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六十章做仆从两年
    仙瑟夜笑说着转头看向萧岚依,挥着手中折扇,解释道:“迷雾森林就在剑幕山后,与剑幕山比邻,归剑幕山管辖,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未曾开启,这次是专门为了招募弟子而开启。

    到时会送那些弟子们进入迷雾森林,作为拜师弟子的‘观察场’,以观察他们在森林中的应变能力,以及生存能力,这些都会被在暗处观察,确保人员安全的剑幕山长老们记入考核分数,一旦分数被扣完,就会被立刻驱逐出山,最后分数达到合格,又在森林中呆满三天者,便算作通过考核,可以被选拔进入剑幕山拜师。”

    “原来如此,这次参加人数众多,若是以这个方式选拔弟子倒也还算不错。”

    谷伊玥将仙瑟夜的话理明白后点头赞同道,随即又疑惑看向他,“那照你这么说的话,这次的测验,不是,只需要三日就可以得到结果吗?为何你刚刚说需要五日?”

    “啧啧啧,你这凶女人,果然除了会制药,凶人以外,就只剩下笨了。”

    仙瑟夜嫌弃咋舌的看着谷伊玥,在她动怒之前,赶紧转移话题,解释道:“这次拜师之人众多,山主一个人自是无法全部管理,剩下两日时间,便是要让众长老挑选弟子,进山后便会权权被那长老管理,修习长老分配的功法。”

    “哼,算你解释的清楚。”

    谷伊玥挑眉,收了手中药粉,往袖中一塞,手一撑跳下马车,走向仙瑟夜,好一阵打量。

    那**裸如同能穿过身体骨血的眼神,让仙瑟夜有些慎得慌,抬手用折扇挡住谷伊玥的视线,开口道:“喂,凶女人,就算你突然发现小爷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也不至于这样吧?况且小爷我对你这种凶女人可没有兴趣,就算你突然瞧上了小爷,小爷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我呸,本姑娘眼睛又不瞎,怎么会瞧上你?这一晚上没见,你的厚脸皮功夫倒是增长不少!”

    谷伊玥嫌弃说着,一掌拍开仙瑟夜挡在自己眼前的折扇,揪了他的衣领,询问道:“不过你这小子怎么突然知道这么多内幕?赶紧老实交代,昨晚去哪里偷听墙角了!”

    “喂喂喂,你这女人有没有良心?我把我知道的内幕可都告诉你了,你居然还怀疑我去偷听墙角?我堂堂司命大人,怎会惜的去偷听墙角!”

    仙瑟夜不悦拍开谷伊玥的手,跑到萧岚依身旁,抱怨道:“我说夫人啊,你可得管管她,我毕竟是伺候夫人的人,总这么受气可还能行?”

    “那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萧岚依转眸看向仙瑟夜,对他刻意回避谷伊玥的询问十分怀疑。

    他明明不是这个大陆之人,但却对剑幕山的事情那么熟悉,而且竟是连这次的选拔流程都知道的这么清楚,这让她不想怀疑,也有些怀疑了。

    “夫人你居然也这样!”

    仙瑟夜闻言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岚依,长叹一声,悲痛道:“亏我昨夜废了那么大的心神,得到了这个消息,今日一早就赶来将它告诉你们,你们却这样怀疑我,可真是让我心痛呐!”

    “既然你那么不容易才知道的消息,当然要把有多不容易的经过告诉我们,这样,我们才能更加知道你的不容易,不是吗?”

    萧岚依笑道,语气微微带着威胁,把仙瑟夜还想打哈哈的心思完全掐灭,叹气道:“其实这些都是我从靳水游口中打探到的。昨晚我找姑爷去花香楼的时候遇到了他,想着姑爷已经过去找夫人了,我去不去也都无所谓,就跟靳水游喝酒去了,就是那个时候知道的。”

    “靳水游?好端端的,他为何要把这事告诉你?”

    萧岚依挑眉。

    那靳水游确实是剑幕山弟子,知道这件事情无可厚非,但是他为何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仙瑟夜?这就有些引人深思了……

    “夫人你这是什么眼神?这个消息可是本司命凭真本事得来的!夫人别瞎想!”

    仙瑟夜警惕到,可这话却真是越描越黑。

    萧岚依清楚的记得靳水游曾向自己讨过仙瑟夜,这仙瑟夜昨夜见了他,还一夜未归。

    这里面,断然是要有一段让人浮想联翩的基情呐!

    “我,我这是昨晚与靳水游划拳赢来的消息,夫人你再这样……”

    “小夜,你可让本公子好找啊。”

    靳水游带着怨念的声音自远处传来,打断了仙瑟夜还想解释的话,为萧岚依脑补的基情,又平添一抹精彩。

    等萧岚依看向靳水游时,靳水游已经走近,依旧是那日风度翩翩的模样,不过一个哈欠,让他在萧岚依心中睡神的形象更加根深蒂固。

    打完哈欠,靳水游直接搭上仙瑟夜的肩膀,调侃道:“诶呀小夜,本公子一觉睡醒,就找不着你了,还以为你小子是想毁了昨晚的约定,逃跑了呢,没想到你竟是迫不及待自己过来我剑幕山门?”

    一觉睡醒,约定?逃跑?

    这妥妥是一场大戏呐!

    萧岚依眼中泛着几丝原来如此的神情,心中被靳水游的话引的更是浮想联翩,兴奋挑眉道:“哦~昨晚的约定啊?不知道,你们二位昨晚究竟约定了什么?”

    仙瑟夜闻言脸色更黑了,抖开靳水游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没好气道:“还不是他昨晚设计我!非要喝酒划拳,还要下赌注,最后竟是骗我给他做两年的仆从!”

    “小夜你怎么又这么说?喝酒划拳明明是你先提出的,要下赌注,也是你提出的,本公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反驳你的提议,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怎么最后赌注是做仆从,你输了我,就成我骗你了?”

    对于仙瑟夜的指控,靳水游一副无奈模样说着,语气温和,模样温文尔雅,抬手用手中折扇敲了敲仙瑟夜的脑袋,继续道:“而且小夜,你要做我仆从的时间,不是两年,而是两年零两个月,这时间可莫要记错了。”

    “我呸!你以为我还是昨晚那个喝大了,任你愚弄的仙瑟夜吗?分明是你一直在算计我,引我上套的!”

    仙瑟夜一掌拍开靳水游的手,双眸直冒火光,昨晚被靳水游忽悠的场景也浮上心头——

    本来昨晚两人再见,算得上是老友重逢,相约去喝酒,也去的是个酒香纯正的好酒铺子,这些都让仙瑟夜十分开心,所以喝着喝着他就一时兴起,就提出了要划拳喝酒,小玩一场。

    可哪里知道,悲剧,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靳水游当时并没有拒绝仙瑟夜的划拳提议,与他划拳后,几乎十有九输,让仙瑟夜以为自己今晚运气爆棚,就生了歪心思,想借着游戏套套靳水游的话,于是就又提出了要下赌注的要求。

    一开始,他们来的只是划拳输的,要回答赢的那个提出的问题,倒也还算是小赌局,无伤大雅,等他玩够了,套完了靳水游的话,就要作罢,哪只靳水游不乐意了,说是自己输的太多,要翻盘,便提出要用做对方两个月仆从的大赌注,再来最后一次划拳。

    当时仙瑟夜觉得自己今日运气爆棚,胜算九成之多,算是必赢,便欣然同意,甚至已经开启幻想靳水游伺候他时的场景,可是给他美坏了。

    只是最后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

    他输了!

    愿赌服输,仙瑟夜是知道的,所以他当时只懊恼自己时运不济,没在最好的时间提出让靳水游做仆从的要求,错过良机,心理万分懊恼,便寻思着想要翻盘,又提出了一年仆从的更大赌注。

    他本来只是想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提议,而昨晚的靳水游也十分好说话,直接同意了再来一盘的要求。

    那次,仙瑟夜翻盘了,不仅把他之前输给靳水游的两个月还了,还让靳水游成了自己仆从八个月。

    这可真是把仙瑟夜乐坏了,觉得自己第一次之所以会输,一定只是个意外,便再接再厉,一拍桌子又加了三年赌注。

    想到这里,仙瑟夜真有种想要拍死自己的冲动。

    果然酒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容易让人容易失了理智,做出一些易后悔的事情呐!

    “我怎么就引你上套了?昨晚事情,几乎全部都是由你提议,我附和而已。小夜你可莫要因为这事不服气,就在这里乱撒气。要是不服,两年零两个月期满后,咱们再来一局,让你翻盘可好?”

    靳水游笑说着,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不骄不躁的模样,看着仙瑟夜的眼神,总让一旁萧岚依觉得有些宠溺?

    “还在这装呢?昨晚我本想再翻盘,你却突然睡着了,我也因为喝大了,跟着你一起睡在了酒铺。今早起来,我分明听见那酒铺老板说你划拳无人能敌,昨晚却频频输给了我,引我赌注越做越大,不是作弊,是什么?”

    仙瑟夜说着更是生气,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跟靳水游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