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零四章记我账上
    “热,好热啊!”

    豆腐才刚入口,一桌客人都叫了起来,一个个面脸通红的找水喝,被提前有所预料的伙计贴心递了茶水喝下,灌了几大杯水后,才慢慢消停。

    周围那些菜还没上的客人看到如此场景,皆是一惊,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伙计过来退菜,就听刚刚被辣到冒烟的那桌客人居然有几个开始拍桌叫好,还商量着把刚刚没点的另一道辣子鸡也给点上了桌,准备好好过把瘾。

    那架势,看的周围食客又开始纠结。

    要不,就先不退了,尝尝再说?

    于是纠结中,其他食客的菜也纷纷上桌。看着面前诱人的菜色,食客们对视着,犹豫着,终于动起了筷子,尝菜,灌水,动作一气呵成,之后再痛并快乐着与同桌吃饭之人吸着气,点评味道,与他们分享着这首次尝到的味道。

    这些人中不乏有实在吃不了辣的人,他们虽然无法酣畅淋漓的大吃一顿,但多数人对于它的味道还是持认可态度,这点让楼上一直观察众人神情,听取众人意见的萧岚依还算满意,已经开始思考到时要在铺中专门设立一处‘无辣区’,提供给想吃辣椒但又吃不了太辣的客人。

    一晃一个时辰过去,萧岚依带来的本子已经被她记了大半,多是些听到的意见,以及综合明曲镇百姓口味,所做出的店铺经营计划。

    秦旭炎从下面转了一圈回来,发现萧岚依还在专注楼下客人的意见,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由开口道:“岚依,你也饿了吧?等这批客人过去,菜都上齐了,我就让厨房给你备些吃的,垫垫肚子。”

    “恩,也行。”

    萧岚依点了点头,手下龙飞凤舞的继续记录着,嘴上还不忘夸赞秦旭炎道:“你们店铺的生意还真是不错,给我提供了不少可用消息,不过为何你们每日客流巨大,这么多年依旧没有超过午食楼,成为明曲镇第一酒楼?我觉得他们家的东西,除了贵,味道也不比你这酒楼好多少啊。”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那午食楼是间百年老店,在明曲镇一直口口相传,再加上这几年,那店铺似乎被一个大人物收购,不需什么宣传,也有无数人前来巴结,生意想差也差不了,便一直压在我们头上。”

    秦旭炎叹气说着,往萧岚依对面一座,一脸力挺的表情,道:“不过岚依你主意多,如今又要开酒楼,你可给力点,争取早日把那午食楼给踩在脚下,成为明曲镇第一酒楼。我相信你!”

    “这样的话,我不就压你头上了?”

    萧岚依挑眉打趣儿,看向秦旭炎。

    秦旭炎听了这话眉头都没皱一下,大气道:“那怕什么,咱们都是一家人,让你压我头上,也比让那个不知名的人一直压着我要好。”

    “是啊,咱们可是一家人,你还得叫我声嫂子呢~”

    萧岚依掩嘴笑说着,突听楼下一阵吵杂,“这特么是个什么玩意儿!想毒死大爷是吧!”

    声音刚落,就听“哗啦啦”的碗盘碎裂声在酒楼中传来。

    “程爷消消气,这菜绝对没毒,而且您吃进嘴里的也不是烫,是叫‘辣’,您要是不爱吃,不吃便是,何必这般动怒。”

    店中掌柜一听动静,麻利上前安抚那人情绪,却听那人冷笑道:“辣?大爷我活了这么久,也没听说过这味道,萧岚依那小娘们儿说这叫‘辣’,这就是辣了?你们长没长脑子!我看她就是想毁了你们店,跟你们那蠢货少爷一样蠢!”

    掌柜闻言脸色一黑,虽然生气,却还是不改恭敬神色,皮笑肉不笑道:“程爷,您要是不爱吃,不吃就是,何必这么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我这可都是为你们好,怕你们被萧岚依那小娘们儿玩弄在股掌之间,最后连这店都砸在手里!”

    程屿说完,就要扇动着店中其他客人也别吃了,哪知一转身,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萧岚依与秦旭炎。

    “好久不见啊程屿。”

    萧岚依‘友好’的挥手与程屿打着招呼,看到程屿微微一僵的神情,萧岚依勾唇一笑,转眸看向一旁掌柜,道:“掌柜刚刚一直再喊他程爷是吧?我看掌柜一天天在铺中是在忙碌,都没时间去外面听听消息。你面前这人啊,手中数家铺子铺子在几个月前,就不知怎么的,一家家接连倒闭,怕是衰神附体,现在心中窝火的很,你就理解理解他。他这砸桌子的银子,你也别问他要了,记我账上就好,省的他没钱赔,直接把衣服抵给你们,裸着出去,对你们铺子影响不好。”

    “砰!”

    萧岚依话音刚落,程屿便愤愤拍出一包银子在隔壁桌上,撂狠话道:“你这臭娘们儿!你以为你跟你那来路不明的相公毁了我所有铺子,我程屿就落魄了吗?我告诉你臭娘们儿,我程屿这么多年在镇上也不是白混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得罪我程屿大爷的下场!”

    程屿这狠话撂的很爽,不过效果的话……几乎没有,而秦旭炎更是直接无视他,指挥着一旁掌柜道:“掌柜的别愣着啊,人家赔偿咱们呢,赶紧把银子收了,别让程爷觉得咱们看不起他。”

    秦旭炎这话一出,掌柜瞬间反应过来,忙不迭点头,将程屿手中银钱袋子拿了过来,笑说道:“程爷一向出手阔绰,小的就不清点了。”

    说着掌柜直接将银钱袋子拿去给了秦旭炎,而秦旭炎则是看也没看就将钱袋揣进了自己怀中,瞧着程屿微黑的脸,笑道:“我记得刚刚程爷说了个蠢货少爷?不知是在说谁啊?”

    “哼,说的不就是你吗?还真是蠢货!”

    程屿冷笑道,强装镇定的看着秦旭炎怀中揣着钱袋的地方,心中哗啦啦滴着血。

    那可是他仅剩下用来撑场面的银子了啊,居然给他全拿走了?!

    要知道他现在确实如萧岚依所说,所有铺子都纷纷倒闭,就连他最引以为傲的成衣铺子,也被谷祁苏新开的铺子将声音全部抢走,三日前正式维持不下去倒闭。

    所以他现在确实没了生活来源,对萧岚依与谷祁苏也恨得牙痒痒。

    两日前他走在路上听人说萧岚依今日要在秦旭炎家酒楼试菜,而且还新创了一个‘辣’味,号称是之前绝对没有吃过的味道,引得众人纷纷期待。

    程屿做生意多年,他敏锐察觉到若是这次萧岚依成功,她的酒楼生意必然挡不住的大火。可他又怎么甘心在他一败涂地的时候,他的对手萧岚依生意大火呢?

    于是没银子雇人来闹事,程屿便自己选择亲自过来闹事。但上次萧岚依在书院拿刀恐吓他的模样实在让他心有余悸,他刚刚混入人群进来后,还四下打量,没有瞧见萧岚依在,这才开始摔桌闹事。

    可他哪知道萧岚依一直在店里一个秦旭炎给她安排的专属位置上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把他的话一字不漏听完,而且还突然出现,用激将法激他,气的他脑袋发热,直接把银子全部拍了出去……

    “哦,原来我就是程爷所说的蠢货啊~”

    程屿还在懊悔,秦旭炎却是听了他的话闻言了然点头,不仅不恼火,反而看了看酒楼里客源不断的热闹模样,咂舌道:“啧啧啧,我这程爷眼中的蠢货,都能将酒楼做成这般,那程爷的铺子一家家开不下去倒闭,是想说自己连蠢货都不如吗?”

    秦旭炎说的一脸无辜,一句话引得周围看戏客人哄堂大笑。

    笑声中的嘲讽明显到程屿压根不用仔细辨认,就知道那是在讥讽他,对他的现状落井下石。

    这让程屿心中怒火又开始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可下一秒他便想起了自己今日的目的,强攥着拳头让自己理智,怒瞪着秦旭炎身边的萧岚依。

    秦旭炎这个只会耍嘴皮子的臭小子,他什么时候教训都行,可萧岚依这个导致他如今身败名裂的人,他今日必须也毁了她!

    想到这,程屿突然冲到旁边一桌打破了那桌上面的麻婆豆腐,指着地上碎了一地的豆腐,道:“秦少爷现在生意确实不错,可秦少爷莫不是忘了当年我的生意在镇上有多火爆?都是这个女人使计破坏了我的一切,你现在若是再执迷不悟,在你店中让顾客吃这些‘毒物’,过不了多久,你就是下一个身败名裂的我!”

    “毒物?若是毒物,你还能活蹦乱跳的在这里与我们叫嚣?”

    萧岚依白了眼不惜一切代价,也非要给自己扣下毒帽子的程屿,继续道:“我看八成程爷你嫉妒我们生意好,所以恼羞成怒了吧?啧啧啧,这心眼如此之小,果然成不了大事。”

    说着萧岚依看向掌柜,指着莫名被程屿摔了菜的那桌客人,道:“掌柜赶紧去厨房再给这桌客人重新上一份麻婆豆腐,另外辣子鸡,剁椒鱼头也给她们上一份,这三样都算我账上,可不能怠慢了客人。”

    “萧老板的气度在镇上出了名的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呐。”

    厉老板的声音自二楼传来,萧岚依抬头便见他对自己挤眉弄眼,明显是来给她撑场面的。

    而在厉老板这句话的带动下,周围客人也都纷纷点头赞同,一边倒的抨击着程屿小心眼,没素质,夸赞着萧岚依的大度。

    “呵,她气度不凡?”

    程屿气到满脸通红,看着那些嘲讽他的众人,质问道:“你们道她这般气度不凡,可她今日这三样菜,你们可吃过这味道?”

    “这倒是没有吃过……”

    在众人被程屿质问,都面面相觑,不想做出头鸟之际,人群中一好事群众主动开口,随即又道:“不过味道不错啊,吃饭,吃的不就是味道吗?这种新味道,我还挺喜欢的。萧老板以后开店了,我定会带朋友去尝尝。你想想,带朋友吃没有吃过的味道,那多有面子啊!”

    那好事群众说完还挑了朝着萧岚依挑了挑眉,一看就是个性子活络,喜欢新鲜事物的聪明人。

    但程屿又岂会因为这一不明人士的话,而善罢甘休?

    攥了攥拳头,程屿继续质问道:“这么多年都没有吃过这味道,说明这东西并不能吃!前些年还有店家无知,那毒蘑菇给众人吃,说是什么人间美味,当时死了多少人,住在这镇上的人,不会不知道吧?”

    程屿这话一出,厅中不少人都停下了筷子,下意识将那些放了辣椒的菜推开,不再去吃。

    因为他们的记忆都被程屿的话带回了那次的‘毒蘑菇’事件——

    当时镇中就是因为有人尝鲜,觉得毒蘑菇味道颇好,又没有出事,便将其带回来推荐给了一酒楼,大肆在酒楼中贩卖。

    哪知那是一种拥有慢性剧毒的毒蘑菇,不到一月,毒蘑菇的毒性开始凸现,被发现时,那些吃了毒蘑菇的人已经毒素骨髓,无药可医。

    那次镇上被毒死之人,没有上千,也有上百……

    “你说的,是误食毒蘑菇的情况,和我这辣椒可不一样。这辣椒乃是一味调味,增加食物的味道,与酸甜苦,本为一体,并称酸甜苦辣……”

    “简直胡说八道!”

    萧岚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程屿大声打断,“自古只有酸甜苦,哪里有辣一说?你要编也要编像样一点吧,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分明是拿人人命当儿戏!你这样,谁还敢再你铺中吃饭!”

    “那我请问当年的噬芽虫,在我将它制成糕点之前,你们可有见过,听过,吃过吗?这味药,早在三年前就明明白白记载在药谷的医书上,发现者,是我萧岚依!如今辣椒也是一味未被发现的味道,我既然能认出噬芽虫这种大补的良药,现下又发现这种还未被发现的味道,有何稀奇?”

    萧岚依说罢,看见程屿还要作妖再说话,直接抢在他前面继续道:“而且我与药谷的交情,镇上之人有目共睹,你觉得我会一点把握也没有,就大肆将它入菜贩售吗?”

    “哼,少拿药谷出来压人,不就是那药谷小姐身边的一条狗吗,有什么好骄傲的!”

    程屿不屑冷哼。

    他之前见过谷伊玥一次,发觉她性子乖张,十分不好巴结。所以程屿虽然不知道萧岚依是靠什么手段巴结上谷伊玥,但他断定谷伊玥那种人,定不会与外人深交。因此萧岚依此举,在程屿眼中就是狐假虎威,他一点也不惧怕。

    “你哪只眼睛见我骄傲了?你自己胆小怕有毒,我给你解释它是得到药谷之人证实没毒的,怎么就成骄傲了?”

    萧岚依说着,突然面露同情的看着程屿,叹气道:“唉,程老板,我知道你的铺子没了,对你打击很大,但是你这非要找我晦气,还惹得大家饭都吃不好,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就是,你这么晦气的模样,我看着你都差点没心思吃饭了。”

    先前那个热心群众适时插话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气程屿,说话间还吃了口满是辣椒的麻婆豆腐,吃完后满足吧唧嘴道:“幸好有这‘辣’味,过瘾,真是过瘾呐!”

    “毒死你这臭小子!”

    程屿已经被那‘热心群众’的言行气到失去理智,这句话几乎脱口而出。

    说出口后才意识到不妥,但那时他已经被众人齐齐厌恶,指着他对他指手画脚,“这程老板之前也没觉得这么小心眼啊,怎么现在这么见不得别人好?”

    “你不知道,他在外人面前还人模人样的,背地里脾气特别差,我朋友在他那做过几天活,让他生生给气走了。”

    “哦~这样啊,怪不得他的铺子全倒闭了呢!”

    “是啊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

    程屿心中满心怒火本就无处发泄,如今又听到如此多对他指指点点的言论,顿时爆发大喝,“闭嘴!都给我闭嘴!我程屿岂容你们这些人指指点点!”

    “我们想说什么话是我们的自由,你凭什么让我们闭嘴!”

    “就是,铺子都倒了,还以为自己是之前那个程爷啊?”

    “我看你还是先出门撒个尿,照照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鬼模样,再来指责我们吧!”

    “……”

    因为程屿的态度只冲不减,说出来的话直惹了众怒,加上之前萧岚依的良好作风,让众人对她印象分提高了不知多少,现下全部都对程屿产生了抵触,哪怕不是为萧岚依说话,也确实是看不惯程屿,故意开口呛他,让他无地自容。

    程屿被气的直发抖,却再众群众的唾沫星子下,不敢再多说什么,恶狠狠等着萧岚依,撂下一句,“我不会让你好过”后,离开了秦家酒楼。

    酒楼中的众人看程屿狼狈离开,都拍手叫好,场面可谓热闹。

    但一会儿后萧岚依就发现,因为程屿的这一闹腾,之前许多对用辣椒味道赞不绝口的人,都不再去碰带有辣椒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