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四十九章有人在等你
    “让开让开!你们这些草民,别挡了我们家小世子的路!”

    身后突然传来嫌弃的声音,谷伊玥转头看去,入目便见一个满脸凶相的老嬷嬷,双目圆瞪,看着她们一行人。

    她的身前,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女孩大概四五岁模样,小脸稚嫩可人,皮肤宛若剥了壳的鸡蛋,吹弹可破,身上衣着华贵张扬,头上两个可爱的圆发髻上皆簪着珍珠做的花簪,可见其家世不俗。

    男孩则是较大一些,大概六七岁模样,锦衣华服,玉冠金簪,生的一脸精明,此刻负手而立,一副小大人模样看着她们,微微上扬的眼尾无不透露着轻蔑与不屑。

    “没长耳朵吗?还不赶紧把门让开!”

    杞嬷嬷见几人不动,又喊了一声,眼中的轻佻更甚。

    这里可是四国中皇家中人以及大臣权贵才能住的起的,此刻萧岚依一行人既然会被拒之门外,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些没有身份的人平头百姓罢了。

    这种人,她实在懒的给他们好脸色。

    “我们若是挡住了你们的路,让开便是,你至于这么盛气凌人吗?”

    谷伊玥被杞嬷嬷的眼神语气激怒,原本想要让路的心思顿时消散,迎着杞嬷嬷的不屑眼神,怒瞪回去,“而且这门这么大,我们就顶多挡住了四分之一,你们是有多胖,不能从那四分之三的地方过去?”

    “你!”

    杞嬷嬷被谷伊玥的话气到,咬着牙磨了好久,一挥手中丝帕,冷哼道:“我们家小世子与表小姐身份尊贵,怎么可能与你们这种草民相提并论?你们挡在门口,不管占据多大位置,都是亵渎了我们小世子,识相的话就赶紧让开,这里可不是你们这种平民该来的地方,你们该去的,是那里!”

    杞嬷嬷说完,淡淡瞥了眼对面街头那龙蛇混杂,三教九流络绎不绝的客栈,示意萧岚依,她们这等‘平民’,根本不该来这种地方。

    只是这话说出来的当下倒是爽,可说完后,杞嬷嬷顿觉脊背发冷,视线环扫几人一会儿,终于将视线锁定在了萧岚依身后的谷祁苏身上。

    刚刚谷祁苏一直低着头,她没太看清他的模样,现在看清后,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行了杞嬷嬷,别在这里跟些无关紧要的人耽误时间,待会安顿完,还要去剑幕山报名呢。”

    景炎博淡淡道,模样小小,傲气却不小,说完话后就鼻孔朝天的绕过萧岚依她们往里面走,他身边的赵桐若则是乖乖跟在景炎博身后,与他一起往客栈内走去。

    路过小星时,她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竟弯了弯小嘴角,给小星了一个稚嫩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后,开心进入客栈。

    杞嬷嬷见到两个小主子已经进入客栈,赶紧收回打量谷祁苏的视线,对着萧岚依她们冷哼一声,抬脚追上景炎博。

    看到店中迎来的伙计,杞嬷嬷几乎一瞬间又恢复了那副盛气凌人模样,扬声道:“月彦国四皇子府,一月前定下的。”

    她的声音很大,似乎是故意要让众人,以及门口的萧岚依听到。

    看到门口萧岚依突然一滞的神情,杞嬷嬷刚刚心里憋着的火,这才消散。

    不过是群低贱的平民罢了,她才可不能因为跟她们置气,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原来是小世子来了,真是有失远迎,房间早已备好,几位跟小的过来吧。”

    伙计听到杞嬷嬷自报身份,看了看景炎博的模样,便猜到了几人身份,赶紧拱手行礼,并且十分恭敬的恭恭将几人请上了楼。

    “月彦国,四皇子府…”

    门口萧岚依嘟囔着刚刚听到的话,不自觉抚上了自己胸口。

    刚刚听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她的心头竟不自觉抽疼了一下,那感觉,很奇怪…

    一直目送着景炎博行一人消失在楼梯拐角,萧岚依的视线也凝结在了那里,久久不能收回,直到圣悦阳带齐风下楼,萧岚依这才回神。

    “刚刚进客栈时,还想着等安顿好了之后,就去找夫人和公子呢,没想到公子夫人竟是自己过来了。”

    圣悦阳笑着走近,与几人打着招呼,听语气倒是十分惊喜几人过来,只是脸上却略有愁容,不知是在发愁些什么事情。

    “我们也是碰巧在门口看到了师姐的大马车,这才找过来的。”

    谷伊玥笑着道,开心上前搂了圣悦阳的胳膊,与她十分亲昵,“不过悦阳师姐怎么会在这里?莫不是……师姐的十六皇弟找到了?!”

    谷伊玥询问间突然想起圣悦阳似乎曾说过她十六皇弟想要拜师剑幕山的事情。

    不过那个时候圣悦阳的十六皇弟下落不明,情况不是太好,这才没有和她们一路过来,所以现在圣悦阳会出现在这里,似乎就只有她十六皇弟被找到这一个可能了。

    “找到是找到了,不过……”

    圣悦阳先是点头,随即又是欲言又止,看了看周围,开口道:“你们先跟我去楼上吧,这里不方便说话。”

    说着她便要带几人上楼,被一直在门口看马车的仙瑟夜唤住了,“等等啊公主,你找个人帮我们看下马车,我也要上去。”

    仙瑟夜这话说的十分无奈。

    因为他本来是想随圣悦阳的马车夫一起进客栈后院,准备将马车安置在里面,跟萧岚依她们一起去圣悦阳那歇歇,谁知道这客栈的伙计真是够死板的,任他如何忽悠,说破了嘴巴,愣是不放他进去,最后实在谈不拢,他们竟还要动手。

    动手也就罢了,仙瑟夜有魂器防身,真来一两个,他也不带怕的,可哪知他们直接冲出十几个,还个个身强力壮手拿长剑……

    无奈仙瑟夜只能悻悻牵了马车回到正门,正好让他看到了准备带萧岚依她们上楼的圣悦阳,于是赶忙将她唤住。

    “是夜大师啊。”

    圣悦阳看到门口仙瑟夜,猛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让齐风去安排萧岚依她们马车的事,将仙瑟夜换来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楼上,说是楼上有人在等着仙瑟夜。

    “居然会有人专门等我?是不是公主你又宣传我算命准的事情了?”

    听到圣悦阳说有人等他,仙瑟夜眼睛一亮,一边跟着上楼,一边自己猜测着,随后也不待圣悦阳回答,就继续自恋道:“其实这种事啊,最好不要外传……不过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这种事儿,还真是藏也藏不住。”

    “不是找你算命的。”

    圣悦阳今日心情并不是太好,虽然也十分尊敬仙瑟夜这个夜大师,但此刻她并没有心情去应和仙瑟夜的自恋。

    圣悦阳的否认让仙瑟夜有些尴尬,撇了撇嘴,恢复正经模样,上楼时掐指一算,突然笑了,原来是他!

    几人一路跟着圣悦阳去了三楼,刚刚的伙计也在见几人确实与圣悦阳认识后,对其十分恭敬,将几人送至三楼楼梯口后,就自觉退下,不再打扰。

    三楼是客栈的顶楼,一进入楼梯口,萧岚依便见到许多斌喜国皇室侍卫在三楼巡视,看起来应该都是圣悦阳带来的,还真是应了圣悦阳张扬的个性。

    “进来这里吧。”

    圣悦阳径自走到了一间客房门口,抬手轻推开红木制的雕花木门,请几人入内。

    那是一个套房,里面不止一间房间。

    初入客房,一股浓重的草药气味扑鼻而来。

    “有人受伤了吗?”

    谷伊玥轻嗅着空气中草药味道,轻易便知晓了这草药的功效。

    “是我十六皇弟受伤了,你们离开那日,我匆匆离开,便是因为得到了十六皇弟的消息。”

    圣悦阳说着,将几人安排在了厅内休息,还单独唤了仙瑟夜,让他去隔壁房间,说是那个一直在等他之人,就在那里。

    仙瑟夜早已猜出等他之人是谁,听了圣悦阳的话,道谢后立即去了隔壁房间,模样十分开心。

    “那你十六皇弟伤的严重吗?还有四日就是剑幕山弟子选拔大会了,他的伤,没有问题吧?”

    谷伊玥有些担心询问,怪不得今日见到圣悦阳,总觉得她满面愁容,原来竟是她十六皇弟受伤了。

    “他伤的不轻,不过经过这些日子的不停治疗调养,好了将近七成。本是不想让他参加这次的弟子选拔大会,可是这次剑幕山招募弟子,机会难得,十六皇弟盼望多年,实在不想放弃,一直苦苦相求,我们这才同意带他过来试上一试。”

    圣悦阳说着,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可是剑幕山招募弟子,都是要经过重重考验、筛选最后方能加入。十六皇弟现在的情况,实在有些让人担忧。”

    其实若十六没有受伤,圣悦阳不知道会多支持他这次的报名参加,可十六现在的情况,她实在担心他会在四日后的弟子选拔大会中再次受伤。

    可是她倔强的弟弟又岂是会是轻易服软之人,这便让她既担忧,又无奈,这些日子也一直发愁这件事,几乎夜不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