男人悻悻说着,眼中的失落让萧岚依一阵好笑。

    眸光流转,看向桌上满满一木盒的唇脂,嘴角不自觉扬起。

    熄灯睡下后,男人直接就将萧岚依囚在了怀中,任她挣扎也霸道的不放手。

    “你这男人,以为送我几罐唇脂,就能随心所欲了?快放手。”

    萧岚依敛眉命令道。

    以前男人都是趁萧岚依睡着后,偷偷将她揽入怀中,然后第二天厚颜无耻的告诉萧岚依,是萧岚依自己抱着他的。

    虽然萧岚依知道那是男人的借口,不过鉴于这样睡确实舒服,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说什么。

    不过男人果然不能惯着,这不,今日居然就得寸进尺了?她还没睡呢好吧!

    “才不关唇脂的事呢。为夫就要抱着娘子,让娘子习惯在为夫怀中的感觉。”

    男人今日怕是醋吃多了,危机意识十分强烈,对于萧岚依的命令仿若未闻,紧紧箍着她的腰,将下巴抵在她的肩上,说话时还有着小孩子一般的倔强。

    “真是厚脸皮。”

    萧岚依撇嘴,闻着男人身上独有的冷香,听着耳边渐渐变均匀的呼吸声,红唇微勾,闭上眸子进入梦乡。

    此后又过几日,秦旭炎这整日招花引蝶,忙于流连花丛而失踪已久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萧岚依的店门口,手中还拿着数不清的糕点,看着萧岚依一脸幽怨。

    “呦,你这也太照顾我生意了吧?”

    萧岚依起身迎了上去,看着秦旭炎手中的糕点,粗略估计一下数量,觉得最少也有一百两了。

    不过这从别的分铺买了自己这么多糕点,不赶紧回家,又拿着来自己这里,是专门求表扬的?秦旭炎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

    “你可别谢我,要谢,谢赵筱熙那个神经病女人去!”

    秦旭炎没好气的说着,错开萧岚依的身子,将那些几乎要将他手勒垮的糕点一股脑全部放回萧岚依糕点铺的柜台上后,便吵吵着要去休息室喝茶。

    “行行行,你这几天不见,怎么还是这么没正行。”

    看着秦旭炎吵着喝茶的任性模样,萧岚依无奈叹气,应声着上前引路,带秦旭炎上了二楼休息室喝茶。

    休息室中整洁简雅,茶几桌椅皆被萧岚依前两日换成了竹制品,榻上还铺着一层竹毯,在即将到来的炎炎夏日中瞧见这房间,实在是倍感清凉舒心。

    “对了,刚刚你拿来的糕点是什么情况,和赵筱熙那女人有什么关系?”

    与秦旭炎在休息室中喝了半晌茶后,萧岚依这才放下茶杯,整了整自己不知何时落下褶皱的衣袖,开口询问。

    “说到这个我就生气!”

    秦旭炎原本被茶水与休息室的清凉感而压下的怒气,一下子提了上来,一拍桌子怒道:“你是不知道,从前天起,那女人就一直在打扰我约会女子,不仅如此,还一直告诉我你有儿子?你有没有儿子,还用她告诉我!”

    “上次接小星的时候,确实遇上她了,不过……她也挺惨的。”

    萧岚依闻言点了点头,回想那日赵筱熙撞竹吐血的场面,眉尖微扬,暗道活该,便继续道:“可这跟我家糕点有什么关系?”

    “她惨?我觉得我才最惨呢!”

    秦旭炎说罢,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这才继续道:“你知道她打扰我与女子约会时,给那些女子说的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