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五十章居然是你
    “等了这么久的弟子选拔大会,若是错过了,确实让人遗憾。”

    谷伊玥嘟嘴说着,似乎有些感同身受,起身道:“你带我们去瞧瞧吧,若是可以,我争取用这四日时间,将他的身体调理好。”

    “如此甚好!这些日子我们都是给十六皇弟用补药、伤药调理,伊玥你精通毒医,没准儿换换药方,真能医好也说不定。”

    圣悦阳闻言忙不迭点头,带着谷伊玥直奔那草药味最为浓重的房间。

    萧岚依等人也跟在两人身后,一道进了房间。

    “四皇姐,是要喝药了吗?”

    听到开门声,屋中传来一虚弱男童声音。

    这声音……

    萧岚依挑眉,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瞧清楚了那个正坐躺在屋内床上,脸色苍白的男孩模样。

    这不正是他们当日在斌禹城外救下,最后送到了相国府的男孩吗?!

    “居然是你。”

    “是你们!”

    萧岚依的声音与圣栎翼的声音几乎一同响起,两者皆是诧异,不过萧岚依的诧异中,确实带着一丝了然。

    当日她们自斌禹城外救下这个坠崖少年时,就从他的衣着谈吐上,大概猜出了他的身份不俗,只是圣栎翼当时让他们送他去的,是相国府,所以之后萧岚依她们遇到圣悦阳时,便没有将他与圣悦阳失踪的十六皇弟联想在一起。

    但现在瞧见了他正坐在床上,并且唤圣悦阳四皇姐后,惊愕之后,就只剩下了了然。

    圣悦阳听着两人同时开口,看了看床上圣栎翼,又瞧了瞧萧岚依,疑惑道:“你们认识?”

    “四皇姐,当时救我回来的,就是他们。”

    圣栎翼开口道,虽然性格使然,让他见到萧岚依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很热情的模样,但他眼中的感激,确是真实存在。

    当日他被害坠崖,若不是遇到萧岚依她们路过搭救,并且将他送到了舅舅的相国府,怕是他早就没命了。

    “救你的那群人,就是公子和夫人?”

    圣悦阳惊愕,好半晌才接受了这个事实,竟是半跪在了萧岚依她们面前,以江湖人的方式,拱手道谢,“悦阳多谢公子,小姐,还有夫人的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日后悦阳定会继续忠于药谷,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诸位大恩。”

    “行了行了,悦阳师姐这么客气做什么,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医治好你十六皇弟的伤,好让他参加四日后的剑幕山弟子选拔大会。”

    谷伊玥见状赶忙上前扶起圣悦阳,主动上前为圣栎翼诊脉查伤。

    “居然恢复的这么快。”

    谷伊玥诊脉一会儿后,惊讶出声。

    她记得当时救圣栎翼时,他伤的可是不轻,尤其是内伤严重,可现在连一月还未到,他这内伤就好了大半。

    看起来悦阳师姐果然重视这个弟弟,这段时间,可没少给他开药补身,助他恢复。

    “既然已经恢复到这个程度,我再开些药性重的药,连喝三天,第四日的弟子选拔大会,应该还是能让你勉强参加的,不过……”

    听到谷伊玥说可以给他开些药,助他恢复,圣栎翼开心极了,可随即谷伊玥的‘不过’一出,顿时就让他心里有些发飘,急急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若是药性太重,副作用也会大些,虽然可以保证你四日后可以参加弟子选拔大会,但在这之前,你每次喝药后,都会比较痛苦,若是这样,你还要喝吗?”

    谷伊玥话才刚落,就听到圣栎翼开口道:“我要喝!姐姐你尽管开药,只要可以让我尽快恢复,参加剑幕山弟子招募大会,不论多痛苦,我都可以忍受。”

    他的眼神中满是坚定,虽然此刻脸色依旧苍白,却让人难以忽视从他体内涌出的那份倔强。

    不论如何,他一定要加入剑幕山,这是他跟母亲的约定。

    “好,那我便给你开药了,我会尽量让你少受痛苦饿。”

    谷伊玥点头道,去了一旁桌上,挥笔为圣栎翼书写药方。

    “哥哥放心,小星也是要参加弟子大会的,到时候小星一定会帮哥哥的。”

    萧琪星的声音突然响起,说话间人已经走到了圣栎翼的床前。

    他之前就对圣栎翼

    “小星也要参加弟子选拔大会?”

    圣栎翼有些诧异的看着萧琪星,觉得他这幅软萌可欺的小包子模样,似乎有些不太适合剑幕山这种舞刀弄棍的地方,不过看着萧琪星一脸真诚要帮他的模样,圣栎翼还是点了点头,道:“好,那咱们就一起加油吧,到时候哥哥也会帮你的。”

    “太好了,现在有小孝哥哥,离阳哥哥,还有…”

    萧琪星开心的板着指头数着,却在数到圣栎翼时,因为不知晓他的名字,而卡了壳,小眉头一蹙,抬头道:“哥哥叫什么名字?”

    “圣栎翼。”

    圣栎翼开口。

    “栎翼哥哥。”

    萧琪星点头重复道,小手指也数到了三个。

    本来还以为就他和小孝哥哥呢,没想到在大会开始前,他还能再遇到另外两个哥哥一起参加,这样之后他们若是一起被选上,在山中就不会无聊了。

    萧琪星开心想着,回头想要给离阳这个昨日才加入他们的哥哥介绍圣栎翼,却发现离阳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对。

    “离阳哥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萧琪星有些担忧开口。

    他的话,将众人视线全部引到了离阳身上。

    只见离阳此刻看着圣栎翼,模样欲言又止,被众人齐刷刷盯着后,离阳更是有些局促不安,好半晌才攥圈,看着圣栎翼道:“你这伤,是不是在斌禹城外山崖上坠下而摔伤的?”

    离阳的话让众人一惊,圣栎翼更是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到离阳,而萧岚依她们救下自己时,他也并没有见到离阳,所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这伤是坠崖造成,并且还那么清楚的说出自己是在斌禹城外的山崖坠崖?

    “因为我看到了!”

    离阳又是语出惊人,一句话就让圣悦阳与圣栎翼两人脸色大变,通通都不淡定了。

    “你看到了什么?你可有看到是谁将我推下山崖的?”

    圣栎翼激动询问,撑起身子就要下床。

    见此圣悦阳赶紧上前制止了圣栎翼的动作,强硬要求还虚弱的他在床上休息,不能下床。

    只是她也理解圣栎翼为何会如此激动。

    因为他圣栎翼实在是太想要将那个推他下山崖,差点让他丧命的十皇子圣栎斯得到应有的惩罚!

    当日圣栎翼不知圣栎斯诡计,一不小心在山崖上着了圣栎斯的道,被他推下断崖,死里逃生回宫后,就想揭发圣栎斯恶行,哪知最后圣栎斯竟是在父皇面前反咬圣栎翼一口,说圣栎翼之所以会受伤,都是因为他不服管教,任性妄为的出去玩耍所致,还说当时他劝阻圣栎翼不得,现在圣栎翼受伤归来,心有不甘,就要污蔑他,硬生生给圣栎翼扣了个污蔑手足,扰乱皇族秩序的罪名。

    最后若不是她苦苦相求,皇上又念圣栎翼此次重伤,没有再多惩罚,怕是圣栎翼真要被圣栎斯给还害的再也无法翻身。

    圣栎斯不过是个十二岁大的少年,这样的他居然有如此城府,并且以那般狠毒的方式对待手足同胞,让见多了宫中内斗的圣悦阳都不觉有些胆寒。

    “我看到了,当时我和爷爷正好路过对面上,在上面休息,谁知竟是看到山崖对面一个比你大的少年,亲手把你推下了山崖……”

    离阳说着,脑海中那日的场景浮上心头。

    当时圣栎翼坠崖后,将圣栎翼推下山崖的圣栎斯不仅不害怕,反而还看着崖底不屑一笑,悠哉离开。他与爷爷担心圣栎翼,还曾下了崖底寻找,不过最终最找无果离开。

    刚刚初看到圣栎翼,他便觉得圣栎翼有些像那日坠崖的孩子,只是有些不确定,最后被众人齐刷刷盯着后,他才下定决心询问。

    “若是让你再见到那人,你可能将他认出?”

    圣栎翼眼神中露出一丝希翼,期待看着离阳。

    “能认出。”

    离阳点了点头。

    圣栎翼他都认出来了,那个当时让他觉得心狠手辣,而记忆尤深的少年,他又怎会认不出来。

    “太好了!”

    圣栎翼与圣悦阳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喜。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圣栎翼要先参加剑幕山的弟子选拔大会,然后加入剑幕山,至于圣栎斯那个残害手足的恶人,就让他再多蹦跶会儿,等这件事情结束后,圣悦阳一定会亲自去制裁他,为她疼爱的弟弟报仇雪恨!

    一切都清楚后,屋内的气氛出奇欢快,闲聊中圣悦阳知道萧岚依她们还未找到住处,二话不说直接让他们在这客栈住下,问也没有问客栈中伙计的。

    因为圣悦阳为了让圣栎翼不被人打扰,早就将整个客栈的三楼全部包下,现在三楼所有房间的使用权,都在圣悦阳的手中,她想让谁住,便让谁住,根本无需经过掌柜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