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九十五章屡试不爽的激将法
    “兄弟,听说你要成婚了?恭喜恭喜啊,到时候,我可要跟着岚依一起去喝喜酒的。”

    萧岚依府宅门口,正要出门去店铺的几人,遇见了秦旭炎,赵大真秉着朋友的朋友就是自己朋友的道理,十分熟络的余秦旭炎打着招呼。

    “好啊,到时候大家都来。”

    秦旭炎淡淡笑着点头。

    以往的他,在萧岚依印象中都是吊儿郎当,满口花言巧语不着调的模样,可今日他却看起来稳重不少,眼中竟是还有几丝疲累。

    “你们先去店里吧,我跟旭炎聊会儿,待会儿再去店里找你们。”

    萧岚依开口,几人闻言也都十分识趣儿的没再打扰,告辞离开。

    “走吧,进去说。”

    没等秦旭炎开口,萧岚依就直接请他进府,并且兀自埋头一直走,一直到后院中一处凉亭,萧岚依这才止住步伐,指了指亭中石凳,道:“坐吧,我想咱们可能需要长谈。”

    “我听管家说你昨日去找我了,不过我昨日回去太晚,便没来找你。”

    秦旭炎说着坐在了萧岚依对面,眼神左瞧右看的飘忽着,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没事,你陪你那即将过门的小娇妻游玩,一下子忘记时间,我可以理解的。”

    萧岚依皮笑肉不笑的说着,随后饶有兴味的拿起桌上水果,边吃边道:“不过恭喜你啊,就要成婚了,这么多年让你成婚,都没催动你,没想到我这才离开一个月,你就成婚了?”

    秦旭炎闻言脸色微僵,长叹一口气,郁闷道:“别提了世事难料。”

    “确实是世事难料。我哪里想到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你居然一直瞒着我,你与叶家小姐的事情,你可不知道我昨天回来后,知道这个消息,有多心凉。”

    萧岚依说着,捂胸佯装悲痛欲绝。

    “我……唉,什么一直瞒着你啊,这件事,我也是一个月前才知道的。”

    秦旭炎无奈说着,说完又是长叹一声,继续道:“那叶宁珠,你还记得吗?我之前还跟你吐槽过她的容貌。虽然她长的也挺美,但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只不过是因为家中事物,与她走的近了些,哪知道……”

    “哪知道什么?”

    萧岚依的兴趣被秦旭炎吊死,吃着‘瓜’,好奇看着秦旭炎。

    “她有孕了,大夫说已经两月有余……”

    秦旭炎语气淡淡,话中意思十分明了。

    叶宁珠,有了他的孩子,而且已经两个多月了。

    “这么说两个月前你们就已经……”

    萧岚依语气微微上扬,更多的却是疑惑。

    秦旭炎一直以来,看起来都十分花心滥情,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只是嘴上功夫厉害,多用多言巧语讨女子芳心罢了,并不会做出什么越距之事。

    所以萧岚依之前猜到秦旭炎成婚一事可能是有隐情,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隐情,竟然是叶宁珠怀孕了?!

    看萧岚依疑惑模样,秦旭炎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遂主动开口解释道:“两个多月前,我有一次因家中商事,去叶府拜访,陪叶老爷喝酒,那晚迷迷糊糊,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再醒来时,也没有什么异常,就告辞回家,并没将那事放在心上。可哪知月前,也就是你们离开明曲镇没几天,叶府突然来人请我过去,说叶老爷有要事找我过去,等我过去后,迎接我的,就是叶宁珠身怀有孕,并且怀的是我的孩子。”

    “这么说,是那天晚上,你留宿叶府时发生的?”

    萧岚依根据秦旭炎的解释,分析着,可随即又是疑惑,“可你不是说第二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吗?若是你那晚与叶宁珠……那第二日,叶家人为何什么反应也没有,就放你离开了?”

    闻言秦旭炎自嘲一笑,“那日我也是这么想的,便以此反驳他们,可叶老爷说是因为他还想依仗我秦家,怕这件事会将我们两家关系破坏,便将此时压了下来,没曾想叶宁珠却怀孕了。他生怕叶宁珠因此事嫁不出去,无计可施之下,这才找我来将此事全盘告知。他们府中还有几个丫鬟仆从也出面证实,那日我确实酒后乱性……人证物证皆有,我根本无法再有质疑。”

    “所以你就信了?你做没做过,你自己不知道吗?”

    萧岚依有些气愤。

    这事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他秦旭炎何时变的这般逆来顺受?!

    “我不信,可我爹娘信啊,他们俩早就想抱孙子,这件事不知怎的就传到了他们耳中,激动的他们直接抬了聘礼去叶家下聘,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秦旭炎说着,轻轻叹息,“不过这些日子和叶宁珠相处下来,我觉得她并像不是会说谎的女子,可能我那晚真的……”

    “旭炎,虽然我不否认叶宁珠可能是个好姑娘,但他爹……我实在是不太相信他的为人。而且我曾与他打过交道,那人表面老实,心里小算盘却比谁打的都响。这件事,没准就是他的一个阴谋!”

    萧岚依十分理智的跟秦旭炎分析着,却听秦旭炎道:“但这毕竟事关女子名节,而且叶宁珠还是他的女儿,叶老爷再怎么小算盘多,也不可能故意破坏叶宁珠的名节吧?况且叶宁珠是真的有孕,我亲自带她瞧了多个大夫,那些大夫皆告诉我,她确确实实有孕,并且时间上都大差不差。我纵然现在还不想安定,纵然对叶宁珠无爱,可那毕竟是我的孩子,我只能娶她。”

    “好一个只能娶她,你可真是个大好人,不过万一她肚子里不是你的孩子,你就给别人养孩子吧!”

    萧岚依白了眼秦旭炎,没好气说着。

    “岚依你……”

    “我怎么?我说的不是实话?这么不明不白的孩子,不明不白的婚事,我真不相信你秦旭炎居然会认了?”

    萧岚依打断秦旭炎的话,理直气壮的瞪着他,让秦旭炎刚刚想说的话也憋了回去,“我告诉过我娘我不想娶叶宁珠的,可我娘在我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你让我怎么办?那再怎么说也是生我育我的娘,我秦旭炎之前就是再怎么混账惹她生气,我也断然不能看着她真伤到身体。”

    “秦姨她是太想抱孙子了,所以直接着了叶老爷的道也不稀奇,但是旭炎你可还理智着呢,你不能因为秦姨不理智,你就跟着秦姨一起不理智吧?而且秦姨想抱的是自己孙子,不是别人的孙子!”

    萧岚依依旧毒舌,一字一句扎在秦旭炎心口,让他觉得自己头顶似乎越来越绿……

    “可这事没证据啊,不仅没证据,反而证明叶宁珠怀的是我孩子的证据有一大堆,我不承认,那便是不负责任,我拒婚,那便是置我爹娘于不仁不义,到时候叶家再将事情闹大,我们秦家生意定会大受影响,代价实在太大。”

    秦旭炎一开始其实也挣扎过,但是他挣扎了许久,发现这就是个无解的套,不管那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他已经都没有了立场去反抗,所以他才开始接受现实。

    果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以前的到处留情,让老天爷看不下去,这次报应就一股脑的来了……

    “你说的倒也不错,这件事若处理不好,牵扯太多。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这事有猫腻。”

    萧岚依说罢,侧眸看着秦旭炎,“你难道真的接受现实,挣扎也不挣扎一下了吗?”

    “挣扎还是要挣扎的……可我自己已经挣扎一个月了,眼看就只剩下十几天就要成婚了,岚依你教教我,我还能怎么挣扎?”

    秦旭炎一副恳求模样看着萧岚依,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她身上。

    萧岚依思索一会儿,道:“这样,你这几天多去你那岳父府上走动走动,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府中人多嘴杂,若真有猫腻,时间久了,很容易露出马脚,我这边也让人帮你调查调查。总之还有十几天时间,这是咱们最后的时间了!”

    秦旭炎越听越激动,最后直接拉着萧岚依的手,感慨道:“岚依,你可真是我好哥们儿!我把这事与他们说,他们没一个相信我的,都说是我想多了,还直羡慕我艳福不浅,说的我自己都要信了。若不是你早回来,怕是我就真的要放弃挣扎了。”

    萧岚依闻言嫌弃甩开秦旭炎的手,“你得了吧,你告诉我,你那群只会吃喝嫖赌的狐朋狗,哪个是带脑子出门的?你居然还听他们的,我看你这脑子也白长了!”

    “是是是,岚依说的都对,那群狐朋狗友,我今天就跟他们全部断交!兄弟一辈子的幸福,就靠你了!”

    秦旭炎早就被萧岚依数落习惯了,尤其是现在他已经将萧岚依当做了能拯救他出水深火热之人。

    所以这数落,他越听越顺耳!

    “你少在这里跟我油嘴滑舌,没准那孩子真是你的呢?让你平时滥情,到处招惹女人!”

    萧岚依说着,想到了昨日因知道秦旭炎大婚而伤心大哭的谷伊玥,犹豫着开口道:“对了,你去看伊玥了吗?她回来路上一直嘟囔着要见你……”

    “是吗,我也挺想她的,所有来这里之前,我还去药谷府邸找过她,可弟子说她不在府中,我还以为她来你这里了,现在看来,她似乎不在。”

    秦旭炎说着,语气中隐隐有着失落。

    “不在药谷府邸……”

    萧岚依闻言小声嘟囔。

    想来谷伊玥,是不想见秦旭炎,才会让弟子这么报的吧。

    秦旭炎并不知萧岚依所想,见她听了这消息有些出神,不由道:“不过伊玥在明曲镇,就和咱们关系最好,如今她也不在你这里,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

    萧岚依看着秦旭炎似乎十分关心谷伊玥的模样,心中微喜,“这我就不知道了,她喜欢玩,平时也都是你带着她出去玩的,她会去哪儿,除了她自己,怕就你了解了吧。”

    “话是这么说,不过你们要离开的那几天,她都躲着我,我还见她那几天与你们家那个叫什么夜的仆从经常一起外出。”

    秦旭炎小声道,语气有些埋怨,转而突然变成一副八卦模样,询问道:“今日我还没见你那个仆从,你说,他们俩是不是偷偷出了?”

    “你说的是仙瑟夜吧?”

    萧岚依闻言挑眉,看着秦旭炎这么一副想要探究的神情,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道:“你这么一说吧,我突然觉得他们俩确实有些不太对劲,尤其是我们去剑幕山,仙瑟夜知道伊玥要去后,就非要跟着,你是不知道,她们两人在路上,简直形影不离,没事就斗嘴玩,整天嘻嘻哈哈,都顾不得跟小星玩了。”

    萧岚依说话间一直在观察秦旭炎的神情,发现他本来是一副好奇八卦的模样,可越听自己的话,脸越黑。

    见此萧岚依心中一阵一喜,继续添油加醋道:“而且今天仙瑟夜确实奇怪,中午来跟我告假,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出府,模样神神秘秘,问他去哪儿,他也不说……我觉得很有可能他就是和伊玥出去了!”

    萧岚依最后一句话才落,就听秦旭炎突然拍桌,“你看看你,你自己家的仆从能不能管好!伊玥可是药谷小姐,怎么能让他乱带着出去玩呢!”

    “我们家家仆怎么了?仙瑟夜那是自愿做我家家仆的,他大哥特别有钱,他不想做家仆,随时都可以不做。而且他为人风趣,也懂得照顾人,两人有时还会斗斗嘴,就是对欢喜冤家,整日在一起吵吵闹闹,嘻嘻哈哈,若真在一起,我觉得还挺好啊。”

    萧岚依一副举双手赞同两人在一起的模样说着,听的秦旭炎太阳穴直突突,强压住内心波涛汹涌,道:“岚依你说话怎么这么随意,你还说过我们俩是欢喜冤呢。搞得好像谁和伊玥都是一对似的。”

    “啊?我有说过吗?”

    萧岚依表示完全看不出来秦旭炎的异常,继续刺激他道:“那我当时可真是说错话了,抱歉啊。若说欢喜冤家,天生一对,还是伊玥和仙瑟夜和伊玥才更像!”

    “你哪说错了,萧婶也说过我们俩是欢喜冤家,我也觉得我们俩挺像……”

    秦旭炎嘟囔着,说出的话,都带着浓浓的怨气。

    “那怎么,你的意思是,你们俩才是一对?”

    秦旭炎被萧岚依猝不及防的话问的一怔,“我,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实话实说,把萧婶的想法说出来了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之前确实觉得你们俩挺合适,但是吧,你们俩这么多年一点进展也没有,所以我觉得,你们俩顶多就是个冤家,缺了点缘分。”

    萧岚依说着,继续道:“你瞧瞧人家仙瑟夜,才认识伊玥没多久,就约她出去,带她游玩,没准他已经向伊玥表明心意了,这样,两人在一起是迟早的事嘛。不然把自己心意都憋在心里,别人又不知道,这认识的久,也没用。”

    说到这,萧岚依顿了顿,看向秦旭炎,灵魂拷问道:“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我觉的你说的不对。”

    秦旭炎脱口而出,随即道:“这才认识几天就在一起的,那绝对就是不用心,随便玩玩的!就跟我之前与那些女子玩玩一样。而且我看仙瑟夜那小子油嘴滑舌,指不定也是根老油条!谷伊玥那傻丫头没脑子,最容易被骗,你看这次才出去一个月,就让那老油条给她给骗到手了。看来下次见她,我非得让她多吃点猪脑,长长脑子!”

    “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满满都是怨气啊?”

    萧岚依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旭炎,看着他微窘的模样,继续道:“而且你是跟仙瑟夜有仇,还是跟他有怨?人家正儿八经把伊玥追到手了,你就说他是老油条?那伊玥在你这老油条身边这么多年,怎么不见你这老油条有动静?”

    “我对她那种没脑子的傻女人不感兴趣!”

    秦旭炎说着拿起桌上苹果咔擦咔擦的啃了起来,每一口都用尽了洪荒之力,狠狠地咬一口,再咬一口,那满口的银牙,都快被他连带着苹果一起咬碎。

    “这不就是了,你这老油条不感兴趣,可别的老油条若是感兴趣下手了,也没毛病啊。”

    萧岚依说着,继续夸仙瑟夜道:“而且我觉得小夜也不是你说的老油条,他对伊玥挺好的,没准你的婚事过后,下场婚事就是她俩的呢。”

    “伊玥是不是白相信你了?整天萧姐姐萧姐姐的叫着你,那么信任你,你就这么看着她往坑里跳?”

    秦旭炎似乎真有些生气了,完全没有心思再跟萧岚依开玩笑,脸色十分严肃。

    见此,萧岚依勾唇。

    这次的试探已经有结果了,便不用在继续下去,“秦旭炎,仙瑟夜好不好,我自有定夺,你既然都明言你对伊玥不感兴趣,你又何必在这里一直抨击仙瑟夜呢?有这时间,你还不如赶紧去查查你那小娘子的事,你们的婚期,可比伊玥是否被仙瑟夜骗要紧急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