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九十九章一笑引人尖叫
    但这事说来复杂,又牵扯颇多,她就不告诉郭芙溪了,只让郭芙溪觉得这毒没有解药,她便也死心不会再问。

    “居然没有解药……”

    郭芙溪闻言惊愕嘟囔,随后看着小孝房间方向,悲痛道:“到底是哪个天杀的,居然会对一个孩子下这样的毒手!她的心,到底有多黑!!”

    说罢郭芙溪转头看向萧岚依,“小孝有没有告诉你是谁给他下的毒?咱们让祁苏把那人找出来,咱们……”

    “娘,小孝现在已经中毒,您就算将那人找出来也无济于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压制小孝体内的毒素,其他的,咱们以后再说。”

    萧岚依打断郭芙溪的话,又安抚她了好半晌,这才让郭芙溪的情绪终于平定下来,攥着手帕道:“娘知道了,娘不再追问其他的事情,但是岚依你要答应娘,一定要尽快找到压制小孝体内毒素的法子。那孩子,真是太苦了……”

    “娘您放心吧,就算您不说,我也不会放任不管的。”

    听到萧岚依的保证,郭芙溪点了点头,“有你这句话,娘就放心了,娘这就去给小孝熬点鸡汤送去。他刚刚那般痛苦,又折腾了那么久,醒来后,一定要好好给他补补。”

    郭芙溪说罢叹气离开,萧岚依也不再在原地逗留,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日。

    萧岚依一大早就去了小孝房间,查看小孝情况。

    去的时候,郭芙溪已经在那里,而且为小孝准备了不少吃食,不仅亲自照顾他洗漱,还亲自给他喂饭。

    “小孝现在可好?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告诉依姨,依姨待会儿去找伊玥,让她再找找看有什么能压制住你体内毒素的解药。”

    萧岚依在小孝床榻边坐下,柔声询问着小孝,看到小孝眼睛红红的的,似有泪光,心中一滞,抬起帕子擦了擦他的眼角,道:“小孝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小孝闻言赶紧摇头,敛了敛眼角泪水,抬头道:“依姨就不用再为小孝费心了,也莫要再麻烦伊玥小姐了。这毒如何,小孝心里十分清楚,小孝死之前能有依姨你们的疼爱,死而无憾!”

    他自从毒素开始频繁发作后,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尤其是去偷兽角那晚,他就已经做了必死的决心。

    可是萧岚依他们将他救下了。

    他没有死,却也没有得到兽角,更是将巨兽封印解除,导致巨兽不知所踪。

    他是罪人,这是他的报应……

    “什么死不死的!小孝你再这么说,外婆可要生气了!”

    郭芙溪一听这话顿时不悦,说着将手中已经被小孝喝空的粥碗放下,盯着小孝严肃道:“小孝你还这么小,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依姨和伊玥姑娘也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死’这种事,以后莫要再说,知道了吗!”

    小孝闻言眼眶不自觉又渗出泪水,看了眼萧岚依,又看了看满是担忧,眼中净是慈爱的郭芙溪,点了点头,“好,小孝以后不说,小孝长大以后,还要孝敬外婆,小孝一定不会有事!”

    “这就对了!以后若是哪里不舒服,你一定要告诉外婆。如今小星也不府中,外婆身边就你一个孙子了,外婆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你也要赶紧好起来。”

    郭芙溪说着将小孝搂进怀中,一下一下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泪水滴落,没入小孝衣襟。

    萧岚依看着面前的伤情画面,没再开口打扰,一直等到两人感伤过后,这才又询问了些小孝的情况,交代他好好休息,独自去了药谷府宅。

    “萧姐姐,你来了啊!”

    谷伊玥听到萧岚依来,紧着裙子就冲来了厅里,紫色裙摆飘飘,像极了翩然飞舞的蝴蝶。

    “昨晚小孝体内毒素又发作了。”

    萧岚依开口,一句话将谷伊玥原本准备询问秦旭炎消息的话给憋了回去。

    向萧岚依询问了小孝情况后,谷伊玥微微叹息一声,道:“本想着我一人就可以解决这毒,配制些丹药就能将他暂时给小孝压制,谁知小孝体内的毒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说罢,谷伊玥想了想,道:“这样吧萧姐姐,等旭炎这件事结束,我就带小孝回药谷,药谷长老众多,对这寒毒也研究颇多,纵然不能一下子将寒毒全部驱散,但至少也能想想办法,将它多压制些时日。”

    “如此也好,到时药谷中有你照看着他,我也放心。”

    萧岚依赞同点头。

    小孝的毒看起来越来越严重,如今将他留在身边,看着他这般模样实在难受,不如让他跟谷伊玥回药谷,尚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不知谷祁苏现在怎么样了,他的毒,萧岚依也十分担心……

    两人随后商讨一阵,决定了如何将小孝带回药谷后,萧岚依这才道:“昨日我回去路上遇见了赵筱熙,她告诉我,镇上一些大家小姐们最近都在传,说叶宁珠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情郎的。”

    “叶宁珠的情郎?”

    谷伊玥闻言挑眉,随即欣喜,“那太好了,既然有这个传言,就说明叶宁珠和她那个情郎一定有些什么事情,咱们去把那情郎抓回来问问就好了!”

    说着,谷伊玥从椅子上跳起,招呼着药谷弟子进来,转头询问萧岚依,“萧姐姐,那叶宁珠的情郎是谁?我现在就让弟子把他给抓回来!”

    萧岚依看着谷伊玥这般雷厉风行的做派,哭笑不得,赶紧制止道:“你先别急着张罗,昨日赵筱熙有事急着要离开,还没告诉我叶宁珠的情郎到底是谁。我们今日约好在谷祁苏的成衣铺见面,让她将此事详细告诉我。”

    “什么,她还没有告诉你啊……”

    谷伊玥闻言刚刚一身鸡血瞬间放空,将刚刚被她唤来的第子直接赶小鸡似的赶了出去,这才转头看向萧岚依,警惕道:“萧姐姐,我突然想起你说过赵筱熙曾经喜欢旭炎,她这次突然告诉你这个事情,不会是因为还不死心,所以想让你破坏了旭炎的婚事,她趁虚而入吧!”

    谷伊玥说话时整个人都感觉有些炸毛,语气又谨慎,又充满敌意。

    “旭炎还不是你的,你就开始‘护食’了?”

    萧岚依笑着打趣儿,随即开口道,“不过你放心吧,赵筱熙现在已经‘从良’,不再到处抢男人了,而且她早就已经被祁苏成衣铺中的长曲,给偷了心,昨日急着离开,就是为了和长曲游湖,怕耽搁了。”

    “谁?长曲?就是那个……长曲?!”

    谷伊玥惊愕喊到,看着萧岚依点头模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居然还有人能看上长曲那个‘长舌妇’,我现在问你开始有些同情赵筱熙了。”

    “怎么,听你这意思,你和长曲挺熟悉?”

    萧岚依闻言挑眉,看着谷伊玥神色,了然道:“我知道了,长曲是你们药谷弟子吧!”

    “对啊,长曲跟在苏哥哥身边最久了,苏哥哥也习惯长曲跟着,换了别人就不舒服。”

    谷伊玥点头道,看着萧岚依嘿嘿一笑,“之前萧姐姐还不知道苏哥哥身份,所以我才装作也不认识长曲的,现在萧姐姐都已经知道苏哥哥的身份了,长曲的身份,我也就不用替他隐瞒了。萧姐姐,你可别怪我瞒着你啊,这都是苏哥哥的意思!”

    “怪不得之前谷祁苏一开店,他就来了,还十分任劳任怨,原来他竟是谷祁苏的跟班。”

    萧岚依嘟囔着,将谷伊玥凑过来讨好的脑袋推开,道:“谷祁苏若是知道你这么甩锅,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诶呀,那萧姐姐就别告诉他了,这是咱们俩的秘密。”

    谷伊玥眨巴着眼睛,看着萧岚依。

    为避免萧岚依再说回到这件事,谷伊玥赶紧道:“萧姐姐和赵筱熙约定的时间是什么时候见面?我到时候和你一起去吧。”

    萧岚依闻言看了看厅外天色,开口道:“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若是想来,就一起来吧,反正是与心上人有关的事情。”

    萧岚依的最后一句话让谷伊玥脸色爆红,扭捏着跟在萧岚依身后一起出了药谷府邸,去了谷祁苏的成衣铺。

    成衣铺中生意不错,听长曲说,芸娘又制出几件精品衣袍,引得诸多女子争相抢夺。

    没抢到的心有不甘,整日来铺中催着新品,抢到的整日穿着在外面显摆,成了块活招牌,因而成衣铺又小火一把,现在客源不断。

    “长曲,没想到你居然还会有女子喜欢,我以前,真是小瞧你了。”

    视察完成衣铺生意,谷伊玥与萧岚依被长曲带着去了后堂,谷伊玥则是在路上就调侃起了长曲。

    不过长曲厚脸皮功夫可谓了得,明明听出了谷伊玥有些的调侃,却愣是将她的话当做表扬,扬了扬眉,骄傲道:“那伊玥小姐可真是太小瞧我了,要知道之前我长曲在药谷时,那也是一笑引得众女弟子尖叫过的。喜欢我的弟子不计其数呢!”

    “一笑引得众女子尖叫?长曲,你确定那些女子尖叫的原因不是被你吓到?或者说,她们可能是看到了苏哥哥才尖叫的啊。你整天与苏哥哥在一起,怕是因为这个,就误会了吧。”

    谷伊玥十分有理有据的分析着。

    反正颠来倒去,就一个意思,她非常怀疑长曲的魅力!

    “几日不见,伊玥小姐的毒舌功力竟是大涨。不过罢了,我长曲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我自己的魅力,自己知道就行了。”

    长曲说着将两人请进堂内,茶水备好以后,这才道:“夫人和伊玥小姐就在这里等会儿吧,筱熙待会儿来了,我会引她进来。”

    说罢长曲便去了前铺继续招呼生意,留萧岚依与谷伊玥在厅中闲聊等待。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并且赵筱熙始终没有出现。

    “这赵筱熙是怎么回事?都一个时辰了!她是想要咱们去亲自请她吗?!”

    谷伊玥没耐心是出了名的,可她为了等赵筱熙过来,愣是坐在这里喝茶嗑瓜子等了一个时辰。

    重点是她等了一个时辰,而赵筱熙根本没有出现,这是在摆架子?故意吊她们胃口吗!

    “筱熙向来准时,我本以为她是什么事在路上耽搁了,可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时辰,她还没有出现,莫不是……”

    长曲已经因为赵筱熙过了约定时间迟迟不来,而没有心思招呼生意,来了后堂与萧岚依她们一起等待,直到谷伊玥出声抱怨,他才终于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太对劲,起身道:“夫人,伊玥小姐,你们再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这就出去赵家寻筱熙过来。”

    “等等。”

    萧岚依唤住正要出去的长曲,起身走向长曲,“我们在这里等着无聊,不如就随你一起去赵家瞧瞧。”

    “就是。我们也一起过去,直接在赵家把这件事问清楚好了。若不然你去一趟,还是请不来她这尊大佛可怎么办。”

    谷伊玥嘟嘴起身,语气颇为怨念,先前对赵筱熙开始改观的一点好印象也在此刻跌为负分。

    听着谷伊玥话中的讽刺,长曲冷脸了,“她若无事,绝对不会故意不过来的!”

    长曲定定道。

    “我可管不着她有没有事,我就只知道,她答应了萧姐姐要过来,现在又无故爽约!”

    谷伊玥语气也不是太好。

    等了太长时间,已经把她的耐心全部磨光。

    “伊玥小姐若是不愿等,大可以先回去。”

    长曲不悦道,说罢转身看向萧岚依,“筱熙昨晚还一直念叨着今日要过来与夫人见面的事情,所以她现在迟迟不来,定然不是故意爽约,还望夫人明察。”

    “我没有怪罪的意思,不过咱们现在还是先去赵府瞧瞧吧,我们还有事要问她呢。”

    萧岚依说着拉了谷伊玥往门口走去,还用眼神示意她少说几句。

    谷伊玥被萧岚依眼神警告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不过长曲刚刚居然会因为赵筱熙而瞪她?

    看起来长曲还真是挺在乎赵筱熙的。

    虽然谷伊玥本就不喜欢赵筱熙,现在又因为赵筱熙无故爽约,很不喜欢她了,但谷伊玥真的很羡慕赵筱熙的胆大,也很佩服她心里喜欢,就直接说出来的这一点。

    这不,原来是她喜欢长曲的单相思,现在,就成了两人两情相悦,互相爱慕的在一起了。

    想来自己确实应该像萧岚依所说一般,直接与秦旭炎摊牌了……

    去往赵家的一路上,谷伊玥想了很多,也暗暗下定决心,等这件事解决以后,不管秦旭炎来不开口,她都要将这场暗恋的窗户纸捅破!

    “赵管家,你们家小姐可在府中?”

    长曲敲开赵筱熙家宅门后,急急询问着前来开门的赵府管家。

    赵管家闻言蹙眉,“小姐?小姐不在府中。一个多时辰前,小姐就自己出去了,说是要去找长曲公子你的。”

    赵管家说罢探头看了看长曲身后萧岚依与谷伊玥,又左顾右盼一会儿,“小姐竟是没跟公子在一起吗?”

    “我们是约好在店中见面的,可是我们在店中等了筱熙一个多时辰,都没有等到她过来。管家确定筱熙已经出门了吗?”

    长曲语气有些焦急,却尽量不让自己太过慌乱。

    “当然了,中午是老奴亲自送小姐出门的。小姐出门时,模样还挺开心,说是待会儿就能见到公子了,老奴绝对不可能记错的!”

    赵管家说完这话,脸色难掩焦急,“可明明小姐早就出去,为何公子到现在都没有见到?难道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

    长曲越听赵管家的话,面色越凝重,强挤出一丝笑意,道:“要不赵管家再去府内看看,万一筱熙因为什么事,中途回府了,管家没瞧见到也说不准。”

    “好好好,老奴这就去府内看看,几位先随老奴进来,在厅中稍等片刻。”

    赵管家说着将三人请进府内,安排好几人茶水后,便出了前厅,直直奔向赵筱熙卧房寻人。

    管家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没一会儿萧岚依就看到赵家丫鬟仆人在府中来回穿梭走动,一个个行色匆匆,似在寻人。

    “不行,我要去看看。”

    长曲坐不住的起身,谷伊玥也跟在他身后一起要出去查看情况。

    两人还没出去,赵管家便擦着额上汗珠,小跑着跑了过来,“老奴已经将府中全部寻找一遍,都没有见到小姐身影,小姐现在一定不在府中!”

    “不在府中,我们来时路上也没有看到她,她到底去哪里了……”

    长曲蹙眉嘟囔,突然看向萧岚依,拱手道:“夫人,恕长曲不便多陪,长曲要去街上寻寻筱熙。”

    “哎——”

    长曲话落,直接转身离开,连站在他身旁的谷伊玥都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单音节,他就已经不见。

    “这赵筱熙也真是的,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见了呢!”

    谷伊玥看向长曲离开方向抱怨着,随即长叹一口气看向萧岚依,“萧姐姐,要不咱们也去找找吧?毕竟赵筱熙也是在寻咱们的路上不见的,咱们也不好坐视不理。”

    况且,她们还需要从赵筱熙口中得到叶宁珠情郎的事情,她怎么可以这个时候不见呢!

    “走吧,咱们也去寻寻。”

    萧岚依说着率先走出厅内,路过赵管家时脚步微微一顿,斜瞥着他,疑惑道:“现在已经知道赵筱熙是出去后不见了,管家还不赶紧派人出去寻吗?”

    赵管家先是一怔,随即点头道:“寻,当然要寻!老奴是想送走姑娘以后再遣人去寻,既然姑娘不介意,那老奴这就去吩咐府中丫鬟小厮出去寻人,就不送二位姑娘出去了。”

    说罢赵管家转身离去,在转角处拉着一个丫鬟,似乎在吩咐什么。

    谷伊玥在赵管家离开后,就快走几步要出府寻人,谁知走了两步才发现萧岚依居然没有跟上来,“萧姐姐,快走啊,你在看什么?”

    谷伊玥对盯着远处管家出神的萧岚依招手,不明白一向利索的她,怎么如今这般墨迹?

    “没看什么,走吧。”

    萧岚依被谷伊玥的话唤回了神,收回视线,带着谷伊玥离开了赵府……

    入夜,萧家围墙内一娇小身影麻利翻越围墙,落地轻巧无声,眨眼间便以鬼魅般的速度消失在夜色之中,再出现时,已经在赵宅之中。

    那身影闭眼凝思一会儿,突然睁开琥珀色略带冷光的眸子,盯着一个方向,驾轻功而去。

    看那身影,看那气场,此人不正是穿了夜行衣的萧岚依嘛!

    萧岚依的脚步十分迅捷,穿梭在因夜深而静谧的赵宅中也可以悄然无声。

    一直到达赵宅中的一座楼阁楼前时,萧岚依才停下步伐,躲在靠墙的树后,打量着阁楼门口看守两个的小厮。

    那两个小厮看起来已经很累,此刻正坐在阁楼前的台阶上,一人靠着一边柱子,一声一声的打着哈欠。

    “喂,你可千万别睡啊,让老爷逮住,你就完了!”

    左边小厮尚有一丝清醒,看着右边小厮即将睡着,开口提醒着。

    不过这句话后,他自己个儿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皮子变得越来越沉,让他照片提醒右边小厮的话,变的丝毫没有信服力。

    都说哈欠是会传染的,左边小厮刚打完哈欠,右边小厮也紧接着打了个哈欠,裹了裹身上外衣,嘟囔道:“老爷?老爷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姨娘怀中呼呼大睡呢,哪管的着咱们。”

    “那咱们也不能……啊~也不能睡,睡……”

    左边小厮似乎已经到了极限,说话中打了个哈欠,话还没落,整个人就已经睡着。

    “恩,不能睡……”

    右边小厮似乎已经陷入浅眠,嘟囔着回答了左边小厮的话,也睡了过去。

    萧岚依眼睁睁看着两个看门小厮睡着,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大咧咧从树后走出,一跃至阁楼二楼。

    “叩叩叩——”

    萧岚依轻轻敲响二楼房间木窗,声音不大,却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