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三章我们也不比她差
    “已经被包了?”

    萧岚依闻言有些不悦。

    被包了,她不在房间中伺候,还出来跳什么舞?

    “是啊公子,人家雪妍姑娘最近可抢手的很,一般人她可看不上眼,您哪,还是选我吧,我这床上功夫,可不比她差。”

    先前主动出来自荐的香荷突然的开口,怨气十足。

    只是即便如此,也没耽误她眨着自己的桃花眼眸,给萧岚依抛媚眼勾引。

    “哼,什么不比她差?我看是差远了吧,若不然,现在包了雪妍的富贵公子,三日前也不会选了雪妍,不要你的。”

    先前被仙瑟夜不小心‘袭胸’的青纱女子闻言白眼一抛,语气尽是嘲讽,随即转头看着萧岚依与仙瑟夜,道:“若说是最能与雪妍相比的,那整个楼中就只有我了。幸好三日前我身体不适,才没被那公子选中,想来都是与公子你有缘,专门让夏羽来伺候你的。”

    夏羽说完,抖了抖她刚刚被仙瑟夜撞到的酥胸,眸中满是娇媚之色。

    看样子,她确实是十分心仪仙瑟夜。

    只是仙瑟夜一点也不觉得被她喜欢有什么好的,只觉得有些渗人,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警惕着,生怕夏羽会一个激动扑过来。

    香荷本就在意那日她与雪妍之间,那个包了雪妍的绝色公子选了雪妍没选自己的事情,夏羽还这么戳她痛处,脸色当即一变,怒道:“夏羽你也是不甘心的吧?包了雪妍的那个公子不仅容貌顶尖,还出手还阔绰,才来了不到三日,就让雪妍成了压你一头的楼中大头牌,你当日自己生病休息,错过了这么个大金主,把气都撒我头上做什么!”

    “我哪儿撒气了?我说的都是事实。况且那包了雪妍的公子虽然俊郎,却总觉得不好靠近,今天下午他过来时,我还与他打了照面,比起他,我我还是更喜欢这个害羞的小公子。”

    夏羽说完眼神一转,又是一个媚眼扔给了仙瑟夜,惊的仙瑟夜直接一个哆嗦,闭上眼睛把那媚眼‘拒收’。

    之后几个女人便为了挣萧岚依与仙瑟夜这两个样貌不俗,看起来又有些银钱的客人,开启了互怼模式,一个个开始揭对方的短,什么大小胸,睡觉打鼾都扯了出来,听的仙瑟夜目瞪口呆。

    拉了拉萧岚依衣袖,仙瑟夜再度劝说萧岚依离开道:“行了公子,你看也看过了,里面就是这些女人而已,咱们就……”

    只是仙瑟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岚依周身不知为何而升腾的阴郁之气打断。

    看着萧岚依阴沉的面容,仙瑟夜试探道:“公子?你怎么了?”

    “哼,果然是来这里了。”

    萧岚依冷笑,握着腰间蠢蠢欲动的小皮鞭,脸色依旧阴沉。

    “都给我住口!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老鸨也察觉到了萧岚依的怪异,大喝住了还在继续争执的几个姑娘们,给她们一人个白眼,埋怨她们太不懂事。

    “公子,雪妍姑娘是真的不能陪客了,要不……”

    “这几个女人,我都要了。”

    老鸨话说一半,就被萧岚依打断。

    “都,都要了?!”

    老鸨惊愕出声。

    她本是要跟萧岚依打商量,要给她多送个美人儿,哪知萧岚依竟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并且全要了?

    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呐!

    “好好好,公子果然爽快!”

    老鸨笑的像朵盛开的菊花,怎么也掩不住心头的喜悦,点着头便招呼萧岚依去了二楼,并且将她带入了一间级别豪华的大房间,临走时还嘟囔了句“年轻人就是有活力。”,这才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闭门而出。

    房间内大床浴池,美酒佳肴,就连点燃的烛火也是被罩着一层淡淡红色,将整个房间映的实在有些暧昧。

    仙瑟夜一直僵着身子,保持警惕状态,时刻提防着那些可能会扑上来的姑娘们,还默默掏出怀中魂器,以做防身之用。

    夫人现在模样怪的很,让她现在离开,显然不太现实,于是他便只能自己自保了…

    “呵呵,都到了房间内,小公子就别再害羞了,来让奴家好好伺候你,今夜,定让你过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

    夏羽说着,将身上青纱抖落肩膀,刚刚还若隐若现的肩膀线条与胸前露了将近一半的滚圆线条完全裸露出来,看仙瑟夜羞到大红的俊脸,心中更是兴奋,娇笑着就要往仙瑟夜身上扑,谁知…

    “砰——”

    夏羽即将碰到仙瑟夜的身子,突然重重栽倒,那倒地的重响声,足以证明她摔倒的力道。

    直直着地的半边身子已经摔到没有知觉,只觉得全身血液撒了欢的往摔到的地方涌,好半晌夏羽才感觉到疼痛,在地上娇呼着看向萧岚依,“公子,你何故要推奴家!”

    秀眉因疼痛高蹙,夏羽眼中的坚定确是不减。

    刚才她即将碰到仙瑟夜时,就是一股从萧岚依方向传出的力量,将她重重推倒!

    “夏羽你可别乱说话,公子刚刚在原地一直未动,你可别血口喷人。”

    “就是就是,自己没站稳,摔倒了干公子何事?”

    可以看出这些个女子平素里关系实在差极,见到夏羽摔成那般模样,也无半分同情,一个个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僧多粥少,少了夏羽这个与她们抢萧岚依和仙瑟夜的人,她们不知道有多开心。

    “你们几个贱人!我没有胡说!”

    夏羽被几人看热闹的模样气到,挣扎着起身,一改刚刚想要勾搭仙瑟夜的娇媚,猛的扑向那嘲讽她的几个女子,涂了蔻丹的指甲在空中闪着寒意,对几人连抓带挠。

    动不了萧岚依这个客人,她也不能让这几个贱女人白白嘲讽!

    “你这疯女人!我待会儿一定要告诉妈妈,让她好好派人管教管教你!”

    被打的女子们一开始并不想还手,都尽量想在萧岚依面前留下个好印象,谁知夏羽心里实在气急,此刻早已如同发疯一般对几人动手,怎么狠怎么来,那毫不留情的手段终于将其余女子们激怒,开始还手起来。

    “啊,你居然挠我!”

    “看我不掐死你!”

    “啊,我的脸……”

    屋中女人就这么扭打在了一团,刚刚的娇媚全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与骂街泼妇有得一拼的凶悍模样。

    这模样,倒是让仙瑟夜舒坦不少。

    最起码他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他会被几个女子毁去清白了…

    “啪——”

    皮鞭抽打空气的声音蓦地在屋中响起,让人听起来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刚刚还打的面红耳赤的女子们顿时回神,齐刷刷看向手握皮鞭,浑身冒着寒意的萧岚依。

    “我让你们来,可不是看你们打架的。”

    萧岚依斜瞥着几个停下争执,因为撕扯而略微狼狈的女子们,淡淡开口。

    “是是是,公子是来寻开心的,奴家们知错了。”

    香荷慌忙整理着自己仪容,白了一眼引出这场事端的夏羽,招呼着几人就要往萧岚依身上贴。

    “啪——”

    又是一声皮鞭抽打空气的声音,只是这次出手,险些伤人,硬生生让几个准备扑过去的女子们止住了步伐,一个个脸色苍白的看着萧岚依,满是惊愕。

    刚刚要是她们再往前多走一寸,怕是那鞭子,抽打的就不是空气,而是她们白嫩的皮肤了!

    “公子竟是喜欢玩这个?”

    香荷看着萧岚依手中皮鞭,眼神飘忽不定,甚至怀疑萧岚依是不是在那方面有虐待人的癖好。

    早知道这样,她宁愿去伺候那个大腹便便,一笑满嘴大金牙的赵老板,也不会挤破头过来伺候萧岚依她们。

    “是啊,本公子就是喜欢玩这个。”

    萧岚依的肯定回答,让几个女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眼中皆露出了些许后悔神色。

    只是接下来萧岚依的话,却让她们神情全部由原本的后悔,转换成了惊愕,甚至是不甘。

    因为萧岚依说,“告诉我那个雪妍的所有事情,不得有任何隐瞒。”

    居然是为了雪妍!

    这是众人当时一致的想法。

    所以萧岚依让她们全部过来伺候,就是要向她们打听雪妍那个贱人的事情吗?

    她们明明也不比雪妍差,到底为何男人一个个都对她那么感兴趣!

    女人们虽然一个个心有不甘,但萧岚依手中的小皮鞭实在让人忌惮,最终她们还是将她们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萧岚依。

    “所以这个雪妍……就只是除了舞技高超,为人稍显清冷以外,其余再无可圈可点之处?”

    萧岚依听完几个女子的话后,微微讶异总结。

    “对啊,美貌的话,我们花香楼哪个女子没有?她雪妍顶多也就是舞技在我们之上罢了,若不是如此,她哪会这般受人追捧!”

    香荷吃味的说着,对于因舞技而被雪妍压低一头的不甘心在此刻显露无疑。

    打量着几人半晌,从她们眼神中确定她们确实没有说谎后,萧岚依这才继续询问,“那那个包下她的男子呢?你们都知道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