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六章公主是个什么官衔?
    放开才刚吻上的萧岚依红唇,谷祁苏颇为不悦看向门口,询问道:“怎么了?”

    这声音夹着冰碴子,引得车外仙瑟夜一阵奇怪。

    这是他家姑爷说话的声音吗?马车中应该没有别人了吧?可这怎么听着不像姑爷平常的声音啊?

    当然,这些疑问在仙瑟夜脑海中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马车前另一辆马车车夫的声音打断,“这可是悦阳公主的马车,尔等刁民还不赶紧让道!”

    那车夫声音嚣张跋扈,听的车外仙瑟夜小脾气蹭蹭上涨,“悦阳公主是个什么官衔?旁边明明那么大位置,你们不走,非得逆着人流走?就算是悦阳公主,也不能这么胡乱走的!”

    这城中本就因为菊花节,人流繁多,他都尽量挑些人少的路走了,怎得还是能碰上这么烦人的苍蝇?

    “大胆刁民!我悦阳公主的马车在民间从来横着走的!何须你口出狂言,前来指责!”

    一红衣女子怒喝着掀帘而出,手中的小皮鞭往马车车身一抽,一脸怒容。

    “那你倒是横着走啊,横着走也挡不着我的道。”

    仙瑟夜看着女子怒视自己,毫不犹豫的瞪了回去,心里却在好奇,这伏耀大陆怎么还有女子做官的?

    “小夜,绕路。”

    萧岚依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

    她并不想在这里因为与人争执而耽误期间。

    “好吧……”

    闻言仙瑟夜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扯着缰绳准备去另一道。

    他并不懂这伏耀大陆的官职,不过看来这公主一职应该不小,不然夫人的脾气,也不会这般忍气吞声。

    只是他们要绕路,对面悦阳公主可不乐意了,手中小皮鞭一挥,驾轻功便跃至萧岚依马车的马身上,半蹲着居高临下看着仙瑟夜,冷笑道:“得罪了我悦阳公主,岂是说走就能走的!”

    她今日因为那男人,正好心情不好,出宫就是寻刺激的,这仙瑟夜的马车,就是她遇上第一个不长眼的!

    “公主,我看你今天火气有点旺,你还是赶紧回去喝些凉茶降降火比较好,若不然再在这里待下去,怕是会有更不顺心的事情发生。”

    仙瑟夜顶着悦阳公主的俏丽脸庞看了半天,心知不能跟这‘女官’硬碰硬,竟是给她看起了面相,还说的一本正经,气的悦阳公主直接一鞭子就要往他身上抽,不过被他麻利躲开。

    蹙了蹙眉头,仙瑟夜还是好脾气道:“我说悦阳公主啊,你最好还是听我的吧,上一个没有听我劝的镇老爷已经被撤职了,你虽然没他那么衰,可是这两日也确实不该太张扬,我真劝你赶紧回府中避两日的比较好。”

    悦阳公主哪里是能听得进去的劝说的人?被仙瑟夜念咒似的劝说惹烦,小皮鞭隔空一挥,发出一声凌冽的鞭打声后,威胁道:“你给我闭嘴!在这斌喜国,我悦阳公主就是再张扬,也没人能奈我何!你这小小的马夫,几次三番咒我倒大霉?信不信我直接将你抓进天牢!”

    仙瑟夜也是有脾气的,两次好心劝解无果,直接给悦阳公主扔了个白眼,一只腿懒散的吊在马车马车边上,一晃一晃的赶人道:“你的马车在那边,不爱听我说话,你就回去啊,我们还着急离开呢。”

    “你还赶本公主离开?你这刁民,果然是得给你点颜色瞧瞧!”

    仙瑟夜的懒散态度终于将悦阳公主彻底激怒,心中本就窝火想找人出气,现在更是将怒火完完全全锁定在了仙瑟夜身上,手中皮鞭接踵攻向仙瑟夜,招招狠戾,与刚刚恐吓时的随手一挥相比,简直有种直取仙瑟夜命的架势。

    仙瑟夜虽然不会武功,可他的反应确十分迅捷,一看悦阳公主真的动怒了,躲了几下后,直接眉撒丫子钻进了马车中。

    只是这才刚钻入马车内,仙瑟夜就被萧岚依与谷祁苏两道十分有压力的视线盯上,顿时身子一僵,抬头看着两人,不好意思道:“嘿嘿,夫人,公主是个什么官衔?她非要找咱们事,我就说了几句话她就怒了,你说说这……”

    “砰——”

    外面皮鞭重重的打在了马车门框上,门框瞬间凹陷,马车也剧烈颤抖了几下,惊的拉车马儿也有些躁动不堪的在原地直踱步嘶鸣。

    周围路过之人见是悦阳公主找事,全部心照不宣绕路躲开,也不围观,只想有多远躲多远。

    因为这悦阳公主的一直都是有什么不顺心之事时,便来街头撒野,盯上谁谁便会倒霉,他们只有躲得远远的,让她连看也看不到,才更安全!

    只是这次那马车中的人,怕是惨喽。

    “你们都给我滚出来!本公主在此,你们这帮刁民不赶紧出来接驾,竟然还敢一直在马车中躲着?信不信本公主拆了你们的马车!”

    话落,又是一声重重的皮鞭击打声,一指厚的马车门框竟是真被她给打破,飞散而入的残渣险些划伤仙瑟夜的脸,吓得他赶紧再往马车里面躲了躲,直道女子不能惹。

    这公主,怕是个武官吧?

    下一鞭即将落下,悦阳公主确是突然被一股阻力大力震开,一时没有防备,直接从被击飞摔在了地上。

    “公主!”

    随行宫女见状赶紧上前扶起悦阳公主,心疼的帮她拍了拍身上灰尘后,看向马车方向怒道:“真是反了!居然敢伤了公主?今日让你们通通进大牢!!”

    “凝珠住口!”

    悦阳公主一反常态的突然大喝住了还要再说什么的凝珠,不可置信的看着马车方向,刚刚还中气十足的脸庞此刻一片煞白。

    刚刚那内力……是谷主?

    可谷主出行不都是用药谷中特地为他打造的专属马车吗?这般路边随处可见的低等马车,他怎会在上面?!

    “谷……”主怎么会在这里?

    “丰宴楼,一辆新马车。”

    谷祁苏以内力入耳的清冷声音在悦阳公主脑海响起,打断了她即将问出来的话,也让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公主,奴婢这就叫人去将这车中胆大妄为……”

    “啪!”

    宫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悦阳公主狠狠甩手一个巴掌,打的她又怔又委屈。

    她伺候公主多年,公主平时对人再蛮横,也没对她动过手,可今天怎么…

    “驾车,回宫!”

    悦阳公主此刻哪里还管得着宫女此刻心里怎么想?她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然后将马车备好送去,这样,想必谷主对她的惩罚,会轻一点吧……

    “怎么就走了?”

    仙瑟夜将头从损坏的马车门探出,看着悦阳公主马车绝尘离开的模样,惊的合不拢嘴。

    那女人脾气那么大,被人莫名打了,不冲进来就算是奇迹了,她现在居然自己离开了?这是撞坏脑子了吧?!

    萧岚依也是奇怪,倚在马车门口,看了看马车外,又看了看车内正襟危坐的谷祁苏,疑惑道:“相公,你做了什么?”

    “为夫什么也没做,想必是那悦阳公主碰到比她厉害的人,就害怕了。”

    谷祁苏笑说着,揽过萧岚依的同时,又用内力将仙瑟夜直接推出马车,让他继续驾车去丰宴楼。

    害怕?这可是悦阳公主自己家的地盘,她有什么好怕的?

    萧岚依还在疑惑,正要开口询问,就又被谷祁苏给压在了坐榻上,将她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口中,最终到了丰宴楼也没有说出。

    “下车吧娘子,咱们到了。”

    马车停稳后,谷祁苏这才放开萧岚依,揉了揉她被自己吻到发蒙的脑袋,温柔的将她搀扶下了马车。

    怎么一到这男人面前,自己就像是个被随意摆布的玩偶呢?

    萧岚依有些懊恼,看着男人一身绛紫色长袍,一副无害的谪仙模样,就觉得自己拿他无可奈何。

    也不知到底是他被自己给拐了过来,还是自己栽在了他的手中呢……

    丰宴楼不愧是斌喜国都城比较闻名的酒楼,其店面之大,仅一楼大厅便抵得上明曲镇中最大酒楼的两倍。

    此刻恰逢中午吃饭时间,酒楼客人络绎不绝,萧岚依本以为很难能找到谷伊玥他们,谁知这才刚进酒楼,就看到了正在酒楼一楼大厅中,吃相吓人的谷伊玥与素来有‘黑洞’之称的自家儿子正在以风卷残云的速度消灭着桌上饭菜。

    一旁小孝则是早已经习惯了这幅场景,纵然四周客人再惊讶,他也可以十分淡定的以自己素有的吃饭速度,坐在两人中间慢慢吃着饭菜,时不时看小星的控盘速度抵不上上菜速度时,他还会停下筷子让小星先吃。

    至于紫苏那只没节操的兽…不提也罢。

    虽然萧岚依承认这几天因为要赶路,确实是让他们吃的简单了一点,可这两人再怎么说也是在大厅中吃饭,能不能矜持一点?

    萧岚依与谷祁苏对视一眼,无语走向三人。

    “儿子,娘有没有教过你出门在外,要注意形象啊?”

    萧岚依揉了揉萧琪星几乎埋在饭碗里的小脑袋,对于这一开始吃就控住不住自己洪荒之力的儿子十分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