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八十章欲加之罪
    伙计的话掷地有声,一桩桩恶行砸的圣悦阳一懵再懵。

    不过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关键性的人物——十皇子。

    那不是圣栎斯吗?那个工于心计,害其手足,让圣栎翼差点葬身黄泉,最后还反咬圣栎翼一口,至圣栎翼于不仁不义的,她的‘好皇弟’吗?

    “他为何这么做?”

    圣悦阳脸色有些冷,粉拳紧紧攥着。

    “为何这么做?还不是因为公主你曾说想要看十里桃花,才让十皇子这么做的吗!现在十皇子已经把我们整个村子夷为平地,那可是我们祖祖辈辈一直住着的地方啊!!”

    伙计怒吼着。

    眼前浮现出原本和美的桃花村已经被夷为平地,并且村民居无定所,全成了无家可归之人的惨状,心里更加愤恨。

    什么十里桃花?为了自己区区一己私欲,便置百姓利益安危与不顾?这样的公主,他今日哪怕是死,也要跟她同归于尽!

    圣悦阳直视着面前对她咬牙切齿的茶肆伙计,嗤笑道,“十里桃花?呵,本公主是说过这话,但是本公主断然没有让他圣栎斯去拆你们的村子!”

    她不过是在与皇上出游时,见到桃花村口的那颗大桃花树刚好开花,不自觉提了一嘴罢了,最后也不知怎得就传到了民间,不到两日便成了斌禹城百姓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

    只是她素来高调,成为别人谈资的事情数不胜数,这件事,她便从未放在心上,可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成了圣栎斯破坏自己名声的理由了!

    “事到如今,公主还要狡辩?我今天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

    伙计说着猛然发力挣脱齐风的手,掏出腰间他最后一搏藏着的短刃,直直扑向圣悦阳。

    “孩子啊,你先冷静冷静。事已至此,咱们就算是杀了公主,也讨不回村子,眼下讨回村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位公主的朋友刚刚说可以让咱们与公主谈谈,你便先收了怒气,与公主心平气和的谈谈可好?”

    一老者的声音自柜台处传来,打断了伙计的刺杀刺杀动作。

    虽然只有短短一两秒钟的停顿,但伙计还是因此被齐风再度擒住,并且将他五花大绑起来,以免他再出什么幺蛾子。

    桃也容挣扎无果,看向与萧岚依一道走来的父亲,吼道:“爹,这样一个为了自己一己私欲,就让一整个村子的人无家可归之人,怎么可能会与咱们心平气和的谈谈?!你切莫相信这群黑心之人的话!而且,孩儿现在一点也不想跟她们这种人再多说一句话!”

    “别说的好像本公主愿意跟你说话似的,不过本公主并没有做过这事,今日就必须要跟你说说清楚,以免你到处败坏本公主的名声!”

    圣悦阳说着看向萧岚依身旁的桃父,赞赏道:“你看起来倒是个明事理的,你且过来与我说说这事。”

    老者闻言赶紧点头称好,被萧岚依带着,去了圣悦阳面前,与之长谈起来,几人也从桃父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所有缘由——

    原来桃父是桃花村的老村长,而桃也容是刚接任父亲职位的新村长。

    只是桃也容还没接任村长之位几个月,就被圣栎斯以给圣悦阳建造十里桃林为由,带着一大群人马将他们赶出他们祖祖辈辈一直居住的桃花村,让他们无家可归。

    这件事让桃花村的人满心怨愤,几番想要进入斌禹城中讨公道,却频频被阻,甚至每个去了斌禹城讨公道的人不仅都进入不了城中,回来时还都被打成重伤,这件事引得村中人更是怨愤。

    十几日前,他们突然得知圣悦阳出城的消息,本是想要围堵她,与她这‘罪魁祸首’方面对峙,但却因没有经验,以及得到消息太晚,错过了这次围堵。

    于是他们便在这回城必经之路上,搭建了茶肆,准备等到圣悦阳回来之时,与她沟通谈判,可谁知就在这十几日内,圣栎斯竟是在桃花村上大肆动工,将他们祖祖辈辈居住的村子彻底毁掉!

    这般新仇加旧恨,燃烧着他们的理智,更是让他们身为一村之长,看着全村人痛苦而无可奈何之人,对圣悦阳起了杀心。

    他们其实知道刺杀的成功率简直低到尘埃,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纵然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他们也必须要为村民们做些什么,让恶人尽可能得到惩罚。

    于是就有了刚刚的刺杀…

    “不是我说啊老伯,他圣栎斯做的恶事,你全归结到悦阳师姐头上,刺杀悦阳师姐有什么用?!”

    谷伊玥听桃父讲完他们刺杀圣悦阳的理由后,愤愤道。

    虽然这老伯看起来也是老实人,这番做法实属被逼无奈,但是他这因为生气,而乱迁怒人的行为,也让她实在无法接受。

    “哼,别以为你们用十皇子做出头鸟,我就不知道了!若不是悦阳公主首肯,十皇子年岁那般小,怎可能做出如此残忍之事?!”

    桃也容虽然被绑,但对圣悦阳的排斥之情丝毫不减,听到谷伊玥为圣悦阳开脱,就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愤愤扯着声音插话着。

    “行了也容,你少说几句,让为父与公主好好商谈!”

    桃父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自家暴脾气儿子,给他使着眼色让他切莫莽撞行事。

    “哼!”

    桃也容闻言冷哼一声转头不语,任由桃父继续与圣悦阳他们商讨,心思百转千回的思念着他的村落,想念着他的故土。

    “行了,这件事我也知道了。不管你们信与不信,这事并不是我指使圣栎斯所为,你们若是信得过我,就先回去等消息,等我回城就去觐见父皇,让父皇做主,将村子还给你们。”

    圣悦阳的话打断了桃也容的思绪,回头时发现圣悦阳已经收拾着准备离开,急忙喊道:“什么信得过你?我信不过!你别走,你别走!爹你快拦住她!”

    “你不信?本公主向来言出必果,你凭什么不信!”

    圣悦阳闻言微怒回头,娇眸染着无尽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