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九十六章两个别扭的人
    “我现在不想说我成婚的糟心事,我就问你,仙瑟夜与伊玥的事情,你管还是不管?”

    秦旭炎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连萧岚依提及到他的婚事,他也完全没有心思理会。

    “我为什么要管?他们俩情投意合,我干嘛棒打鸳鸯?”

    萧岚依事不关己的说着,看着秦旭炎几乎失控的模样,心里对于秦旭炎也喜欢谷祁苏的这个猜想越来越强烈。

    这两个别扭的人,这么多年都在偷偷憋着,互相不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意。

    这是在猜谜语吗?万一对方没有猜到,若是这次剑幕山招募时间再久些,回来秦旭炎已经成婚,那他们会不会就这样错过了?

    “好,你不管我管。仙瑟夜那小子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俩,就是不能在一起!”

    秦旭炎说着拍桌离去,忽听萧岚依声音悠悠传来,“仙瑟夜没回来,他与紫苏都留在剑幕山了,谷伊玥和仙瑟夜两人也什么事都没有。觉得他们两个在一起时关系奇怪,只是某人被心里的情绪蒙蔽了双眼,草木皆兵而已。”

    “仙瑟夜留在剑幕山了?”

    秦旭炎的脚步一滞,回头看向萧岚依,“那你刚刚……”

    “我刚刚?我刚刚不过是顺着你的猜想,继续说下去了而已,谁知道你听了就恼羞成怒。秦旭炎,你难道不应该问问自己的心,看看它到底是怎么想的吗?”

    萧岚依说着起身,走至秦旭炎面前,上下打量他一阵,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现在呢,赶紧先把眼下叶宁珠的事情解决,不然就算伊玥不跑,你也已经娶妻,到时候,可就真得看着她跟别人在一起喽。”

    秦旭炎闻言一瞬间尴尬,左顾右盼着抖落了萧岚依的胳膊,“什么啊,原来她没跟那个‘老油条’在一起啊。那就好,要不然到时候她被人骗了感情,来我这找我哭诉就麻烦了,我可没时间安慰她。”

    “你就好好嘴硬吧。”

    萧岚依给了秦旭炎一个白眼,外加一个爆栗。

    大男人的,磨磨唧唧算个什么事?要是他能稍稍表现明显一点,或者他直接与谷伊玥表白,事情哪里还会像现在一般这么麻烦?也不用谷伊玥昨天伤心那么久。

    “我可没嘴硬。”

    秦旭炎说罢,不待萧岚依的第二个爆栗挥出,直接原地跳开,道了句,“你记着帮我调查,我要去叶府转转了。”便转身离去。

    “跑的倒挺快。”

    萧岚依笑着摇头,想到还在伤心的谷伊玥,便不再墨迹,直接去了药谷府邸,将秦旭炎似乎被设计,不得不成婚这件事,告诉了谷伊玥。

    “……所以伊玥啊,旭炎他不喜欢那个叶宁珠,他现在已经努力在想法子找到证据,解除婚约了。你就先别伤心,好好照顾自己,等着结果吧。”

    萧岚依说罢,拿起帕子心疼的擦着谷伊玥眼角泪水。

    这不让人省心的姑娘,昨日因为伤心,闭门不见任何人,今早也拒绝弟子进来给她梳洗,也不吃饭,也不喝水的,一直到自己带来秦旭炎的消息,这才稍稍振作,开门让她进来。

    此刻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颓然的悲伤中,那双平日里一笑便会弯成月牙的眸子,也不知是哭了多久,通红高肿着,活像两颗大枣。

    “那万一没解除呢?万一孩子真的是他的呢?”

    谷伊玥带着哭腔道,说着说着,眼泪就又不自觉滴落眼眶,“都说了让他在外面,尤其是在女子面前少喝点酒,他就是不听!这下子出事了吧!”

    “好了好了,快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而且你跟旭炎认识这么久,他是什么人你会不知道?他既然说没做,那就一定是没做。咱们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赶紧找到叶家设计旭炎的证据,你再哭,眼睛哭的更肿,可就没办法出去见人了。”

    萧岚依说着,将丝帕递给谷伊玥让她自己擦干泪水,起身唤了药谷弟子进来,连哄带劝的终于是让谷伊玥梳洗吃饭,有了丝生气。

    饭桌上,萧岚依给谷伊玥夹着菜,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叹息道:“你这模样,可千万别让谷祁苏瞧见。他本来就不赞成你和秦旭炎的,如今瞧见你为了秦旭炎这般伤神伤心,怕是会更加反对。”

    “那萧姐姐可一定要帮我保密,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苏哥哥。”

    谷伊玥一边吃着,一边嘟囔着,忙于吃饭的同时,还不忘询问萧岚依道:“不过苏哥哥不是一直都喜欢跟在萧姐姐身边吗?怎么今日不见他跟着?”

    “你想让他跟着吗?”

    萧岚依闻言挑眉。

    “当然不想!”

    谷伊玥回答的十分干脆。

    要是谷祁苏今日跟着萧岚依一块过来,她怕是也不敢见萧岚依。

    但想不想是一回事,这谷祁苏真没跟着,倒也确实奇怪。

    “昨日在你闭门不见客的时候,你们药谷似乎来人了,还点名要见谷祁苏,他去了以后,就没再回来,只让弟子给我带了个口信,说他这几日就不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萧岚依说着放下筷子,嘟嘴托腮,看着门口,“这才刚回来,就给我搞失踪,真是讨厌。”

    谷祁苏闻言,饭都顾不得吃了,看着萧岚依,抱怨道:“萧姐姐你就知足吧,之前天天都能跟苏哥哥在一起,这才分开不到一天,你就这般怨妇模样。我可是自从他做了药谷谷主以后,就没跟他呆超过十天的,每次最多不过两三天,他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这次还是沾了萧姐姐的光,得以与他日日见面,待了一个月。这可是这些年里,头一回!”

    “是吗?我都不知道,他居然这么忙的?”

    萧岚依嘟了嘟嘴,想了想药谷遍布四国,就谷祁苏一个谷主管理,也确实应该忙些,倒是前些日子他失忆了,才偷闲有了个把月的‘假期’,如今已经恢复记忆,就又该担起药谷谷主的责任,处理药谷事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