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六十二章圣兽苏醒
    谷祁苏闻言瞥了眼夏钦,“我药谷每年招募弟子,从未懈怠,要怪就怪你们剑幕山懈怠,这千年里招募弟子竟是随心情招募,这下遇到事情,弟子不够,怪谁?”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山里可都是精英,‘那边’因为万年未开战,也要饱和了,这才放慢速度,谁知圣兽苏醒这般突然,多招些弟子,总归是有益处的。”

    夏钦被谷祁苏突然谴责懈怠十分不满,而且这等闹心的事情,他也不想再继续下去,遂转移话题,道:“你这没良心的,下山后就不再管山上的事,怎么这次我招募个弟子就把你给吹来了?说吧,这次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开启迷雾森林的消息,今日大会开始时才流传出去,谷祁苏远在药谷的话,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得到消息赶来。

    而且就算谷祁苏有时间得知迷雾森林开启的消息赶来,但他素来冷心冷情,怎么想也不会是担忧那些拜师之人安危过来的。

    “若不是我儿子一心想拜你门下,我也不会与他一道过来参加招募大会。”

    而且若不是知道这次夏钦为了招募弟子而开启了迷雾森林,担忧小星安危,他今日也不会上山露面。

    “噗——咳咳,咳……”

    夏钦被谷祁苏吓到喷茶,咳嗽不止。

    他就不该喝那口茶的,他怎知谷祁苏这般冷清淡定的人,会突然说出这般惊掉下巴的话。

    “祁苏你今日莫不是发烧了?怎么净说胡话。”

    夏钦说着就要附上谷祁苏的额头,想看想看他是不是烧糊涂了。

    自己这般英俊风流之人,也才在去年成婚,孩子如今再媳妇肚子里没爬出来呢,谷祁苏这么距女人与千里之外的大冰块,这般一本正经告诉自己他有孩子了,而且还是个能参加弟子招募大会,至少有四岁的娃娃?

    他以为孩子是从鸡蛋壳里蹦出来,眨个眼就能走路的小鸡仔?

    谷祁苏见夏钦要摸自己额头的手,淡定躲开,开口道:“我儿子今年四岁,等这次弟子招募大会结束后,我便会告知师兄他是哪个,让师兄见见。”

    “不是,祁苏你说真的?”

    夏钦被谷祁苏这么一本正经的模样搞的有些怔,看他点头,更是担忧,趁其不不被快速附上他的额头。

    “也没发烧啊,可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成婚了,孩子就已经四岁了?莫非是……领养的?”

    虽然他不觉得谷祁苏会是那种领养孩子的人,但是谷祁苏会有一个四岁的孩子?他是不会相信的!一定不会是真的,一定是领养……

    谷祁苏闻言脸色微黑,“是我亲生儿子,四岁。师兄便不要再惊愕了,你信与不信,他都是我的亲生儿子,这点谁也改变不了。”

    说罢谷祁苏突然想到刚刚夏钦说的他还未成婚的话,眸中似有流星划过,一个念头浮上心头…

    “好好好,师兄信你还不成嘛,你别生气。”

    察觉到谷祁苏的不悦,夏钦好忙安抚,随即摩拳擦掌的看着谷祁苏,眉飞色舞道:“那你儿子唤什么名字?我这做叔叔的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现在知道了,可是得去瞧上一瞧。”

    “瞧是自然会让你瞧的,不过不是现在,等这次选拔结果出来后,我便会告诉你。”

    谷祁苏说着,凝神看向夏钦,“只是在此之前,你能保证那些进入迷雾森林弟子的安危吗?若是……”

    “放心吧祁苏,你师兄我岂是那般视人命如儿戏的人?迷雾森林早就做好了万全之策,‘那边’也会来人暗中观察保护。况且‘那东西’在森林最深处囚禁,这次迷雾森林,只会开放前半段,若要靠近那东西,还要跨过森林中段。在此之前,他们定会被长老们发现赶出,绝对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

    夏钦说着,眼珠子骨碌一转,又回到了谷祁苏身上,“我说祁苏啊,师兄就只是心痒,想看看你儿子到底长何模样,又不会妨碍他,你就告诉师兄呗。”

    “师兄莫要心急,若是提前告诉你,你去查看,到时传出去恐有非议,等他通过了,我自会带他过来。”

    谷祁苏说话间已经起身离去,眨眼间消失在屋内,只余下略带余温的茶水中的袅袅白雾,证明着不久前却有人在此品茶。

    “这臭小子,明摆着吊我胃口啊!”

    夏钦想要挽留谷祁苏,而僵在空中的手讪讪收回,转动着手中茶杯,突然一笑,“不告诉,我不会自己去找吗?”

    爹爹是个大冰块,那儿子,铁定是个小冰块没错,而且已经锁定四岁,他现在就去瞧瞧!

    想罢夏钦起身,去向了迷雾森林方向……

    萧岚依与圣悦阳正在房中下棋,萧琪星他们进入迷雾森林已经一日,两人担忧孩子们,便找了个下棋的法子来转移注意力。

    “公主,楼下有人找您。”

    一侍卫突然敲门而入报备。

    “没见本公主正在干什么吗?让他等着!”

    圣悦阳不悦蹙眉,头也没抬的紧盯棋盘,观察着棋盘上棋子的风云变幻,额头上浸出一阵薄汗。

    她跟萧岚依下棋,从来就没赢过,这次这盘,看来也要……

    “公主,那是个老人,是拿着离阳小公子手绘画像过来的。”

    侍卫虽然感受到了此刻气氛凝重,可讲真,楼下气氛也实在是不太轻松,所以考虑再三,他还是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老人?莫不是离阳的爷爷找来了?”

    圣悦阳闻言惊喜起身,看向萧岚依道:“夫人,咱们这棋还是延后再下吧,你且随我一块下去看看。”

    “如此也好,离阳一直未找到爷爷,昨日进山时也心不在焉,若真是他爷爷,那便再好不过。”

    萧岚依说着起身,放下手中黑子,与圣悦阳一道去了一楼。

    “画的是我吗?你们看看这画的是我吗!”

    萧岚依刚一下楼,就看到一个一身破旧脏衣,老乞丐模样的老者拿着离阳所绘画像气汹汹询问楼下圣悦阳侍卫。

    “这……还是有点像的吧,就是相似度不太高……”

    侍卫看了看画像,又看了看那老者,有些作难道。

    画像上的画,其实画的十分稚气,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涂鸦,可无奈离阳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爷爷模样的人,当时他画出了这幅画,他们便就拿着这幅画一直在镇上寻找。

    这几日下来,其实他们也寻到了几个与画中人有些相像的老者,不过都被离阳摇头否认,说那不是他的爷爷,今日这个自己拿着画像过来的老乞丐,其实与画像中并不是很相像,但仔细看来,又觉得有些神似之处。

    所虽然老者是乞丐模样,他们也不敢对他有什么不敬之举,而他的这个问题,他们也只能尽量敷衍。

    “有点相像?我看一点也不像!”

    老头闻言灰白胡子一炸,从鼻孔喷出一股浊气,略带酒味,“老头儿我年轻时可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引得多少女子倾心,可我这阳儿的画画功夫实在让我心寒呐!”

    老头儿一脸悲痛的说着,不过随即又变了一副面孔,期待看向面前侍卫道:“你说我阳儿赶上了弟子招募,现在还未淘汰出山,可是真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

    侍卫尴尬点了点头,后退几步与老头儿保持着一定距离。

    这老头儿时而开心,时而生气的,简直让他觉得他精神有异。

    要不趁着公主还未下来,直接把他赶出去得了,万一待会儿惊扰公主圣驾可怎么办……

    “你就是离阳的爷爷?”

    圣悦阳的声音打断了侍卫的暗想,赶紧给圣悦阳行礼道:“见过公主。”

    圣悦阳摆了摆手在老头儿面前站定,接过他手中的画像,侧头与萧岚依一阵研究。

    “你觉得像吗?”

    圣悦阳看了好半晌,心情已经从刚刚得知离阳爷爷找来的兴奋,变成了怀疑。

    离阳爷爷也是当时目击圣栎斯推圣栎翼下山崖的证人,所以她这几日一直希望侍卫们赶紧将他找到,可眼下这个老头儿,明显用画像无法辨认真假…

    “我觉得,应该是。”

    萧岚依的话让圣悦阳一惊,疑惑道:“为何这么认为?他跟着画像……似乎相似之处不太多啊。”

    “你瞧瞧这个。”

    萧岚依伸手指了指画像上的酒壶。

    离阳说过他爷爷喜好喝酒,所以觉得自己人像画的不是太好,就在人像旁边加了一个花纹独特的酒壶。

    老头儿身上的酒壶,明显是他的宝贝,被他揣在腰间,用外衣刻意遮挡,刚刚老头儿与侍卫说话,吐槽离阳画工不精时,动作大了些,让她瞧见了那酒壶模样,以及酒壶上的独特花纹。

    现在与画像上多番对比,萧岚依觉得相似度有百分之八十。

    圣悦阳闻言点头,抬头对老头儿道:“你的酒壶能拿出来让我看看吗?现在离阳不在这里,我们还需多确认一下。”

    老头儿闻言谨慎捂住自己酒壶,也不知那酒壶到底有何宝贝之处,“这几日,就是你们收留了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