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四十二章密林中的气息
    “现在当然不行,要是我们现在将他放了,你们直接动手可怎么办?”

    谷伊玥闻言给了燕荣方一个白眼。

    别以为她不知道燕荣方的那些小心思,刚刚在寨子里对她们言听计从,心里也不知道憋了多少怨气,现在真将邬霏嫣这张底牌放了,燕荣方还不得直接翻脸不认人?

    他燕荣方是傻子,也把当她们当傻子不成。

    燕荣方闻言攥拳,心中对于谷伊玥恨不能生吞活剥的怨念愣是忍了下来,承诺道:“你们放心,若是你们放了霏嫣师姐,我们一定不会……”

    “等我们平安到了镇上,我们会将她放了的。”

    萧岚依打断燕荣方虚伪的承诺,说罢直接压着邬霏嫣往密林走去。

    她可没心情跟燕荣方在这里耍什么小心机,刚刚燕荣方给他们指路时,她分明察觉到了林中异状,现在这密林中,至少有上百人的气息萦绕。

    若是现在将邬霏嫣放了,怕是待会儿迎接她们的,就是那数百人的围剿吧!

    燕荣方见此无奈,为了不让萧岚依伤到邬霏嫣,只得寸步不离的跟在萧岚依身后,保证邬霏嫣的安全。

    不就是到镇子上吗,他就再忍这一会儿!

    几人快要走入密林之际,密林那些被萧岚依感知到的数百气息竟是一个个走出密林,朝他们迎面而来。

    那是数百个拿着长剑的男子,为首男子身着紫色长袍,身材纤长,不苟言笑,而他身边站着的是一脸胆怯模样,早上还被萧岚依点了穴,在街上僵站良久的客栈老板。

    这些人……看起来并不像是剑贾山之人。

    萧岚依饶有兴味的打量着那些来势汹汹的人们,看着燕荣方也略显慌乱的模样,微微挑眉。

    这些人莫不是……

    “是剑幕山的人!”

    一剑贾山弟子突然惊呼,将萧岚依心中所想喊了出来。

    那人说罢便撒丫子往山寨里冲,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

    而其他弟子听到这话,也都白了脸,虽然没有第一个明显对剑幕山弟子有心理阴影的弟子冲进山寨那么夸张,但都下意识往后退着,面露惧色。

    “你居然将他们带来了!”

    燕荣方脸色也瞬间白了下来,怒视着紫衣男子身边的客栈老板,气的浑身直打颤。

    那客栈老板被瞪,委屈极了,欲哭无泪的指着自己脸上淤青,道:“我这都是被逼的……”

    他要是知道前夜过来投宿的那个不用下药就一睡不醒的男子是剑幕山的人,打死他,他也不会将那人送到这些匪人手里啊。

    今日他好不容易熬到了穴 道解开,筋疲力竭的回到客栈,还没等他休息,就见这百十号人,气势汹汹冲进他的店里问他要人。

    他起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之后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以后,看着这怒气冲冲地百十号人,就更不敢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把人给卖了。

    不过不告诉他们的结果,就是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为了不再被打,他只得告诉这些人实情,并且将他们带了过来。

    他可都是为了他自己的性命呐!

    燕荣方闻言气急,挥袖甩出一根银针就要射杀那出卖他们的客栈老板。

    银针的速度又急又快,银针尖上还浸着一团黑气,看起来,应当是啐了剧毒。

    客栈老板不会武功,等到他看清银针时,早就已经没命去躲。

    银针继续滑空而来,客栈老板双眸中所有的慌乱,被他眸中映出越来越亮的银色光芒包裹,看来今日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一死了!

    耳边呼的响起一声冷剑滑空的声音,细微的兵刃撞击声一闪而逝,那枚原本滑空而来的银针因此豁然转向,直直没入燕荣方身后一弟子喉间,一击封喉。

    听到身后弟子的倒地声,燕荣方脸上一慌,拔剑而出,做出防备状。

    紫衣男子迎着燕荣方的戒备,面无表情,转头对身旁已经吓到脱力的客栈老板道:“你可以离开了。”

    客栈老板一听这话,原本脱力的身子突然就打鸡血般振奋起来,头也不回的撒丫子冲进了密林,再不见身影…

    见此紫衣男子收回视线,冷冷看向燕荣方,命令一般的开口道,“今 日 , 你 们一个都别想跑。”

    “一个都别想跑?白曲元,你莫不是忘了上次你是怎么将我们‘放走’的吗?剑幕山居然没有惩戒你,还让你来抓我们,可真是不长记性!”

    燕荣方被白曲元的目中无人激怒,咬牙撂着狠话。

    他的话分明戳了白曲元的痛处,让白曲元一直紧绷的脸,黑了半截。

    不过那被激怒的情绪很快就被白曲元掩了下来,看着燕荣方勾唇淡笑,“就是因为上次你们使诈逃跑的事,山主才会让我再来抓你们,这次,你们休想再逃。”

    白曲元说话间,他身后剑幕山的弟子们纷纷拔剑做战斗状,一个个宛如上了弦的箭羽一般,目光如炬的盯着燕荣方等人,蓄势待发。

    “哼,白曲元,你可别太嚣张,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

    燕荣方说着,握着剑柄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这是他紧张的表现,但是他不能露怯。

    随即燕荣方咬牙大喝,“都给我上!把他们全部杀尽,一个不留!”

    燕荣方的一声令下,他身后弟子就算心生怯意,也不得不从,一个个身上带着孤注一掷的气死,拔剑迎敌,与白曲元带来的人缠斗在一起。

    趁着两方交战的混乱,燕荣方突然看向萧岚依他们,大喝道:“你们不是要离开吗?那就赶紧滚啊!若不然刀剑无眼,待会儿你们一不小心见阎王爷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些被抓男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本就被面前真刀真剑交战的双方弟子吓的不轻,再被燕荣方这么一吼,顿时如同受了惊吓的鸟群一般,齐齐朝着密林逃命的跑去。

    好在他们虽然害怕,却没有忘记带上那些受伤之人一起离开,陆圣元也被冯昱仁带着,一起离开。

    剑幕山的弟子看到他们丝毫不会武功,又慌乱到话也说不利索的模样,将他们拦住,询问清楚情况后,便没再为难,放他们离开。

    “你们三个还在这里干 嘛?是嫌你们狗命太长了吗?赶紧给我滚!把这个死女人也给我带走!看见她就觉得恶心!”

    燕荣方看着他最想让离开的萧岚依她们无动于衷的模样,气愤吼着,尤其是在看邬霏嫣时,他眼中的厌恶更加浓郁。

    只是在燕荣方眼底最深处,一丝让人无从察觉的决绝牵动着他的内心。

    现在白曲元来势汹汹,誓要将他们全部缴获,他虽然可以拼死反抗,可是他不想让邬霏嫣受伤,现在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萧岚依她们这些被剑贾山弟子强抓来的百姓们将邬霏嫣带出去!

    这样,他就算被抓,也能安心了。

    听了燕荣方的话,萧岚依身前被她拿来当人质的邬霏嫣先是露出惊愕神情,随即立刻想到了燕荣方的用意,给他递了一个感激的神情,便要往密林走去。

    哥哥现在不在,她可不能把自己交代在这里……

    只是邬霏嫣能看出燕荣方的用意,萧岚依又怎么会想不到这层意思?一把将邬霏嫣这个‘自觉’的人质拉回,看着燕荣方与邬霏嫣,不屑勾唇道:“人在做,天在看,做了恶事还想无事逃跑?你们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说着,萧岚依直接压了邬霏嫣往白曲元方向走去。

    “你做什么,下山在那边!”

    见状燕荣方赶紧挡在了她的身前,神情慌乱。

    “让开。”

    萧岚依淡淡道,手下微微用力,疼的身前邬霏嫣娇眉微蹙,吃痛的小模样看的燕荣方心中一阵心疼。

    可是他现在绝对不能让开,若是萧岚依去白曲元那里,将邬霏嫣交给白曲元,那可就真的完了!

    思及此,燕荣方狠心咬牙道:“你若再不赶紧带着霏嫣师姐下山,我现在就杀了你们所有人!”

    “我想你是没有那个机会了。”

    萧岚依闻言不怒反笑,语气十分诡异。

    燕荣方被萧岚依的模样搞的有些不知所云,疑惑间突然看到邬霏嫣神情大变的看着自己身后,顿觉身后有异。

    还没待他回头,耳边骤然一痛,身体顿时控制不住的栽倒在地。

    他的身旁,是带着狡黠笑意的谷伊玥。

    她是什么过来的?自己刚刚一心只想赶紧让萧岚依带邬霏嫣离开,却哪知…

    燕荣方还没想完,就觉脑海一阵晕眩。

    在邬霏嫣慌乱的神情中,燕荣方彻底失去了神智…

    白曲元察觉到这里异状,驾轻功自众人头顶掠来,看着地上倒地的燕荣方,又看了看萧岚依一行人,蹙眉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被抓来的,刚刚挟持了剑贾山山主的妹妹才被放出来,诺,现在已经不需要了,送给你,你带回去交差吧。”

    萧岚依说着将邬霏嫣推向白曲元。

    邬霏嫣被这一推,朝前踉跄了几步,看了眼不远处白曲元俊颜,眼中魅色一闪,直接娇滴滴往白曲元怀中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