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六十四章大展身手
    看着小姑娘袖口斑驳的血色,以及自己身上沾染的血色,萧岚依心中突然一阵一阵抽疼。

    “不是吧,我这现代的嗜血罗刹,就几年没有过那种嗜血的日子,就娇弱到看血就心疼?以前也没这毛病啊。”

    萧岚依捂着胸口低喃,疑惑自己为何会心中抽疼时,也在疑惑为何鲜血会喷到自己这个‘魂体’上。

    “依儿,别伤心……娘是家族罪人……咳咳……娘早就该下去给你外公谢罪……你切记娘刚刚告诉你的事情,等你成年后,便那里将它寻出打开……咳咳……那个秘密,这世间就只有你知道了……你一定要替娘…替娘好好……守……护…”

    床上女人拼劲最后一丝力气,与小姑娘交待着,声音渐渐虚弱,到最后,戛然而止。

    “娘!”

    声嘶力竭的呼喊在萧岚依耳边炸响,她的心仿佛突然在这一瞬间裂开。

    怔怔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以及床边声嘶力竭的小姑娘,似有什么不知名的情绪正自萧岚依裂开的心扉慢慢溢出……

    “娘子,娘子?”

    混沌中,萧岚依突然听到谷祁苏焦急呼唤的声音,眼前生离死别的画面陡然消失,一阵巨大的拉力撕扯着萧岚依的神志,让她瞬间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喘粗气,好久不能回神。

    眼角有些冰凉,萧岚依抬手抚上,只觉指尖一片湿润。

    那是……泪水?

    “娘子,你可有和不舒服,快告诉为夫。”

    谷祁苏瞧着萧岚依慌张模样,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想到她刚刚昏迷时梦魇模样,手臂便搂的更紧。

    “我没事。”

    萧岚依下意识开口,坐躺在谷祁苏温暖坚实的怀中,心中异常安定。

    刚刚‘出魂’时莫名的惶恐在萧岚依心中一点点减弱,连带着她看到的画面都开启涣散。

    抚上刚刚还觉得剧痛无比的胸口,那里,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她刚刚,果然是太过入戏,所以即便是‘出魂’了,也能感觉到痛吗?

    “娘子可是胸口不舒服?为夫再给你诊诊。”

    谷祁苏看萧岚依抚上胸口的模样,以为她是不舒服,焦急拉了她的手腕,就要为她诊治。

    “我真没事,我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刀剑的伤口都不能奈我何,这好端端的,能有什么事。”

    萧岚依按下谷祁苏要为自己诊治的手,不经意看了眼窗户,惊愕道:“天怎么黑了?”

    她记得她失去意识的时候,才下午,怎么眨个眼醒来,天就黑了?

    “你昏迷了近五个时辰,天怎能不黑。”

    谷祁苏说罢起身,坐在了萧岚依对面,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让她直视自己,“下午悦阳师妹说你突然昏迷,为夫为你诊治也并未诊出你有何病症,可好端端的你又为何会昏迷?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遇到了什么事……”

    萧岚依看着谷祁苏满是担忧的眸子,思绪随着他的话,回到了下午昏迷之前,“我那时见到四皇子妃真容,不知怎的,就觉得头疼欲裂,浑身难受紧,等悦阳过来,我便再撑不住昏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现在想想,那四皇子妃模样绝美,她不至于一看她的模样,就浑身难受,怕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出魂’了吧。

    不过说来,这穿越的后遗症,可真是莫名其妙,以前在自己打瞌睡的时候,带自己‘出魂’也就算了,这次居然强行给自己拉出了魂,还给她看了一副那么悲伤的生离死别画面,引得她到现在还觉得心中微堵,可真是奇怪的紧。

    “娘子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告诉为夫?”

    谷祁苏看着萧岚依蹙眉凝思的模样,敏锐察觉到了她的不正常。

    “没有啊,我就是不知为何,突然昏迷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萧岚依摇了摇头,暗想出魂这事,怕是告诉谷祁苏,他也一定不会相信,又何必说出来,平添事端。

    可谷祁苏并不打算就此作罢,“娘子说过不让为夫有事瞒你,那同样的,娘子也不能有事瞒着为夫。”

    天知道下午他从剑幕山回来之后,就听到萧岚依昏迷的消息,心里有多着急,为她诊治,也一直诊不出病症。

    当时看着萧岚依昏迷在床上的模样,他多担心她这辈子也醒不过来,五个时辰里的没一分每一秒,他都是在煎熬中渡过。

    现在萧岚依醒来,他又怎么放过任何了解她昏迷原因的细节。

    谷祁苏眼中的担忧让萧岚依一阵心暖,想了想,还是将自己这几次‘出魂’的事情告诉了谷祁苏。

    “竟是有这等怪事……”

    谷祁苏听完萧岚依的描述后,好看的眉头一直蹙起,盯着萧岚依一直看一直看,将萧岚依这厚脸皮都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揉了揉他的俊脸,笑道:“好了,现在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就不用再为我担心了。我现在有点饿,给我做些好吃的吧?相公的手艺最棒了!”

    “看娘子现在的精神头,想必是真无大碍了。”

    谷祁苏任由自己俊脸被自家小娘子柔的奇形怪状,眸中的宠溺,让人心悦。

    掩下心头担忧,谷祁苏柔声询问道:“那娘子想吃些什么,为夫这就去给你做。”

    “呃……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想不出来。”

    萧岚依被冷不丁一问,精明的眸子骨碌碌一转,提议道:“要不,咱们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食材?”

    萧岚依说着翻身下床,拉着谷祁苏去向客栈厨房。

    “二位客官,这前面可是本店厨房,如今夜深已经关闭,二位要不……”

    守夜伙计看着萧岚依与谷祁苏一路奔向厨房,赶紧出来制止,眼神在萧岚依与谷祁苏身上转来转去,不停打量。

    来这客栈住店的都是皇族中人或者官家少爷小姐,哪个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这两人本就是被悦阳公主‘收留’的不知身份之人,现在深更半夜,众人歇息之时,竟是要来借厨房做饭,果然是些上不来台面之人,真是可惜了这两幅好皮相了。

    萧岚依瞥了眼挡路伙计,看出了他眼中的不屑,却不想与他这种人过多纠缠,直接简单粗暴的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伙计面前,挑眉道:“这个够了吗?”

    “呵,客官,我们店可不是那种普通店铺,这银子……”

    伙计话还未说完,就见谷祁苏突然闪至他的面前,冷然的眸子盯的他心中发颤,“许久不见,不知你们遥熙王,近来可好?”

    遥熙王?

    伙计闻言心中一惊。

    遥熙王是他们天翎国中,统领三军之人,他们这些明着过来做伙计,暗着是保护来这里贵客安危的人,都是出自遥熙王手下,被遥熙王一手培养,这人竟是认得他们遥熙王……

    “嘿嘿,我们遥熙王近来挺好,有劳客官挂念。”

    伙计讪笑着后退,推至一定距离后,躬身道:“是小的有眼无珠,小的这就去给您开门,要不小的把厨师也给您叫起来,您想吃什么,直接让……”

    “不必。”

    谷祁苏说着揽了萧岚依,继续往厨房走去,伙计见状赶紧小跑着超过两人,但在两人到达厨房之前,已经将门打开,并且还殷切的点燃了厨房中的烛火,“这厨房二位客官随便使用,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小的。”

    “行了,你可以离开了。”

    谷祁苏说话间看了一眼那伙计,吓得伙计一个哆嗦赶紧点头应声,“是,小的这就出去。”

    话落,伙计便脚底抹油的溜出了厨房,还不忘将门给两人关上,生怕再多被谷祁苏看上一眼…

    “这人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刚刚给他银子他不要,非得让你吓上一吓,才乖乖做事,果然是对一些非常之人,就得用一些非常手段。”

    萧岚依耸肩说着,随即打量了这厨房,不由惊叹道:“这里不愧是皇家所开的客栈,这厨房也着实气派。”

    说罢转而看了眼谷祁苏,挑眉道:“这下子,相公就能大展身手了。”

    “为夫更喜欢在塌上大展身手。”

    谷祁苏说着查看厨房食材调料,寻思着在待会儿在厨房大展完身手,喂饱了他家小娘子,没准他还能在塌上再大展一次身手呢。

    “你这男人,真是没羞没臊。不过……我喜欢~”

    萧岚依打趣儿说着,说罢也随谷祁苏一起查看着厨房食材。

    不过因为已经深夜,白日里客栈待客用去了不少食材,厨房中剩下的食材,都是些能存放住的菜,而且种类也不甚太多,肉食的话,就更不用说了,新鲜的,明天早上才能送来。

    以至于那厨房一角的数条鲤鱼,就这么无故被萧岚依给盯上,成了她最钟意的一道食材。

    谷祁苏也是给力,在失忆时郭芙溪这助攻岳母的特训下,几条鲤鱼在他手下煎炸炖煮,花样百出。

    炊烟袅袅,一看起来像是误入凡尘的神祗公子竟是在为自己烧菜做饭,萧岚依的唇角,不自觉微微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