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八十三章原来是姑娘你
    “外婆,姨母,还有夫人,你们三个还真是好兴致,竟是在这里晒着太阳聊天儿了。”

    圣悦阳的模样,看起来十分欢喜,走起路来,也是有些跳跃之感,看到萧岚依后,还好心情的与她挥了挥手,提起裙摆跑了过来。

    “悦阳你可来了,刚刚从岚依那才知道原来你此番进宫是为了惩治圣栎斯而去,不知结果如何?”

    容虞桂看到圣悦阳过来,赶紧招手让她来自己身边。

    她也是刚刚与萧岚依聊天,才知道了圣悦阳之所以直接回宫,竟是为了要去揭发圣栎斯之事。

    圣栎斯那皇子,小小年纪,便心思心思便重的很,而他背后有他权势滔天的外祖一家庇佑,宫中还有他受宠母妃相护,即便圣悦阳即便自小被皇上宠爱,如今圣悦阳贸然去揭发他的恶行,也实在让容虞桂担忧不已。

    “外婆看我这般开心,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吗?”

    圣悦阳眉飞色舞的岁说着,像是突然变成了个孩子,欢喜的在几人面前直晃悠。

    掉足了几人胃口,这才得意冷声一声,开口,“我圣悦阳出马,他圣栎斯那恶毒的小兔崽子,还不是得在父皇面前对我跪地致歉?如今父皇已经将他贬至泽州,他这辈子怕是回不来了!”

    “竟是这般顺利?”

    容虞桂看着面前眉飞色舞的圣悦阳,再想到圣栎斯那张心机颇深的小脸,怎么也不觉得,他会这般容易被扳倒。

    “呃……其实也没有那么顺利……”

    圣悦阳说话时,一直笑着的小脸儿微僵,不过下一秒她就又恢复了刚刚的神采,笑着摆手道:“不过不打紧,现在结果才重要。现在被他祸害的桃花村,已经被父皇亲自降职还给了原桃花村村民们,而且他之前企图谋害十六弟,也是证据确凿,要不是她母后赵贵妃为他求情,他怕是连个泽州都落不下!”

    “如此便好,外婆是怕他再有后手害你。他那母后赵贵妃的手段,可不容小觑,你以后,还是小心点的好。”

    容虞桂点头说着,心情可没有圣悦阳那般轻松。

    “诶呀外婆,你就放一万个心吧,那个赵贵妃,如今怕是也自身难保了。”

    圣悦阳挑眉说着,脸上得意之色简直要溢了出来,谁知却突然被庄扶陶敲了脑袋,疼的她呲牙咧嘴半天,捂着脑袋嘟嘴看向庄扶陶,“叔父您干嘛打我啊,这当着夫人的面,您也不知道给我这公主一些面子。”

    “叔父是怕你太得意忘形,忘记了刚刚的教训。刚刚若不是叔父当时也在场,你怕是就要着了他们的道了!”

    庄扶陶无奈摇头,话中虽然责怪,面上却满是宠溺。

    转头看向萧岚依,正欲与她这‘恩人’打招呼,却突然怔住了,脸上神色几番变化,眸中柔情也荡了好几波,这才震惊开口,“思……不对,你不是思羽,你是当日在明曲镇的姑娘!”

    萧岚依被庄扶陶的话提醒,灵光一现,拍手道:“我说相国大人怎么看着这般眼熟,原来你就是那个在明曲镇将我认错的大叔啊!”

    刚刚她在庄扶陶过来时就瞧着这庄扶陶眼熟的很,可她素来不记人,还在思索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就听他提起了明曲镇,一下子想了起来。

    她说怎么那么多人都认识‘思羽’,还都将她给认错了,原来这几次将她认错的,竟都是一家人?那便不足为奇了。

    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她只是恰巧与这‘思羽’有缘,才会长得和她如此相像,又认识了与她相识之人,这缘分,说来也确实不浅。

    “怎么,岚依与扶陶之前见过?”

    容虞桂闻言惊讶起身,脸上颇为不可思议。

    “正是,儿子之前曾去月彦国办事时,在月彦国边界小镇见到过这位姑娘,当时还将这姑娘错人成了思羽的女儿,实在是有些失礼。”

    庄扶陶说着,又上下看了看萧岚依,拱手抱歉道:“那次姑娘走的匆忙,未曾与姑娘好好道歉,这次便在这正式与姑娘道个歉,还望姑娘,莫要怪罪。”

    “相国大人可真是太客气了。您那故人的事,我刚刚也都听老妇人说了,说我们长的确实相像,您那日认错人,也是情理之中,相国大人还是莫要再自责的好。”

    萧岚依摆手说着,想到那日庄扶陶离开后,她还曾暗暗腹诽过,以为他是在用拙劣手段,乱与姑娘搭讪的怪人,便更是有些不好意思。

    “看来咱们家与岚依的缘分,倒真是不浅,怪不得老身越看越喜欢这孩子。”

    容虞桂说着,突然想到什么拉起萧岚依的手,提议道:“若不然,你以后就直接叫老身奶奶吧,总老夫人老夫人的叫,也太生分了些。”

    “外婆,人家可是药谷谷主的夫人,您这奶奶,可受不起。”

    圣悦阳一听直接脱口而出,随后赶紧给萧岚依道歉道:“外婆一直想要个孙女,这会儿见着夫人,就想给拐了。让您喊她奶奶,夫人可莫要见怪。”

    “公主说的哪里话,岚依也觉得和老夫人甚是投缘,若是老夫人不介意,那岚依以后便唤您奶奶了。”

    萧岚依笑说着,看着容虞桂脸上的笑容,就觉得心中微暖。

    “诶,就唤奶奶,奶奶喜欢听。”

    容虞桂一下一下轻抚着萧岚依的手被,本就慈祥的面容,此刻看起来更加想让人靠近。

    之后几人又在花园中聊了几句,萧岚依这才突然想到进宫寻圣悦阳的谷伊玥,“悦阳公主,不知伊玥去哪里了?”

    “伊玥?伊玥她不在府里吗?”

    圣悦阳被萧岚依问的有些发懵,四处看了看,才突然发现这么自己回来这么久,竟是都没瞧见谷伊玥那个吵闹丫头。

    “伊玥她吃完饭没一会儿,就让齐风带她进宫找你去了,你竟是没有看见她?”

    萧岚依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谷祁苏说要处理些药谷的事情,在吃晚饭就直接去了药谷在斌禹城中的府邸,将谷伊玥交给自己照看,可这丫头居然被齐风带着进宫,也能走丢?

    “夫人莫急,我这就让侍卫去宫中看看。”

    圣悦阳说着,招手唤了侍卫过来,吩咐他们即刻便去宫门口查看谷伊玥与齐风的进宫记录。

    侍卫自知事情紧急,便丝毫也不敢耽搁,快马加鞭过去,又快马加鞭回来,带来的结果却是进宫册录上,没有齐风名字。

    也就是说,谷伊玥他们,根本就没有去皇宫。

    “怎么会这样,伊玥出门前,一直嚷嚷着担心你,要去宫里看看你的情况,怎么可能没有进宫呢?”

    萧岚依蹙眉,看着来报侍卫,再次确认道:“你确定你仔细看了册录,上面一定没有齐风名字?”

    侍卫拱手恭敬回报,“属下确定,而且属下不仅查阅了册录,还问了守宫门的侍卫,他们也并没有见到齐风侍卫带人进宫。”

    “夫人不用担心,伊玥那丫头玩心重,很有可能是在去宫中的路上,临时起意去了别的地方玩。而且她身边跟着齐风,一定不会有事的。”

    圣悦阳见此赶紧安慰,挥手示意让侍卫下去,继续道:“要不我陪夫人出去街上走走,没准正好能碰见那贪玩丫头,将她捉个先行呢。”

    萧岚依点头,“如此也好,伊玥那丫头太不让人省心,让我在这干等着她回来,我非憋死不可。”

    说罢萧岚依便与圣悦阳一起,行色匆匆往相府大门走去。

    两人正要出门,谷伊玥却是迎面进门,看到萧岚依,原本面无表情的小脸儿突然一笑,好奇道:“咦?萧姐姐和伊玥师姐这么着急出门,是要去哪里玩啊?”

    “去哪里玩?这话应该是我们问你吧?”

    萧岚依抬手点了点谷伊玥的额头,看她依旧嬉皮笑脸,不打算作答的模样,再次开口,“你快老实交代,你到底去哪里了?明明说是要去宫中找悦阳公主的,可悦阳公主早已回来,你却迟迟不归,你这丫头,可真是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

    “嘿嘿,我跟齐风本来是想要去皇宫的,不过路上碰到了稀罕玩意儿,就临时变了路线,一下子玩到现在才回来。”

    谷伊玥说着,将萧岚依点她脑袋的手抓住,放下在身下摇晃撒娇道:“萧姐姐,我向来爱玩,就是去凑个热闹而已,这不已经回来了,你就别再生气了。”

    “凑热闹?”

    萧岚依挑眉,看了看谷伊玥,侧目看向她身旁的齐风,“是她说的那样吗?你们只是去凑热闹了?”

    齐风被问到,赶紧拱手回应,“回夫人的话,伊玥小姐说的没错。我们本是要去皇宫的,可路上碰到了有店铺开业时雇来的游街舞狮,伊玥小姐玩心大起,就跟着那队伍跑了好远,一直到队伍解散,才想起来要去皇宫。只是我们过去皇宫门口后,侍卫告诉我们公主已经回来了,我们便没有再进宫,直接回来了。”

    “诶呀萧姐姐,我们都回来了,还问那么多干嘛。唠唠叨叨的小心变成郭姨!”

    谷伊玥嘟着嘴有些不耐烦,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转移话题道:“对了悦阳师姐,你进宫的结果如何?那个可恶的圣栎斯,有没有被惩罚?”

    圣悦阳一听这话,瞬间得意,“当然被惩罚了,而且还是严惩!父皇已经将他调到了泽州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以后再也不会兴风作浪了!”

    “哇塞,悦阳师姐可真是厉害!”

    谷伊玥十分配合圣悦阳的得意,为她鼓掌表示佩服,随即继续道:“那桃花村呢?那些村民们现在全部误会你,对你喊打喊杀的,你可有将这事解决?”

    “父皇已经亲自下诏书将桃花村归还给他们,而且也会出些人力物力,帮他们重新修建村子。我刚刚回来时,已经派侍卫先行过去通知桃老伯他们了,想来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圣悦阳说着,眼前浮现出上午桃也容对她恨之入骨,巴不得咬上她几口的模样,撅嘴嘟囔道:“等过几日,我定是要亲自去看一看桃花村的修建工程,到时候,我要让桃也容那个臭小子亲自给我道歉!”

    “不用等到那个时候了,小的这就给你道歉。”

    桃也容的声音几乎是在圣悦阳的声音刚落下,便响起,就在相国府门前的石阶下。

    “你怎么来了?!”

    圣悦阳惊愕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桃也容,又看了看他身边那个被自己派出去通知他们这个消息的侍卫,还没等她询问,侍卫便赶紧回报,“回公主的话,属下过去将桃花村归还消息告知桃公子后,桃公子便非要跟着过来给公主道歉。属下拒绝不得,这才将他也一起带了回来。”

    “哦~原来如此,算你有良心。”

    圣悦阳了然点头,随即傲娇的挑眉,轻哼一声,开口道:“本公主虽然脾气暴躁了点呢,但也不是不讲理,乱欺压百姓的人,就免了你企图谋杀皇族贵胄的罪名,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上午那么辱骂本公主,就罚你在村子建好后,来公主府给本公主端茶倒水半年,以示惩罚!”

    “多谢公主不杀之恩。等桃花村建好后,也容会亲自去公主府领罚。”

    桃也容此刻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仿佛上午宛若疯牛,对圣悦阳喊打喊杀的不是他一般。

    这么看起来,他其实还有些温润书生之感,上午的那么激动,想来也是气到极点所为。

    “诶呀,这可真是皆大欢喜呐。”

    谷伊玥见此笑道,随即展臂一个懒腰后,继续道:“我这玩了一个下午,也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晚饭不用叫我了啊。”

    说着谷伊玥便一溜烟进了府中,俏皮的模样引得圣悦阳不禁笑出了声,“这丫头,年岁也不小了,但做事,还跟个孩子一样。”

    “公主与她也差不了多少。”

    萧岚依打趣儿道,看着谷伊玥离开背影,眼神有些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