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六十三章又是苦情戏
    “是啊,我弟弟也要参加这次招募大会,就让他们一起了。”

    圣悦阳点了点头,伸手示意老头儿交出酒壶,让她查看。

    老头儿最终无奈叹气,嘟囔了句只能瞧一会儿,这才交出酒壶让圣悦阳对照。

    最后果然是那酒壶助攻,让圣悦阳暂时相信了老者的身份,并跟他对暗号似的询问着圣栎翼坠崖的事情。

    老者一听,惊愕中带着丝无奈,“阳儿那小子可真是守不住秘密,让他别将这事说出去的……”

    “那日 你们看到坠崖的,是我弟弟。”

    圣悦阳的话让老头先是惊愕,随即脸色变了又变,询问了圣栎翼情况后,直道作孽。

    至此老头的身份已经不需要再怀疑,他确实是离阳爷爷无疑。

    还未等两人带老者上楼,就听一熟悉女声传来,“怎么又是你们,这次居然又带了一个老乞丐?你们这下下作之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萧岚依闻言蹙眉看去,就见那日杞嬷嬷带着几个丫鬟从楼上往下走来,一张本就丑陋的刻薄的面容,此刻因为她的嫌弃,更加不能入目。

    “什么下作之人?本公主的朋友,岂容你这般侮辱!”

    圣悦阳闻言怒喝,腰间长鞭破空而出,杞嬷嬷耳边炸响,吓的她正在下楼的脚直接踩空,宛若一个花枝招展的皮球,从楼梯上骨碌碌滚了下来。

    “诶呦喂,老奴的腰啊……”

    杞嬷嬷摔下来后,惊魂未定的看着自己滚下来的楼梯,庆幸着自己摔下来时,只余下六七节台阶没有下完,要不然这么骨碌碌的滚下来,她的老命,怕是就要断送在这里了。

    “嬷嬷您没事吧?”

    身后小丫鬟看到嬷嬷滚了下来,赶紧追上前来检查伤势,被嬷嬷一挥手甩开,瞪着圣悦阳怒道:“公主?能与这些乞丐做朋友的,能是什么气派公主?我看就是边界小国来的黄毛丫头,以为有个公主头衔,就能吓着老奴不成!”

    “边界小国?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我们斌喜国竟然是边界小国?”

    圣悦阳说着挥鞭走向嬷嬷,勾唇的笑容那般肆意。

    在斌喜国,哪个见了她圣悦阳的不退避三舍,绕着走?她已经很久没遇到自己不长眼,撞上来让她教训的无礼之徒了!

    “公主且慢,这杞嬷嬷是我们四皇子府的人,这次无意冲撞公主,妾身回去自会严惩,公主金枝玉叶,还是莫要亲自动手的好。”

    说话之人是自门口而来,声音沉稳中带着丝上位者的贵气。

    萧岚依回头就见昨日被景炎博唤做母亲的蒙面女子自门口款步走来,身姿款款,脚步生莲。

    “你是月彦国的四皇妃?”

    圣悦阳因女子蒙面,并不识得她,只是瞧着她这眉眼,以及她刚刚说的话,有些不确定的猜测着。

    “正是妾身,刚刚外出,不便露出真颜,此刻在公主面前,便不用再遮面。”

    江琦彤说着将面上粉纱摘下。

    肤若凝脂,领若蝤蛴,精致的五官让众人眼前蓦然一亮。

    这容貌以倾城之称也一点不过,不愧是一直占据月彦国第一美女名号的女子,这姿容,可真是当之无愧!

    “四皇妃还是这般美艳动人,此番来这里,莫不是为了小世子?”

    圣悦阳语气有些疏离,说话时也是打着官腔。

    她几年前去月彦国皇宫为月彦国皇帝贺寿时,曾见过江琦彤,虽然此女生的貌美,可她眼角眉梢的精明,让圣悦阳下意识对她下意识想要疏远。

    可能是自小长在宫中,见惯了如江琦彤一般面容绝美,却又心思恶毒的人,所以圣悦阳对江琦彤这模样,极难生出好感。

    “是啊,这次剑幕山大肆招募弟子,我儿炎博自小便尚武,这次就送他过来试上一试,公主此番过来……”

    “我是为了我十六皇弟。”

    圣悦阳说罢收回长鞭,瞪了眼江琦彤身边的杞嬷嬷,冷笑道:“这次我就给四皇妃一个面子,不与她这老仆计较,但请四皇妃以后多费些心思管管下人,莫要让她在外面盯着四皇子府的名头,到处给四皇子府抹黑。”

    “这是自然,多谢公主手下留情。”

    江琦彤说着,斜瞥了眼脚旁杞嬷嬷,“你还不赶紧谢过公主,以后若是再让我看到你这般折损四皇子府颜面,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都是老奴有眼无珠,一时嘴快得罪了公主与公主的朋友,还望公主您大人有大量,莫要因奴才而生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杞嬷嬷自知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忍着身上剧痛,将头磕得咚咚作响。

    “哼。”

    圣悦阳见此冷哼一声,一点也不同情那杞嬷嬷,转而看向江琦彤,对她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本公主就不耽误四皇妃教训奴才了,告辞。”

    说罢圣悦阳转身要带众人上楼,却见萧岚依脸色煞白,靠在楼梯栏杆上一副十分痛苦之色。

    “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圣悦阳见此脸色大变,赶紧跑向萧岚依,撑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焦急询问。

    “我没……”

    萧岚依才开口,想告诉圣悦阳自己没事,可话还未说完,就觉突然铺天盖地的一阵漆黑朝她袭来,意识顿时消散无踪……

    这是哪里?

    萧岚依此刻身处在一处陌生院落,那个院落,记忆里的她从未见过,可却莫名熟悉。

    天色昏黑,头顶明月也被乌云挡了一半,使得视线总觉得雾蒙蒙的。

    “娘,娘您别吓依儿啊,您这是怎么了……”

    屋内传来一女孩上气不接下气的悲戚哭喊声,萧岚依听着这哭声,心中有些闷闷的,不自觉便被那声音吸引着,朝门内走去。

    她本是想伸手推开屋门进入,可谁知手竟是从那屋门穿了过去?!

    ‘我去,我这是又离魂了?’

    萧岚依惊愕看着自己已经穿过木门的手,一半在屋内被门板遮住看不到,一半还余在屋外,看起来像是她的手被嵌在门上一般。

    这情况,之前萧岚依也遇到过几次,不过都是她睡着后莫名离魂的,她全当是穿越后遗症,就没太在意,没想到今日竟又离魂了?

    “孩子,是娘对不起你,娘若是知道你爹爹是这样薄情,娘当初一定不会下嫁于他……咳咳……”

    屋中妇人虚弱的声音传来,悲戚中带着无可奈何,话还没说完,就咳嗽的不能自已。

    ‘啧啧啧,看起来,这次又是场苦情戏。’

    萧岚依听着这对话,把戏本子都猜出了几分,知道自己出魂一次不容易,也不再愣着,直接穿门而入,准备在一旁就着空气,观看这场悲情大戏。

    屋内灯火通明,摆设物件一看就是富贵人家才用的起的,只是因为母女俩这苦情的对话,把屋中气氛衬的十分压抑,使得整个屋子都有些灰蒙蒙的感觉,让刚进来的萧岚依顿觉胸口更闷了几分。

    看向床边即将生离死别的母女二人,萧岚依只觉自己这次‘出魂’依旧不成功。

    屋中死物模样都能看得清楚,两人说话声音她也可以听得清楚,但是人的模样,萧岚依却根本看不清楚。

    下意识眯了眯眼睛,企图可以改善那模糊画面,不过最终未果。

    罢了罢了,之前几次,不也是这样,就当是画质不太好电视剧吧,有得看就行,她不挑。

    “娘!娘您别说话了,依儿这就让爹爹寻御医过来。”

    床边是一个身着淡绿色裙装的小姑娘,看身头,大概六七岁模样。

    虽然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但萧岚依还是从身形上,一眼就把这小姑娘认了出来。

    她就是萧岚依之前出魂几次,画面里必有的小姑娘!

    不过这小姑娘可是个苦命的孩子,萧岚依前后也就‘出魂’两次,加上这次第三次,每次瞧见她,她都在哭,不是被欺负,就是……娘重病。

    啧啧啧,这命数,着实让她这局外人看起来都有些心疼。

    “依儿别去,依儿别去……”

    看小姑娘要去寻她口中爹爹过来,床上女人激动起身,死死抓住小姑娘的衣袍不让她离开。

    小姑娘看娘亲实在激动,赶紧安抚道:“好好好,依儿不去,可是娘……可是娘您现在……”

    “依儿,娘成这般,都是那负心人一手促成,如今他明知我病重,还三个月都不踏足我的院落……娘现在心已经死心了,那个负心人,娘不想再最后还见到他,你就这么…就这么陪着娘,送娘离开好吗……”

    女人语气中的无可奈何,与心如死灰萧岚依听的真切,只叹情之一字实在伤人,这女人,着实遇人不淑。

    随后女人竟是拉着小姑娘,在她耳边说着什么,萧岚依只觉自己耳边一阵杂音,完全听不清楚女人在跟小姑娘说什么。

    “‘画质’不好也就算了,现在怎么‘音频’也出问题了?”

    萧岚依无奈嘟囔着,靠近两人许多,却还是听不真切两人在说些什么。

    “呕——”

    床上女人突然呕血,溅了萧岚依与床前小姑娘一身。

    “不要啊娘,依儿不要娘死,依儿不能没有娘啊……”

    小姑娘被这鲜血吓到,颤 抖着身子慌张给女人擦拭嘴上鲜血,淡青色的袖口不一会儿便被浸染成了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