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二十六章胆敢撒野
    “端了银羽盟?”

    萧岚依闻言先是挑眉,随即冷笑道:“我银羽盟再怎么说也是第三大杀手盟,他说端就端?可真是好大的口气!”

    说罢萧岚依大手一挥,道:“传我令,今日起便与那劳什子的雇主解除合作,将他拉入黑名单,再不合作,至于之前的佣金?一个子也不用给他!”

    本来这墓穴就存在于大陆任意之地,整个大陆之人都可能会寻到,所以不确定因素一直存在,他出于个人目的,想尽快寻到墓穴,这才雇佣了银羽盟,怎得银羽盟众弟子们劳民伤财折腾了这么久,现在墓穴被别人先一步找到,他就翻脸不认人,还借机敲诈?

    哼,碰到别人,他许是还能敲诈些钱财,可不幸的是他碰到的是萧岚依。

    她萧岚依的字典里,可没有吃亏二字!

    “万万不可啊盟主!”

    怀安羽闻言面露惊慌,随即继续道:“盟主,那人来头不小,我之前查过,他怕是与月彦国皇室有关。银羽盟地月彦国,若是这么不留情面的处置了此事,怕是那人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真派朝廷镇压咱们银羽盟,后果不堪设想!”

    朝廷与杀手盟关系,一直都很微妙。

    朝廷有时会借杀手盟的手,让他们除掉一些皇家明面上不敢除掉之人,让那些人他们‘神秘消失’,而杀手盟也会帮朝廷圆满完成任务,不留痕迹,借此让皇家不再约束杀手盟发展,两者互相利用之下,倒也还算融洽。

    但若朝廷真对一个杀手盟动了杀念,即便是杀手盟实力再强大,也定会被中伤元气,这时再有他方杀手盟趁机插手,倒是后果不可估量……

    若不然怀安羽也不会在知道那人对银羽盟起了摧毁之意后,立刻过来禀报萧岚依。

    “皇室之人?皇室之人会缺这点银子?”

    对于怀安羽的担忧,萧岚依确是不以为意,“为了这点银子和咱们银羽盟对立,我倒是想看看,是哪个缺根筋的皇室之人,会做出这等决定。”

    “若不然盟主遂我一同回盟中瞧瞧吧,如今盟中弟子也因这事有些动乱,盟主此番回去,也能震震人心。”

    怀安羽借机请求。

    萧岚依闻言沉思一会儿,点了点头,转头与谷祁苏商量后,第二日便跟着怀安羽回去了银羽盟。

    她倒要看看,那个敢威胁她们银羽盟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银羽盟的会客大厅中,一个一身暗黑包银边长袍,头戴纱笠的男人端坐其中,身旁的茶水从冒着热气,一直到热气消散,他都没有碰过。

    直至杯中茶水彻底凉透,男人纱笠下的浓黑墨眉终于深深蹙起,略带沧桑的黑眸中闪出一丝阴鸷。

    “你们到底要叫老夫等到几时!”

    爆喝声从会客室传出,内间的萧岚依这才放下茶杯,悠悠起身,拍了拍身上衣服褶皱,慢条斯理的整理好半晌,在第二声暴喝声响起之际,走入了会客室,“贵客这声音中气十足,看起来近日身体还挺不错。”

    萧岚依的声音略带玩味,自男人身后传来,引得男人十分不悦,转身怒喝,“快叫你们盟主出来!否则老夫……”

    男人话还没说完,就怔住了,看着萧岚依的脸,竟是良久回不过神来,如同被点了穴道,定在了原地似的。

    “怎么,被本盟主的盛世美颜惊到了?”

    萧岚依语气依旧调侃,走向主位悠哉坐下。

    “你说你是银羽盟的盟主?!”

    男人见此终于回神,看着萧岚依,不可置信说着。

    “不像吗?”

    萧岚依挑眉,捻起桌上一块糕点,将它放在眼前,边打量,边意味深长道:“我听说有人碰瓷我银羽盟,特意赶回来瞧瞧,没想到居然是个连脸也不敢露出来的?看起来,还真是挺见不得人,是吗?”

    萧岚依最后的‘是吗’,故意将音拖的很长,眼神也从糕点上移出,看向那带着纱笠,脸也看不清的男人。

    “你!”

    男人被萧岚依挑衅的话激怒,上下打量着萧岚依,眼中一开始的疑狐与惊愕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愤怒。

    不过很快他眼中的愤怒就被他强行压下,攥着拳头,咬牙道:“老夫今日来,不是来与你争执的。之前墓穴之事,你们银羽盟给没给老夫办好,如今老夫也不要求你们赔偿,但你们必须先其他势力一步找到樱襄王墓穴中的主穴!这次断不能再出任何差错!”

    呦呵,这老男人真当自己付了银子就是上帝不成?

    萧岚依听着男人威胁话语,眉头微挑。

    先前喊打喊杀的吵着要十倍违金的是他,自己今日来就是要与他谈这事呢,他却又改变心意,不要违金,反而要自己银羽盟再给他做事,而且……还是命令?!

    这态度,让萧岚依十分不爽!

    冷笑一声,萧岚依果断拒绝道:“先前你我雇约,已经在樱襄王墓穴被发现之后终止,这次雇佣,我银羽盟拒绝接受,你还是另请他派吧。”

    说着萧岚依就要请人送客,却见男人被萧岚依话刺激,先前强忍着的怒意也因此席上脑海,挥掌就要掌掴萧岚依,“你这不孝女!居然敢违抗老夫命令!”

    只是男人的这一巴掌并没有如愿落在萧岚依脸颊,就被萧岚依捏住了手腕,那双冰冷中带着杀意的眼神,宛若冰凌一般刺透男人面前纱笠,让男人纱笠下被怒意侵蚀而失了理智的眸子瞬间清醒。

    他刚刚竟是气急,将面前萧岚依当做了那个已死之人,可那人已经死了七年,是他当年亲自探了她的鼻吸,将她下葬,眼前之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她!

    男人有些失神懊恼,眼前纱笠便在他失神瞬间,被萧岚依掀飞,随即就是一个巴掌重重拍上了他的面颊之上,“居然还想在我银羽盟撒野,我告诉你……”

    萧岚依的话还没说完,心中陡然心悸一下,紧接着萧岚依就觉得自己脑中要炸裂般的疼痛,眼前人影也开始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