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零一章终于坦白
    杨长如此刻又被踢,疼的要命,暗骂萧岚依的同时,更是扬声像梁少文哭诉着。

    她断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梁少文厌恶萧岚依的机会!!

    “杨长如,我再给你说一遍,我不娶萧红叶,与萧姑娘没有一点关系!你若再敢因此事迁怒、诋毁萧姑娘,就别怪我出狠招,对你不客气!”

    梁少文走至杨长如面前,语气中夹杂着怒气。

    他一直都觉得杨长如只是个跳梁小丑,虽然让他心生厌恶,但他总抱着息事宁人,不想事情闹大的态度,便一忍再忍。

    现在看来,自己的一味忍让,只会让她变本加厉到无法无天。

    若真惹怒他,他就算倾尽梁家一切人脉,也要让杨长如他们一家再在镇上待不下去!

    “梁公子,你没听见吗?她怀了别的男人的野种…”

    “啪——”

    “我说了,不许你再污蔑萧姑娘!”

    梁少文这一巴掌打的丝毫不留情面,给杨长如打的直接趴倒好半晌才缓过神,愤怒的看着梁少文起身,指着萧岚依道:“我没有污蔑她,她就是怀了……”

    话还没说完,杨长如就觉得颈间一凉,看着面前手持匕首,面若罗刹的萧岚依,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梁公子无需再跟她多说,她今天惹怒了我,出不去了。”

    萧岚依声音微冷,说话间手下微微用力,抵在杨长如颈间的匕首便一点点没入杨长如颈间。

    感受着丝丝温热流出,杨长如整个人已经石化,怔怔看着萧岚依面无表情的脸,第一次有了鬼差将近的感觉。

    铺天盖地的死亡气息笼罩着杨长如,平日的嚣张早已经烟消云散。她现在,只有恐惧。

    “芙溪,清书,快救救大嫂,大嫂错了,大嫂真知道错了,你们快让岚依住手,大嫂再也不敢乱说话了,你们快啊……”

    杨长如说话时带着哭腔,眼泪都出来了,却愣是不敢动一下。

    生怕自己一动,萧岚依手抖,她就真要死在这里了。

    郭芙溪生怕萧岚依因气急真的杀人,当即从萧岚依怀孕的消息中抽离出来,上前制止道:“岚依你可别冲动,你大婶纵然错的离谱,但也命不该绝,你吓也吓过她了,就赶紧把刀收起来吧…”

    “是啊岚依,听爹的,快把刀收起来吧!”

    萧清书见状也赶紧劝说道,看着拿刀抵着杨长如的萧岚依,一度觉得眼前的女儿好陌生。

    自从萧岚依一夜未归再回来时,她就变了……

    萧岚依听到郭芙溪与萧清书的话,手下动作渐缓,看着面前杨长如被吓到几乎失魂的模样,冷笑一声,道:“你刚刚不是骂的过瘾吗?现在怎么不继续了?”

    “岚依,大婶错了,你放了大婶,大婶保证再也不过来寻你一家了好不好。”

    杨长如依旧颤抖着声音说着,近乎祈求。

    “你可是砸了我们的店,毁了我们不少糕点呢……”

    “我赔!我加倍赔给你!岚依,只要你放过大婶,大婶全部赔给你!!”

    杨长如闻言忙不迭道,似乎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

    萧岚依闻言沉思。

    她其实现在见不得血,刚刚闻到血腥味后,便有些反胃。

    想来是腹中孩子并不想让自己杀生吧…

    “这是最后一次,若再有下次,我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萧岚依说罢,收回匕首在杨长如的身上擦了擦血迹,看着赵大真道:“跟着她回去把咱们的糕点钱收了,一百两银子,一个子都不能少!”

    “一,一百两……”

    杨长如闻言一个脚软跌倒在地,整颗心都在滴血。

    “怎么,你的命,不值一百两?”

    萧岚依挑眉,手中匕首被她玩的顺手,却看起来十分吓人。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所以有胆砸,就得有胆赔!

    “不是不是,我给,我给!”

    感受到生命再度被威胁的杨长如瞬间起身,拉了赵大真就要她带自己回家。

    等自己回到家,给不给银子就是自己的事了,她只要尽快逃离这萧岚依身边便好……

    “半个时辰后,大真若是没带着银子回来,我不介意亲自去你家一趟。”

    萧岚依的话在杨长如即将出门的那一刻响起,让杨长如刚刚那个回家就赶赵大真离开的心思,顿时消散。

    想到即将失去的一百两纹银,杨长如连脖子上的伤痛,仿佛都感觉不到了…

    杨长如走了,萧岚依的糕点去铺中,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各怀心事,一时间竟是无从开口。

    “萧姑娘,今日这事,都是梁某惹下的,请萧姑娘海涵。”

    梁少文率先开口道歉。

    若不是他惹下了萧红叶一家,若不是他一直狠不下心除掉萧红叶一家,若不是今日他与秦旭炎为了躲避杨长如追赶,直接来了萧岚依的铺子,怕是之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想到这,梁少文眼神更加坚定,拱手保证道:“萧姑娘放心,今日事后,梁某已经知晓该如何处理,日后定是不会再让萧姑娘再作难。”

    萧岚依闻言叹了口气,安抚梁少文道:“行了,梁公子也不用如此自责,就算没有今日的事,我也是要教训她的。”

    说罢,萧岚依拖着有些疲累的身子转身往楼上走去,直接下了逐客令道:“我今日有些累,就先上去了,梁公子秦公子好走。”

    她虽然没因为杨长如的事情,责怪梁少文什么,但刚刚被杨长如抖出来的怀孕一事,还需要她去解决。

    她现在,可得上去喘口气,以应对待会儿郭芙溪与萧清书对于孩子一事的灵魂拷问。

    果然,送走了梁少文,秦旭炎后,郭芙溪与萧清书便直接上了二楼。

    “岚依……”

    推开休息室的房门,两人看着坐在窗边,已经为他们倒好茶的萧岚依,欲言又止。

    “爹,娘,你们先坐,听岚依慢慢给你们说。”

    萧岚依对二老笑了笑,柔声道。

    她已经将故事备好,现在,就是正式介绍腹中孩子给郭芙溪她们认识的时候了。

    郭芙溪与萧清书闻言对视一眼,皆是愁眉不展的坐在了萧岚依面前,实在忍不住的询问道:“你真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