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零八章谁整垮谁
    席中萧岚依这五年中最亲近的朋友们都来了,大家满满当当挤了一大桌,虽然与正式婚宴相比,形式很小,人也少,但大家都是交心的朋友,见面便能在一起嘻嘻闹闹,互相逗乐。

    那的模样,让身在人群之中,被朋友们或祝福,或打趣儿的萧岚依一瞬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谁能想到五年前的她,还在现代形单影只,过着让她厌恶却无法拒绝的杀戮生活,而现在,她却在古代收获了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伴侣,以及自己的孩子。

    这么平静而又满足的生活,若是可以一直继续下去,就好了……

    第二日,萧岚依是在谷祁苏的臂弯中醒来的。

    醒来后的萧岚依本还带着朦胧睡意,眼神却猛然撞进了谷祁苏那双满是爱意的眸子,脑中睡意也被这浓浓爱意驱逐。

    回想昨日她们那场温馨的婚宴,萧岚依唇角不自觉勾出一丝幸福的弧度。

    揽上谷祁苏的脖颈,红唇在他眉间落下一个早安吻,“早啊,相公。”

    “娘子也早。”

    谷祁苏勾唇应声,磁性的声音让萧岚依觉得耳朵都要怀孕,紧接着就是谷祁苏的一记绵长而又温柔的吻,作为刚刚萧岚依早安吻的‘回礼’,让萧岚依几度沉沦在他的柔情之中,不可自拔。

    腻歪过后,萧岚依淡红着小脸儿窝在谷祁苏的怀中,摆弄着他胸前衣襟,询问道:“昨晚你和伊玥商量说明日就回药谷,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谷祁苏闻言轻叹,“这次在谷外待的时间有些久,药谷中还搁置了不少事情,必须回去处理,还有我身上这一身的毒素也需要清清,前后加起来,没有个把月,怕是回不来的。”

    说着,谷祁苏揽着萧岚依的手紧了紧,不舍道:“若是可以,为夫一点也不想离开你回药谷。”

    “真的吗?那说明我在相公心里,竟是可以与整个药谷相比了?”

    萧岚依闻言挑眉,得意的小模样让谷祁苏心动。

    抬手刮了刮萧岚依鼻尖,宠溺道:“岂止是整个药谷,就是整个大陆,都没有娘子重要。为了娘子,为夫什么都能舍下。”

    “什么都能舍下吗?”

    萧岚依闻言嘟囔着,突然一笑,道:“那幸好相公不是什么大陆统领,或者一国之君什么的,不然我可得背上‘红颜祸水’的名声了。”

    “就算是‘红颜祸水’,你也只能是为夫一个人的‘红颜祸水’。”

    谷祁苏说着,挑起萧岚依的下巴,委屈道:“不过娘子为何不愿意和为夫一起回药谷?这次旭炎也会跟着伊玥一起回去,正好你也跟着为夫回去见见爷爷不好吗?”

    不好吗?当然不好了!

    萧岚依一听这话,突然就警惕了起来。

    她可是从谷伊玥口中听说了前药谷谷主,也就是谷祁苏爷爷的一些事情,总结起来,那就是一个性子古怪,十分不容易相处的老头儿。

    虽然那老头儿在药谷中对谷祁苏与谷伊玥还不错,可对他们两个十分严厉也是事实,萧岚依最受不了这种相处起来有压力的人了,所以……她还是让秦旭炎去探探路吧,她逍遥自在惯了,才不去哪里找虐呢。

    于是萧岚依被谷祁苏问到后,萧岚依一本正经看着谷祁苏,忽悠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我可是一个有事业心的女人!”

    “事业心的女人?就是开店挣银子吗?”

    谷祁苏被萧岚依的话逗笑,随后道:“为夫乃堂堂药谷谷主,还养活不了一个你?”

    “那不一样,若是都用你的,我什么都不用做,活着多没劲啊。”

    萧岚依说着,拍了拍胸脯,宣誓一般道:“我萧岚依可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女人!而且银子这东西,越多越好!再多我也不嫌多!”

    “娘子可真是个小财迷。”

    谷祁苏笑着摇头,就听萧岚依不满嘟囔,“财迷怎么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偷不抢的,还不能爱个财了?”

    萧岚依说话时的小傲娇模样,让谷祁苏深深沉沦,点头应和道:“对对对,娘子说的都对。既然娘子爱银子,那为夫便帮着娘子一起挣银子,只要娘子天天开心就好。”

    “这还差不多。”

    萧岚依满意点头,以为自己已经成功洗脑了谷祁苏,把话题带过去了,哪知谷祁苏记事能力较强,被萧岚依这么一通乱带话题后,又回归了最本质的问题,“为夫都已经要帮着娘子一起挣银子了,这下娘子可以跟为夫一起回去了吧。”

    “……”

    这男人,真难缠。

    萧岚依嘟了嘟嘴,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开口询问道:“相公,我刚刚说过我很有事业心的是吧?”

    见谷祁苏点头,萧岚依立刻欣喜的开始掰着手指头给谷祁苏数道:“你看,我这酒楼眼看就要开了,如今正是需要我这个老板坐镇之际,我这个老板一定不能离开的吧?你再看,小星现在还在剑幕山中没有回来,我若是跟着你去见爷爷,万一老人家想看孙子了怎么办?剑幕山有剑幕山的规矩,不到长假下山探亲时,一定不能随便出山,与其让老人家这么早就开始想孙子,咱们倒不如先不告诉他,这样等小星回来后,咱们就可以一家三口一起回去,到时候给爷爷一个惊喜,不是更好吗?”

    萧岚依一通乱忽悠后,谷祁苏沉默了,看着萧岚依倔强伸出的两根手指头与自己‘讲道理’的模样,挑了挑眉,开口道:“娘子真是这么想的?”

    “当然是真的了!”

    萧岚依坚定点头,眼中水亮亮的,让人不忍再质疑。

    “既然如此,为夫便不再强求娘子,就等小星回来以后,我再带你们回药谷吧。”

    谷祁苏宠溺说着,怕冻着萧岚依伸在被子外的手,不忘给她拽了拽被角。

    至于萧岚依那牵强数出来的理由,谷祁苏当然一句也不回信,但他不想逼萧岚依,若是她现在不想回药谷,想再晚些时候再回去,他也完全等的起。

    于是两人‘新婚’的第二日,谷祁苏就带着谷伊玥、回药谷解毒的小孝、还有回药谷‘受虐’的秦旭炎,四人一起离开了明曲镇。

    萧岚依则是继续留在明曲镇中捣腾她酒楼开店事宜。

    她的心中,可是有着把辣椒推向全伏耀大陆的宏大愿望!

    一个月后。

    “来来来,膳食楼今日又有优惠了!凡今日进店者,消费满二十两,送二两招牌菜色;消费满四十两,送五两招牌菜色;消费满六十两,直接减免十两银子!!这个优惠,可是与开业当天的优惠力度不相上下,开业当天没有享受到优惠的客人们,现在赶紧来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膳食楼门口,伙计熟练的吆喝着昨日萧岚依特训他背的优惠条目,那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话,也是萧岚依从店铺开业后,不断给他灌输的招客专用语。

    而这话喊出后,意料之中的招来了不少为正在饭点,无处可去的食客们,再加上伙计之后又喊了几句,“从来没有吃过的味道”,“是男人就得尝尝辣”“不尝悔终生”等诱惑性言论,一下子在饭点刚开始,就已经招揽来了一大票的客人,气的对面百年老店午食楼家的大小姐午沁音直跳脚。

    “这萧岚依,她是故意砸我们家招牌吗?!就开在我午食楼对面,而且还这般堂而皇之的诱惑我午食楼的客人过去?她这是把我们午家都当空气了吗!!”

    午沁音说着,手指抖抖抖的指着萧岚依的膳食楼,那晃动频率,让她身边伙计都看花了眼。

    不过那伙计一看就是个精明的,见午沁音气成那般,赶紧开口安慰道:“小姐您别生气了,她家膳食楼也就胜在味道新颖,客人从来没吃过,所以刚开业才会生意大好。可那什么‘辣’味,听着就不是什么好味道,等客人这新鲜劲儿过了,定会想起咱们百年老店午食楼的菜色。”

    “这话倒是没错,我们午食楼可是百年老店了。”

    午沁音听了伙计的话后,赞同点头,看着膳食楼的眼中淬出一丝恶意,猜疑道:“还说什么从来没吃过的‘辣’味?我看那味道,一定是她用什么不干净的佐料勾兑而成的!”

    “对啊,咱们家可是开了百年的老店,能百年流传的味道,一定是客人都最喜欢的味道,那个不伦不类的‘辣’,怎么能比得上!”

    伙计闻言赶紧趁热打铁的说着,马屁一拍一个准,让午沁音心中的气,舒顺不少。

    不过眼下萧岚依家的膳食楼因为被‘优惠’的助力,客人实在多的不像话,看的午沁音再怎么安慰自己,心里也梗的慌,不由咬着红唇,抱怨道:“我真是没想到,那萧岚依真如程屿所说,是个这般睚眦必报的小心眼。我不就之前在她来店里时,说了几句店不好开,让她好好开她的糕点铺,别掺和酒楼生意吗?谁知道她就直接开店到我午食楼对面,直接跟我们家叫板?”

    “要不小姐再用对付秦家酒楼的法子,把这膳食楼也……”

    “闭嘴!那件事情休要再提!”

    伙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午沁音凌厉打断,那双要吃人的眸子,吓的伙计一个哆嗦,赶紧点头,“是小的多嘴了,小的什么也不知道。”

    “那件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不然给午食楼造成了影响,有你好果子吃!”

    午沁音依旧冷着声音,伙计见状点头如捣蒜,“记住了记住了,已经完全烂掉,不记得了。”

    说着伙计眼珠子咕噜一转,不再继续刚刚话题,直接转移话题,给午沁音提建议道:“要不小姐找大少爷帮忙吧?大少爷经商手段一流,还将咱们这家百年老店的牌子,开到了莫桑城中。听说如今在莫桑城中的午食楼,因为少爷坐镇,生意火爆的很,若是萧岚依那女人再不知收敛,小姐直接修书一封,让少爷回来好好教训教训她。到时候少爷出手,一定会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伙计被强烈的求生欲望吊着,说的十分谄媚,还以手成扇,为午沁音扇着,为她降降怒火。

    “对啊,我可以让大哥回来教训她啊!”

    午沁音听了伙计的话后,有种醍醐灌顶之感,看了看识时务的伙计,又看了看萧岚依的午食楼方向,眸中的怒意,慢慢变成了嘲讽。

    等着吧萧岚依,等哥哥回来,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看你这表情,莫不是被我店中菜香诱惑,想直接吃了我们店?”

    萧岚依调侃的声音,不大不小,突然出现在午沁音耳边,让午沁音原本得意的神情一瞬间有些慌乱,转头看向萧岚依覆手轻笑的模样,午沁音就觉得心里恼火,“吃了你的店?若是可以,我恨不能现在就把它给拆了!”

    “拆了我的店?你这细胳膊细腿的,我就是真让你拆,你拆的动吗?”

    萧岚依不仅嘴上鄙夷午沁音,还用行动一起鄙夷着午沁音,眼睁睁在午沁音的注视下,走到了午食楼门旁,拍了拍门框,悠悠道:“不过若是换你让我拆你的店,我估计用不了一个上午,就能把它给拆了。”

    说到最后,萧岚依秀眉一挑,略有张狂,“要让我试试吗?”

    “你离我们店远点!我们店不欢迎你!”

    午沁音急急说着,冲向萧岚依将她从自家铺子门口撞开。

    开玩笑,萧岚依这个能徒手抬起她们家比萧岚依还要壮上两三倍的打手,并且将那些打手们打至口吐白沫,筋骨断裂的女人,说她能拆了午食楼,午沁音哪里还用质疑?直接把萧岚依赶走,让她别靠近午食楼门口才是正事!

    “你们店不欢迎我,我还不稀罕来你们店呢。”

    萧岚依嫌弃拍了拍被午沁音撞过的地方,继续道:“不过我这人素来小心眼,就是看不惯对手过的好,路过这里,看你对我们店铺虎视眈眈,就忍不住过来警告你一下,希望你能有点自知之明,不然别说我直接开店铺在你们店对面,惹恼了我,我直接把店开在这里你信不信!”

    萧岚依说的‘这里’,便是午食楼的位置。

    她的意思,分明是在警告午沁音,若是午沁音再做出什么对膳食楼、或者是对萧岚依有什么不利的事情,萧岚依不介意搞垮午食楼,并且将它挂上她萧家膳食楼的招牌。

    “你好大的口气!”

    午沁音被萧岚依的张狂惹怒,怒瞪着萧岚依。

    “所以你这是在向我挑衅?”

    萧岚依挑眉,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威胁,让午沁音一瞬间心颤。

    咬了咬牙,午沁音质问道:“萧岚依,我不就之前说你不适合开酒楼,让你好好开糕点铺吗?就这一件小事,你就死死咬住我们,非要将我们午食楼整垮,你也太小心眼了吧!”

    “不好意思,我就是小心眼……”

    萧岚依的话让午沁音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还没等她再憋出什么威胁的话,就听萧岚依一个大喘气后,继续道:“只是午沁音你健忘吗?你得罪我萧岚依的事情,就仅仅只是你口出狂言,贬低我吗?”

    这话一出,午沁音明显心虚,眼神躲闪着萧岚依的注视,嘟囔道:“我就是健忘怎么了……”

    “你若健忘,那我不妨提醒提醒你!”

    萧岚依说着,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戾气,“且不说你那日‘劝’我别开店时的态度有多恶劣,就单说你为了自家生意,对旭炎家酒楼出手,害的秦叔秦婶一病不起这一件事,我萧岚依就有理由让你午食楼关门大吉!秦家酒楼发生的的事情,还用我再详细提醒你一遍吗?”

    话落,萧岚依身上戾气更重,也让午沁音身上陡然一冷。

    这女人,不会是查出什么了吧?

    不,不可能,那件事做的那般隐秘,而且还有……一定不会被查出来的!

    想罢,午沁音脸色归于平静,勾唇道:“半月前秦家酒楼菜品出现问题,导致不少食客中毒身亡,若不是药谷插手,官府早就将那秦家二老抓进大牢了,现在他们还好端端的活在府中,只是病倒,已经是万幸,你又在我这里提起他们做什么!”

    “我为何提起他们,你自己心里清楚!”

    萧岚依语气憎恶,“别以为这件事你做的隐蔽,我便不知道是你所为。等着吧,总有一日,我会让你跪在秦叔亲婶面前致歉!”

    “呵,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午沁音说罢转身进入午食楼,不再与萧岚依对峙。

    萧岚依看着午沁音离开的背影,手下粉拳不自觉攥起,思绪也回到了半月前。

    那时秦家酒楼生意正是大火,一个是因为秦旭炎的成婚风波,另一个便是因为萧岚依的辣椒试菜在秦旭炎酒楼实行,为秦旭炎家酒楼又招揽不少客人,让秦家酒楼在明曲镇好好火了一把。

    这本是好事,可突然有一日,秦家酒楼的饭菜就出了问题,那一天不少食客食物中毒,甚至严重到死亡!

    这事一出,秦家酒楼瞬间被推倒风口浪尖,不仅无人再敢去那里吃饭,更是因为这事,惊动了官府,还有不少人天天堵在秦府门口讨要赔偿,一度将秦父秦母逼到绝境,最后急到重病卧床。

    秦旭炎如今不在明曲镇,萧岚依这个他的好朋友兼嫂子自然得挑起大梁,一边安抚秦父秦母,一边开始着手调查起了这件事。

    调查到最后,萧岚依将目标锁定在了午沁音的身上,并且怀疑她是因为秦旭炎家酒楼生意大火,怕秦家酒楼威胁到她们午食楼的地位,这才做出了这等至别人生命而不顾,也要破坏秦家酒楼生意的事情!

    只是午沁音的身后,似乎还有别的势力在干涉这件事,每次萧岚依即将找到证据,都会被人捷足先登破坏掉,一直在阻止她的调查。

    以至于萧岚依一直都找不到决定性的证据来定午沁音的罪,为秦家平反。

    最后萧岚依决定与午沁音正面交锋探她口风,哪知那天萧岚依直接被午沁音威胁,说让萧岚依最好不要开酒楼,让她安心做自己的糕点铺,若不然,她的下场,就跟秦旭炎家酒楼下场一样?

    开玩笑,她萧岚依是那种被威胁后就怂的人吗?于是被威胁后,萧岚依突然不再执着那找不到的证据,而是更加加快了自己开店的步伐,不仅开店,还高价买了午食楼对面的店铺,直接把店开在了午食楼的对面。

    要跟她萧岚依对着干?哪怕不赚银子,萧岚依也非要把她耗死!

    当然,萧岚依不赚银子是不可能的,毕竟实力在这里放着。

    她不仅要开店挣银子,她还要光明正大的把午食楼给搞垮,让午沁音得到应有的惩罚!

    萧岚依随后回到了自己的膳食楼,去后厨指点着后厨做菜同时,还不检查后厨中的每一道制菜环节,避免午沁音故技重施,在菜里搞破坏。

    等到今日生意终于结束,酒楼打烊后,萧岚依这才放松下来,心满意足的坐在为自己专门辟出来的账房中算账。

    “叩叩叩。”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萧岚依疑惑停下手中动作,看向门口,询问道:“谁?”

    这个时间,客栈伙计应当都已经休息,会是谁突然敲门呢?

    “夫人,是我,怀安羽。”

    怀安羽的声音沉沉传来,萧岚依顿时如释重负,整了整桌上账目,开口道:“进来吧。”

    话落,怀安羽推门而入,身着的不是之前在萧府中的仆从服饰,而是一袭黑色长袍。

    之前被厨房压制住的霸气,在此刻完全显现。

    “盟中突然唤你回去,是有何事?”

    萧岚依率先开口询问。

    前两日盟中说是有重要客人到访,要见盟主才行,萧岚依那几天忙着酒楼开业与秦家酒楼之事,没时间回去,就让怀安羽代她回去,这会儿回来,定是事情解决……或者是有什么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