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四十章今晚给本姑娘侍寝
    “砰——”

    史飞龙的身子突然原地飞起,狠狠撞在了一旁楼梯栏杆上,惊呆了屋中所有人。

    “他奶奶的,是谁打的老子!”

    被打的史飞龙也是惊愕好久,捂着自己肿胀的脸,愤怒起身。

    目光啐了毒一般扫视着屋中众人。

    他现在可是要靠这张脸‘争宠’,在寨中获取的地位的,让他知道是谁伤了他的脸,他非得撕烂那人的脸!

    “啪——”

    史飞龙的另一边脸也被狠狠的打了,力度显然不如刚刚那一巴掌有劲,只是将史飞龙打的有些踉跄,并没有直接飞出去。

    对此谷伊玥颇为不满,嘟嘴道:“萧哥哥的武功明明是在我的帮助下学的,怎么比我厉害这么多呢?”

    “你老实说,你之前练武有没有偷懒?”

    萧岚依挑眉看着谷伊玥,一语道出了谷伊玥武功不好不坏的最根本原因。

    “呃……我这不是忙着制药没时间嘛。”

    谷伊玥心虚的说着,死鸭子嘴硬的属性又一次凸显了出来。

    “你们两个混蛋!”

    史飞龙本就被打了两巴掌,心态要爆炸,谁知知道了是谁打的以后,那两人居然还在自顾自的聊天?这下子,他是真的炸了。

    “啪——”

    “啪——”

    只是还没等史飞龙做出反击,他的脸上就又一左一右的被呼了两个巴掌,因为萧岚依呼的那一巴掌力道较大,所以史飞龙便直直倒向了萧岚依呼的那巴掌方向,摔倒在地,头磕到了一旁楼梯上,一下子就撞昏了过去。

    “昏了?正好!”

    萧岚依语带欣喜,推了冯昱仁一把,开口道:“你不是很想打他吗?那就放肆打吧,记得只打脸,胳膊腿都留着,好让他可以去给‘霏嫣师姐’告状,到时候,可就能见‘霏嫣师姐’了。”

    “可是……”

    冯昱仁心中感激萧岚依居然看出了他心中愤恨史飞龙,想要打他出气的心思,但真让他打‘霏嫣师姐’的男宠,他还真是有些不敢……

    “不用怕,到时候就说是我们打的就行,这样还能助我们尽快见到‘霏嫣师姐’。”

    萧岚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冯昱仁咬了咬牙,也不推辞,直接挥拳打在了史飞龙的脸上,将心中对他的失望与愤恨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屋外看门的剑贾山弟子看史飞龙已经进去小半个时辰还不出来,心里一阵不满,蹙着眉头对屋内喊道:“史飞龙,该出来了!”

    屋内没有回应。

    弟子见此更是不悦,加大了嗓门道:“史飞龙,我是看在霏嫣师姐最近宠爱你,这才让你进去的,你可别过分!赶紧给我出来!”

    屋内依旧没有回应。

    “砰——”

    “奶奶个腿的,非得让本大爷进来请你是不是!”

    那弟子火冒三丈,直接踹门,看着屋中众男子此刻都聚集在软榻旁吃瓜果,先是疑惑为何他们今日都看起来心情不错,随后开口质问道:“史飞龙呢?让他赶紧滚出来!再不出来,就把他也给锁里面!”

    “喏,那不是。”

    萧岚依扬了扬下巴,示意那踹门弟子往楼梯口看,“你赶紧把他带走吧,我们也不想让他一直在里面呆着污染空气。”

    “你说这是史飞龙?!”

    那弟子闻言惊愕,不可置信到大张着嘴巴好半天合不起来。

    终于,在那弟子回忆起史飞龙今日所穿衣服模样时,这才将其成功认出。

    “你,你们居然打了他?!”

    那弟子不可思议的着萧岚依等人,手中的剑柄因为愤怒而被他攥的嘎吱作响。

    “没有,是他自己摔倒撞昏了,你赶紧把他带去看看大夫吧。”

    萧岚依挥了挥手,一副无良模样说着。

    门口弟子闻言气急,剑柄抽出一半,却又收了回去。

    现在史飞龙昏迷,无法当场对质就是萧岚依他们打的人,他若贸然对萧岚依他们出手,伤到了他们,霏嫣师姐到时一定会怪他,所以还是等史飞龙醒来,真相大白以后,再由霏嫣师姐亲自动手吧…

    思及此,那弟子恶狠狠瞪了眼萧岚依,冲进房间将史飞龙拖走,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威胁,“你们就嚣张吧,等史飞龙醒来,你们就完蛋了!”

    “记得把门锁上,我们一点也不想逃跑~”

    萧岚依一副走好不送的说着,气的那弟子差点吐血三升,锁门时恨不能把整扇门都缠上铁链,把他们这辈子都锁在里面。

    ……

    邬霏嫣来的很快,前后不过半盏茶时间,便见邬霏嫣一身华丽装扮,头上簪着一头叮当作响的金钗,气势汹汹带着一群人过来踹门,扬言要亲手处置了那些敢伤她男宠的胆大妄为之人。

    不过当邬霏嫣见到萧岚依与谷伊玥模样的那一刻,原本因为史飞龙俊脸被打,怒火上脑的她竟是突然恢复了镇定,惑人心神的媚眼在萧岚依与谷伊玥脸上不停打量,半晌后竟是开口要让她们两人今晚侍寝。

    对于这个要求,邬霏嫣身后的燕荣方脸色一黑,冷眼看了看萧岚依与谷伊玥,开口提醒道:“师姐莫不是忘了,史男宠的脸被打的那般严重,怕是要数月才能好彻底,那可是你最宠爱的男宠,这两人,应当绑在外面严惩!”

    “可四师弟不觉得,与其让这两个美男子被绑在外面严惩,还不如让他们在我塌上被我凌辱要来的过瘾?”

    邬霏嫣巧笑嫣然,带着**的眼神**裸在萧岚依与谷伊玥身上打量,原本就妩媚惑人的眼角更是闪出几丝兴奋,颇有几丝风尘女子的气息。

    见此燕荣方对萧岚依两人更是厌恶,直接挡在萧岚依与邬霏嫣之间,拱手道:“霏嫣师姐,这两人能将史飞龙打成那般,定是会些武功的,师姐三思……”

    “会武功?”

    邬霏嫣闻言嗤笑一声,扭着小蛮腰绕过燕荣方,走近萧岚依,用她那双染了金色蔻丹的食指挑起萧岚依的下巴,唇角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弧度,“本姑娘就是喜欢驯服野猫,尤其是这种看起来就白白嫩嫩的小野猫。”

    说着邬霏嫣收手转身,宽大的袖袍在空中划过一阵细风,吩咐跟她一起进来的弟子道:“快去带他们沐浴,今晚,本姑娘就让他们两个侍寝……”

    邬霏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岚依自身后用匕首抵住了喉咙,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燕荣方见此大惊抽出腰间长剑,眼中充血的怒视着萧岚依,开口道:“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快放开霏嫣师姐!”

    “你都说我不知天高地厚了,我又怎会放开她?”

    萧岚依挑眉,刚刚因为没找到合适时机,而一直佯装低调装柔弱的模样顿时不见,此刻看着众弟子的眼神,是聛睨一切的霸道。

    “师弟莫急,我这新男宠看起来是太饥渴,竟是按耐不住,直接在这里跟我玩刺激了。”

    被萧岚依挟持的邬霏嫣突然娇媚开口,在萧岚依怀中不停扭动着她的小蛮腰,声音蛊惑道:“我竟是不知你这般猴急,晚上在塌上再玩,也不迟。”

    语毕,邬霏嫣眼神一凝,手握成爪,直直往萧岚依拿着匕首的手袭去,速度快若闪电。

    见此萧岚依不仅不慌,反而唇角扬起一丝玩味儿的弧度,手臂微动,与邬霏嫣的胳膊在空中快速缠斗几招便将其死死禁锢,刚刚因交战离开邬霏嫣脖颈的匕首,又一次架在了原位。

    “这,这是怎么回事!”

    邬霏嫣感受着重回脖颈的利刃,以及萧岚依周身内功之气,刚刚还从容不迫,媚态横生的绝美脸庞上写满了吃惊。

    她分明在靠近萧岚依时,便给她下了可以让她暂时失去内力的散功粉的,为什么萧岚依的武功还在?而且还封了她的武功!

    “听人劝,吃饱饭,你那小师弟可是劝过你的,可你非是不听,现在后悔,也晚了。”

    萧岚依迎着邬霏嫣惊愕而又恼怒的神情挑眉,模样颇为不羁。

    就着么个小丫头片子,还想给她下毒?她可不是白和谷伊玥这个毒医认识五年的,这种雕虫小技,她实在是有些看不上眼。

    “给我放开霏嫣师姐!”

    燕荣方的声音随着他拔剑而来的剑气一起袭来,语气既愤怒又着急。

    “你再靠近一步,我可不能保证我手中的匕首,会不会刺穿你霏嫣师姐的喉咙。”

    萧岚依从容抬头,迎着燕荣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眼神,笑的十分随意。

    这话就像是自带危险信号的惊雷,一字字砸在燕荣方脑海,让他被愤怒包裹的脑袋瞬间清醒,硬生生咬着牙,停在了原地。

    “你若再不放人,信不信我将你挫骨扬灰!”

    燕荣方咬牙,从口中挤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要化成一柄柄啐毒的飞镖,往萧岚依心窝子里扎。

    不过奈何萧岚依心窝子前,站着的是燕荣方心窝子上的人,所以他那些带着威胁的话,根本在萧岚依心中激不起任何涟漪,反倒是萧岚依胳膊微微加重一毫,燕荣方的心,就得疼上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