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四十三章如此狠招
    看样子又是死性不改,准备用美人儿计勾搭白曲元了。

    不过白曲元似乎很排斥女人,尤其是邬霏嫣这种衣着暴露,满眼媚态的女子,一个闪身就躲过了她的投怀送抱,面露嫌弃。

    勾引不成,邬霏嫣眼中闪过一丝凌然,快速拔了头上珠钗,用珠钗的尖利一头划破自己白皙玉臂…

    黑色的血液顿时从她伤口处涌出,落在松软的土地上,还也能听到滋滋的腐蚀声音。

    被封了武功又如何,她还有她自小养出的血毒!

    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神情,邬霏嫣霍然转身,将流淌出来的黑血撒向准备过来擒她的白曲元,然后撒腿就往密林跑去…

    白曲元预料不及,被邬霏嫣撒了一脸的黑血,俊脸一黑,擦去脸上黑血就要运功去追。

    哪知就是这么一个平时再普通不过的运功,一下子将他体内血液带的沸腾起来,体内气血瞬间上涌,疼的他心脏几乎炸裂。

    “你们,你们跟她是一伙的?!”

    白曲元捂着剧痛的胸口,咬牙怒视着萧岚依等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命令剑幕山弟子将萧岚依她们也一起抓住。

    在他看来,是萧岚依将邬霏嫣那个毒女推了过来,这才导致他着了邬霏嫣的道,所以他本能觉得,萧岚依和邬霏嫣就是一伙的,之所以会用**燕荣方,就是想让他放松警惕,然后让邬霏嫣给他下毒!

    萧岚依等人被这突然的状况搞的有些蒙,而剑幕山弟子已经得了命令,将她们团团围住,连萧岚依想要去追邬霏嫣,将其捉拿的动作都硬生生给挡了下来。

    “下毒的是邬霏嫣,抓我们之前,你们倒是先把她给抓住啊。”

    萧岚依看着将自己拦下的剑幕山弟子们叹气,挑了挑下巴示意那些弟子往邬霏嫣那边看。

    看着邬霏嫣逃跑背影,剑幕山弟子们思索一会儿,自觉分成两批,一批去追邬霏嫣,另一批则是留下来继续与萧岚依她们对峙,要将其抓获。

    地上白曲元此刻几乎忍到极限,一连服用了好几颗止痛丹药,想要强行压制住自己体内的疼痛。

    “没用的,那止痛丹药,只会止住外伤伤痛,你现在分明是中了内毒,吃再多也没什么作用。”

    谷伊玥见此悠悠说道,无视了想要抓他们的弟子,走向白曲元,想要给他医治。

    剑幕山和他们药谷关系甚好,剑幕山的弟子出事,她定不会见死不救。

    不过剑幕山的弟子显然已经因为白曲元的中毒,将她们拉入了黑名单行列,对于谷伊玥的上前诊治,那些弟子们毫不客气的将她挡下,并且出手要擒她们。

    “你们是想让他死?”

    谷伊玥没好气的瞪着那些挡着他的弟子,指着刚啐出一口黑血的白曲元,继续道:“你看看他吐出的血,已经是深黑色了,再不医治,恐怕你们还没将剑贾山的人全部擒获,他就得交代这里了。”

    “休要咒我们白师兄!”

    一弟子闻言怒喝,显然被谷伊玥这话激怒。

    “是不是我咒他,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若再不让开,本小姐我就不医了!”

    谷伊玥也是有脾气的。

    以往都是别人求爷爷告奶奶地让自己救人,现在倒好,自己主动要救人了,他们却还百般阻挠?

    再这样跟她对峙,她还真就不医了!

    “叶青莫要再多阻拦,快请这位‘公子’给白师弟瞧瞧。”

    靳水游的声音穿过众弟子对战的吵杂声,自众人头顶传来,慵懒中带着一丝担忧。

    “靳师兄?!”

    那名唤叶青的弟子见到靳水游一喜,刚刚因为白曲元中毒而微慌的内心顿时有了主心骨,赶紧让开了挡着谷伊玥的身子,做请姿态,让谷伊玥给白曲元看诊。

    谷伊玥见此,疑惑瞧了瞧靳水游,又瞧了瞧那名唤叶青的弟子,开口道:“你刚刚叫他什么?”

    “靳师兄。”

    叶青恭敬回答道。

    既然靳师兄命令他让开,让谷伊玥去给白师兄诊治,就说明这些人不是剑贾山同伙,所以他自然不会再对她们报有敌意,反之,他还得恭恭敬敬供着,让谷伊玥赶紧给白曲元看诊。

    再次确认之后,谷伊玥只道人不可貌相,就赶紧上前给白曲元诊治,为他压制毒素,倒是仙瑟夜自靳水游出现后,就打鸡血似的一个劲拉着他问东问西,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么个‘睡神’,居然真的是那被萧琪星崇拜到每次提起就眼冒金光,羡艳不已的剑幕山之人?

    靳水游被仙瑟夜问的烦不胜烦,突然严肃看着仙瑟夜,道:“小夜,你若是对我这么好奇,要不跟着我一起回剑幕山吧?”

    “咦?你们剑幕山的弟子,不是都要经过重重选拔,才能进入吗?难道,也能走后门?”

    仙瑟夜闻言挑眉,眼神微动,正要推荐萧琪星,让靳水游直接把萧琪星带回剑幕山,这样就省的再让萧琪星费事去参加招生大会,谁知靳水游闻言却道:“当然不能随便带弟子回去,不过我们剑幕山可没说不能带伺候的小厮。把你带回去,就是给我捏脸捶背的,师傅他老人家念我平日刻苦练功,自然不会阻止。”

    靳水游说话时,是笑着的,不过仙瑟夜实在是没忍住,一拳头就招呼了上去,“你这小子还没睡醒是吧?还想让我伺候你?赶紧把小爷那一次按摩给还回来!”

    仙瑟夜的拳头被靳水游手中合起的折扇搅动,在空中打了几个圈后,一个巧劲就推了回去,语带诱惑道:“小夜你怎么这么容易动怒呢?怪不得脑子不好使,你若跟我回去,我天天给你炖猪脑吃,怎么样?”

    靳水游所谓的‘脑子不好使’,分明是在说刚刚仙瑟夜半晌没有认出萧岚依与谷伊玥就是女扮男装的事情。

    这话着实给仙瑟夜气出了内伤。

    他不过是初来乍到,不太习惯伏耀大陆的一些事情罢了,怎么就是脑子不好使呢?

    他堂堂司命这聪明的脑瓜子,怎么能这么被玷污!

    想罢仙瑟夜挥拳就又要再招呼靳水游的脸。

    不过不会武功的他哪里是靳水游的对手?靳水游只抬手侧身,就把他的拳头推开并且躲过了他的攻击。

    仙瑟夜被躲开后,不悦瞪着一派慵懒,此刻还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靳水游,聊狠话道:“有本事别用内力啊!”

    “不用内力,我也比你厉害。”

    靳水游眨巴着眼睛,将仙瑟夜射来带走攻击性的眼神全部消化,没脸没皮的继续诱拐仙瑟夜道:“小夜,你就乖乖跟着我去剑幕山吧,那可比给别人做车夫要舒服的多。”

    “我的车夫,可不是谁都能随便带走的。”

    萧岚依突然开口,虽然在笑,眼角眉梢的冷意却极为冻人。

    在她面前直接诱拐她的车夫?就算靳水游是剑幕山的弟子,那也不能动她萧岚依的‘东西’。

    “那若是我跟你换呢?”

    靳水游迎着萧岚依冷然的目光,吊儿郎当询问道。

    “你要拿什么换?”

    萧岚依挑眉,似乎对靳水游提议很感兴趣。

    闻言仙瑟夜不乐意了,直接挡在两人中间,一人给了一个白眼,叉腰道:“本小爷可是无价的,什么东西都换不了!”

    “噗——”

    被谷伊玥运功逼毒的白曲元,突然开始不停呕出黑血,如此模样,打断了三人的对话。

    “他是怎么中毒的?”

    靳水游上前担忧看着白曲元,刚刚的吊儿郎当神色完全消失,语气微微发冷。

    他从山寨中出来时,只见白曲元十分痛苦的蹲在地上,以为他是不小心受伤,并不严重,却没想他竟是中了毒…

    叶青闻言赶紧将刚刚邬霏嫣挥血下毒的事情告诉了靳水游。

    “她的血,便是毒吗?”

    靳水游闻言眼神微闪,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焦急道:“邬霏嫣现在人呢?”

    “她跑进密林,已经有弟子去追了。”

    叶青见此赶紧回答,看着素来好脾气的靳水游突然这么凝重神色,自知事情严重,又加了句,“她现在没有武功,应该跑不了多远。”

    “再多派些人去抓。不论如何,一定要将她抓住!”

    靳水游语气坚定的给叶青下达着命令。

    叶青不敢含糊,带着原本留下来擒萧岚依等人的弟子们全部追入密林,去寻找邬霏嫣。

    “怪不得会突然生出这到处破坏剑幕山名声的剑贾山,原来竟是他们的手笔…”

    看着叶青他们消失在密林里的身影,靳水游出神的喃喃自语着,双手蓦然攥紧,似有决绝。

    他们的手笔?‘他们’是谁?

    萧岚依闻言挑眉,看着靳水游突然的异常,眸中闪出一丝兴趣,却又瞬间熄灭。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得赶紧把小星送到剑幕山报名参加弟子选拔大会,至于其他人的恩怨,她还是别瞎掺和了。

    想罢萧岚依收回目光,看向谷伊玥道:“他怎么样了?”

    “幸好逼毒及时,不然他的五脏六腑,怕是就不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