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零五章直接出手
    除了那个一开始为萧岚依说话的‘热心群众’。

    他的吃相十分夸张,一边吃,还一边道着美味,一个人,竟是吃出了一桌人吃饭的热闹。

    “这三道菜,算我账上,我请客。”

    萧岚依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吓得那人一个机灵差点跳了起来,“你这是请客呢?还是索命呢?吓死小爷了!”

    “抱歉,我倒是没看出你这么胆小,下次一定注意。”

    萧岚依勾唇道,自觉坐在男子对面,与男子对视一会儿,开口道:“说实话,你就不怕这东西有毒?”

    景希秋闻言手下筷子一顿,抬头看着萧岚依道:“你不是说了这东西有药谷之人的证实没毒吗?”

    “我骗你的。”

    萧岚依一本正经道,看到景希秋大惊失色,蹲地干呕的模样,微微蹙眉。

    思索了好一会儿,萧岚依这才开口安抚道:“好了好了,这真是药谷之人都能证明没毒的东西,你就放心吃吧。”

    “真的?”

    景希秋抬眸,眼中闪过几丝将信将疑,又有几分小鹿般的可怜。

    “真的。”

    萧岚依点头,随即起身道:“你尽管吃吧,今日 你吃多少,往我账上记多少,一文银子都不用你掏。”

    景希秋闻言挑眉,“不是说就记三道菜吗?怎么着,现在是准备全部请客了?”

    “对。我现在心情好,你就尽管敞开肚皮吃,吃多少,往我账上记多少。”

    萧岚依点头,说罢转身离开。

    “岚依你可真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

    景希秋说着一挥袖拿起筷子,盯着桌上饭菜准备大吃一顿,却见萧岚依离开的步伐突然停顿,回头看着景希秋,疑惑道:“你唤我,岚依?”

    “啊?你不是叫岚依吗?”

    萧岚依疑惑,景希秋的样子,却比她更疑惑。

    “没错,我是叫萧岚依,以后公子还是唤我全名吧,或者萧老板也行。”

    萧岚依语气十分疏离,说罢转身离去,去向了二楼,独留景希秋一人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嘟囔,“萧岚依啊……还是岚依唤着亲切!”

    “行啊你岚依,见到个美男,就直接出手了!”

    秦旭炎坐在给萧岚依安排的桌上,看着萧岚依从楼下走上来后,调侃着。

    他刚刚也也就眨个眼的功夫,再回头就找不到了萧岚依,寻了好半晌,才寻到她居然在景希秋的桌上,与景希秋对话。

    他不会武功,听不到萧岚依与景希秋在说什么,不过最后看着景希秋那般开心的模样,就觉得一定有八卦!

    “出手?我想对你出脚行不行?”

    萧岚依白了眼秦旭炎,下一个抬脚准备向前走,就见秦旭炎条件反射性的躲避了一下,差点没从椅子上翻下来。

    “看来我平时对你太严格了些,一句玩笑话,就把你吓成这?”

    萧岚依微微汗颜,坐在秦旭炎对面,整了整裙摆后,抬首看向秦旭炎,“你刚刚在下面,有叫我名字吗?”

    “叫你名字?岚依吗?”

    秦旭炎被萧岚依问的有点懵,看到萧岚依点头,便仔细回想了一下,摇头道:“我好像没有叫你名字。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点奇怪。”

    萧岚依摇了摇头,看向楼下因为自己承诺请客,而吃的更加卖力的景希秋,眉头又不自觉蹙起。

    她从景希秋刚来店中吃饭时,就觉得他有些奇怪,总有种他在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这边的感觉,刚刚程屿闹事,他又仗义执言,一点也不怕得罪程屿的帮自己,就更让萧岚依生疑。

    她之所以在景希秋回答自己‘他是因为知道这辣椒有药谷证明无毒后,才敢毫不怀疑吃’的时候,直接回答自己是骗他的,就是想看看的他的反应。

    没想到他当时反应十分迅速,直接要将饭菜全部吐出。

    这个反应看似印证了他确实是因为相信药谷,而放心吃的饭菜,可仔细想来,又觉得太过刻意。

    可这人她分明也不认识,他也没必要在她面前隐藏什么,但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是她想多了吗?

    “奇怪的感觉……”

    秦旭炎这个不正经的货,听到萧岚依的话后,一脸兴奋,勾唇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心里小鹿乱撞,有种春天到了的感觉?”

    秦旭炎说完这话,就被萧岚依直直盯着,盯的他那副兴奋模样都有些把持不住,慢慢回归平静,轻咳一声,嘟囔道:“没有就没有嘛,干 嘛突然这么严肃。”

    “不。有小鹿乱撞的感觉,但……”

    萧岚依的话让秦旭炎重燃八卦之火,但她的下一句话,就让秦旭炎瞬间觉得自己跌入了冰窖。

    因为萧岚依一个大喘气的‘但’后,居然是告诉秦旭炎,这种感觉不是春天到了,而是揍人的季节到了?!

    揍人的季节?

    揍谁?现在萧岚依面前就他一个人,能揍的不就只有他了吗!

    讲真,他已经说了是玩笑嘛,萧岚依今天要不要这么认真……

    “别,别揪耳朵,耳朵是给伊玥揪的!”

    “脑袋也不能打,脑袋还要留着挣银子给伊玥花呢!”

    “这也不能打……”

    “闭嘴!我这是在替伊玥教育夫君!以后再没事想‘春天’,小心伊玥扒了你的皮!”

    秦旭炎最终没逃过萧岚依的暴揍,不过萧岚依下手十分老道,揍的时候疼得秦旭炎哭天抢地,揍完后不仅看不出有任何受伤痕迹,而且也没留下什么后续的疼痛。

    高,实在是高!

    两人打闹过后,再看楼下时,景希秋已经离开,而饭点此时也过去了,店中客人慢慢减少。

    “都怪程屿,他那么一闹,大家都不敢吃辣椒了,你瞧瞧桌上都剩了那么多,明明挺好吃的。”

    秦旭炎叹息说着,看萧岚依面无表情的模样,疑惑道:“岚依,你不担心以后没人吃用辣椒烧成的菜啊?”

    “担心什么?我当年的噬芽虫,才叫让人难以接受,现在不依旧卖的火爆。”

    萧岚依说着,红唇一勾,不屑道:“想挡我的财路,我倒是要让程屿好好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啧啧啧,这话说的漂亮!那我就拭目以待岚依你的应对策略了!”

    秦旭炎被萧岚依的气势带动,心中一阵兴奋,陪着萧岚依在楼上勾唇耍帅。

    不过帅不过三秒,说的就是秦旭炎。

    见到萧岚依准备离开下楼的那一瞬间,秦旭炎猛然拉住萧岚依,道:“要不岚依你再吃点饭?刚刚一直在留意下面,都没怎么好好吃。”

    “不了,我不饿。”

    萧岚依说着甩开秦旭炎的手,继续向楼下走去,只不过走出去两步后,萧岚依就顿住了,“你这是……又想‘春天’了?”

    萧岚依回头看着衣袖上秦旭炎纠缠不休的手,一度怀疑秦旭炎是不是刚刚被自己打傻了?这么揪着自己,真不怕自己一甩手把他甩飞吗?

    “不不不,我哪敢啊。”

    秦旭炎被萧岚依这‘暗语式’的威胁吓的连忙摇头,手却死死抓着萧岚依,笑道:“岚依你真不用跟我客气,就留下来再吃点吧,我让厨师再给你做些菜,现在人少,一会儿就能做好。”

    “恩,但我不想吃。”

    萧岚依点头说着,一甩手就将秦旭炎的手从自己衣服上甩开。

    不过这次萧岚依没有直接转身离开,而是盯着秦旭炎道:“你很想让我留下是吧?”

    “当然了,你累了一个中午,刚刚还让程屿气,我身为你最好的朋友,怎么着也得让你吃饱喝足,不能怠慢你不是。”

    秦旭炎一本正经说着,被萧岚依怀疑目光盯着,也能面不改色的唤掌柜过来给萧岚依备菜。

    “你这理由倒是寻的还行,就是你这模样太迫切了。”

    萧岚依两手交叠于胸前,点评演技一般点评着秦旭炎的‘表演’,让秦旭炎原本淡定的脸微微一僵,额上也开始渗出汗珠,“岚依你说什么呢,今天净说胡话,肯定是饿坏了!千万别跟我客气,现在店里人少,我就指着你一个人招待了,你尽管吃……”

    秦旭炎的话还没说完,楼下突然吵吵嚷嚷的涌入一群客人。

    之所以说是一群,是因为,那真的是一大群近百号的客人!与中午饭点过来光顾的客人人数有得一拼,顷刻间填满了秦旭炎的酒楼。

    萧岚依见到这场面,与秦旭炎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不过萧岚依就勾起了唇,一副惋惜模样道:“啧啧啧,这客人可真不少,我身为你最好的朋友,就不在你最忙的时候麻烦你了,我回家吃就好。”

    说完萧岚依转身噔噔噔下了楼,回头看了眼楼上还在惊讶中没有回神的秦旭炎,轻笑往门口走去。

    “听说你们这新上了三道菜,还是一种从来没吃过口味?我们就要那三道菜!”

    “这个是告示上说的有‘辣’味的菜吧?我们就要这三道。”

    “我们也要他们说的那三道菜,做好赶紧给我们上!”

    “……”

    萧岚依的脚步顿住了,回头看着店中吵吵嚷嚷的客人,满是不可置信。

    刚刚在楼上,她只觉这群人涌入后,耳边跟炸开了锅一样,吵杂到她什么都听不清楚,现在听清楚后,萧岚依就只剩下惊愕。

    这些人,都是为了她的菜来的?

    “岚依,你听见了吗?他们,他们都要吃你的菜!”

    可能是萧岚依太过惊愕,以至于秦旭炎这幽灵般突然出现在她耳边的声音,将她吓了一跳。

    回神后,萧岚依看着不知何时下来的秦旭炎,质问道:“这又是你的什么把戏?你今天似乎一直想留我在酒楼,我爹娘今日又一直要赶我出来,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天地良心,我刚刚一直和你在二楼,哪里有时间找这些人过来?!而且要说奇怪,岚依你今天才奇怪呢!一会儿觉得这个人奇怪,一会儿又觉得那个人奇怪,我看最奇怪的,还是你!”

    秦旭炎不满嘟囔着,拽了一个路过伙计,便询问道:“这些人都什么情况?之前过了饭点,有来过这么多人吗?”

    “这些人都是些路过咱们镇上的游人、商人,听他们说,他们似乎是看到了镇上的药谷告示,说‘辣’味是一种失传很久的味道,现在只在咱们酒楼贩卖,他们好奇,便趁着路过过来品尝。”

    伙计语速很快,急急说完,便跟秦旭炎致歉离开,说是客人太多,不敢耽误传菜,留下萧岚依与秦旭炎面面相觑半晌。

    这回,秦旭炎率先开口,“你看,我就说跟我没关系吧!”

    不过他那副沉冤得雪的模样,被萧岚依直接无视,转身去了二楼,继续坐在那个视角最好的位置上,一边记录着众人点评菜色,一边思考着伙计刚刚说的药谷告示。

    她记得以前谷伊玥说过,药谷告示,不能随便张贴,但若对于谷祁苏的话,应该就只是一道命令的事情吧?

    他这是自己过不来,所以用一道告示给她助力?

    可……

    算了算了,不想了!

    越想萧岚依越觉得脑袋乱,转头看向楼下客人满足的吃相,萧岚依心情这才稍稍回转,随后将全部心思投入在了菜色与开酒楼上,再回神时,已经傍晚。

    “岚依,我刚去看了告示,居然是你家男人亲自下令拟的告示,怪不得从告示张贴以后,这客人就没断过,待会儿见到谷主,我定是要给他备份大礼!”

    秦旭炎风尘仆仆的从楼下跑上来,身上还带着傍晚的寒凉。

    再看楼下依旧是人声鼎沸,门口客人络绎不绝的涌入,忙的伙计脚不离地,却都痛并快乐着,干劲十足。

    “待会儿?他都几日没回来了,你怎么就能待会儿见他了?”

    萧岚依瞥了眼秦旭炎,预料之中看到他脸色微僵,萧岚依心中暗笑,也没再追问,起身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当然可以了!不过若是岚依你想继续待着,我也不拦着……”

    “不想。”

    萧岚依果断道,与秦旭炎擦身而过,下楼,出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