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三十七章:踹门离开
    仙瑟夜说罢逗了抖腿,继续道:“若是不想那样,就赶紧过来给小爷我捏肩捶腿,到时候小爷罩着你们。”

    厅中众愁眉不展的众男子听到仙瑟夜的话后,眼中毫无波澜,任凭他瞎编规矩忽悠新人。

    他们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这里。可是他们怎么样才能离开?

    悲伤之感在屋中扩散,却丝毫影响不到此刻正坐躺在厅中软榻上,十分惬意吃着软榻旁的瓜果点心的仙瑟夜。

    看萧岚依与谷伊玥还不过来,仙瑟夜峰眉一挑,“怎么着,你们想忤逆这里的规矩吗?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想离开这里,就赶紧巴结我,到时候小爷我心情好了,没准离开的时候,还能把你带上呢。”

    萧岚依按住了差点没忍住,想冲上去暴揍仙瑟夜的谷伊玥,笑道:“这么说,你自己也能出去咯?”

    “那当然了,小爷我想什么时候出去,就能什么时候出去,你们只管过来伺候好我,我还能保你们不被那霏嫣师姐玷污呢。”

    仙瑟夜说着坐起身来,用手刮了下鼻间,一副大局在握,全由他操控的架势。

    “既然这样,你现在离开一个给我们看看,要不然,我们可不信你。”

    萧岚依挑衅的说着。

    话落,仙瑟夜肩头打瞌睡的紫苏不觉睁开了它那双慵懒的紫色眸子,打量了几眼门口萧岚依与谷伊玥,眸中闪出一丝玩味儿,张口道:“嗷嗷嗷嗷嗷!”

    小子,她们这是看不起你!你快上去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仙瑟夜本来还在凹造型耍帅,听到紫苏的话后,想了想刚刚萧岚依的话后,直接起身,看着萧岚依与谷伊玥一个比一个柔弱的模样,威胁道:“我可是听说那霏嫣师姐就喜欢你们这样的,你们现在非常危险,所以你们确定不来给我捏肩捶腿?”

    “小夜,我都不知道原来阁中还有这么爽的规矩啊。”

    仙瑟夜话才刚落,楼梯上便传来一男子爽朗声音,随后就见一打着哈欠的蓝衣男子从楼上下来,蹙眉揉着自己的脖子,往仙瑟夜身旁一坐,命令道:“那赶紧给我捏捏脖子,我昨晚睡的可能有些落枕。”

    “你个臭小子,昨晚睡觉时不知道踢了我几下?还想让我给你捏脖子?没门!”

    仙瑟夜看见男子就来气,愤愤说着就要把男子踢开,被男子麻利躲开,叹气抱怨道:“不是说早来的人,要被后来的一直伺候吗,小夜,我可是真真实实在你前面被抓的,你既然想让新人伺候,就得以身作则,伺候我给她们看啊。”

    “让我伺候你,我宁愿……”

    见仙瑟夜还要拒绝,男子直接打断他的话,意味深长道:“她们可有两个人呢。”

    言下之意,就是仙瑟夜如果答应了伺候自己,仙瑟夜之后就能有两个人伺候他。

    闻言紫苏眼中的狡黠更甚,兴奋插嘴道:“嗷嗷嗷嗷嗷。”

    他说的有道理,你赶紧给他捏捏脖子,等会儿就能让两个新人给你按腿端洗脚水了。

    “嗷嗷嗷嗷嗷。”

    你看你出去后就是个马夫,现在可是好不容易有两个人伺候的待遇,你怎么能不赶紧享受。

    “嗷嗷——”

    赶紧捏肩……

    仙瑟夜被紫苏吵的烦不胜烦,一巴掌呼在了紫苏脑门上,把它还要继续忽悠仙瑟夜的话给直接打断,“你这蠢兽吵死了,睡你的觉吧!”

    紫苏被打,不悦极了,看了眼仙瑟夜,默默转身用屁股对着他,不想再搭理他。

    这蠢人,居然敢打它?待会儿他就倒霉了!

    仙瑟夜并不知紫苏在想什么,他只知道,他的耳根子终于清净。

    看了看面前蓝衣男子,又看了看门口处站着的萧岚依与谷伊玥,仙瑟夜掂量一会儿,终于咬牙道:“我当然要给新人做好榜样,不就是捏脖子吗,我捏!”

    “这才对嘛。”

    靳水游闻言红唇满意勾起,璇身坐在软榻上,拍了拍自己的肩头,示意仙瑟夜赶紧给他按肩。

    这里的枕头,他可真是睡不惯,才睡了一夜就落枕了,看来他也该离开了。

    靳水游想着,不经意瞥了眼一直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萧岚依与谷伊玥两人,挑眉道:“两位都是会武功的吧?居然会被抓,可真是稀奇。”

    “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当然不会武功了,要不然怎么会被抓。”

    谷伊玥闻言反驳,看着靳水游十分警惕。

    她感觉不到靳水游会武功,可是靳水游却能一眼看出她们会武功,这男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哦,那倒是我猜错了。”

    看着谷伊玥那警惕的模样,靳水游点了点头,并没有再与她争执,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指挥着仙瑟夜给他按按脖子,按按腿,十分享受。

    看起来,这阁楼中最舒坦的人,非他们两个莫属了。

    “这个臭小子,根本就不值得咱们过来救他!就应该让他一直留在这里!”

    谷伊玥嘟嘴在萧岚依身旁抱怨着,一度怀疑昨天仙瑟夜不在,自己居然还觉得空落落的,是不是脑抽?

    萧岚依闻言瞥了眼为了让她们伺候自己,此刻正费力伺候靳水游的仙瑟夜,开口道:“那小子,现在自作自受,被人整治着呢,咱们就先找秀大娘的儿子吧。”

    仙瑟夜给脸上脸性子萧岚依可是深有体会,所以刚刚仙瑟夜的嘚瑟装大爷的事,就等办完正事以后再说吧。

    “说的也是,到时候咱们带着秀大娘儿子走就行了,不管这个臭小子!”

    谷伊玥说着不再不看仙瑟夜,与萧岚依在小阁楼中寻找着秀大娘的儿子陆圣元。

    只是当两人边寻边问,在房间中提起陆圣元的名字后,屋中除了踏上专心按摩以及被按摩的仙瑟夜与靳水游两人以外,其他男人皆露出了怪异神情。

    谷伊玥看着众人神情就知他们一定听过陆圣元的名字,开心道:“他在这阁楼中是吗?可以把他叫出来吗?我们寻他有事。”

    谷伊玥话落,厅中陷入寂静,本就悲伤颓然气息占据大半的阁楼中,此刻更加沉寂。

    “你们寻圣元干嘛?”

    一男子犹豫再三,终于开口。

    萧岚依看了眼那对她们十分警惕的男子,开口道:“我们被抓之前见过的家人,他家人现在很担心他。”

    男子闻言脸上的谨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成了悲伤,一行清泪自他眼角流下。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显然萧岚依这话直接触动了男人心中的伤感,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圣元他,圣元他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你说什么?!他怎么了!”

    萧岚依闻言一惊,想到秀大娘盼望孙子时的没落背影,不禁有些焦急。

    “他被抓来后,就被这寨中的霏嫣师姐看上,说要让他侍寝,他不从,还要寻死,被寨中人救下命后,就绑在了外面,隔三差五就会鞭打,现在已经有五天了,也不知道……”

    那人说到最后便说不下去了,坐在楼梯的台阶上叹息连连。

    他们被关的这阁楼,所有窗户全部钉死,他们被关在里面,根本就看不到外面情况,所以即便他现在真的很担心陆圣元的情况,也根本无从得知他的情况。

    “若是被绑在外面的话,那他应该还活着。”

    萧岚依闻言稍稍松了口气,随后询问道:“外面那些绑着的,都是因为不想侍寝,所以被绑在外面惩罚的吗?”

    “也不全都是。还有几个是想要逃跑被抓的。”

    那人说着,又是一声长叹。

    叹息过后,沉默好久,那人突然抬头看着萧岚依与谷伊玥,好奇道:“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个怎么被抓之后,一点也不着急?”

    说完那人还下意识看了眼一楼一角的仙瑟夜与靳水游两人。

    这几日抓来的人,真是一个赛一个的奇怪。

    先是靳水游这个‘睡神’是在昨天中午睡着了被扔进来,一直睡到下午仙瑟夜被抓来后,这才醒来,与仙瑟夜一起询问众人,了解了寨中情况后,也不惊讶,也不着急,打了个哈欠就又去睡了,一下子睡到刚刚下来,还说落枕了?

    再是仙瑟夜,自己被抓也就算了,还带了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小兽。在得知他是被抓来做侍寝男宠后,仙瑟夜不仅不着急,反而突然兴奋的对着他那小兽在屋角叽叽咕咕说着什么,像极了在自言自语。

    他依稀听到仙瑟夜似乎说了‘不知道那个抓他们来的霏嫣师姐漂不漂亮之类的话’。

    这是该担心霏嫣师姐容貌的问题吗?士可杀,不可辱,他们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被女人抓了侍寝呢!

    之后就是今日来的萧岚依与谷伊玥了。两人进来后就出奇的淡定,现在还要帮秀大娘寻儿子?她们现在不更应该关注一下自己的安危吗?

    就他们四个的长相,没准今晚侍寝的就是他们其中一个,他们还一个比一个轻松,等到晚上,有的他们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