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一十章误会了
    萧岚依将自己这几天的想法,疑惑全部说了出来。

    如今谷祁苏他们都不在,刘卓宇就是萧岚依唯一一个可以袒露心扉,与之商量的人。

    “那有没有可能让午沁音下毒之人,就是阻止你调查之人?也就是……那个背后给午食楼撑腰之人!”

    刘卓宇分析道,这句话正中萧岚依猜测,“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说着,萧岚依继续道:“先前我一直以为破坏秦家酒楼的事情,都是午沁音所为,将矛头都对向午沁音,如今看来,午沁音只是其中一个,那个她背后的人,才是直接导致秦家酒楼倒闭的原因。”

    刘卓宇听后点了点头,“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当然是继续反击喽。”

    萧岚依挑眉,模样颇为斗志昂扬。

    惹了她萧岚依,伤害了她萧岚依身边的人,她萧岚依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不过现在情况转变,她的反击策略也得跟着一起改变……那就将原本只针对午沁音,让午食楼倒闭的计划,变成让午食楼,以及午食楼之上那个人一起垮台!

    于是之后几个月中,萧岚依都在以‘搞垮’午食楼为目标,经营着自己的店铺,暗中调查午食楼背后势力的同时,还在夜间处理银羽盟的事务,每天都安排的满满当当,再回过神时,已经到了梁少文与孟千烟从莫桑城回来,准备成婚的日子。

    “岚依你这开店的能力,倒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这才短短几个月,你就又在镇上开了这么一家让大家口口相传,赞不绝口的酒楼。”

    这日萧岚依又在店内举办了一次店庆活动,店中生意因此更加火爆,梁少文与孟千烟也在筹备婚礼的间隙,抽空来了萧岚依的店内品尝店内佳肴。

    “稀客啊。”

    萧岚依看到梁少文与孟千烟,甚是高兴,赶紧招待着两人去了楼上包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会我一声,也没给你们两人办个接风宴。”

    “就是怕萧姐姐太麻烦,我们俩才没知会你呢。”

    孟千烟笑说着,左瞧右看着萧岚依的酒楼,看着客人爆满的热闹模样,不由感慨道:“不愧是萧姐姐,不管开什么店,都能吸引这么多客源,相比起你,我们那可就惨咯……”

    “怎么,你们在那生意不好吗?”

    萧岚依疑惑看向孟千烟,总觉得她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悲凉。

    “唉,之前还好,可最近这段期间,有些不太好。”

    孟千烟叹气说着,许是觉得现在说这个有些影响气氛,摇了摇头,笑道:“这不马上就是我们成婚的日子了嘛,这么一场大喜事过后,我们铺子一定会好的!”

    孟千烟虽然是笑着的,可萧岚依觉得她的笑实在有些牵强,还没等她追问他们的铺子到底怎么了,就被伙计给唤住,说是厨房有些事找她。

    孟千烟见此赶紧道:“岚依你去吧,我和少文在包间等你,等你忙完了,上来找我们。”

    “那行,我下去吩咐厨房给你们准备些我们的招牌菜送上来,你们先吃着,待会儿我过来找你们。”

    萧岚依说着,随伙计一起下了楼。

    这才刚进入厨房,萧岚依便敏锐发觉厨房气氛异常怪异。

    眉头微蹙,萧岚依看向后厨那个她钦聘的主厨,询问道:“外面客人那么多,你们不赶紧准备饭菜,在这发什么愣。”

    主厨被萧岚依询问到,一米八膀大腰圆的大壮汉都忍不住抖了抖,低头含糊道:“夫人,主菜的材料……全部被人毁了……”

    “全部被毁了?!”

    萧岚依惊愕出声,顾不得再责问主厨,转身开始检查厨房材料,而最后的检查结果,果然如主厨所说,全部被毁,只余下一些配菜,或者刚刚搬运进来的食材还能勉强一用。

    如今外面客人已经坐满,现在不上菜肯定是不行的,所以……

    萧岚依快速在脑海中思考着对策,突然抬首对身旁伙计道:“你们现在赶紧出去安抚客人,就说咱们店今日推出新的菜品,并且可以免费品尝,尽量将客人的情绪带动起来,让他们不会觉得等的时间太久。”

    “是,小的这就去!”

    伙计本就是个机灵的,一听命令也不多问,麻溜冲出后厨,张罗着众伙计一起在厅中安抚客人。

    萧岚依在伙计出去后,也不耽搁,交代了采购食材之人,让他们快马加鞭再去购置食材后,就开始带领众厨师一起,用剩下的食材,制作她临时想出来的‘新菜’,一刻也不敢耽搁……

    “虽然是上新菜,可是这速度也太慢了吧?这是要让我们等多久!”

    “就是啊,我们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看你们这些蹩脚表演的!”

    “赶紧上菜!马上饭点都过去了!”

    “……”

    前厅客人原本因为伙计说要上新菜,而期待的气氛很快被菜品迟迟不上打散,一个个看着正在想尽一切办法,用表演、逗笑拖时间的伙计们,语气颇为不耐烦。

    伙计听着这些催促,急出了一脑门的汗,“大家再耐心等一会儿,新菜待会儿就来,保证让你们满意!”

    “等等等!我们不吃新菜了行不行?或者你们先把我们点的菜上上来行不行,这让我们干等着,算什么事啊!”

    “就是,我们来这里,又不是奔着新菜来的,这一个劲儿说上新菜,不给我们上我们点的菜,是什么意思?!”

    “你上不上菜,不上菜我就去对面午食楼了!饿死老子了!”

    “这才开了多久的点就开始怠慢客人了?生意想不想做了!”

    “……”

    伙计的安抚,在那些被饿到气头上的客人眼里就是跟点燃炸弹的引线,刚一说出,就引得众人纷纷指责。

    无奈伙计只好一个劲儿躬身道歉,态度诚恳道:“各位客官消消气,消消气,小的这就去后厨给你们催催,保证一会儿就上菜!”

    伙计说罢赶紧跑向后厨,却在还未进入后厨之际,见到萧岚依掀帘而出,“你快去带人上菜,动作快些,别让咱们的客人久等了。”

    “是夫人,小的这就上菜!”

    那一刻在伙计的眼里,萧岚依是泛着光的!

    “真是不好意思,让各位客官就等了,不过我们今天推出的新菜,是一道餐前的开胃菜,必须得在吃别的菜之前享用,而且还必须现做才好吃,让各位客官久等,小女子深感抱歉。”

    应着众情绪还未缓解的客人,萧岚依主动开口致歉,随后为了进一步压制众人激动情绪,萧岚依再度开口,“今日上新菜的时间确实有些欠妥当,没预料到会浪费这么久时间,所以今日不仅新菜免费,结账时直接减免一半饭钱!”

    “减免一半?就是说我们若是点十两银子的菜,只用掏五两银子?”

    一客人听后惊讶确认。

    “对,吃的越多,减的越多,哪怕是吃一百两,我们也只收五十两,全部减免一半!”

    萧岚依坚定点头,话一落整个店中就沸腾了,一个个都开始唤伙计过来加菜,准备好好占个半价的便宜,刚刚等那么久的怨气也在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至于那个萧岚依为了拖延时间紧急制出的免费新菜到底怎样,在他们心中都无所谓,半价的便宜,才是重点!

    见此萧岚依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刚刚用‘新菜’的借口,一直拖延到制菜材料全部购置回来,现在又用更大的优惠让客人不再纠结刚刚多等的时间,客人这一关,就算是过去。

    至于一开始的材料到底如何被毁,那就得等客人们离开后,她再好好彻查此事了!

    “不好意思啊少文,千烟,后厨稍微出了点问题,你们的菜,可能还得等等。这是刚刚在后厨制的凉菜,你们先吃点。”

    下面已经恢复正常以后,萧岚依这才来了二楼梁少文孟千烟所在的包间,与她们致歉,并且带来了刚刚在后厨用一些可现吃的蔬菜,制成的辣味凉调。

    虽然制作仓促,但这菜既然顶着‘新菜’名头,菜色看起来其实还挺诱人,而且味道萧岚依觉得也算不错,强行灌上它新菜的头衔儿,它也是担得起的。

    “没事没事,这菜闻起来这么香,有它就够了。”

    孟千烟善解人意道,说话间还夹了一筷子凉菜塞进嘴里。

    感受着第一次吃到的辣味,孟千烟满脸激动,一边招手示意梁少文赶紧尝尝,一边夸赞道:“来之前就听娘说萧姐姐酒楼的菜品一绝,没想到今日一尝,果然美味!!少文你快尝尝!”

    “千烟你可真是够给岚依捧场的。”

    梁少文看着孟千烟那么激动的模样,无奈摇头。

    这东西再好吃,能有多好吃?他们和萧岚依这么多年的交情,哪里需要这么虚伪的夸赞……

    “真是太好吃了!岚依,这就是辣味吗?虽然只是凉菜,可酸甜中带着丝……烫烫的感觉?好独特的味道啊!我第一次吃到!”

    打脸的瞬间说来就来,梁少文刚刚心里还觉得是孟千烟夸张了,哪知他吃到菜后,模样比孟千烟夸张不知几倍。

    那模样,看的孟千烟咯咯直笑,“少文你还说我呢,你比我更给萧姐姐捧场!”

    “你们两个都很捧场。”

    看到两个老友满意,萧岚依心中也很开心,不由打趣儿道:“现在后厨已经正常运作,相信一会儿别的菜就上来了,到时候,你们可悠着点,别把我这桌子都给吃了。”

    “吃桌子?要是待会儿菜好吃,我把地板都给你一起吃了!”

    梁少文听出了萧岚依的打趣儿,也与她打趣儿着。

    几人嘻嘻哈哈一阵,梁少文突然沉下脸色,询问道:“我听说旭炎家的事情了,那是真的吗?秦叔秦婶现在怎么样了?”

    萧岚依一听这话,察觉到梁少文说的可能是秦家酒楼出人命的事情,点了点头,叹气道:“自然是真的。秦叔秦婶他们因此受了些打击,不过几个月过去,他们慢慢想开了些,秦家生意现在也随着他们病情好转,在两人的经营下开始慢慢回转。只是……要回去以前的生意兴隆,怕还需要些时日。”

    “生意的事情还有以后,重要的是现在秦叔秦婶能想开就好。”

    梁少文闻言欣慰点头,随即一掌拍向桌子,微怒道:“我真没想到旭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再怎么任性玩闹,也不能直接拿自己家店铺做赌注,做出这般伤害秦叔秦婶的事情啊!”

    ???

    萧岚依闻言脑袋上突然蹦出三个大大的问号,完全不明白梁少文突然生气,“少文,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我当然是再说秦叔秦婶被气病,秦家酒楼食材出问题的事情啊!”

    梁少文因为生气,所以说出的话语气有些冲,见此萧岚依赶紧给梁少文倒了杯‘顺气茶’,让他将茶灌下去顺顺气后,这才开口道:“秦叔秦婶气病,这件事我也很气愤,但和旭炎完全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了?!你别再给他开脱了!”

    梁少文情绪有些激动,打断萧岚依的话后继续道:“他跟秦叔秦婶斗嘴生气,做什么不好,非得把整个店铺的声誉都堵上,给店中食材做手脚。现在搞垮了店铺,他自己一逃了之,让秦叔秦婶给他担这个责任?这么多年,我真是看错他了!”

    梁少文这番义愤填膺的话让萧岚依脑门上又多蹦出三个问号,六个问号加在一起,最终形成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少文,你来时,是不是听了什么谣言?”

    萧岚依语气中带着百分之八十的肯定,其余百分之二十,是她的疑惑。

    这得是什么谣言,才能让梁少文误会成这个样子?!

    “谣言?可你刚刚……”

    梁少文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不再纠结谣不谣言的事情,直接把自己听到的事情经过告诉了萧岚依,“我听到有人说旭炎家酒楼出事,都是因为他和秦叔秦婶吵架,一时生气,便去了酒楼厨房作梗,如今酒楼出事,他因为害怕所以逃走,让秦叔秦婶一人承担这个责任。事实不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