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七十三章至少两个月
    萧岚依瞪了眼冀思洺,严重怀疑他是在故意与自己作对。

    “我说夫人啊,这可真不是我故意藏着掖着不告诉你,实在是我在药谷学的都是诊人的医术,这圣兽再怎么神圣,它也是只兽不是。而且刚刚夫人也说了,人类用药对它没有用,这便更拿不准它到底何时才能醒来了。”

    冀思洺态度良好的与萧岚依解释着,瞥了眼她身后谷祁苏,发现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刚刚对萧岚依的无礼而有何表情变化,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大概需要多久?”

    萧岚依继续询问,生怕冀思洺再油嘴滑舌,直接堵了他的话,道:“别告诉我你大概都大概不出一个结果,你可是医者,再不济,也多少能估摸出些什么吧?”

    萧岚依都这么说了,冀思洺当然不能再打哈哈蒙混过去,托腮思索一会儿,道:“若说大概的话……至少也得两个月!”

    “这么久?!”

    萧岚依被冀思洺的这个‘大概’时间吓了一跳。

    这货不会是不知道紫苏多久能醒来,又不想让自己觉得他无能,所以故意将时间给延后到两月,以保稳妥吧?

    “夫人有所不知,这圣兽虽然只伤到了肩膀一处,但是它体内的五脏六腑皆被震伤,内伤极为严重。我说的两月时间也只是根据正常人体的恢复时间,以最大药力医治的结果,可圣兽毕竟不是人,有些药剂也不知敢不敢使用,两月时间,已经是我给出的最早时间了。”

    冀思洺瞧着萧岚依怀疑目光,赶紧解释。而且他这话说的十分谨慎,神色也并无开玩笑打马虎之意,引得萧岚依频频蹙眉。

    紫苏这次竟是伤的这般严重……

    “娘子且先放宽心,冀思洺乃我药谷得意子弟,精通药理,让他暂时照顾诊治紫苏,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况且今日时日不早,咱们先回去歇歇养精蓄锐,余下之事,明日再商议可好。”

    如今以时深夜过半,纵然几人因习武而精神头比一般人好些,但刚刚在林中还是耗费了不少精力,此刻看起来,都有些疲惫不堪。

    “如此也好。”

    萧岚依点头赞同,拒绝了夏钦让他们留在山中的提议,与谷祁苏赶回客栈小憩一会儿,天便已经大亮。

    “砰砰砰——”

    “苏哥哥,萧姐姐,你们回来了是吗?”

    一大早,谷伊玥就元气满满的过来敲门唤二人起床。

    昨晚剑幕山异动,她被吵醒后曾过来了一趟,发现萧岚依她们并不在房中,就知道他们定是去了剑幕山上。

    埋怨谷祁苏不带她去凑热闹之际,谷伊玥也只能先回房歇着,如今天已大亮,她便忙不迭穿衣过来,查看谷祁苏他们有没有回来。

    现下门从里面拴着,谷祁苏他们,应当是回来了的。

    果然,一阵敲门过后,屋内传来萧岚依的声音,让谷伊玥在屋外等会儿,谷伊玥闻言只得掩下心中所有好奇,在在屋乱转悠。

    根据她的直觉,昨晚山上定是发生了不小的事情,她这颗躁动八卦的心,可已经沸腾一晚上了。

    对了,先沏杯茶!

    待会儿喝着茶,听着萧岚依给自己说说昨晚的事情,想想也是美哉。

    “姑爷夫人回来了吗?”

    谷伊玥还在沏茶,被她一大早叫门声引来的仙瑟夜仙瑟锦自门口一道走来,他们身后,还跟着有些脸色苍白的圣悦阳。

    看起来,大家都很关心昨晚的动静,所以才会在醒来后,就都赶了过来。

    “回来了回来了,待会儿收拾好他们就出来,咱们先在这里歇会儿。”

    谷伊玥说着给圣悦阳倒了杯茶递过去,看着她睡眼朦胧的模样,疑惑道:“悦阳师姐这是怎么了?昨晚回去后,没有睡吗?”

    昨晚她们被剑幕山上的那两声兽吼惊醒后,是一道过来萧岚依房间的,当时圣悦阳就有些情绪不对,不过因为谷祁苏他们并不在房间,两人便闲聊一会儿,各回各的房间休息去了。

    现在看来,圣悦阳的情况,似乎更差了。

    “唉,我昨晚听到兽鸣后,就一直心慌的很,也不知道栎翼他怎么样了。那孩子身子本就没好利索,若是山上真发生什么事,我怕他应付不来呐。”

    圣悦阳接过谷伊玥递来的茶,频频叹气,脸上的妆容也因为她的气色不佳,显得略微苍白了些。

    “你不用担心,栎翼他没事,我昨晚还见到他了。”

    萧岚依不知何时已经从房间出来,说话间已经走至众人中间。

    “是吗,没事就好。”

    圣悦阳闻言松了一口气,却还是觉得心中的大石头没有完全落地,遂继续追问道:“那昨晚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么大声的兽鸣,一听便不是寻常之物可以发出的。”

    “那确实不是寻常之物。”

    萧岚依说着落座,在众人期待眼神中,将昨晚在林中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们。

    “……所以现在孩子们都没事,只是紫苏受伤了,巨兽,也消失在了林中,还未找到。”

    萧岚依话落,屋中一片静谧,众人神色中吃惊中带着丝意犹未尽。

    “昨晚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苏哥哥,你为何不带我一块过去!”

    谷伊玥好半晌消化了昨晚林中的事情,砰的将手中因为听的尽兴,而忘记喝茶的茶杯拍在桌上,语气十分不甘心。

    她最怕的就是无聊,最大的乐趣就是想看看有趣儿的事情,如今这般大事发生在她的身边,而她却只能事后听萧岚依口述给自己?简直太不尽兴了!

    “去去去,现在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吗!”

    仙瑟夜今日难得正经,赶苍蝇似的将谷伊玥推开,焦急询问萧岚依道:“紫苏伤的严重吗?可有性命危险?”

    圣兽关乎重大,它若是出事,那他们仙家……

    与仙瑟夜一样担忧的,还有他身后站着的仙瑟锦。

    看着这俩兄弟的焦急模样,萧岚依叹气道:“伤的不轻,皆是内伤,保守估计,最少两月才能醒来。”

    “两个月才能醒来了?!这么严重!”

    仙瑟夜惊呼。

    怪不得昨日兽鸣后,他就觉得十分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甚至还为此占了卦。

    只是那卦象怪极,吉凶不定,让他更加毫无头绪。

    可不曾想,竟是圣兽出事了!

    “是啊,紫苏受伤后恢复本就缓慢,这下若想完全恢复,怕是需要不少时日了。”

    萧岚依叹息说着,随后又被几人拉着询问一阵,一一解答了他们疑惑。

    吃过早饭,萧岚依便和谷祁苏一起又上剑幕山,这次与他们一起的,还有谷伊玥,仙瑟夜他们。

    这两人,一个是为了凑热闹,另一个则是担忧紫苏情况,非要跟来的。

    上山路上,萧岚依发现街巷中竟都是在讨论昨晚兽鸣的事情,并且各种不靠谱的猜测层出不穷,连说书的都已经趁夜将戏本子编了出来,早上就开始在茶楼里唾沫横飞的讲述着他们脑洞大开的猜测,引得众吃瓜群众深信不疑,频频拍手称赞。

    不过萧岚依瞧着谷祁苏从那门口路过后的神色,估摸着待会儿谷祁苏上山后,这些说书的就得被剑幕山弟子给拖出去一阵教训了……

    “诶,那不是剑幕山弟子吗?怎么一早就下山了?”

    谷伊玥的声音突然传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萧岚依果然瞧见不远处一群身着剑幕山武袍的弟子正从山上下来。

    他们个个手握长剑,面色凝重的穿梭在众街头百姓之间,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不知在寻找着些什么。

    见此萧岚依下意识瞧了瞧那边茶楼里还在唾沫横飞,给吃瓜群众们讲述着他昨夜兽鸣响动下,突然灵光一闪,所编出故事的说书先生,摇头叹息。

    看来还没等谷祁苏上山,就已经有人将这事传到夏钦耳中,所以派弟子下山制裁他了?

    不过也怪他们,传什么谣言,谈什么是非不好?非要在剑幕山下大肆嚼剑幕山的舌根,这不没事找刺激吗?真真是被昨晚的兽鸣给刺激到连命都不要了!

    只是那些被萧岚依认为是下山惩治乱嚼舌根之人的那群弟子,却并没有进入茶楼,过茶楼门口而不入,任由茶楼中说书先生继续忽悠人,他们则是直直去了茶楼旁的客栈,在客栈中大肆搜人,动静可谓极大。

    这是又发生了什么?

    几人见此场景,对视一眼,皆不再耽搁,带着疑惑急急赶往山顶。

    剑幕山内不知是又出了何事,几人上山后,就见情况似乎比昨晚来时还要混乱几分。

    谷祁苏直接带着萧岚依与谷伊玥去了夏钦客室,仙瑟夜则是被谷祁苏命弟子带着,去了医庄冀思洺那里查看紫苏情况。

    “师兄,山中又出了何事?怎得如此混乱?”

    谷祁苏一进门,就急急询问。

    照他看来,山中此刻情形,应当不止是黑兽不见所致。

    不然这些弟子应当都在迷雾森林中寻找,尽量将巨兽范围所小在迷雾森林中,不让它出来祸害人,而不是山下山中到处乱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