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七十二章巨兽不见了
    这些话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也以为他绝对不会将他经历的那些让他刻骨铭心,由天真懵懂走向看破人心的经过告诉任何人。

    可若这些可以挽回萧岚依对他的怀疑,他不后悔全盘托出。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不能再失去这个给了他温暖的萧家!

    萧琪星眼泪汪汪的跑到小孝身边,肉嘟嘟的小手附上小孝冰冷的手掌,安慰道:“小孝哥哥你别伤心,你还有我们,爹爹一定会拿到兽角,解了你的毒,娘亲也不会不要你的……”

    “小星,谢谢你。”

    小孝垂眸看着萧琪星,缓缓勾起唇角。

    虽然是在笑,更多的却带着苦意。

    “行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巨兽封印,再将你的毒解了。”

    萧岚依突然开口,起身眺望着已经恢复平静的内林,“至于你私自将巨兽放出的事情,我也只能尽力保你,若是剑幕山那边执意要追究,你怕是还得有些苦头吃的。”

    “只要依姨别将我赶出萧家,我愿意为我犯的过错承担责任。”若是他还有命的话……

    最后一句话小孝没有说出口,他不想让自己再那般悲观,他如今,最想的是活着。只希望老天不要将他这点念想都给剥夺了。

    谷祁苏他们很久以后才从林内出来,那时候萧琪星他们已经被萧岚依带到了圣栎翼所在的山洞,在山洞中暂时躲避休息。

    因为林中自萧岚依她们出来时的那一阵大爆发后,就再没有了响动,山洞中等待的人们也渐渐放松下心情,在山洞内闭眼小憩。

    谷祁苏一到山洞就看到萧琪星趴在萧岚依怀中休息的模样,脸上带着淡淡暖意走近。

    “紫苏呢?兽角你可有一并取来?”

    萧岚依小声询问道,被谷祁苏眼神示意出去洞外再说后,这才小心翼翼将萧琪星放下,跟着谷祁苏去了洞外。

    到了洞外,萧岚依才发现夏钦与秋月茹也在,而她毫无意外的被秋月茹瞪了一眼,让萧岚依顿觉自己身上被秋月茹带着愤恨的眼神灼穿两个大洞。

    “你们可有将巨兽封印?”

    萧岚依无视秋月茹的眼神,询问着谷祁苏与夏钦。

    后两者闻言脸色沉了沉,由谷祁苏开口道:“那巨兽,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

    萧岚依声音上扬,有些不可置信。

    “我们赶去后,想要将那巨兽封印,可谁知巨兽愤怒发狂,身上爆发出一股巨大怒气,朝着我们冲来,圣兽当时挡在了我们身前,与那巨兽直直相撞,爆出一股巨大冲击。冲击过后,它们便双双从我们眼前消失不见。”

    夏钦回想着当时情况,一阵后怕。

    那是一副他若不亲眼所见,亲自感受,便不会相信的场面与兽压,凌厉的冲击席卷着他的每一寸感知,让他一度怀疑他到底能不能活着出去。

    萧岚依听完夏钦的话,估摸着他所说的巨大冲撞,应该就是自己与小星他们刚出内林时,从最深处爆出的那股冲击,遂询问道:“这么说的话,你们刚刚不仅没有封印巨兽,就连紫苏也不见了?”

    “你给我住口!竟然还敢嘲讽我们没有封印巨兽?要不是你儿子他们将巨兽给放出来,今晚便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情!”

    秋月茹今晚心情差到极点,且就喜欢揪着萧岚依不放,一听她这话,当即认定她是在嘲讽她们剑幕山办事不利,质问于她。

    “秋师妹今晚怕是有些累了吧,要不就早些回去歇着,这里的事情,有我和师兄便好。”

    谷祁苏突然开口,语气疏离中带着丝不悦。

    “谷师兄,你……”

    “好了月茹,现在事情还未有定夺,你切莫动用私人感情判断是非。”

    夏钦说着,暗暗给秋月茹使了个眼色,继续道:“你且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明日再说。”

    “可……知道了山主。”

    秋月茹本是张口想要辩驳,可话到嘴边,终是没有再说下去,转头对谷祁苏浅浅一笑,道:“还是谷师兄了解月茹,月茹今日确实因招募弟子一事有些疲累,就先回去歇息了。”

    说罢秋月茹转身离去,一派淡定从容,让萧岚依实在佩服她的瞬间变脸能力。

    不过现下最重要的可不是秋月茹这作妖的女人如何会变脸,她最关心的,还是紫苏与那巨兽的去向。

    那么两个庞大的身躯,平白无故的,怎么就会消失不见呢?

    “其实紫苏我们已经找到了。当时发现它们两只巨兽不见,我们立即命众弟子在内林中寻找,只是我们只找到了重伤昏迷,已经缩小后的紫苏,却没有找到那只被放出来的黑色巨兽。”

    谷祁苏看出了萧岚依的疑惑,主动告知了她事情的所有经过,随即眺望内林方向,“我们怀疑那被放出来的黑色巨兽也和紫苏一样,会瞬间缩小,所以那些弟子还在山中搜寻它的踪迹。”

    “如此便好,断不能让那害人之兽逃出森林。”

    萧岚依点头赞同继续寻找的做法,扯了扯谷祁苏袖角,道:“紫苏那小兽伤的可严重?你带我去瞧瞧它吧。”

    她刚刚将萧琪星带回山洞后,萧琪星便把他们在林间看到的事情,以及紫苏如何保护他们,又再度拐回去帮小孝取兽角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所以萧岚依对紫苏的表现十分满意,如今它因此受伤,她这主人于情于理都要去看上一看才是。

    “岚依弟媳,关于几个孩子将巨兽放出来的事……”

    夏钦突然开口,眼神往孩子们歇息的山洞看去,想要进去一问的心思表现的十分明显。

    萧岚依见此眸光微闪,看着夏钦笑道:“孩子们都睡了,山主若是有什么想要问的,问我便是,我方才已经将他们进入林中的事情都问清楚了。”

    “如此也好,那便路上说吧。圣兽被找到后,就直接移至我剑幕山医庄为其查看上药,本山主也不甚担忧,咱们便一起过去看看。”

    夏钦说着已经迈开步子在前面带路,萧岚依则是被谷祁苏牵着跟在后面,把小孝他们如何进入密林,以及为何进入密林的事情全部告知了夏钦。

    夏钦听完萧岚依的叙述后,叹息道:“虽然小孝那孩子是个苦命孩子,但他这次做事实在有欠妥当,一旦巨兽下山祸害百姓,那可不是一条生命可以抵得住的事情。”

    萧岚依闻言快走几步行至夏钦面前,拱手道:“山主这话着实不错,所以这次巨兽失踪,岚依愿替那孩子,与你们一起寻找巨兽踪迹。”

    “罢了,这事容后再说。”

    夏钦见此叹气,挥手说罢就快走朝着剑幕山中的医庄走去……

    紫苏的情况,似乎十分危险,萧岚依见到它时,便见它身上原本雪白的毛发几乎全部成了血色,看起来,应当是哪里又受了外伤。

    而它原本灵动,每日懒点子不断的紫色眸子此刻紧紧闭着,整只兽看起来毫无生气,惹人心疼。

    “它怎么样了?”

    萧岚依上前查看,被正在为紫苏诊治的男子挡下,“圣兽此刻状况不佳,尔等还是莫要接近的好。”

    男子这话的防备之意尤为明显,手中拿着为人止血的药膏,在紫苏肩头伤口上为它涂抹。

    “没用的,紫苏受伤,用人类的药,根本无法治愈它。”

    萧岚依说着划破手掌,在男子惊愕眼神中,将自己的血在紫苏肩头伤口滴了几滴,“还有别的伤处吗?”

    男子闻言自惊愕中回神,有些微怒,“你这是做什么?我调制的上好伤药没用,你的血就有用?”

    男子这话明显是在责怪萧岚依,可萧岚依听完后则是不以为意,“我的血,就是比你的药有用。”

    这话可谓气人,尤其是让冀思洺这样的药痴听到,那便更是生气,“你是哪个长老手下弟子?怎得如此不懂世事?圣兽性命,岂是儿戏!”

    “我也没把它当成儿戏。”

    萧岚依看着冀思洺这副模样,便不指望从他嘴里得到紫苏的情况,直接自己动手检查起紫苏的小身板,想要趁着自己手上伤口还未愈合,再多给它滴上几滴血。

    不过等她她翻遍了紫苏身上毛发,却并没有再在紫苏身上找到其他流血的伤口。这一身的血色,竟只是因为原伤口裂开而染红的毛发?

    平时紫苏一直说它不容易受皮外伤,萧岚依那时总觉得它是在吹牛,现在看起来,确实如此。

    这倒是让萧岚依更加好奇,当时在流岳村后山,紫苏是怎么个‘不小心’法,将自己肩头弄伤了这么大一块?

    检查完紫苏身上并没有别的伤口后,萧岚依任由手中到伤处快速凝血愈合,转身看向一脸惊愕,此刻似乎已经被他身旁夏志远告知自己身份的冀思洺,询问道:“它什么能醒?”

    冀思洺被问后,神色有一晃神的尴尬,抿了抿嘴,意味深长道:“该醒的时候,就行醒了。”

    “若是如此,我还问你做什么?我问的是具体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