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五十一章吃醋的男人
    “怎么来家里了?”

    萧岚依闻言脚步一滞,抬手揉了揉突然就疼起来的眉心,语气中满是无奈。

    之前尚喻泉都是直接去店里,又是给自己送饭,又是帮自己张罗店铺的事情,很是殷勤,可自己每次都拒绝他,并且也总在他面前与男人秀恩爱,想表明自己确实不会喜欢他,为此她还被趁火打劫的男人占了不少便宜。

    只是秀恩爱表心意的结果可想而知,因为他今天竟是直接找上家门了。

    这么个愈挫愈勇的痴情的种子,实在让她头疼不已!

    “唉,想来是你王姨告诉他地方的吧,还拿了不少补品过来,娘实在没法赶他走呐!”

    郭芙溪说完又长叹了一口气,暗道真是孽缘。

    自己当时,就不应该撺掇着这次的相亲,现在让萧岚依作难,她心里也实在不好受。

    “行了娘,我去看看再说吧。”

    萧岚依口中安慰着郭芙溪,穿梭过廊间往正厅走去…

    “爹爹,外婆怪怪的。”

    被男人带走的萧琪星此刻小手成拳支在下巴上,机灵的双眸闪出一丝发现稀奇的精光,拍了拍男人肩膀,诱惑般的提议道:“咱们去看看吧,没准儿,有好玩的呢!”

    好玩的?男人挑眉,他并不觉得那里会有什么好玩的,倒是男性天生的警觉告诉他,正厅那里似乎有着让他厌恶的‘东西’!

    所以萧琪星既然提议,男人当然不会拒绝,点了点头,一副陪儿子看热闹的架势,架着轻功自屋顶往正厅掠去。

    “听说姑娘家都喜欢唇脂,这是尚某特地去晏城给你买回来的,颜色十分适合岚依你。”

    男人与萧琪星这才刚落地,就听厅中传出尚喻泉温柔送礼的声音。

    唇脂?他家娘子的唇是他的,怎会抹你唇脂!

    男人吃味想着,与萧琪星站在隐秘处,用两双神似的漆黑眸子,直直看着厅中众人,等待着萧岚依的反应。

    “真是劳尚公子费心了,不过岚依相公前两日刚给岚依买了唇脂,尚公子这唇脂,还是送给别家姑娘吧。”

    萧岚依婉拒道,对尚喻泉依旧是十分疏离的模样,或者说,是十分冷淡。

    “无妨无妨,唇脂色彩繁多,多些也不碍事,岚依不用客气。”

    尚喻泉似乎早已练就了被萧岚依冷脸拒绝,却毫不在意的功力,对于萧岚依的拒绝不仅不觉得尴尬,反而还更是热情的将唇脂直接塞入她的怀中,让她不要客气。

    “娘,您不是说您唇脂恰好用完了吗?尚公子盛情难却,这唇脂,您便拿去用吧。”

    萧岚依见此直接将尚喻泉送来的唇脂转手送给了郭芙溪,并且是当着尚喻泉的面。

    “倒是喻泉的疏忽,那这唇脂便让岳母先用,改日喻泉再来时,再带一瓶给岚依。”

    尚喻泉的一声岳母过后,便听屋外似乎有树枝断裂声响起,屋中气氛也有些怪怪的,但他却丝毫也不在意。

    他想抱得美人归,又怎能羞于被拒绝?他要让萧岚依看到他的真心。

    “爹爹,那个人,不好对付!”

    在厅外暗中观察许久的萧琪星摇头评价着,一副什么都懂的小大人模样,语气略微替男人发愁。

    看了眼刚刚听到尚喻泉‘岳母’二字时,便没控制怒意辣手摧枝的萧月笙,萧琪星十分懂事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像是在给一只炸了毛的猫顺毛一般,安慰道:“不过爹爹放心,小星心里就只认你一个爹爹,小星一定会帮爹爹的!”

    男人闻言峰眉轻挑,盯着那厅中还在热切与萧岚依说话的尚喻泉,眼中冰碴子嚯嚯扎向尚喻泉体内,冻的尚喻泉不自觉打了个哆嗦,看了眼门外即将严夏的天气,好奇怎么就突然变冷了呢?

    ——

    “小孝,你可多吃些,自己家就别客气,赶紧把肉都给外婆养出来。”

    晚饭时,郭芙溪不停给小孝夹着菜,对他关怀备至。

    知道小孝无父无母后,郭芙溪便更是心疼这个眼中饱经沧桑,身上伤痕累累的孩子,因此直接省了萧琪星问他同不同意留下,自己就已经默认他是自己另一个外孙,不自觉就想要多给他些关爱。

    感受着郭芙溪的热情,小孝平淡的眸中一度闪出不知所措的情绪,那一声声小孝,一声声外婆,砸在他让他伤痕累累的心上,将它一点点慢慢包裹,让它变的柔软。

    “小孝哥哥,我娘亲说了,等你伤好了,就让你跟小星一起去书院读书!”

    萧琪星将嘴里的饭菜咽下后,兴奋的说着,看着小孝,对他扬起一抹暖暖的笑意。

    小孝被萧琪星的笑容搞的有些局促不安,眼神闪了闪,冷淡道:“我不需要读书。”

    “小星不管,小星就要和小孝哥哥一起念书!”

    萧琪星嘟嘴,不满说着。

    小孝哥哥这两日一直这样,对于自己的提议,他总是想也不想的就拒绝,幸而他为了报答娘亲爹爹救他的恩情,这才没有拒绝让他留下的提议,不然萧琪星觉得他定是会抱着出去就死的念头,离开萧家的。

    “小孝,读书可好了,以后识字多了,还能进京做大官!你就跟小星一起去书院读书吧,外婆等着你们俩做大官呢!”

    郭芙溪的热情,总是让人难以拒绝,她眼中的关切与炙热,让小孝下意识低了头,有些想要逃避。

    “我…我给家里做点杂活就行,不用去读书。”

    这次小孝的话依旧是拒绝,态度淡淡,却让人顿时知晓了他的意思。

    “你这小身板,还是莫要逞强,清苑书院允许带书童进院,你去书院,就当是陪着小星旁听,莫要让他被别人欺负,就是你的责任。”

    萧岚依突然开口,语气没有请求,只有命令。

    她这几日,摸清了小孝的脾气,他年纪虽小,却防备心极重,不喜无人亲近,更不喜麻别人,所以跟他说话,直接用命令的语气,会比询问他,而让他更容易接受。

    尤其是,萧岚依还是救过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