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七十九章路遇刺杀
    于是对于萧岚依还要再拒绝的模样,谷伊玥愣是在她开口之前,又跟她扯了一大通,誓要帮圣悦阳将萧岚依劝服。

    以至于劝服到最后,谷伊玥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赶紧话音一转,回归正题道:“……所以说,萧姐姐咱们就去吧,好不好好不好?”

    话落,谷伊玥眨巴着她那那双隐隐兴奋的眸子,一脸期待的看着萧岚依。

    “我看你这丫头,就是想要去凑热闹,被人家招待是吧?”

    萧岚依掏了掏耳朵,瞥了眼谷伊玥,最终还是点头道:“罢了罢了,既然你坚持想去,那就去吧。”

    “嘿嘿,萧姐姐最好了!”

    谷伊玥闻言喜笑颜开,与圣悦阳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欣喜。

    “铮——”

    短剑出鞘声细不可查,却还是在抽出的一瞬间,被还在轻松歇息的萧岚依一桌人全部捕捉。

    是那边备茶的伙计!

    桌上懂武功人脸色齐齐一变,却都没有声张,只暗自用内力相互传音交谈,让大家都先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蛇。

    这家茶肆位于斌禹城外数里外的山中,四面荒芜,杳无人烟,只此一家用竹帘草棚搭制成的茶肆,在上次萧岚依他们去剑幕山的路上,并没有看到,本还以为是这些时候新开出来给旅人解乏止渴才开设的,现在看起来,似乎并非如此。

    不过此刻茶肆除了她们一桌,还有另外一桌客人也在喝茶休息,在不确定那伙计拔剑到底为何之前,按兵不动才是上上之策。

    “这些你们都不吃了吗?剩这么多,多浪费,不吃的话,我老头子就都吃了啊!”

    离阳爷爷突然指着桌上几人还未吃完的干粮开口,把刚刚骤然变凉的桌上气氛,稍稍又带回来了些。

    众人便应着这话,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切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客官还要添茶吗?”

    伙计缓缓端着茶水走了过来,看样子,他并没有发现萧岚依她们已经察觉端倪,与萧岚依她们说话时,还是佯装一副无良伙计模样,赔笑伺候。

    居然来了她们这桌,这么说的话,果然是冲着她们来的?

    圣悦阳瞥了眼那伙计,与萧岚依她们眼神交流几秒,面色不变对伙计道:“不用了,结账吧。”

    说着圣悦阳便将手往腰间探去。

    伙计瞧见她低头毫无防备的模样,眼中冷光一闪,抽出他已藏在托盘下的匕首,就往圣悦阳脖颈上招呼。

    “啪——”

    鞭声落,伙计手上匕首被圣悦阳掏出的长鞭打飞,连带着他的人也因为圣悦阳猛然一抽,向一边倒去几步。

    “果然是个蛮横的女人,今日,我就要杀了你,为民除害!”

    那伙计努力稳住身子后,恶狠狠说着,抬眸时眸中啐着恨意那般浓重。

    语毕他便飞身扑去刚刚被圣悦阳击落在地的匕首,一个打滚将匕首握在手中,随即蹲在地上借力,挥着匕首弹身而起,直直冲向圣悦阳…

    他似乎并不怎么会武功?

    萧岚依看着伙计的一系列动作蹙眉,知晓那伙计的三脚猫功夫,根本伤不了圣悦阳半分,便没有插手,任由圣悦阳以及她随身带着的侍卫们一起与那伙计缠斗,视线在茶肆中来回打量。

    隔壁桌的男子看到这动静,毫无半分惊愕,瞥了眼这边动静,将杯中最后一口茶饮尽,放下几锭碎银,拿着行囊起身离去。

    看模样,应当确实是个过路旅人,还是个不爱凑热闹的旅人。

    男人很快消失在茶肆内,萧岚依的视线也从门口收回。

    眼神蓦然一凌,下一秒萧岚依便已运轻功一跃身而起,自众人头顶翻过,空中旋身至茶肆简易柜台后,一把擒住了正要放信号的柜台老板手腕。

    那老板是个年岁颇大的老者,看到萧岚依武功不弱,又几乎一秒内出现在自己面前,死死握住了自己手腕,显得十分彷徨…

    这时年轻伙计也被擒住,正在圣悦阳面前咆哮嘶吼的撂着狠话,对她简直恨之入骨。

    “大胆!悦阳公主岂是尔等可以辱骂的!”

    擒住伙计的侍卫齐风听着伙计那越骂越不堪入耳的话,扣在伙计肩头的手,不自觉加重,疼得伙计呲牙咧嘴,却依旧恶狠狠的盯着圣悦阳,“如此祸害百姓的公主,活该被骂!就算你们现在杀了我,之后也还会有成百上千个‘我’等着惩戒你这等任意妄为的恶妇!”

    “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吗!”

    齐风被伙计的话激怒,身上杀意初显。

    刚捉拿伙计时,他还念这伙计并不似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想要留他一命,现在他这般不知悔改,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公主,这种人,理应当诛!

    “等等齐风。”

    圣悦阳出声制止了齐风裁决的动作,看向那伙计,冷笑道:“我倒是想知道,我离开斌禹城数日之久,如今还未进城,怎么就祸害到百姓了?”

    “怎么祸害百姓?怎么祸害百姓你自己心里清楚!别以为你出去避上十几天的风头,就能把这件事一笔勾销,我告诉你,今日要么你就直接杀了我,要么,你就等着被我杀吧!”

    伙计依旧情绪激动,撞似疯狗,若不是齐风死死叩着他的肩膀,想必他真要冲向圣悦阳,在她身上狠狠咬上几口。

    “我出去避风头?你倒是说说,本公主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还需要出去避风头?”

    圣悦阳直接被伙计的话气笑。

    她圣悦阳做事向来高调,就不知道什么叫‘避’,就算是她真在城中做了什么事,她也不需要避风头!

    况且她这段时间一直担忧十六皇弟的事情,哪有机会任性惹事生非?而且还祸害百姓?

    这无端扣在她头上的黑帽子,若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就地正决了他这等造谣的人!

    “你让十皇子带人抄我们全村,拆了我们的家,占了我们的田,逼的我村中男女老少只能挤在山洞中苟活度日,每日活的犹如行尸走肉!你还问我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你当真不觉得良心难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