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三十六章轻言蛊惑
    客栈老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岚依先一步从指尖弹出的石块封了穴道,定在原地干张嘴出不了声,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人离开,想说话说不了,想动,也动不了,憋屈的直冒冷汗。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动不了了?莫不是因为缺德事干太多,遭天谴了?

    那…待会儿会不会有雷劈?

    想到这,客栈老板心顿时凉了半截,赶紧将他所知道的‘额弥陀福’‘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全部在心中默念祈祷,只希望待会儿不会有一道惊雷,直接把他给劈嗝屁…

    这边客栈老板担心着自己的小命,生怕会遭天谴,那边萧岚依与谷伊玥两人则是继续演戏,一路半配合半不配合的被那三个第子带出城,往山上走去。

    从路上三人的对话中,萧岚依与谷伊玥已经基本确定三人就是剑贾山中被打压的弟子没错。

    因为三人路上将萧岚依谷伊玥威胁顺从后,就开始闲聊起来,一个劲儿爆粗口的骂着剑幕山,说剑幕山种种不好,还说总有一天他们剑贾山要称霸整个伏耀大陆云云。

    听的萧岚依与谷伊玥频频翻白眼,在心里鄙视着几人的自不量力。

    到了半山腰时,三人突然将萧岚依与谷伊玥的眼睛都用黑布遮了起来,这才继续带两人前行。

    大概又走了有半柱香时间,耳边突然传来瀑布巨响声,忽远忽近,等到瀑布声消失,萧岚依便听到了不远处吵杂的人声,看样子,应该是到山寨门口了。

    三人早就嫌遮了萧岚依她们的眼睛,行走不便,因此自信已经到了山寨,她们定寻不到来时的路,直接扯了遮着萧岚依与谷伊玥的黑布,压着两人往寨门口走去。

    突然的光亮让萧岚依下意识眯眼,一直到习惯了光亮后,萧岚依这才打量起面前那座庞大的全木制山寨。

    寨子的建筑风格十分粗犷,透过门口栏篱往内看,只觉那寨子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庞大。

    可分明才短短一月多,这庞大的建筑,到底是怎么在山中建起?

    萧岚依心中疑惑,回头想要偷偷看一眼来时的路,却发现身后竟是一片雾蒙蒙的密林,看起来十分隐蔽。

    如此看来,秀大娘之前所说并不知这些匪人居住之地在哪里的话,确实没有唬人,因为这里确实隐蔽。

    “二位师兄回来了啊,快快快,来喝口茶,我专门给两位师兄晾凉的。”

    萧岚依还在疑惑,就见寨门口看门的人跑了过来,看着带她回来的三个弟子一阵端茶送水,点头哈腰,模样十分殷切。

    “什么师兄?我们剑贾山弟子和你们这群下三滥的土匪可不一样!”

    带头弟子见此不屑说着,看也没有看那个人递给他的茶水,鼻孔中哼出一口冷气,就进了寨子。

    一直到进入寨子,看不到门口那群看门之人后,带头的弟子这才不屑抱怨道:“当初咱们加入山中,可是给了山主不少好处费的,真是便宜他们那些土匪了。”

    “齐师兄说的是啊,要不是剑贾山这次被打压,退山弟子众多,山主也不会破例让他们这群土匪加入。不过我绝对不会承认他们是咱们剑贾山弟子的,咱们剑贾山的弟子,就只有咱们!”

    “就是就是,齐师兄只管将他们当做是咱们山上不要银子,免费贴着过来打杂的就行了,根本不用跟他们计较。”

    后面两个明显是为带头姓齐的弟子马首是瞻,听到他抱怨,立刻迎合着他的意思点头称是,将那齐无特哄的十分开心,大笑道:“哈哈哈,打杂的?确实他们就只配给咱们打压!他们想堂堂正正成为咱们剑贾山的弟子?先好好打十年杂再说吧!”

    齐无特说着继续仰天大笑,小人得志的嘴脸让谷伊玥十分想要冲上去在他头上狠狠闷上几下,让他知道知道自己听他说话到底有多膈应。

    不过显然,他们的张扬根本不需要谷伊玥动手,也有人会站出来表示不满。

    这不,前面转角处突然冷脸走出一个身材纤长的男子,看着三人面露厌烦,“你这是在做什么?霏嫣师姐才刚歇下,吵到了霏嫣师姐,小心山主扒了你的皮!”

    似乎是害怕吵到那‘霏嫣师姐’,男子虽然语气生气,但声音确是刻意压低,只用眼神一次次扫向三人,表达着自己的不悦。

    “嘿嘿,燕师兄,是我们的错,我们不该大声说话,我们下次一定注意。”

    齐无特闻言瞬间收声,先前的张狂顿时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狗腿讪笑,说话的声音也降低了数个分贝。

    随后跑到男人面前后邀功道:“四师哥,你看,这是我们从山下给霏嫣师姐带来的新货色,都是绝品,想来霏嫣师姐一定喜欢的!”

    燕荣方闻言一怔,面色不善的瞥了眼萧岚依与谷伊玥,眼中泛出一丝不屑,“确实还不错,不过昨晚霏嫣师姐一下招见了四个男宠,有些太累了,你就先把他们带到关押未侍寝男宠的阁楼中,等霏嫣师姐休息好身子,再去看吧。”

    说罢燕荣方便不耐烦的挥手示意几人赶紧离开,一点也不想再看到几人。

    齐无特他们当然不敢得罪燕荣方,见燕荣方挥手,忙不迭点头应声,随后压着萧岚依与谷伊玥去了燕荣方所说阁楼。

    离开燕荣方好远以后,其中一个第子这才后怕的拍了拍胸脯,开口道:“幸好燕师兄没有生气,不然咱们可就要倒霉了。”

    “他生什么气?”

    齐无特闻言不屑笑哼。

    自离开燕荣方视线后,他就又恢复了那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你别说你不知道燕师兄喜欢霏嫣师姐!”

    那弟子也是听出了齐无特的装傻,继续不悦道:“要是刚刚齐师兄你直言咱们带回的这两个是给霏嫣师姐宠幸的新宠,燕师兄生气了,咱们可就别想再在这剑贾山待下去了!”

    “对啊齐师兄,你平时可不会这么鲁莽的,怎么今天这么不小心,万一燕师兄生气,随便编个理由要惩治咱们,那咱们,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啊。”

    那个一直未开口的弟子此刻也是应和的说着,语气微微抱怨。

    “哼,你们可真蠢。”

    齐无特嗤笑,随即反问道:“山主最宠爱的,就是他这妹妹,若不然也不会纵容咱们抢男子上来,给霏嫣师姐侍寝。山主都没说什么,他燕荣方就算再不高兴,能拿咱们怎样?”

    “这……”

    那被问到的弟子闻言垂眸微思,不知该如何作答。

    齐无特见状更是得意,继续道:“再者说了,咱们带来的这两个货色,到时候霏嫣师姐肯定喜欢。霏嫣师姐只要开心了,咱们在山里的地位那还不得水涨船高,没人敢得罪?燕师兄就算跟山主关系再好,也肯定没有霏嫣师姐在山主心中的分量重,所以咱们只要背靠霏嫣师姐,还怕个什么劲儿啊!”

    “你这么一说,似乎也有道理……”

    那两个弟子听齐无特这么一分析,瞬间心情舒畅,刚刚憋在心里对齐无特的怨气全部消失,在寨中走路时的腰板都好像挺的更直了些。

    啧啧啧,贵圈真乱。

    萧岚依跟着他们,听着他们的对话直摇头。

    暗道幸好她聪明,没让她家男人过来,要不然,谷祁苏还不得让那个饥渴到让四个男人同时侍寝的‘霏嫣师姐’给眼神玷污了吗?

    还真是好险好险。

    跟着三人在寨中绕七绕八,最终停在了山寨最深处,几乎直接靠在山体的一间,小阁楼前。

    阁楼倒是还算不错,只是阁楼前满是鲜血的行刑台,确是有些让人心中发怵。

    行刑台上钉了两排十个十字型木桩,上面已经绑了七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男子。

    若不是还能隐隐感觉到几人气息,萧岚依怕是会以为七人已经死了。

    “赶紧进去,在里面最好安分点,这样还能好酒好肉的招待你们,要是敢有任何逃跑的念头,现在的他们,就是以后的你们!”

    送萧岚依与谷伊玥过来的弟子说着,将阁楼门打开,快速将萧岚依与谷伊玥推进了阁楼,便将那婴儿手臂粗细的铁链再次缠上阁楼的门,然后落锁离开。

    萧岚依与谷伊玥刚一进阁楼,就感受到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她们,随后厅里众人便各做个的事情,无人搭理两人。

    “喂,新人,知道这里的规矩吗?”

    这时一人突然开口,吊儿郎当的声音让萧岚依挑眉。

    这不正是昨日被抓的仙瑟夜吗?

    不过那厮明显没有想到萧岚依与谷伊玥会女扮男装来救他,只撇了一眼门口,看到一下来了两个小白脸,玩心大起,便开了口。

    “哦?什么规矩?”

    萧岚依挑眉,刻意压低的嗓音改变了她原由的音色,让仙瑟夜不仔细深究,便察觉不到那是萧岚依的声音。

    “新来的新人要给前一个来的人一直捏肩捶腿,端洗脚水,要不然,你们就会直接被带去侍寝那个霏嫣师姐,我想,你们也不想那么被一个女人玩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