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六十七章阵法有漏洞
    “相公,我可告诉过你别到处沾花惹草的,这才不到半个时辰,你就给我搞来了朵烂桃花?”

    萧岚依斜瞥着谷祁苏,手在他腰上暗暗使力。

    “娘子别闹,秋师妹是大长老最得意的弟子,此番是代替正在闭关的大长老,过来查看巨兽的。”

    谷祁苏柔声说着,任由萧岚依掐着自己泄愤,抬手为她擦拭了额上汗珠,道:“娘子这般行色匆匆赶来,可是想为夫了?”

    “美的你。”

    萧岚依说着放开掐着谷祁苏的手,正色道:“我刚刚过去后并没有见到小星,只见到了小翼,小翼告诉我小星他们在兽鸣之前,便进入了森林深处,随后便听到兽鸣传来。我怀疑……小星他们在里面。”

    萧岚依说着看向森林内围。

    那里漆黑一片,树木都是万年巨树,茂密的树叶遮挡住了所有月光,黑的让人心惊。

    “你说什么?!”

    谷祁苏面露惊愕。

    他一开始看到萧岚依过来,还以为她是看到小星平安,便过来寻自己了,谁知小星竟是……

    “师兄,这阵法可解开了?”

    谷祁苏牵着萧岚依走向夏钦询问。

    夏钦此刻正好听完弟子报备,看谷祁苏过来,笑道:“刚刚弟子们检查了阵法,发现这阵法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应当没有人进去过才是,咱们,便不用进去了。”

    夏钦的语气十分轻松,提了一个晚上的心,也放了下来。

    没人进去过森林内围,就代表着那巨兽绝不可能被人唤醒。

    虽然夏钦还是无法解释刚刚巨兽的两声怒吼到底是何原因,但自森林中围进入内围的阵法,是万年前先辈们设下的,若是已经确定巨兽无恙,再强行破除,实在是对先辈们的不敬。

    “小星他们很有可能进去了!”

    “你说什么?”

    萧岚依开口,一句话便让夏钦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岚依弟媳,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知道你跟祁苏的儿子,一定不俗,可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

    “我没开玩笑。有人亲眼看到小星他们进入了密林,小星进去后不久,就听到了兽鸣。小星身边还带着圣兽,这时间未免太过巧合。”

    萧岚依说着看向密林,笃誓道:“今日不管你开不开这阵法,我都要进去找找!”

    “岚依弟媳别激动,若此是当真,定是要进去一探究竟的,只是这破除老祖宗留下的阵法……”

    夏钦说着垂眸微思,脸上几番纠结闪过。

    “你这女人也太猖狂了些!分明我山中弟子已经检查过无人进入,你儿子小小年纪,毛都没长齐,怎可能不碰到阵法直接进去?我看你就是故意刁难!”

    秋月茹挣开方奇拉着她手,冲上前来就是一阵对萧岚依的指责。

    刚刚她被萧岚依甩出去后,看到萧岚依被谷祁苏抱着,简直要气炸,还是方奇拉着她,告诉了她萧岚依的身份,说萧岚依千真万确是谷祁苏的娘子。

    但那又如何?这女人长的这般狐媚,若她真与谷师兄在一起,也一定是她先勾引的谷师兄!

    而且自己谷师兄如玉般一尘不染,涉世后最容易让这种心机女人蒙骗!这女人孩子都四岁了,还恬不知耻的告诉众人,说那是她和谷祁苏的孩子?

    谷师兄被她勾引,蒙蔽心智相信,她可不会相信!

    “我故意刁难?我儿子至今没有踪迹,我要寻他,还寻错了不成?!”

    萧岚依怒视着疯狗似的秋月茹,看着她那张脸就来气,索性不再搭理她,准备再找夏钦说话。

    可秋月茹因为萧岚依夺了她多年所爱,心中早已对萧岚依恨之入骨,看她不搭理自己,准备离开,直接抬手就要拉她,却被谷祁苏给挡下了。

    “秋师妹,岚依是我娘子,小星是我儿子,秋师妹说话做事,还是注意些的好。”

    谷祁苏的声音十分疏离,说话间几乎没有看过秋月茹,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萧岚依身上。

    “秋师妹?师兄果然是因为这个女人,连对我的称呼都从月茹师妹,变成了秋师妹吗?”

    秋月茹一副受伤模样看着谷祁苏,眼眶有些微红。

    这个她看了第一眼,就决定托付终身,非他不嫁的冷情男人,她竟是用了这么多年,也不能将他融化半分。

    现在,他竟是又用她盼了多年而从未得到过的温柔目光,注视着别的女人,唤别的女人娘子?

    自己这些年的苦苦等待,到底算什么!

    看秋月茹还想再说什么,夏钦赶紧上前将秋月茹拉开,“好了月茹,现下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

    说着夏钦看向萧岚依,开口道:“小星既是祁苏师弟的孩子,他的安危,我这师叔伯定不会坐视不理,但现在阵法确实未被破坏,还不确定小星真的进入,若不然岚依弟媳稍等片刻,让我遣人在中围外人多加寻找。若最后真的寻不到小星身影,届时,我定会亲自主阵,开启阵法。不知岚依弟媳觉得如何?”

    萧岚依闻言敛眸,想了想,抬首道:“半个时辰,我只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若是没有找到小星,就请山主开阵,进去内围寻人。”

    她虽然现在心急如焚想要进去找小星,但夏钦说的也不无道理。

    小星他们很有可能并没有进去里面,这件事,也可能和小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她不可能无休止的等待下去,等半个时辰,是她的底线!

    “你这女人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秋月茹闻言怒瞪着萧岚依吼道,无视夏钦给自己的警告眼神,继续道:“若是你儿子临阵退缩,或者因为刚刚兽鸣吓到腿软,被我剑幕山弟子送出迷雾森林,我们就算翻破天,也不可能在这森林里找到他。那到时候,我们就得任你你任意妄为,破了这先辈留下的阵法吗!”

    萧岚依闻言倒是淡定了,看着因为谷祁苏而对自己恨之入骨,早已失去理智,只知道想尽一切办法反驳自己的秋月茹,勾唇质问,“那若我儿子真的进入内围,你们阵法又没有半分被破坏痕迹,那就说明你们阵法这万年来,都是有漏洞的。你们就不怕以后会有有心人借着这漏洞,以同样进入方式进入内围,擅自放了凶兽,让它大杀四方吗?”

    “这绝对不可能!”

    秋月茹笃定喝道,抽剑指向萧岚依,“你这女人不仅要求我剑幕山无故破先辈的阵法,现在竟还质疑我剑幕山先辈的阵法有漏洞?这可是大逆不道!今日就算你有谷师兄护着,我也要给你些教训!”

    秋月茹说着挥剑冲向萧岚依,眼中满是杀意。

    谷祁苏见此,挥袖间便化解了秋月茹的剑气,冷声质问她道:“秋师妹今日非要与我们作对吗?”

    秋月茹被这话一下子拉回了神志,看着谷祁苏,含情脉脉道:“谷师兄,我怎么会与你作对?可这女人的话你也听到了,她是对师祖的大逆不道,我只是想给她点教训而已,并没有想与你作对啊。”

    秋月茹眼中的秋波,被萧岚依嫌碍眼,直接挡下,“秋姑娘,我刚刚的话,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我只是在提醒你们。巨兽这种霍乱百姓之物,既然万年前,就镇压在你们剑幕山,由你们剑幕山世代看管,那你们剑幕山就有责任保证它不会再出来霍乱世间。况且我刚刚说的事情也不无可能,你这般矢口否认,并且要治我大逆不道,那到时巨兽一旦出来混乱百姓,你负的起那个责任吗?”

    “你休要再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剑幕山守护封印巨兽万年,从未有过任何纰漏,若真如你所言,先辈们的阵法中有漏洞,那这万年间,巨兽就不会一直镇压至此了!”

    秋月茹气愤萧岚依挡住了她给谷祁苏暗送秋波,每个字都被她咬的很重,字里行间都仿佛穿插着骇人冰凌,要将萧岚依扎的面目全非。

    萧岚依自觉屏蔽了她的怨念,对于她的质问,更是嗤之以鼻,“那还有一点你别忘了,这万年间被封印的巨兽都没有异动,就在刚刚,它嘶鸣了两声!就算结界真如你所说,没有任何问题,但巨兽异动也是不争的事实,你们剑幕山世代守护巨兽,在巨兽有异之时,本就应当进去查看,而不是因为我儿子可能进入,才要查看的!”

    “你……”

    秋月茹被萧岚依的话堵的语塞,看了眼她与谷祁苏那般亲近,心中愤怒就又升腾起来,冲着萧岚依吼道:“我剑幕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嘴!而且巨兽也只叫了两声便不再鸣叫,分明刚刚的嘶鸣只是意外。”

    说罢秋月茹嗤笑看向萧岚依,鄙夷道:“呵,万年间才两声嘶鸣就将你给吓到了?果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

    “嗷——”

    打脸时刻来的猝不及防,几乎是在秋月茹说完前一句话,那巨兽的第三声嘶鸣紧接着就从内林中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