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九十七章无解剧毒
    这样对萧清书他们,对自己,对孩子,都是最好的。

    睡意朦胧前,萧岚依还再心里感慨,幸好这里的人都极信鬼神,若不然这个理由,她还真是有些难以启齿……

    困意袭来,萧岚依终于睡沉,而与此同时的药谷宅院却并不平静。

    他们谷主,又发病了!

    屋中肆意摔破器物的声音接连传来,砸在门上,墙上,接连不断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下越显刺耳。

    男人痛苦的怒吼声伴随着破碎声一起传来,那声音,听的让院门口闻声赶来的弟子头皮一阵发麻。

    “谁让你们过来的!”

    谷伊玥自远处赶来,看着那些站在谷祁苏院门口翘首观望的众弟子们大吼。

    众弟子看到谷伊玥一身杀气的模样,瞬间四散逃离,几乎一瞬之间,院门口便没有了丝毫人迹。

    “砰——哗啦——”

    屋内又传来了碎裂声,谷伊玥顾不得再多管那些弟子,赶忙冲进房间,趁其不备,一掌劈在了发狂中的谷祁苏颈肩,将其劈昏在地。

    谷祁苏倒地后,虽然昏迷,却并没有安稳。

    身子不自觉体蜷缩成一团,好看的峰眉也因痛苦而紧蹙起来,嘴巴冷到发紫,浑身颤抖不已,那副病弱痛苦的模样,实在惹人心疼。

    谷伊玥眼眶微红,掩下心中所有心疼,拿出银针快速在谷祁苏身上施着针,看着自谷祁苏身上淌出的潺潺黑血,眼泪也开始吧嗒吧嗒往下落。

    半个时辰过去,谷祁苏脸色终于不再苍白,可他身下渗出的黑血却足足占了体内一半血液之多…

    谷伊玥擦了擦眼泪,拔出放血的银针起身,唤了长曲过来伺候已经昏迷的谷祁苏梳洗,又唤人前来将狼藉一片的屋子收拾干净,这才红着眼睛,回了自己房间。

    此刻的她周身散发着浓浓戾气,哪里还有半点听萧岚依讲故事时的小孩模样?她的眼里,是一潭死水,除了平静,还有恨意!

    她不知道是谁给她苏哥哥下了那种大陆无解的剧毒,但若让她知道,她定不会放过那个人!她要用她毕生所学之毒,全部加倍的下在那人身上,让他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

    萧岚依今日一直想找时机给萧清书他们坦白自己怀孕的事情,可奈何总觉得时机不对,便一拖再拖,索性放弃。

    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她还是顺其自然,等到时机成熟,再告诉他们吧。

    这般想着,萧岚依心情突然轻松,坐在那里包着糕点贩卖,满脑子又装回了铺子里的事情,继续沉迷挣钱无法自拔。

    “姐姐……”

    谷伊玥无精打采的声音出现时,萧岚依险些一个手抖,捏坏手中一块糕点。

    “伊玥?你怎么来了?”

    萧岚依惊愕抬头,看着这个最不可能出现的丫头,居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且还是一副无精打采,萎靡不振的模样,可是将她吓了一跳。

    连忙起身走至谷伊玥身边,看着她那两个大黑眼圈,疑惑道:“你昨晚是被妖怪抓去了?怎么看起来像是一夜未睡?”

    “我想听故事。”

    谷伊玥嘟了嘟嘴,并没有告知萧岚依她为何昨夜未睡。

    看着一反常态的谷伊玥,萧岚依蹙了蹙眉,想着此刻店中并不忙碌,这才交代了赵大真一声,带着谷伊玥去了二楼隔开的一间休息室中。

    “那我继续给你讲昨日预告的《西游记》第九回吧?”

    萧岚依给谷伊玥倒了杯茶,放在她的面前柔声道。

    虽然她不知道谷伊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她这颓然找自己的模样,萧岚依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

    她还是喜欢之前那个整日随心情哭哭笑笑,气急拍桌子的活泼姑娘。

    “唐僧师徒这次去了……”

    这次,萧岚依的故事还没讲完,谷伊玥便睡着了。

    她睡得很静,趴在桌上的模样越发看起来娇小。

    外人都传谷伊玥嗜毒成性,性格乖张,可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十三岁的姑娘,会成现在这般,也是有原因的吧…

    萧岚依起身给谷伊玥肩头披上一件外衫,谁知外衫还没碰到谷伊玥肩头,房间的门就被人大力推开,随后进来两个慌张的身影后,这才将门关上,靠在门上,直道:“好险好险。”

    “梁公子?秦公子?你们这是……”

    萧岚依怔怔看着许久不见的两人,再看两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模样,不由猜测道:“你们不会是被萧红叶追了吧?”

    “不,不只是萧红叶,还有她娘!她娘那女人,简直比狗皮膏药还难缠……”一直追了他们一路。

    “砰——”

    “没看到本姑娘在睡觉吗!”

    秦旭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力的拍桌子声以及谷伊玥凶狠的声音打断。

    “……”

    忘了这里还有个姑奶奶呢!

    萧岚依汗颜,担心谷伊玥动怒后,会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赶忙开口圆场道:“是我们不该说话,伊玥你继续睡,我们下去聊……”

    “凭什么我们下去啊!下面有只见了少文就眼睛发光的母老虎,我们才不下去呢!”

    秦旭炎的少爷脾气被谷伊玥突然的大吼给喊了出来,看着那一醒来就凶神恶煞瞪着他们的谷伊玥,毫不惧怕的瞪了回去。

    他这辈子,除了被萧岚依那个彪悍的的女人吓到过,还没怕过别的女人呢!

    “不下去是吧?那就别怪我抓你回去做药人!”

    谷伊玥大怒,本就没睡好被吵醒,现在秦旭炎还敢跟她横?她还没见过能横的过她的人呢!

    “哼,药人?我看你是个妖人吧!一个小姑娘能不能有点小姑娘的样子,凶起来像个老太婆!”

    秦旭炎确实是被谷伊玥的年纪与样貌蒙蔽,所以对于愤怒的谷伊玥,他只当做是小女孩的起床气,与之斗嘴时的气势那叫一个强硬,胸脯挺的比天还高。

    “你有种!姑娘我现在就把你变成药人!”

    谷伊玥被挑衅,气急走向秦旭炎。

    “你来啊,有种你就来!”

    秦旭炎也不由分说走向谷伊玥,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将近二十公分的身高差使秦旭炎越走近谷伊玥,越往下低头,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蔑视谷伊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