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六章不靠谱的男人
    “季叔叔。”

    等店掌柜出去后,萧岚依主动起身与季儒拱手打着照顾。

    “岚依别客气,在这里就像是在家中一样,不必拘谨。”

    季儒笑说着,招呼着萧岚依坐下后,开口道:“岚依这么多年不曾来莫桑城,方才听伙计来报,老夫还倒是自己听错了。不知你爹你娘近来可好?”

    “爹娘近日都好,知道岚依要来,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岚依一定来看看季叔叔。”

    萧岚依说着拿出从明曲镇带来的一些特产,继续道:“诺,这些都是爹娘让岚依带来的,离开前几天他们就开始张罗了,还有些岚依种的辣椒,入菜之后,味道极好。”

    “这就是之前清书信中说的辣椒?”

    季儒闻言将视线转移到了萧岚依手旁的那般艳红辣椒上,对它十分感兴趣。

    “是啊,这正是爹爹信中的辣椒,岚依还用这辣椒做出的辣味菜肴,在明曲镇开了家酒楼呢,如今辣味已经成了镇中名味。”

    萧岚依说着,继续道:“之前怕将辣椒给季叔叔送来,季叔叔不会用,这次岚依专门将辣椒带来,就是准备亲手给季叔叔做几道菜,让季叔叔大吃一顿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清书当时信中可是把这味道夸的只应天上有,看的老夫直流口水,还说定要抽空去明曲镇尝尝,没曾想岚依便自己过来了,好极,好极啊!”

    季儒看起来真的是很开心,从头到尾,他的嘴角都是上扬着,十分心悦萧岚依的到来。

    之后萧岚依便被季儒带到了季家大宅,还说要给萧岚依安排房间住下,被萧岚依婉拒后,便没再强求。

    季家的宅院面积抵的上明曲镇萧家的两三个,又大又豪华,却独独清净了些。

    萧岚依参观完季家宅院,便去了厨房给季儒烧制自己的拿手好菜。

    这期间,萧岚依让季儒去厅中等着她就好,可季儒却并不同意,执意要在一旁等着她做菜,说什么让客人做菜,自己歇着,不合规矩。

    萧岚依拗不过季儒,便不再制止,任由他在一旁静静看着自己烧菜,那种如同老父亲的慈爱目光,让萧岚依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

    “岚依,你这些年在明曲镇,过的可开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季儒突然开口。

    萧岚依手上动作一顿,看了眼门口逆光的季儒,点头道:“这些年我镇中开了那么多家店铺,也让爹娘,小星跟着我过上了好日子,自然是开心的。”

    说着萧岚依突然贼贼一笑,挑眉得意道:“而且季叔叔,我前几个月还成婚了呢。等下次小星从剑幕山回来,我就带着小星还有相公一起过来看您。”

    “成婚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季儒闻言脸色一僵,在萧岚依疑惑眼神中,收了收脸上的惊愕,询问道:“岚依是何时成婚的,那男人家中情况如何?待你又如何?”

    “当日相公有急事,婚事只小办了一场,宴请了流岳村,以及明曲镇上数个好友在一起吃了顿饭,并没有大办,更不好专程让季叔叔参加那么匆忙的婚礼,就没有告诉季叔叔。”

    萧岚依看着季儒的关心,笑着解释,哪知季儒听后,脸顿时黑如锅底,“荒唐!成婚不抬轿迎娶,不昭告全镇,却只在家里吃了顿饭?!这样的男人一听就靠不住!清书兄怎么这么糊涂,也不阻止你胡闹!”

    萧岚依是第一次看到季儒这么激动失态,吹胡子瞪眼的模样竟是有些可爱,“季叔叔别生气啊,岚依说了,那日成婚,相公是因为第二日有急事要离开明曲镇,所以才匆匆办了婚礼,走个形式,等以后,相公还会给我补一个婚礼呢。”

    “什么?成婚第二日,那小兔崽子就离开了?!不行,我非得抽空回去跟清书兄好好聊聊,问问他到底给你找了个什么王八蛋男人!”

    季儒现在满脑子除了愤怒就是愤怒,不管萧岚依再解释,他听到的,只有关于谷祁苏的不好。

    气愤完,季儒突然抓住萧岚依衣袖,严肃道:“岚依,这男人这么不靠谱,你可别信他什么要娶你的鬼话!你若真想成婚,这几日季叔叔在城中给你物色几个好男子,你与他们多相处相处,到时看上哪个跟叔叔说,叔叔一定……”

    “季叔叔,菜好了,咱们吃饭吧!”

    萧岚依最后一道菜及时出锅,让萧岚依有了一个可以打断季儒话的理由。

    不过她怎么也没想到,将自己成婚这件事告诉季儒,他竟是会先想到给她介绍夫君!

    于是之后吃饭的时候,萧岚依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反差萌,什么叫看人不能看表面。

    因为一整顿饭下来,萧岚依心目中那个行事神秘,给人以距离感的季儒季叔叔,俨然变成了郭芙溪二号,吃饭间一直在教她如何老男人,絮叨了整整一顿饭的时间。

    最后忍无可忍的萧岚依只得掏了掏耳朵,诚恳道:“季叔叔,您就别操心了,我那个相公,真不是您想的那样,等下次我带他见了您,您再定夺他的好坏如何?”

    她真只是想把自己成婚的消息告诉季儒而已,怎么就成了这样呢?

    萧岚依无奈叹气的模样,让季儒也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道:“行吧行吧,既然岚依丫头你那么中意你的那个相公,那老夫也不再多说什么,下次记得将他带来让老夫瞧瞧,靠不靠谱,老夫一眼便知。”

    “一定的,一定的。”

    萧岚依闻言松了口气,想到自己此番的另一个目的后,赶紧趁着这话的空挡,一转话音道:“季叔叔,其实岚依此次过来,还有一事想请季叔叔帮忙。”

    “哦?”

    季儒听后先是一怔,随即到头道:“岚依有事尽管开口,季叔叔若是能办到,一定尽力帮你去办。”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萧岚依随后将梁少文以及尚喻泉的事情告诉了季儒,季儒听后甚是愤怒,一拍桌子怒道,“戚家那个不着调的上门女婿,上次要不是戚老爷奋力保他,他怕是在他叫嚣老夫店铺时,就被老夫剁成肉泥了!没想到那时他出去避风头,竟是回去了明曲镇,还教唆别人贩卖小星?!看来老夫真要好好收拾收拾戚家,和戚家那个胆大妄为的王八蛋了!”

    季儒说话间,萧岚依感觉到了杀意。

    她一直知道季儒疼爱她,也知道季儒会武功,可她实在没想到季儒会因为她的事情,这般大动肝火。

    “季叔叔先消消气,为那种黑了心的小人这般动怒,不值当。”

    萧岚依说着,拿了丫鬟刚上上来的茶递给季儒,让他喝点茶压压怒火。

    季儒喝完茶,心情果然平复,顺了顺自己的胡须,看向萧岚依,“这件事岚依就不用再担心了,在莫桑城,还没有人敢跟我季儒作对,如今戚家那个吃软饭的尚喻泉得罪了你,那就是得罪了我季儒,我定不会让他好过。你那朋友的店铺,也定不会再被他欺压!”

    “那就劳季叔叔费心了。”

    萧岚依拱手致谢,又陪着季儒聊天聊地,讲了些明曲镇以及小星的事情后,赶在天黑前,离开了季府。

    之后几日,萧岚依一直在玉药楼中与梁少文计划着新铺子的事情,对于那日找季儒关照梁少文的铺子后,季儒会立刻行动起来,不守反攻,将戚家搞得鸡犬不宁的事情一概不知。

    “萧岚依!哪个是萧岚依!快给我滚出来!”

    尖锐的女声在玉药楼中炸响,即便是此刻身在玉药楼后堂的萧岚依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嚯,这是个什么情况?河东狮来了?”

    萧岚依抬头看向前厅,一阵惊愕。

    “这是戚恩寻的声音!”

    孟千烟起身,看向萧岚依道:“岚依你就在这里待着,我和少文去瞧瞧。”

    “我也去。”

    萧岚依说话间起身,却被孟千烟制止,“她这般来者不善,还喊着你的名字,一定是来找你茬的,你还是留在这里,让我和少文出去处理吧。”

    “她找我茬?你觉得我萧岚依是怕被人找茬的人?”

    萧岚依说话间挑眉,不屑看着前厅方向,道:“正好我也想会会那个非要嫁给尚喻泉,还任他在城中为非作歹的‘瞎眼’女人。”

    说着萧岚依率先冲向前厅,一把抓住那个在店内撒泼打滚,此刻正要砸店的女子胳膊,冷笑道:“这是打哪来的疯狗?不禁乱吠,还乱破坏东西,是不是给你块骨头,你才能消停?”

    戚恩寻一脸不可置信,看着突然冲出来就骂她的萧岚依,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你居然骂本小姐是狗?!”

    反了,可真是反了!她戚恩寻在莫桑城哪里不是被人供着,今日居然会突然蹦出一个臭女人骂她是狗?!

    等等,这女人貌似她从没有见过,而且这模样……

    虽然不想承认,可戚恩寻不得不说,眼前这女人,美的让她牙痒痒。

    莫非她就是……

    “你是萧岚依?”

    戚恩寻试探性询问,盯着萧岚依的脸,眸中腾出几丝阴霾。

    “合着你在外面吠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找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萧岚依面露不屑说着,那张让戚恩寻很有危机感的脸旁,竟出奇的好看。

    “果然是个狐狸精!”

    戚恩寻忍不住骂道,抬起那只没有被萧岚依握着的手,就要往萧岚依脸上招呼。

    “啪——”

    巴掌声清脆而又响亮,戚恩寻的脸,就这样肿了。

    而她的手,也僵滞在了半空中,好半晌没有动静。

    “你,你打我?”

    戚恩寻感受着火辣辣的脸颊,眼眶骤然一红,捂着自己被萧岚依打红的脸颊,带着哭腔厉声道:“从小到大,我爹都没打过我,你这女人居然打我?!”

    “原来你从小到大都没有被打过,还真是可怜。”

    萧岚依闻言面露同情,反手就又是一个巴掌打在了戚恩寻的另一半脸颊,“我这人最看不得别人可怜,就多赏了你一个巴掌,你觉得可还满意?”

    “你,你这恶毒的狐狸精!疯女人!不仅勾引我夫君,而且还打我?我,我跟你拼了!”

    戚恩寻说着就挥手往萧岚依脸上挠,哪怕只有一直手能动,她也拼了命的往萧岚依脸上招呼。

    若是平常女人,可能会被戚恩寻这突然发狂伤到,可萧岚依明显不是普通女人,而且她明显是个普通女人之上,会武功的女人。

    于是对于戚恩寻这毫无发疯,萧岚依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扔出了玉药楼,以免她会误伤了铺中药草。

    “你打不过我的,识相的话,就赶紧走吧。”

    萧岚依说完这句话,便要转身回店中。

    毕竟得罪她的,从头到尾都是尚喻泉一人,而戚恩寻这个明显被宠到不分善恶的女人,打两巴掌解解气也就算了。

    “你这狐狸精别想走!”

    不过显然,萧岚依想放过戚恩寻,可这偏喜欢撞‘枪口’的戚恩寻却不想这么罢休。

    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萧岚依的脊梁骨大喊道:“萧岚依,有本事你就别跑,跟我戚恩寻当面较量啊!我真是没想到你这狐狸精无耻到这个地步!在明曲镇勾搭我夫君不成,现在居然跑来莫桑城,勾搭了季家那个老男人,让他来替你报复我戚家……”

    “砰——”

    戚恩寻这作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岚依一个回身踢给踢飞出去好远,惊的路上行人都僵在了原地,看着浑身杀意的萧岚依靠近着戚恩寻,心里直冒冷汗。

    他们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萧岚依身上的冷意,着实让人心惊…

    “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吗?”

    萧岚依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戚恩寻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戚恩寻,拽着她的头发,让她抬头看着自己,冷笑道:“你可知有些话,乱说的出来,是会要命的!”

    “你,咳咳,你想做什么……我可是戚家小姐,你不能,你不能……”

    戚恩寻说话间直摇头,看着眼前去如罗刹般的萧岚依,突然就开始害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