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八十四章谷祁苏的从前
    天色渐黑,谷伊玥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萧岚依陪完老夫人聊天,回房路上,突然想到白日里谷伊玥似乎给齐风使过过一个眼神。

    那眼神看似无意,又觉得有些怪异,越想越觉得有些奇怪,便转身去了谷伊玥房间。

    谷伊玥的房间中燃着烛火,从外面看起来,不甚太亮,但足以证明她并不是在睡觉。

    “叩叩叩——”

    萧岚依轻叩房门,里面传来一阵瓶瓶罐罐的碰撞的声音,“谁啊?我睡了,别来吵我!”

    谷伊玥的语气十分不耐烦,那屋中的烛火,也瞬间被灭掉。

    “你晚上没吃饭,我有些担心,过来瞧瞧你。”

    萧岚依说话间继续凝神听着屋中动静。

    “萧姐姐啊。我没事,我就是玩了一下午,现在有些太累了,就只想睡觉,不想吃饭。”

    谷伊玥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先前的不耐烦,听声音的距离,应当是已经换了一个地方说话。

    “没事就好,明日一早还要赶路,你便继续休息吧。”

    萧岚依说罢转身离开,一直到她的脚步消失在门口后,屋中谷伊玥这才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先是将门开了个细缝查看,随即越开越大,整个小脑袋都探了出去。

    “呼,还好已经走了,要不然我怕是都没借口了。”

    谷伊玥嘟囔着正要收回脑袋,就觉得脑袋一沉,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影,引她心中一颤,缓缓抬头,再抬头…

    “嘿嘿,萧姐姐,你怎么还没走啊?难道是在与我玩捉迷藏?”

    谷伊玥尴尬的笑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收回脑袋就要关门。

    萧岚依的手快谷伊玥一步搭上门框,支主房门,低头看着猫腰贼样的谷伊玥,“我可没那个心情和你玩捉迷藏,老实交代,这一下午,你都在鼓捣什么?”

    “嘿嘿,萧姐姐……要不咱们进屋说?”

    谷伊玥强颜欢笑的抬头看着萧岚依,直了直身子,做‘请’姿态,示意萧岚依进屋。

    萧岚依自然不会拒绝谷伊玥请求,瞥了眼她,抬脚进入了谷伊玥的房间。

    房间中有着一股淡淡的药味,因为十分淡,萧岚依一直走到房间中的书桌旁,才闻到。

    “你回来后,一直在制药?”

    顺手拿了桌上药瓶,萧岚依打量着药瓶,转头看向还未跟来的谷伊玥,发现她居然还趴在门口往外探,偷偷摸摸的模样实在可疑。

    “怎么,你又恢复老本行,开始制毒药了?”

    萧岚依挑眉,打量手中瓷瓶的手也越发小心起来,“说说吧,这回谁惹到你了,让你这么暗戳戳躲房间里制了这么久的毒?”

    “这可不是毒药。自从知道苏哥哥的毒,用毒药以毒制毒无用以后,我都不怎么制毒了。”

    谷伊玥探头回来,将门紧闭后走向萧岚依,“我只是怕苏哥哥跟在你身后过来,所以谨慎了些。”

    “居然要躲着他?”

    躲开谷伊玥准备抢药瓶的手,萧岚依继续道:“那这是个什么药?你一向最敬重谷祁苏,有事也第一个和他商量,这回居然要躲着他来制药?可是隐瞒了什么。”

    “倒也不是隐瞒什么,只不过苏哥哥一直很想解身上的寒毒之毒,这么多年,这毒也让他吃尽了苦头,这次小孝竟是知道解药方子,着实让他欣喜不已,以为就差一味兽角就可以制成解药,便派了药谷弟子全力协助剑幕山搜寻巨兽踪迹。”

    谷伊玥说到这,叹了口气,这才继续道:“可其实制成解药,差的不仅仅只是一味兽角,还有十分难寻的羊芝草。我怕苏哥哥因为这事再忧心,就没有告诉他,想先试试与羊芝草药性相同的一些药草,看能不能以此代替羊芝草制出解药。”

    “所以这里面就是你寻到的替代药物?”

    萧岚依摇了摇手中瓷瓶,询问着谷伊玥。

    “对啊,这药草就是我下午让齐风带我去城中最大的药草黑市,淘来的,我想趁着药草还新鲜,赶紧将它入药,然后让小孝试试。”

    谷伊玥说着,宝贝的将瓷瓶从萧岚依手中拿回,嘟嘴道:“萧姐姐可别看这只是羊芝草的替代药物,就这般随意不知珍惜。这药草,可是十分难寻的,诺大的药材黑市,我就只寻到了这一株入药,等明日,我就拿去让小孝试试。”

    “所以你下午竟是去了黑市?”

    萧岚依不可置信的看着谷伊玥。

    要知道黑市上的药材,可都是背着药谷管辖,私下里偷偷进行交易的药材,谷伊玥平日里不知道多抗拒这地方,这次居然主动寻上去了?

    “对啊,虽然我不喜欢黑市,可不得不说黑市中确实是有不少稀有药草的。萧姐姐,你可千万要给我保密,别把这件事告诉苏哥哥了,好不好?”

    谷伊玥拉了拉萧岚依衣袍,恳求的看着她。

    “你这丫头啊,以后有什么事要帮忙,就告诉我,别总一个人折腾!你这么不靠谱,多让人担心。”

    萧岚依点了点谷伊玥的额头,责怪中带着关心。

    “嘿嘿,就知道萧姐姐最好了。”

    谷伊玥笑着抱上萧岚依的手臂,水亮亮的眸子被烛火映的忽明忽暗,“萧姐姐,苏哥哥能寻到你做媳妇,可真是福分,我也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萧姐姐你,萧姐姐以后一定要好好陪在苏哥哥身边,跟他白头到老。”

    “你这丫头,怎么突然开始煽情了?”

    萧岚依无奈的看着谷伊玥,觉得这小丫头,还真是一会儿一个样。

    “不是今天突然煽情,是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只是今日才找到机会说出来。”

    谷伊玥说话间已经将手中药瓶好好收起,又走至桌旁给萧岚依倒了杯茶,示意她过来坐,“萧姐姐可知道,你是唯一一个让苏哥哥言听计从的女子。”

    “虽然我不反驳他确实在我面前,对我言听计从,可若说我是唯一一个,你让他娘情何以堪?”

    萧岚依打趣儿道。

    她也记得五年前偷偷去药谷打听谷祁苏脾气秉性时,管家是告诉过她谷祁苏就是个冷心冷情的大冰块,所以她才在小星一出生后,就给他往软萌的大暖男方向培养。

    就现在小星的情况来看,自己这几年培养的其实还挺不错,就连谷祁苏这‘冷’了数十年的大冰块,在她手底下没几个月,也完全不‘冷’了?

    没准她除了超凡的恢复能力以外,还是个‘暖男制造机’呢?

    正想着,萧岚依便觉自谷伊玥方向传来一阵忧伤之意,还没等她询问,就听谷伊玥叹气开口,“萧姐姐,我之前是不是忘记告诉你了?苏哥哥的娘亲,其实在他出生后就不在了,而他爹因为家中儿子太多,也顾不上他,因此在来药谷之前,苏哥哥其实受了很多苦的。”

    萧岚依闻言一惊,脱口而出道:“他不是生来就是药谷谷主的培养人吗?”

    萧岚依之前一直以为谷祁苏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生来就是要继任药谷谷主一职,所以才会性子才会孤僻清冷,让人觉得不易靠近,却不曾想他居然是后来才去的药谷?

    “其实萧姐姐这话倒也不错,但其实苏哥哥的娘亲当年执意要嫁给苏哥哥的父亲,和外公关系闹的很不开心,外公还是在苏哥哥八岁时,才知道苏哥哥身染寒毒。”

    说到这里,谷伊玥眼中泛出几丝不忍,“那时苏哥哥已经被寒毒折麽五年,瘦弱的不成人形,几乎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还是外公与诸位长老费尽了心神,这才将他救回,养在了药谷。最后因为苏哥哥医术高超,又有继承药谷谷主的资格,这才成了现在的药谷谷主的。”

    谷伊玥说完,似乎又浮现出她两岁时初见谷祁苏的画面。

    那时的谷祁苏那么瘦小,发病时蜷缩成一团的模样着实惹人心疼,以至于她早已记不得两岁时的所有事情,也忘不了第一次见到谷祁苏时的画面。

    “原来他之前受了这么多苦。”

    萧岚依眉头微微蹙起,想到谷祁苏每次看自己时,那温柔宠溺的眸子,就更觉得心里有些堵的慌。

    “萧姐姐,伊玥跟你说这些,可不是让你心疼苏哥哥的,况且苏哥哥他那么骄傲,也一定不希望被萧姐姐你同情。伊玥告诉萧姐姐这些,只是想让萧姐姐知道,苏哥哥肯接受萧姐姐,对萧姐姐言听必从,宠爱有加,那就是已经将心完全交给了萧姐姐,希望萧姐姐一定要珍惜呐。”

    谷伊玥说着抚上萧岚依的手,第一次这般郑重其事的与萧岚依说话。

    “伊玥你放心吧,就算你不说,我不知道这件事,我也一定不会辜负你苏哥哥的。”

    萧岚依说着,看谷伊玥一副操碎了心的模样,反手抓过她的手,询问道:“我觉得你这小丫头与其这么关心我们的事,倒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再过些时候,咱们就要回到明曲镇了,你准备还不打算告诉秦旭炎你的心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