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七章你相公被别的女人看上了
    她来时,只觉得萧岚依是个喜欢勾引男人的狐狸精,而她是莫桑城中天不怕地不怕的戚恩寻,这几日她们戚家又被季家频频打压,她便要来这里给萧岚依点颜色,可现在,萧岚依的模样,分明是要杀了她……

    “戚家小姐?戚家小姐就可以口无遮拦的乱污蔑人了吗?”

    萧岚依冰冷着声音,几乎可以捏出冰碴。

    季儒一直都是她敬重的长辈,如今这女人居然用她那张破嘴说出了那般触碰萧岚依底线的话,真是该死!

    “我,我没有污蔑你!明明就是你意图勾引我家夫君,被我家夫君拒绝后,心有不甘的来这里抢了他的铺子,现在竟然又想害我戚家!我说的都是事实!”

    戚恩寻倔强说着,迎着萧岚依的目光,身子止不住颤 抖着。

    周围围观之人慢慢多了起来,听到戚恩寻的话后,对萧岚依指指点点。

    “事实?你尚喻泉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人,难道你自己心里就没个数吗?他当时在明曲镇可是口口声声说他没有成婚,说他喜欢我喜欢到不可自拔,还整日纠缠我到让我厌烦。你自己平日不教育好你相公,让他这般给我添麻烦,你还有脸过来跟我叫嚣?!”

    萧岚依冰冷的将真相拍在了戚恩寻的脸上,对这个不仅‘瞎眼’,而且还愚蠢的女人甚是恼火。

    “哼,你果然如夫君所说,搬弄是非的功力了得,不过我不会信你的……”

    戚恩寻正说着,眉头突然吃痛一蹙。

    她刚刚被萧岚依踹到麻木的肚子,现在慢慢开始恢复知觉,而那种钻心的疼痛,无一不再提醒着戚恩寻别再激怒萧岚依。

    咬了咬唇,戚恩寻看向萧岚依,“我可以不与你计较你刚刚的暴行,也可以不计较你勾引我夫君的事情,但我希望你能让季儒收手,别让他再针对我戚家。你若答应,我现在立刻离开,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你不跟我计较?”

    萧岚依被戚恩寻不要脸的话气笑,捏着戚恩寻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当日 你那风流夫君背着你,在我屁股后面穷追猛打着让我嫁给他,后来还要将我儿子卖了,这事,你不计较,我还要计较呢!”

    戚恩寻闻言一怔,不可置信看着萧岚依,“你,你有儿子了?”

    “我不仅有儿子,我还有比尚喻泉好上百倍的相公。”

    萧岚依冷冷回应,说罢话音一转,质问道:“你可记得我刚刚为何踹你?”

    为何?还不是因为自己说了她勾引季儒的事情吗……

    想到这,戚恩寻心中一寒,求生本能让她赶忙开口解释道:“我刚刚不该乱说话,污蔑你与季儒,我也不该没调查清楚这件事,就乱说你勾引我家夫君!我回去一定好好调查这事,若是尚喻泉骗我,我,我扒了他的皮!”

    萧岚依闻言不屑一笑,“你倒还算是识时务。”

    说罢萧岚依看着玉药楼钱越聚越多的看热闹之人,担心若是再与之纠缠下去,会影响楼中生意,一挥手铺甩开戚恩寻的下巴,“今日我便不再为难你,但你可要切记你的话,若是你没扒了尚喻泉的皮,并且还让他在我面前蹦哒的话,我把你们俩的皮一起扒了!”

    话落,萧岚依便再不搭理戚恩寻,转身离去,留下狼狈不已的戚恩寻一人在地上被众人交头接耳的评论着。

    “看什么看!都给本小姐滚!”

    戚恩寻愤怒对那些围观之人吼着,将刚刚在萧岚依那里憋着的恶火全部发泄了出来,可随即她就又因为牵动到被萧岚依踢到的地方,而痛的蹙起了眉头。

    狼狈从地上爬了起来,戚恩寻看着萧岚依离去方向,眼中闪过几丝阴鸷……

    “岚依,你刚刚踢戚恩寻的哪一脚,简直太厉害了!”

    萧岚依刚回到店中,就被孟千烟拉着直夸赞,抻着脖子瞧见戚恩寻一瘸一拐离开的模样,不仅不同情,反而幸灾乐祸道,“岚依你是不知道,她在莫桑城中,是出了名的泼妇,以前都没人敢制她的,你那一脚,踢的真是大快人心!”

    她一开始听到戚恩寻凶神恶煞过来寻萧岚依,还怕萧岚依会被她欺负,没想到萧岚依还是那么霸气,直接上脚,解气,真是太解气了!

    “千烟。”

    梁少文可没有孟千烟那么好心情,蹙着眉头制止了她的兴奋,“你也知道戚恩寻是泼妇,如今岚依打了她,她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还高兴什么。”

    孟千烟听后,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相公这几日一直和岚依在店中待着,看来还不知道如今的情况。那个戚恩寻家,这几日被季家狠狠打压,只要咱们身后有季家,就不用怕她!”

    “这几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说给我听听。”

    萧岚依突然开口。

    刚刚就听戚恩寻一直说什么季叔叔打压她们戚家,萧岚依猜测应当是这几日季儒对戚家做了什么事,可她却并不知道详情。

    “走吧,咱们去后堂说。”

    孟千烟心情大好的说着,一蹦一跳的率先带路去了后堂,还让伙计给几人上了茶点,在后堂模仿着萧岚依的说书风格,将这几日城中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萧岚依…

    “照你这么说,季叔叔竟是已经搞垮了戚家两家铺子?”

    萧岚依听完孟千烟的描述后,微微惊讶。

    她没想到季儒会那么速度的行动起来,更没想到季儒已经在短短几天时间里,把戚家搞的鸡犬不宁。

    “对啊!之前只听说季老板做事雷厉风行,一直都没见识过,这次可真真是让我见识到了他的厉害!”

    孟千烟说话时眼中都闪着小星星,崇拜模样尽显。

    “怪不得刚刚戚恩寻一直让我劝季叔叔收手。”

    萧岚依说着,撇了撇嘴,“不过她刚刚过来的模样,哪里是要求人的?给她一脚,我都嫌便宜她了。”

    “那萧姐姐刚刚干嘛不多给她几脚?”

    孟千烟脱口而出,想到刚刚戚恩寻理直气壮污蔑萧岚依的模样,就恨不能自己也上去赏她一脚。

    “多给她几脚,我怕给她踢坏了。”

    萧岚依的话,让孟千烟不自觉蹙眉,不满道:“她污蔑萧姐姐的时候,可一点也不怕萧姐姐被人指责,萧姐姐又何必对她手下留情。”

    “千烟你这就不懂了。”

    萧岚依意味深长说着,在孟千烟与梁少文的疑惑下,解释道:“这件事究其根本,都是尚喻泉惹下的祸事,咱们最应该整治的,也是尚喻泉。而刚刚看戚恩寻那模样,分明是她被尚喻泉也骗了,所以你觉得我好端端的放她回去,倒霉的会是谁?”

    “当然是尚喻泉了!戚恩寻那个暴脾气,因为尚喻泉,在萧姐姐这里吃了大亏,回去定然不会放过尚喻泉的!”

    孟千烟在萧岚依的引导下,明白了萧岚依放走戚恩寻的缘由,情不自禁的伸出大拇指就是一个赞,“萧姐姐这招叫‘借刀杀人’是吗?真是太聪明了!”

    之后几人又谈论了一会儿戚家与季家的事情,萧岚依便与梁少文一起离开玉药楼,去了从尚喻泉手中抢来的铺子,开始打点开业事宜,并且在开业后直接执行他们的经营对策,防范戚家的同时,将铺子经营的稳稳妥妥。

    这日,萧岚依正在玉药楼后院悠闲喝茶,吃瓜子,从外面逛街回来的孟千烟便匆匆走来。

    从她的举手投足间,萧岚依感受到了八卦。

    “萧姐姐,你听说了吗……”

    熟悉的开场白,让萧岚依没绷住笑出了声,“千烟你这到了莫桑城,八卦功力见长啊,每次回来,都是些熟悉的开场白。你说你出去到底是买衣服,还是去听消息?”

    “萧姐姐你又嘲笑我!”

    孟千烟闻言嘟了嘟嘴,抱怨道:“我能知道这么多事情,可不是因为我专门出去听消息的,而是因为我经常在外面转悠!哪像萧姐姐,将莫桑城了解完以后,就变懒了,整日只知道在店中待着,都不陪我逛街了!”

    “我整日在店中,是帮谁看店的?少文现在忙着那边铺子,我若不看着这边,让戚家那两个小心眼逮住机会,你们铺子就得拱手让人了。”

    萧岚依说着,捻了几颗瓜子在手中,把玩着道:“说说吧,你这次又听到了什么消息?我正好无聊,听听还能解解闷儿。”

    “对啊,我是有大事要跟萧姐姐说呢,差点让萧姐姐打岔给忘了。”

    孟千烟拍了拍脑门,感慨自己容易忘事的同时,又突然犹豫起来。

    “你说不说?不说我可走了啊。”

    萧岚依看着突然犹豫的孟千烟打趣儿道,还佯装起身要走的模样,被孟千烟直接双手按着肩膀给生生按在了座位上,“萧姐姐,你这个消息,是关于你相公的,你听后,可千万要淡定啊!”

    “我相公?”

    萧岚依疑惑蹙眉。

    这段时间她来了莫桑城,便没有与谷祁苏通信过,这次孟千烟突然提起,还这么严肃,让萧岚依的心,不由有些紧张起来,“我相公他怎么了?”

    莫非是他的毒……

    “在告诉萧姐姐之前,我必须再却认一遍。萧姐姐你相公是药谷谷主的对吧?”

    孟千烟突然一本正经询问。

    “这是当然,药谷谷主谷祁苏就是我相公。”

    萧岚依点头,整颗心都因为孟千烟的突然严肃而被吊了起来。

    她尤其担心孟千烟口中的消息,会和谷祁苏的毒有关。

    “如此就好,我刚刚听到的消息,说萧姐姐你相公……”

    孟千烟终于开口,语气缓慢中带着丝蛊惑,并且说到关键位置时,更是语速慢到让萧岚依抓狂。

    一个大喘气后,孟千烟的下一句话终于憋了出来,“他被别的女人看上了!!”

    纳尼?!

    被别的女人看上?哪个女人!哪个别的女人?!

    萧岚依脑袋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有半秒钟的卡壳,随即猛然起身,用她比孟千烟高半头的身高,居高临下看着孟千烟,追问道:“谁看上谷祁苏了?你从哪听来的?那个女人现在在哪?她为何会看上祁苏?她们是……”

    “停停停!”

    孟千烟听着萧岚依一连串机关枪似的追问,只觉脑袋隐隐发胀,赶紧制止了萧岚依的炮轰式追问,“萧姐姐我知道你现在应该很急着知道情况,但是你一下问这么多,把我脑袋都问乱了。要不咱们先坐下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可好?”

    “坐下来慢慢说?开玩笑,我萧岚依都要被人挖墙脚了,哪里还能有心思坐下来慢慢说!”

    萧岚依小暴脾气正蹭蹭上涨,看向孟千烟果断道:“你就长话短说吧,是哪个不长眼的女人看上我萧岚依的男人了?!”

    “是大将军的女儿,唐飞燕!”

    孟千烟说着,赶紧将桌上萧岚依的半杯茶递给她,让她降降火,随后将自己在外面听来的消息,全部告诉了萧岚依。

    原来这个大将军的女儿唐飞燕在一个月以前,因病去药谷求医,无意间看遇到了谷祁苏,并且对他一见倾心,扬言非君不嫁。

    而谷祁苏知道此事后,曾公开表示他不会娶唐飞燕,拒绝的十分不留情面。

    唐飞燕被拒后,毫不退缩,回京后直接让让大将军出马,替她求亲,甚至还惊动了月彦国皇帝,让皇帝赐婚。

    药谷谷主何许人也?月彦国皇帝纵然想让他娶了唐飞燕,成为他们月彦国的女婿,可谷祁苏不同意,他也断然不敢强求,便没有答应唐飞燕的请求,也没有给她赐婚。

    你以为这件事会就此打住?当然不可能!

    唐飞燕可是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倔脾气,多次被谷祁苏拒绝,竟是越挫越勇,开始不顾世俗的眼光,对谷祁苏穷追猛打式的纠缠,誓要让他娶自己。

    一个是药谷谷主,一个是月彦国大将军之女,这两人的事情,一发生便在京中闹的沸沸扬扬,如今消息更像是跟长了脚似的,开始疯狂在四国之中传播,孟千烟也是刚刚出去,听到了些风头,就赶紧回来告诉了萧岚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