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二十九章替你们教训犬儿子
    “依姨,芊儿也作证,小星没推他们,是他们自己跌倒的!而且他们刚刚还骂小星没有爹,是野孩子!”

    芊儿被那几个大人吓到,一直躲在旁边掉眼泪,这会儿瞧见萧岚依过来,这才敢站出来作证。

    付红香闻言瞪了眼芊儿,转头看向萧岚依,面露狠色,“哼,我儿说的是实话!本来就是没人要的野孩子,还不让说了啊!”

    萧岚依闻言冷笑道,“我说是那条狗再吠呢,原来是被我养生堂踩在脚下一年多的糕香轩老板娘呐。怎么,糕点卖不过我,就来欺负小孩了?可真像是你们糕香轩的做派!”

    看来,她之前是对糕香轩太仁慈了。

    她就应该,让她们一块糕点,也卖不出去!

    “哼,你这女人有什么可嚣张的?还不是靠勾引玉药楼的少东家,发的家?还生了个没爹的野孩子!真是不知道你们现在养生堂能压过我们百年老店糕香轩,到底是你又勾搭上了哪个野男人!”

    付红香被戳了痛处,自然是口不择言,怎么难听怎么骂,怎么让她觉得能戳疼萧岚依脊梁骨,就怎么骂。

    “你就是养生堂的老板娘?”

    一旁程屿瞧着萧岚依眼睛一亮,心里顿时知道为何这么些年,有那么多人传萧岚依绯闻。

    因为这女人,长的确实是美,今日初见,便让他有了种想要将她压在身下,征服的**!

    “收起你那龌龊的眼神!否则哪天我一个心情不好,开个成衣铺,到时候你铺子倒了,可就不是程爷了呢。”

    萧岚依厌恶的看着程屿,对于这个以花天酒地,妾室满院的成衣铺程爷,简直想两巴掌招呼上去,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漂亮女人不好惹!

    “啧啧啧,美人儿,你若是想要铺子,何必自己开那么麻烦,直接嫁给我程屿,咱们共享铺子,一起挣钱不好吗?”

    程屿依旧色眯眯的说着,对萧岚依的威胁嗤之以鼻。

    他程屿好歹也是在明曲镇开了这么多年的成衣店,早就是成衣界的老油条了,会怕萧岚依这个买糕点女人?简直可笑!

    付红香看着程屿那色眯眯的不争气模样,暗道这色胚男人果然是见女人就走不动道!扬声提醒道:“程爷,你可别忘了,咱们孩子刚刚可是让人给欺负了的!”

    “说的也是。”

    程屿被付红香提醒,点了点头,随即依旧色心不改,开口道:“今天你这女人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把你带回家,做我第五房妾室,替你儿子偿罪!”

    萧岚依闻言挑眉,眼睛在程屿胯下淡淡一撇,冷笑道:“第五房妾室?那我想你有那么多妾室,儿子也有了,若是那个地方废了,似乎也不影响什么喽。”

    萧岚依的眼神,使程屿刚刚还精虫上脑的脑袋顿时闪出一丝直觉般的恐惧,不着痕迹将儿子拉至身前挡住胯下那玩意儿,这才又恢复了嚣张,“看起来你这女人还真是饥渴啊,见个男人,就往那瞧,今晚,我程爷满足……”

    程屿的话,在抵在颈间被冰冷匕首触碰到的瞬间,戛然而止。

    “你若再用你那龌龊的思想,污染孩子们的耳朵,我想,我会忍不住为民除害,直接送你见阎王!”

    萧岚依冷笑道,语气中杀意尽显。

    这般近距离的威胁,竟是让程屿由心底里腾出一股恐惧,平日里再嚣张,也在这把匕首下,都没了脾气。

    这边萧岚依刚教训完程屿,那边自萧岚依来后,就乖乖的闭了嘴,识相准备离开的梅心轻却被萧岚依唤住了,“梅夫人,都说做人要知恩图报,我萧岚依看你一介女流开店不易,去年帮你家铺子出谋划策,让你家铺子不至于倒闭滚出明曲镇的事,你怕是都忘了吧?”

    “萧老板说的哪里话,萧老板当年出手相助,可是我家大恩人,我怎会忘记,刚刚我也是看孩子哭了,一时心急罢了,萧老板大人大量,就别计较了。这样吧,明日我亲自带儿子登门道歉,一定给萧老板备一份厚礼,作为今日一事的歉礼……”

    “你觉得我萧岚依缺你那份歉礼?”

    梅心轻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岚依冷冷打断,随即便听萧岚依那毫不留情的威胁声再度传来,“我有让你们铺子站起来的能力,就有让你们再跌下去得能力。像你们这种没良心的狗,我保证,我一定会让你们跌的更惨!”

    胆敢欺负她儿子的,都该死!

    梅心轻被威胁的心头一颤,知道萧岚依素来说到做到,干脆心一横,怒道:“你这女人可别得寸进尺!今日可是你儿子欺负人,推了我们儿子的!”

    “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今日可是你们儿子先骂的人,我瞧着你们儿子嘴巴太脏,这才一时没忍住,帮你们教训了下你们的犬儿子,跟我儿子可没任何关系。若说有关系的,那就只剩下,你儿子打我儿子的那一拳了,礼尚往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还回来?”

    萧岚依说到最后,语气可谓冰冷,盯的梅心轻揽着自家儿子的手微微发紧。

    明明今天萧岚依没有参加家长会的,她还以为…真是她大意了!

    “原来刚刚是娘亲保护的小星啊…”

    一直依偎在萧岚依的怀中的萧琪星闻言感动极了,刚刚还孤立无援的无助感,顿时被萧岚依霸气的话给驱散。

    软绵绵的抱着萧岚依脖颈,吧唧亲了口萧岚依,给萧岚依脸上蹭了一脸的泪水与口水。

    萧岚依被儿子这软绵绵的声音搞得的心中一头一酸,眼中冰冷瞬间融化,看着泪眼汪汪的儿子,询问道:“小星,他们经常在学院里欺负你吗?”

    萧琪星闻言下意识摇头,但在萧岚依的柔情注视下,他终于咬着唇,点头道:“也不是经常,就是偶尔会…”

    他是偶尔会被嘲笑他是没爹的孩子,但他都习惯了,他不想让娘亲担心他。只是,他还是想要个爹……

    当然这些话萧琪星都没说出口,点完头后,他就将脑袋埋在了萧岚依怀中,不想看到萧岚依为他担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