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六十一章谷师兄回来了
    “即便真是如此,我下套,你若不上套,又怎会成这般?”

    靳水游淡定躲开仙瑟夜,继续道:“小夜你还是别再做这无畏的抵抗了,愿赌服输跟着我回剑幕山,可比你做车夫要有前途的多。”

    谷伊玥听两人吵了半天,也算是大概明白了昨晚的事情,眼珠子骨碌碌再两人身上打量一阵,忽而玩心大起,插话道:“对啊神棍,我们江湖中人最讲诚信了,说出来的话,从不会食言。不管昨晚是什么原因,让你成了靳兄的仆从,你都要按约定执行,若不然,我谷伊玥第一个看不起你。”

    “伊玥姑娘果然够爽快!”

    靳水游附和赞同道,气的仙瑟夜吹胡子瞪眼半晌,却又无可奈何。

    言必信,行必果,这是他从小接受的思想,他身为司命,当然不会做出言而无信之事,可是他答应帮助紫苏,跟在紫苏身边在前,现下又要在剑幕山伺候靳水游两年,这样实在不妥啊!

    想罢,仙瑟夜四处寻找紫苏,打算与它打个商量,却找遍了众人肩头以及马车车厢,都没见到紫苏身影。

    “夫人,紫苏去哪了?”

    仙瑟夜跳下马车,疑惑询问。

    “紫苏?”

    萧岚依闻言这才想起已经有一会儿没看到紫苏了。

    她记得出门时,紫苏明明窝在小星肩头,非要跟他形影不离的保护它,难道它跟着小星一起过去了?!

    萧岚依赶紧眺望那边报名台方向,想要寻找小星身影,可奈何小星太小,那些年岁大的弟子将他挡的实在严实,萧岚依根本无法看到。

    这时台上的讲话老者终于讲完,一挥手撤了内力结成的屏障,以内力注声,开口对周围围观之人道:“现在起,我们剑幕山的弟子招募大会便正式开启,若是送行的人,就可以先行离开,五日后自会公布结果。”

    语毕,台前万人被剑幕山弟子十分有序的带向剑幕山那高大巍峨的山门,看样子,是要先带他们上山,然后送去迷雾森林。

    “迷雾森林多年未开启,里面可有危险?”

    萧岚依看向靳水游询问。

    “夫人放心吧,山中各处都安排长老暗中巡视,打分的同时也会保护那些参赛者,若真有危险,长老们必然会出手相助,不会让任何参赛者有性命危险。”

    靳水游说罢看向仙瑟夜,勾唇一笑道:“走吧小夜,咱们该回去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仆从,以后可要听话些。”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跟你上山,我这边还有事没解决呢。”

    仙瑟夜瞪了眼靳水游,十分想将他现在那张幸灾乐祸的脸给撕成八半。

    “需要多久?”

    靳水游挑眉询问。

    “夫人离开之前,一定给你答复。”

    “好,那我便等着了。”

    靳水游说罢不再多言,拱手与众人道别后,转身留下一个潇洒背影,随着众人自山门而入。

    “你小子够可以的啊,让那剑幕山大弟子这般上心,一个劲要讨你过去伺候。”

    谷伊玥看着靳水游离开背影,用肩膀撞了下仙瑟夜,语气意味深长。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她虽然没有看出来仙瑟夜有何出色特点,但靳水游这般对他穷追不舍,还不惜设计让他过去伺候,没准他还真有什么才能没被自己发现?

    “一边玩去。”

    仙瑟夜没好气甩了个白眼过去,走近萧岚依严肃询问道:“紫苏到底去哪了?我得找它商量下这事。”

    虽然这事是他贪玩中计,可毕竟他两边都答应了,木已成舟,他也只能尽量调节一下了。

    不过这伏耀大陆,可真是他的劫,自打他来了以后,就一直没什么好事发生。

    在他们那里他是高高在上的司命,在这里,他就是个谁都想使唤的仆从?

    唉,命运怎可这么玩他啊!

    “紫苏怕是跟着小星进去了,你若找它,想来还要等上几日。”

    萧岚依说罢静静注视着那些参赛弟子进入剑幕山大门,一直到最后一个弟子身影也消失在眼前后,这才回神与众人离去。

    这次小星能不能成功拜入剑幕山,五日之后,见分晓!

    ……

    剑幕山巅,山主夏钦书房。

    “你说什么?谷祁苏那冰块小子回来了?!”

    夏钦听弟子来报,惊愕从书堆里抬头。

    谷祁苏从剑幕山离开已经有三年了,回来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所以听到弟子来报,夏钦实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岔子,一不小心听错了?

    “确实是谷师兄回来了。”

    那传话弟子见此坚定了声音道。

    他刚见谷祁苏回来时,也是这般吃惊,虽觉得应该让夏钦好好缓缓这个消息的冲击,不过眼下还是传话要紧,“师兄这次回来,说是要找山主,直接去了山主客室等着了。”

    “哈哈哈,那没良心的臭小子这么多年不知道回来看我这个师兄,我这次一定要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夏钦大笑着将手中书页合起,起身往客室冲去,脚步轻,且快,每一步都稳稳踩在地上,却又轻若鸿毛没有声响,可见其武功之高。

    客室门口聚集了一堆女性弟子,一个个将自己打扮的明媚,在门口来回晃悠,只为让屋中那如嫡仙般倾城绝色,一举一动都带着致命吸引力的谷祁苏可以看上她们一眼。

    不过谷祁苏从始至终都没有抬眸看她们任何一个人,敛眸注视着杯中茶叶,想到那日他家小娘子给他沏茶画面,不自觉眼神就柔和下来,勾唇一笑。

    “哇塞,谷师兄笑了,笑了啊!!”

    “这简直是天神下凡!世间怎能有如此俊颜!”

    门口一阵哗然,众女子既兴奋又激动,若不是女子矜持以及谷祁苏身份所致,她们定是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哪怕只多靠近他一点点。

    “今日不用武修吗?看来以后得给你们多找些事做,省的你们有劲没处使!”

    夏钦的声音威严中带着丝不悦,一句话便让门口众女弟子轰然散去。

    即便心中再不舍谷祁苏俊颜,但眼下山主更加可怕…

    “你说说你这小子,这么久不回来,刚一回来,就引得我山中女弟子们无心习武,诚心砸我这山主招牌呢?”

    众女弟子离开后,夏钦又恢复了那副轻快逗乐模样。

    在山中众长老、弟子们面前,纵然他心悦轻松逗乐,也得端着一副严肃认真模样,以镇他山主地位,想想他还这么年轻,以后还得再‘装’数年,也委实觉得心累。

    “师兄这山中弟子可是一年不如一年,以前我在山中时,也没见有这么多粉蝶扑来,现下这般肆意,又怎能怪我。”

    谷祁苏缓缓抬头看着门口而入的夏钦,想到当年拜师时,他还不是山主,那时与他一同习武弄剑,钻研功法的日子,仿佛就在昨日。

    “当年粉蝶少?祁苏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夏钦听到谷祁苏这般一本正经的话,脱口而出。

    当年因为谷祁苏拜师,直接把他山中第一美男子的名头抢了,还引得山中众女弟子都疯了似的想靠近他,明里暗里给他送秋波,表真心,那阵仗可是不小,他这是失忆了不成?

    等等,似乎当年……

    “我想起来,当年你之所以见不到那么多粉蝶,可都是因为月茹的功劳。你说说人家倾心你这么多年,为你不知拒绝了多少男子求爱,你也该给人家点表示了吧。”

    夏钦说话间已经坐在了谷祁苏对面,瞧这谷祁苏听到月茹名字时,眉头微蹙的模样,就知道谷祁苏还是无意月茹。

    只怪当年惊鸿一督,便让那痴心丫头错付芳心,这么多年始终如一的等着谷祁苏,可奈何妾有意,郎无情,这段感情,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开花结果。

    “我与月茹只是同门,师兄莫要再拿这事开玩笑。”

    谷祁苏说着放下手中茶杯,不再与夏钦说这些有的没的,直接开口道:“师兄这次为何大肆招募弟子,甚至将迷雾森林也开启,只为尽快招募弟子?那迷雾森林中有何物,师兄不会不知吧。”

    “我当然知晓里面有何物,不过这次父亲言辞下令要让我尽快招募弟子,只有开启迷雾森林,才能缩短招募时间,并且选出来的,也都会是精英。”

    夏钦叹气说着。

    若不是被逼的太紧,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师傅为何突然下令?”

    谷祁苏闻言凝眉,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圣兽苏醒了。”

    夏钦语气凝重。

    圣兽苏醒,天下易主,他们此番准备,刻不容缓。

    “圣兽?就是当年樱襄王身边的那只战斗力极强的巨兽?万年都没有踪迹,怎会突然苏醒。”

    谷祁苏语气也变的凝重起来,峰眉蹙起,满面不忍。

    若圣兽传言为真,百姓平安和乐这么多年的伏耀大陆,便逃不过战火蔓延……

    “唉,就是因为这般突然,才让我剑幕山猝不及防,需要大肆招募弟子。”

    夏钦一副身不由己模样,说罢感慨,“你说说这伏耀大陆,万年间都和平无战,轮到我当任剑幕山山主,你当任药谷谷主之时,便要开战,咱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