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四十一章下三滥的药
    “你到底怎样才能放了霏嫣师姐!”

    燕荣方见此吼道,握着剑柄的手指微微泛白。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要把手中的长剑捅进萧岚依的身体,将她千刀万剐。

    可是他不能…

    “很简单,放我们所有人离开。”

    萧岚依说话时,手中匕首略有停顿,感受着怀中邬霏嫣不安分想要再动手脚的小动作,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你最好安分点。”

    萧岚依开口警告。

    邬霏嫣闻言手中动作一顿,下一秒她手中的药粉便被谷伊玥给夺走。

    打量了一会儿,谷伊玥不屑道:“你这女人都被擒住了,还不忘下这种下三滥的药?真是让人恶心!”

    “什么药什么药?”

    仙瑟夜闻言一脸兴奋的凑了上来,打量着那药粉,越凑越近,最后被谷伊玥一巴掌拍开,“你不帮忙就别添乱行不行。”

    仙瑟夜被拍开后脑袋一阵发蒙,站直身子后就刚好看到了前凸后翘的邬霏嫣,下意识又看了眼一旁干干瘪瘪的谷伊玥,仙瑟夜俊脸一蹙,暗道同样是女人,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你小子找死!”

    谷伊玥看着仙瑟夜那眼神,就是知道他的脑袋里一定是想了什么龌龊的事情,当即冲上去拉着仙瑟夜去了一旁教训…

    等那两个冤家离开,萧岚依这才看着一直站在原地犹豫的燕荣方,冷笑质问道,“考虑好了吗?若是不答应,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些什么事。”

    说着萧岚依暗暗加重手中匕首威胁,哪知邬霏嫣那个要男人不要命的女人没了惑人的药物还不甘心,直接在萧岚依怀中不停扭动身子,时不时还发出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开口道:“干嘛这么着急走,本小姐的活计可是出了名的好,你今晚试上一试再决定要不要走,如何?”

    邬霏嫣魅惑的声音娇娇软软,可萧岚依一24k纯女人,哪里会吃她这套?一个恶心直接点了她的穴位让她发不出声音,匕首也移位至她的腰间,让她不敢再随意乱动。

    见此燕荣方赶紧答应道:“我可以放你们离开,但你们必须保证霏嫣师姐不会被伤到,若不然,我拼了命,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些被抓来的男人他本就不喜,所以用他们能换邬霏嫣安然,燕荣方哪里还需要考虑。

    “呵,想碎尸万段我?这辈子,是没那个可能了。”

    萧岚依对于燕荣方的威胁嗤之以鼻,看他还要再与自己反驳,直接抢在他开口前,继续道:“有那个威胁我的时间,你倒不如赶紧把门口台子上的那些人给放了,尽快送我们离开,这样你的师姐也能尽快回到你的身边。”

    闻言燕荣方一滞,强忍心中怒火吩咐那些弟子去将门口台子上的人放开,眼神一刻不离的盯着萧岚依的手,生怕她会做出什么伤害邬霏嫣的事情。

    看着那些弟子们不情不愿的出去放人,萧岚依转头对身后一众因为自己擒住了邬霏嫣而开心不已的男人们,道:“你们都跟在我身后,别离得太远。”

    说罢萧岚依便唤了谷伊玥与仙瑟夜过来,三人打头压着邬霏嫣往门口走去。

    因为邬霏嫣在萧岚依手中,燕荣方和山中弟子见到三人往门口走,也不好造次,一个个乖乖侧身让路,放他们出去。

    而谷伊玥与仙瑟夜两人一左一右的护在萧岚依身旁,让燕荣方原本想要趁萧岚依不备,救下邬霏嫣的想法完全没有办法实施,只得暂时搁浅,跟着他们一起去了阁楼外。

    此刻正值晌午,屋外太阳还挺大,照在被关多日,许久未见太阳的众男子身上,让他们原本‘死’去的心,慢慢活了过来,身上也多了几分生气,不再那么死气沉沉。

    冯昱仁亦是如此,感受着外面的阳光,他的脸上不自觉露出欣喜的笑容,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只是当他转眸看向陆圣元所在邢台时,脸上的放松顿时被愤怒取代。

    “你们都给我滚开!别碰圣元!”

    冯昱仁一边喊一边冲向那个粗鲁解开陆圣元身上绳子,又将陆圣元当布袋一般拉在地上往这边拖的弟子,一脚踹开他,夺过了浑身是血的陆圣元。

    陆圣元此刻十分虚弱,身上新伤旧伤交叠,将衣服都染成了血衣,再加上暴晒的缘故,几乎成了人干,此刻被救下来,只有眼珠子能慢慢动着,看着冯昱仁微微勾唇,便再也没有其他力气昏昏沉沉栽倒在了冯昱仁怀中再无反应。

    “圣元?圣元你醒醒啊!”

    冯昱仁见状吓坏了,想要将他摇醒,却因他身上伤痕太多,一动便会突突冒血,而不敢再有任何大动作。

    “这就是秀大娘的儿子?”

    谷伊玥见此赶紧上前帮忙查看,柳眉自始至终都紧紧蹙起。

    一直到检查完所有伤者,谷伊玥这才起身,黑着脸走至燕荣方面前,朝着他的俊脸就是一拳,“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儿?还不赶紧让人给他们上药!他们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的师姐今天就得去见阎王爷!”

    陆圣元他们伤的很重,新伤旧伤交叠,现在十分脆弱,若不赶紧上药,怕是根本受不住待会带他们离开山寨的劳顿。

    燕荣方被谷伊玥一拳打中,捂着脸气急败坏吼道,“你这小子不想活了……”

    “咳咳——”

    萧岚依的咳嗽声突然传来,虽然很轻,却很有效的让燕荣方闭了口。

    大喘了几口粗气,平息了一下心中怒火,燕荣方赶紧挥手示意弟子去给陆圣元他们拿药上药,眼神却死死盯着萧岚依。

    他要将这张让他恨之入骨的脸刻在心中,就算今日他不能将她怎么样,但若日后碰到,他定会将他五马分尸,尸体拿去喂狗!

    不过这才瞪了一半,他的脸却又被谷伊玥结结实实打了一拳。

    “你这小子,别太过分!”

    燕荣方转头怒视着谷伊玥,眼中两簇小火苗熊熊燃烧着。

    若非一丝理智残存,他一定现在就拔剑剁了谷伊玥这胆大妄为的臭小子!

    “我过分?你自己看看,你们拿的这是什么药!”

    谷伊玥迎着燕荣方的怒火,将手中药膏扔进了他的怀中,身上的怒意竟是比燕荣方还要更烈上几分。而她的脚下,是拿药过来,已经被她踹到怀疑人生的弟子。

    燕荣方见此愤愤拿起被谷伊玥扔进他怀中的药膏,看了一眼后,开口道:“这是伤药啊,你这小子可别得寸进尺,赶紧拿药给他们涂了,然后滚蛋!”

    说着燕荣方掩下眼中精光,抬脚就要亲自去给那几个伤者涂药,被谷伊玥夹杂着怒意的掌风打断。

    慌忙改变路线躲避了谷伊玥的袭击,燕荣方愤怒道:“你什么意思,要伤药的是你,不让上药的也是你,你耍我们呢!”

    谷伊玥闻言冷笑,身形微闪至燕荣方面前,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已经拿着匕首,在他手上开了个口子。

    鲜血顿时从燕荣方手上溢出,吧嗒吧嗒跌跌落在地,没一会儿就在干涸的泥土地上渗出一片湿润,看样子,伤的不轻。

    “你找死!”

    燕荣方这下子真是爆发了,本就暴脾气的他已经忍到了尽头,抽出长剑就要往谷伊玥身上砍,被谷伊玥冷冷打断,“你手中不是有伤药吗?你若是敢用你手中那个伤药给你上药,我现在立马放了你师姐。”

    闻言燕荣方的手一滞,看着谷伊玥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哪里敢用这伤药上药,这伤药中可是蕴含着剧毒,只不过一开始用药并不会被察觉,而且伤口恢复十分迅速,但十日后,必死!

    “呵,你也知道害怕?还不赶紧去拿真正的伤药过来!”

    谷伊玥看着燕荣方的模样,冷笑道。

    她虽然生气,却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给陆圣元他们上药离开,至于燕荣方他们这帮死性不改的匪人该如何教训?那就等待会儿他们要离开时,她再送他们一份大礼吧!

    燕荣方闻言下意识看了眼萧岚依,发现她并无什么反应,冷脸踹了一脚那拿假伤药过来的弟子,示意他赶紧拿真伤药过来给陆圣元他们上药,再别生出什么别的事端。

    山主昨晚秘密离开,不在寨中,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能做的就是赶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快解决这件事,让邬霏嫣平平安安回来。

    不然若是激怒了萧岚依她们,让她们伤了邬霏嫣,到时不仅自己心中有愧,就是山主回来,也定不会放过他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之后燕荣方便没再动什么歪心思,被萧岚依他命令做什么事时,虽然从头到尾都是黑着脸,但看着萧岚依手中被挟持的邬霏嫣,纵然再不愿意,却也算是对萧岚依她们言听计从,一路恭恭敬敬的将她们送到了寨子门口。

    “下山的路也已经告诉你们了,现在你们可以放霏嫣师姐了吧。”

    山寨门口,燕荣方将下山的路仔仔细细告诉萧岚依以后,便开口向她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