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三百章嫁入秦府
    房间内没有动静。

    萧岚依又敲了敲,阁楼内依旧没有动静。

    见此萧岚依直接抽出匕首,刚要将匕首伸入两扇木窗之间的缝隙,自己将木窗打开,就听到里面一警惕女声传来,“谁?!”

    那声音虽然不大,却有些颤抖,应当是被萧岚依给吓到了。

    闻声萧岚依勾唇,心中猜测已然落地。

    赵筱熙果然在赵府中!

    她今日来后,就一直觉得赵管家神情有些奇怪,所以她便一直有意无意的观察着赵管家的行为,一直到她们要离开时,她提醒赵管家出去寻人,赵管家那略微一滞的神情,萧岚依便更加深了自己的怀疑。

    不过她那时还不能完全确定自己的猜测,就没有打草惊蛇,带着谷伊玥在镇中寻了一下午,甚至调动了药谷弟子,也没有在镇上寻到赵筱熙的身影时,这个念头便越来越强烈。

    于是她在傍晚便潜入赵府,观察了管家行踪,发现他曾偷偷来了这个阁楼送饭。

    这个阁楼,是赵筱熙的卧房。这是萧岚依察觉事情有异,向长曲打探赵府地图时,知道的。

    既然赵筱熙不在府中,那么管家又为何要过来这里送饭?

    那时萧岚依便锁定了这阁楼,回去后就准备着夜晚潜入,一探究竟…

    “是我,萧岚依。”

    萧岚依开口。

    屋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窗边走来,随后听见赵筱熙不确定道:“萧姑娘?真的是你吗?”

    “是我,你先让我进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萧岚依压低嗓音说着,眸子四下打量着,以免被人发现。

    “咔擦——”

    窗户从里面被打开,萧岚依翻身越入房间内后,快速回身关上了窗子。

    那一身干练的夜行衣,以及利索的身手,看的赵筱熙目瞪口呆,“岚依姑娘,你会武功啊……”

    赵筱熙说着吞了吞口水,不自觉想到自己当时喜欢秦旭炎,又喜欢谷祁苏时,一直与萧岚依对着干的场景,就一阵后怕。

    她那时没有用武功解决自己,自己可真是命大……

    不过她为何会这个时间过来?

    “恩。”

    萧岚依轻轻应声,上下打量了赵筱熙,瞧着她眼睛微肿,似乎是哭过的痕迹,开口道:“你这是被禁足了吗?中午你一直没有来铺中,我和长曲还过来府中找你,却被告知你不在府中,长曲以为你是在路上被人掳走,一直在街上寻你,十分担心。”

    “长曲……”

    赵筱熙闻言失神嘟囔着,猛然抬头看着萧岚依,开口道:“岚依姑娘,我爹他要让我嫁给秦旭炎!他怕我在事成之前出去破坏,便将我禁足在阁楼中,不让我出去。”

    赵筱熙说到后面,情绪开始激动,快走几步拉了萧岚依的胳膊,恳求道:“萧姑娘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现在喜欢的是长曲,我不能嫁给秦旭炎啊!”

    萧岚依闻言一滞,蹙眉看着赵筱熙,“我自是知道你喜欢长曲,可赵老爷让你嫁给旭炎,这是何意?”

    “萧姑娘有所不知,最近我家生意好像出了些问题,我爹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叶家是预谋将叶宁珠嫁给秦旭炎的事情,非说要戳穿他们,让我嫁到秦家,以便得到秦家帮助。昨晚我一回来,他就警告我以后再也不能去见长曲,今早更是直接派人将我的阁楼锁上,不让我外出。”

    赵筱熙越说越伤心。

    当她知道爹爹要将她嫁给秦旭炎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她极力反抗,想要说服爹爹别把她嫁给秦旭炎,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疼她入骨的爹爹,这次铁了心的要将她嫁给秦旭炎,甚至不惜将她关押起来!

    “萧姑娘,如今我不能出去见长曲,你明日见到他时,一定要帮我给长曲报个平安,告诉他长曲我没事。而且你要告诉他,我赵筱熙只喜欢他一人,绝对不会嫁给秦旭炎的!”

    赵筱熙恳求着萧岚依,眼中满是焦急与悲痛。

    萧岚依见此点了点头,“你的话我会帮你带到。不过你说你爹知道了叶家预谋将叶宁珠嫁给秦旭炎?与你那时说的孩子一事,有关吗?”

    “自是与那事有关。”

    赵筱熙忙不迭点头,请萧岚依在椅子上坐下后,这才继续道:“我昨日下午告诉你这事时,其实只是知道叶宁珠有孕,以及一些风言风语,想让你提醒旭炎,哪曾想这风言风语,我爹也听说了。而且我爹还将这事加以调查,最后发现叶宁珠的孩子果然是她与那个姓谢的情郎私会时怀上的。我爹想将我嫁给秦旭炎的心思,便是从那时起的,但他一直没告诉我,昨晚他看我被长曲送回来,觉得我与长曲走的实在太近,就与我摊牌,将他的计划告诉了我,但却被我拒绝,他怕我坏事,这才将我锁在了阁楼中。”

    萧岚依听了赵筱熙的话,蹙眉沉思一会儿,突然道:“也就是说,你爹那里有叶宁珠与谢姓情郎幽会的证据?”

    “对!如今旭炎与叶宁珠的婚事将近,我爹怕是也快有所行动了。岚依姑娘,如今我被禁足阁楼,想要反抗也有心无力,你帮帮我吧!”

    赵筱熙说着就要跪地恳求,被萧岚依运起内力拖扶着没有下跪成功。

    “你当真不想嫁给旭炎?”

    萧岚依挑眉看着赵筱熙,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当真!”

    赵筱熙的回答丝毫没有犹豫,眼神与萧岚依直视也没有丝毫退缩。

    “那好,你且过来听我一说。”

    萧岚依说着将赵筱熙拉近身旁,在她耳边耳语一阵……

    “什么,谷伊玥居然喜欢旭炎?!”

    赵筱熙听了萧岚依的话后,惊讶出声,看着萧岚依肯定点头后,敛眸微思,似乎是在回想萧岚依刚刚在她耳边说过的话。

    期间赵筱熙手中的丝帕被她不停搅动着,证明着她此刻内心的纠结。

    良久,赵筱熙终于开口,“咱们真的要这么做吗?万一秦老爷秦夫人……”

    看着赵筱熙眼中的犹豫,萧岚依挑眉,“若不然,你还有何更好的办法?”

    “现下还真是没有……”

    赵筱熙嘟囔着,终于下定决心攥拳,“也罢,那就按萧姑娘所言行事吧,只要不让我嫁给秦旭炎,只要可以让我和长曲在一起,我一定会全力配合!”

    “如此甚好。”

    萧岚依唇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又小声交代了赵筱熙几句,确保万无一失后,这才驾轻功离开赵府。

    两日后,明曲镇街头巷尾都在传着叶家主动退婚的劲爆消息,大到七老八十,小到三岁孩童,都在谈论这事。

    毕竟当时秦家与叶家结亲,两家大户也十分高调,各种行头都是最好的往家里置办,出手阔绰,将这喜事的氛围炒的火热,如今突然退婚,自然又是大新闻一条,传播的速度可谓是爆炸式的。

    四日后,秦叶家退婚的消息还未结束热度,另一个爆炸消息就又在明曲镇中传开——赵家与秦家结亲,成婚时间,按原定于叶宁珠结亲的日子继续进行。

    也就是说,秦家的喜事日期什么的全部照旧,不过新娘,却换成了另一个大商户赵家?

    这事可谓比退婚消息还要爆炸,炸上加炸,王炸的节奏啊。

    于是街上各种传言,各种八卦满天飞,一个个吃瓜群众一口瓜还没吃完,就又被强塞一口,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全部都集中在了秦家赵家的婚事上,使得这场婚事备受瞩目。

    更有甚者竟天天蹲在秦家,赵家门口,想看看婚事将近的这几天,这还能再出个‘王炸炸’,让他们这群吃瓜群众再大吃一顿‘瓜’。

    当然这个愿望最终没有实现,赵家和秦家的婚事如期举行,排场之大,关注度之高,热闹了整个明曲镇,除了此刻的叶家。

    “砰——”

    “哗啦——”

    “赵天奇那个可恶的老匹夫!居然为了自己家的生意,这般狠狠踩了我叶家一脚!”

    听着门口秦家迎亲队伍路过时传来的锣鼓喧闹声,叶老爷气的简直颤抖,摔了手中的茶杯还不解气,直接拎了茶壶也一起摔碎在地。

    前几日赵天奇过来威胁他,说他若是不退婚,就将叶宁珠的丑事全部公诸于世。

    想到若是这事传出去,不禁叶宁珠的名誉会受损,他们叶家名声也会跟着受损,倒是结果不可预料,他便只能咬牙被逼退婚。

    可谁知两日后赵家和秦家的婚事就传了出来,他这才知道原来赵天奇逼他退婚的目的,居然是自己与秦家结亲。

    这分明是踩着他们叶家,才攀上了秦家的枝头,他们叶家竟成了赵天奇的垫脚石?!

    更可气的是,他们叶家他们退婚后,虽然叶宁珠名誉受损不大,可他们叶家因为主动退婚,不只是谁带跑了舆论的方向,直接给他们叶家扣上了不仁义的名声。

    这让他们叶家生意一落千丈,反之在这场大舆论下,与秦家订婚的赵家生意突然崛起,秦赵两家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而他们叶家什么也没得到,还落得一身臭!

    想到这叶老爷就更加生气,指着厅中一言不发的叶宁珠,破口大骂道:“都是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早就给你说别与那谢家混小子来往你就是不听,这次要不是为了你大了肚子,爹为了给你找个好人家,咱们家名声怎会落得这般!”

    “爹您这两日怪我的还少吗?!我这两日出去,不知被多少人指指点点,我何曾好过?”

    叶宁珠突然爆发,想到退婚后就一直在她耳边萦绕的风言风语,就更是气愤,“要我看,如果不是您当时执意借着这个孩子攀秦家高枝,事情也不会变成这般!”

    “爹还不是为了你?爹还不是怕你肚子大了,以后嫁不出去……”

    “得了吧爹,您当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您自己心里清楚!女儿这辈子不嫁,也要为谢郎把这孩子生下来!”

    叶宁珠说罢转身离开正厅,气的叶老爷直接推翻了手边木桌,脸色阴沉的大喊道:“叶宁珠你这个不孝女!不孝女!老子这些年白养你了!当年就应该在你出生时,直接掐死你!”

    气愤过后,叶老爷看着门口方向,听着迎亲的喧闹声渐渐远去,阴狠道:“赵天奇,你居然算计到我叶古生头上,我一定会让你为此此付出代价……”

    秦家今日热闹的门槛都要被踏破,各种吃瓜群众围在门口,各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为了掺和这一年度婚事,也都厚着脸皮过来参宴。

    秦夫人今日因为唯一的儿子成婚高兴不已,完全不介意这些过来蹭吃蹭喝,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只要是来贺喜的,她都统统都请进了秦家,拜完天地就让秦旭炎在宾客中敬酒,多结识一些人。

    虽然秦旭炎的婚事几经波折,而她又从要有孙子的喜悦中被敲醒,受了些打击,不过好在秦旭炎的婚事没有耽搁。

    只要旭炎成了婚,她还怕没有孙子抱吗?只不过是抱孙子的时间延后了些而已,她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再等她也耗的起!

    秦家洞房内,萧岚依正坐在盖着红盖头的新娘身旁,被新娘紧紧攥着手,吃痛的微微蹙眉,“伊玥你轻点,我这纤纤玉手,可不是你家旭炎的猪蹄,这么用力抓,我可受不了。”

    “萧姐姐你说什么呢,可别再拿我寻开心了。”

    谷伊玥娇羞的声音从盖头中传出,不用看到她的表情,萧岚依都能想象到她此刻不好意思的扭捏模样。

    “今天你和旭炎成婚,你是新娘,我不拿你寻开心,拿谁寻开心?”

    萧岚依打趣着,引的谷伊玥更是害羞,娇滴滴回了几句嘴后,谷伊玥突然正经的拉起萧岚依的手,开口道:“萧姐姐,谢谢你帮我说服苏哥哥,让他同意我嫁过来,也谢谢你那日约我和旭炎出去,让我们两个互相吐露心意,若不然,今日就是我想代赵筱熙嫁入秦家,怕是也会被苏哥哥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