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八十二章思羽是谁
    许是看着桌上冷清,等众人全部入席后,容虞桂突然开口致歉道:“近来斌喜国中政事繁重,我儿扶陶每每一早就被招进皇宫,与皇上商讨朝中之事,此番不能为恩人接风,还望恩人莫怪。”

    “相国大人为了百姓这般劳碌,岚依又怎会怪罪。”

    萧岚依笑说着,打量着这厅内装饰,以及廖廖数个伺候的丫鬟仆人,暗道这相国大人,倒是个清廉的主,与圣悦阳府里府外那种镶金嵌银,丫鬟仆人聚堆伺候的模样,简直天差地别。

    吃过饭后,萧岚依她们便被安排到了客房休息。

    可谷伊玥这坐不住的主还没休息几分钟,就觉得无趣儿,非要缠着齐风,让齐风带她去宫中转转,顺便探探进宫后就没了消息的圣悦阳情况。

    谷伊玥的缠人功力可不是说说而已,与之相比,齐风完全就不是她的对手,几番命令,便让他缴械投降,乖乖带着谷伊玥,去了皇宫…

    相国府后花园。

    萧岚依在客房内休息一会儿,也觉得无聊,便独自在相府后花园转悠,顺便仔细看看这斌喜国与月彦国庭院布置的区别。

    “诶,这不是岚依吗?可是有什么住的不习惯的地方?若是有,尽管跟老身提。”

    刚过长亭,萧岚依竟突然听到了容虞桂的声音。

    循声望去,便见容虞桂慈眉带笑的坐在湖旁石凳上,似乎正在晒太阳赏景。

    “倒是没有什么住不惯的地方,岚依只是看相国府后院的风景不错,便出来转转。”

    萧岚依说着走向容虞桂,被容虞桂招呼着坐下,“岚依啊,小翼去剑幕山拜师后,老身便一直未见,此番悦阳信中虽然提到小翼成功拜师剑幕山,可老身还是对他牵挂的紧,不知岚依能不能跟老身说说,小翼拜师的事?”

    容虞桂一直最疼爱圣栎翼这个外孙,可刚刚吃饭,不便询问,她便一直憋到了现在,如今眼中的期望,倒是让萧岚依无法拒绝。

    于是萧岚依笑着点头同意,以说书的轻松语调,把圣栎翼在参加剑幕山弟子招募大会的事情都告诉侧容虞桂,而且还给她又说了些当时在玉尔村中的逗趣儿之事,给容虞桂解闷,引得容虞桂甚是高兴,拉着萧岚依的手,都舍不得放开,“岚依呐,你这丫头可真是让老身喜欢的紧,以后若是回了月彦国,记得多给老身来信,要是闲下了直接过来住上个一年半载也行。”

    “哈?一年半载?那岚依下回若是‘离家出走’,可就直接过来投奔老夫人了。”

    萧岚依笑着打趣儿,看着搭在自己手上那满是褶皱却异常温暖的手,不觉有些想念家中父母。

    这些日子没有郭芙溪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她还真觉得有些空落落的,也不知道爹娘她们这会儿在做些什么?

    “这是哪家的姑娘,生得如此标致可人儿?而且我怎么瞧着,这姑娘有些眼熟呢?”

    萧岚依还在出神,忽听身旁一女声传来。

    闻声看去,就见一貌美妇人正款款朝着这边走来。

    美妇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盯在萧岚依脸上,黛色的眉头微蹙,似有疑惑。

    “柔雅也觉得这姑娘长的很像思羽吧?第一次见到,老身险些就以为她是思羽的女儿了呢。”

    容虞桂笑看着走来美妇说着,引她入座后,这才继续道:“不过这姑娘与思羽并不相识,只是长得像罢了。她是救了小翼的恩人,与悦阳相熟,这次路过便被请来咱们府中做客,你前半日不在府中,不知道这事。”

    “我说呢,原来她就是那日救了小翼的人啊。”

    谢柔雅说着,眼神却一直盯在萧岚依脸上,“不过这姑娘和思羽确实太像了,想必让扶陶看到,又得伤神了。”

    谢柔雅说话间长叹一口气,眼神虽然是盯在萧岚依身上,却透过萧岚依,不知看到了谁。

    “也未必,扶陶已经多年没有提过思羽,想必也是放下了。”

    容虞桂说罢拉起谢柔雅的手,在她手上爱怜的拍了拍,“柔雅你素来大度,善解人意,便莫要与他计较这陈年旧事了。”

    “母亲说的哪里话,这么多年扶陶对我如何,我都看在眼里,我只是有些感慨罢了,又怎会与扶陶计较什么。”

    谢柔雅淡淡笑着,眼中却是有些没落的。

    她已经如愿与她年少时便钟情之人,携手余生,她又有什么理由,再不满足呢…

    “不知老夫人说的思羽,是什么人?”

    萧岚依突然开口。

    她刚刚又听到‘思羽’二字时,才突然意识到,这名字,除了今日这次,她统共听了两次,而她‘出魂’过三次,有两次,都是在听了这个名字以后当晚‘出魂’,看到些奇怪的‘苦情戏’画面。

    虽然第三次‘出魂’的原因尚未可知,但前两次的巧合,足以让萧岚依对‘思羽’产生兴趣。

    容虞桂被问到时,神色明显有些僵滞,看了萧岚依一会儿,这才开口,“思羽是我们的一个故人,她无父无母,曾在我相国府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嫁到了月彦国的京城,便没再联系。如今,已经有二十多年未见了。”

    容虞桂对萧岚依并无隐瞒,况且这事,也并不需要隐瞒什么,只是由萧岚依这般与思羽长的相像之人问出来,总觉得有些怪异。

    “怪不得您之前见到我后,就直接猜测我是从京城来的,原来她竟是嫁到了京城。”

    萧岚依点了点头,随即继续道:“不过月彦国与斌喜国距离并不甚远,为何你们这么多年都未再见面?”

    “唉,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不过也是些无趣之事,想来岚依并不爱听,就不多说了。”

    容虞桂叹着气,与谢柔雅对视一眼,眼中藏着的,是只有两人能看懂的神情。

    萧岚依见此心中存疑,但也知这事多问便有些过了,就没再继续询问,与两人又在院中闲话家常一阵,就见圣悦阳与相国大人庄扶陶从远处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