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九十章撞名字?
    郭芙溪笑说着,让萧岚依她们入座歇息后,就开始继续打听起谷祁苏的事情,“祁苏,你家中到底是做什么的?娘这问了一路,你都没说。”

    “小婿家中世代从医。”

    谷祁苏笑道,萧清书拿着茶杯的手在这一刻哆哆嗦嗦个不停,杯盖与杯身相互撞击的声音叮叮锵锵,引得郭芙溪一个白眼给萧清书扔过去,“然云,你伺候老爷喝茶。”

    “是。”

    然云依言应声,上前几步走至萧清书身边仔细将茶杯的杯盖帮萧清书揭开,示意他喝茶。

    “原来祁苏家是从医的啊,怪不得家里没有鸡鸭牛鹅……”

    郭芙溪嘟囔着看向谷祁苏,眉间竟是荡起一丝愁云。

    她刚刚知道谷祁苏家中没有鸡鸭牛鹅后,还以为他家境不好,便从大门口到大厅这一路上,都寻思着要将他招做上门女婿,哪知这招上门女婿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就得知了他家竟是世代从医。

    从医之人,家境怎会太差,这样的话,岚依嫁过去,不就更容易吃亏了吗?

    想到这,郭芙溪瞥了眼谷祁苏身旁的萧岚依,定了定决心,道:“祁苏,你也知道啊,爹娘就岚依这一个宝贝疙瘩,你家中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如……就入赘到我们萧家吧?”

    “噗——”

    萧清书闻言,刚喝进口中的茶被他全部喷了出来,溅了郭芙溪一身。

    “我说相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郭芙溪一脸懵的看着萧清书,擦着身上水渍,招呼着谷祁苏过来,“祁苏你快给你爹瞧瞧,你爹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奇怪的很,太吓人了。”

    “咳咳咳,不,不用。”

    萧清书急忙摆手。

    他今日算是要被郭芙溪给吓死了,为避免郭芙溪再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萧清书干脆直接与她摊牌道:“芙溪,你可知药谷谷主叫什么名字?”

    “药谷谷主?好端端的,提药谷谷主做什么?而且他叫什么名字,关我什么事?”

    郭芙溪蹙眉,实在是放心不下一直说‘胡话’的萧清书,直接从椅子上起身,附上他的额头,“这也没有发烧啊,怎么净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萧岚依心疼的看着萧清书,实在不忍他被呛到了还要‘孤军奋战’,不由替他开口道:“娘,爹没发烧,爹是想告诉您,那药谷谷主,名唤谷祁苏。”

    “谷祁苏?那不是和咱家女婿名字一样?”

    郭芙溪闻言一怔,看了看谷祁苏,突然拍掌叫好,“既然那么大名声的药谷谷主也叫谷祁苏,就说明这名字取的好,咱家女婿以后没准也能成个大人物!”

    “呵呵,娘,您不愧和我爹夫妻这么多年,就连想事情的方向,都是一样的啊。”

    萧岚依被郭芙溪的话逗笑,看着郭芙溪似乎接受能力还不错,便继续引导道:“不过娘您不觉得他叫谷祁苏,还跟药谷谷主都一样从医,这中间,会不会有那么一丢丢的关联?”

    “关联?那药谷在月彦国最北,咱家女婿是你从月彦国最南边,咱们流岳村旁边捡回来的。一南一北,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是名字像,又都学医,能有什么关联?”

    郭芙溪说着,看了看自家女婿的盛世俊颜,抿唇一笑,“况且咱家女婿这模样,世间难有第二个,撞个名字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郭芙溪这么淡定,也不是不无道理,毕竟撞名字这事,她实在见的太多,尤其是村里人的起名字套路,那都是有样学样,希望孩子富贵,就叫张富贵,李富贵,刘富贵,希望孩子貌美如画,就叫刘如花,马如花,秦如花……

    谷祁苏这名字看起来虽然没有‘富贵’‘如花’那般随意,但也不是绝对不可能撞名字的,所以郭芙溪的意识里就觉得北方药谷,和她们南方明曲镇中出现的谷祁苏,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

    “娘也说了,他这模样,世间难有第二个,其实他这姓,也难出现在药谷嫡亲以外的人身上……娘,您这么聪明,知道女儿的意思了不?”

    萧岚依挤眉弄眼的说着,话中的意思也是尽量委婉委婉再委婉,争取让郭芙溪自己回过来这个味,到时候也不至于太过惊讶。

    郭芙溪跟着萧岚依的话,想了又想,脸色似乎僵了一下,“岚依的意思是……这‘谷’姓,是只有药谷本家的人,才会叫的?”

    “那祁苏这姓……可是背着药谷,偷偷叫的?”

    郭芙溪这话说的十分没有底气,似乎是在努力给自己壮胆。

    “娘觉得呢?”

    萧岚依侧头笑问。

    “娘觉得,娘觉得腿有点软……”

    郭芙溪说着就要往地上栽去,被萧岚依眼疾手快立刻扶住,“娘,您别怕,他虽然是药谷谷主,可是他更是您女婿,女儿告诉你这个,只是不想对你们有所隐瞒,可不是想让你们害怕的。”

    “娘不害怕,你那个眼睛见娘害怕了?”

    郭芙溪声音都有些打颤,却十分嘴硬,被萧岚依扶着坐在了位置上,看着旁边同样紧张的萧清书,挤出一丝勉强的笑意,嘟囔道,“青书,我算是知道你为啥这么奇怪了……可咱女婿是药谷谷主?是咱俩做梦呢,还是老天做梦呢?”

    “什么做梦啊,爹和娘都没在做梦,这是事实。当初硬拉着人家,忽悠人家是你女婿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害怕?这会儿他都成你们准女婿了,你们还害怕什么啊?”

    萧岚依说着拽了拽谷祁苏衣袖,“还不赶紧给岳父岳母敬个茶压压惊,都让你给吓坏了。”

    “不用不用,受不起受不起。我们给你敬茶,我们给你敬茶就行了。”

    郭芙溪一见谷祁苏起身,求生欲极强的从凳子上炸起,来不及倒茶,直接端了刚刚萧清书喝的那杯茶就往谷祁苏手中塞,“谷主大人您大人大量,千万别跟我们这般小老百姓计较,我们当时告诉你,你是我们的女婿,也完全是我们看谷主失忆,怕谷主会露宿街头,认为自己孤身一人,没有记忆没有家人太过孤单,这才说您是我们女婿,将你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