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五章大胆刁民
    “小星等等,本圣兽也去。”

    紫苏看着萧琪星要走,用意念唤住了他,随即一蹬后腿,从仙瑟夜的肩头跃下,跳到了萧琪星肩头,用它长长的毛发蹭着萧琪星的脖颈,以示亲近。

    还是小孩子的皮肤柔软,要不是萧岚依总说它忽悠小星,怕它给小星带坏,它一定天天粘着小星!

    “那就走吧,今天带紫苏一起去吃好吃的。”

    萧琪星用小手抓了抓肩头紫苏的毛发,眼睛已经环视了街头各大摊位,蓄势待发。

    “走吧,去相国府。”

    马车内传来萧岚依的声音,仙瑟夜看着毫不犹豫弃自己而去的紫苏,撇了撇嘴,驾车一路寻人问路,终于找到了坐落在离皇城不远处的相国府。

    相国府背临闹市,但正门处确是安静极了,门头端庄肃穆,琉璃瓦片做顶,戗脊上还坐落着数只仙人走兽,一看便知其主人身份尊贵,与明曲镇的府衙相比,简直不知道高了几个档次。

    仙瑟夜勒停马匹,看着大门口守门的十六个身穿银甲的侍卫,转头对马车内萧岚依道:“姑爷,夫人,相国府到了。”

    闻言马车中闭眼小憩的萧岚依睁开双眸,看向地上男孩,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若不知男孩姓名,贸然去叫门,怕也会被当做是闹事之人赶出来吧。

    男孩躺在地上不好动弹,只能眼珠子骨碌着,艰难看着萧岚依,微思一会儿,道:“我怀中有一玉石,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你拿着那个去叫门就好。”

    萧岚依闻言点了点头,也不多言,直接起身在男孩胸前翻找,引得男孩小脸一红。

    若不是他现在不能动,他断不会让陌生人这么在他身上乱摸,更别说这还是个女人。

    “是这个吗?”

    萧岚依翻找一会儿,果然在男孩贴近里衣处找到了一块墨绿色半透明的雕花玉石,上面还刻了个‘翼’字。

    男孩看了一眼后微微点头,“就是它。”

    萧岚依闻言点头,直将玉石递出去给了仙瑟夜,道:“去拿着这玉石上前通传,告诉他们咱们还有急事,让相国大人赶紧派人将这孩子接走。”

    仙瑟夜接过玉石,眼睛一亮,跳下马车后便大咧咧走向相国府大门。

    那孩子身份果然不凡,相国府的看门人看到仙瑟夜手中玉石后,脸色瞬间严肃起来,对仙瑟夜说话也是毕恭毕敬。

    了解原委后,门口守卫让仙瑟夜稍等,自己则是进去通传。

    没一会儿一个衣着华贵,满面雍容的老妇人便在一堆丫鬟的不簇拥中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刚刚仙瑟夜递上去的玉石。

    “这是你拿来的?”

    容虞桂扬了扬手中玉石,看着仙瑟夜那一身仆从模样衣着,不确定询问。

    她虽然头发花白,但说起话来却中气十足,十分有气魄。

    “正是。”

    仙瑟夜拱手点头,指了指那边萧岚依所在的马车,道:“那孩子就在马车中。他伤的极重,我们只给他做了些简单的处理,待会儿若是带回府中,还需赶紧医治。”

    “伤的极重?!”

    闻言容虞桂一惊,微白的眉头一蹙,赶紧挥手让身后小厮去接人,自己则是也也有些着急的被人搀扶了,往马车边走去。

    “翼儿!”

    看到重伤孩子被从车中抬出时,容虞桂心头一滞,蹒跚着加快速度走上前去,看着孩子狼狈模样,拿着兽头拐杖的手不停颤抖,口中呜呜低吟着,显然是气急了的模样。

    男孩心思稳重,看到容虞桂时虽然眼睛红了,却还是提醒道:“外婆,我没事,咱们还是赶紧进去吧,别让人看见了。”

    闻言容虞桂身上的颤抖虽未止住,却硬是咬着牙点了点头,“好,先回府给你医治,剩下的,等你舅父回来后再说。”

    说罢容虞桂挥手,示意抬着孩子的小厮赶紧将孩子抬进去。

    站在原地平复了半晌心情,容虞桂这才看向随小孩一起出来的萧岚依,刚要道谢,确是一怔,脸色变了又变,终是开口道:“多谢姑娘救了我家翼儿,姑娘从月彦国过来,舟车劳顿,要不到府中歇上一歇?”

    “你怎知我是月彦国来的?”

    萧岚依闻言挑眉,原本只是下车透透气的心思,被容虞桂这话成功吸引。

    容虞桂闻言心下更是确定,开口道:“若是老身没猜错的话,姑娘应该是从月彦国京城过来的吧?我与你母亲思羽曾有过几面之缘。”

    “……”

    闻言萧岚依一阵无语。

    合着这容虞桂也是认错人了?刚刚她误打误撞猜出自己是月彦国的,萧岚依还以为这容虞桂是某次去了明曲镇,在镇中铺中见过她呢,看起来,可真是萧岚依想多了。

    “不好意思,我确实是月彦国中人,但并不是自月彦国京城过来,我母亲名唤郭芙溪,您认错人了。”

    萧岚依解释着,招呼了仙瑟夜过来,便开口请辞道:“小公子伤的实在严重,老夫人还是赶紧请个大夫给小公子瞧瞧,我们就先告辞了。”

    “姑娘且等等,你们既救了翼儿,又将他送了回来,我相国府怎得也该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姑娘便进府歇歇脚,老身这就为你们备宴。”

    容虞桂见此赶紧挽留,说着就要让下人进去准,却又被萧岚依拒绝。

    最后实在看萧岚依坚持,容虞桂也不再强求,恳请萧岚依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后,这才命人硬塞给萧岚依了一袋银子当做谢礼。

    有钱不要是傻子,萧岚依拒绝一次无果后,便收了吗银子那钱袋后,与容虞桂告辞后,转身进入马车内,命仙瑟夜赶车。

    马车缓缓离开相国府门前,容虞桂一直看着马车消失在拐角后,这才被人搀扶着进入府中。

    比起那个险些让她认错人的姑娘,她还是更关心翼儿的情况…

    “娘子,你在想什么?”

    谷祁苏看着进来马车后就一直静坐沉思的萧岚依,有些担忧的揽她入怀中询问着。

    萧岚依闻言突然起身,一本正经的看着谷祁苏,询问道:“相公,你说我长很大众脸吗?”

    她果然还是在意这几个月接连被人认错的事情。

    “大众脸是什么?”

    谷祁苏被问的一怔,蹙着眉头想了好半晌也没想出那是个什么意思。

    他发现,他家娘子,就是喜欢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呃…就是五官很普通,与很多人都像的脸。”

    萧岚依说着,抬起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有些怀疑人生。

    她觉得她这张脸还是挺美的,不说倾国倾城,最起码也能算是顶尖一类,尤其是她的鼻梁十分高挺有型,还算是有特点一类的,这模样都能撞脸,可真是让人费解。

    “哦~”

    谷祁苏了然点头,一本正经看了看萧岚依,回答道:“娘子这么让为夫着迷的小脸儿,怎么可能和很多人都像,娘子就是独一无二的。”

    “呦呵,你这男人最近嘴真是越来越甜了啊。”

    萧岚依闻言心中一喜,吧唧在谷祁苏脸上亲了一口,算是给他嘴甜的奖赏,随即往他怀中一窝,叹气道:“虽然我也觉得我这模样不太容易撞脸,但是相公你知道吗,这几个月里,已经有两个人将我认错了。”

    “将你认错?怎么个认错法?”

    谷祁苏眼神柔和的看着萧岚依,任由她像个粘人的小猫一般,在自己怀中乱蹭。

    “之前在明曲镇的时候,有一个中年大叔说我长的像他故友,刚刚在相国府门口,那个从府里出来的老夫人也将我认错了,说我是什么思…思什么的女儿,我记不得名字了。”

    萧岚依回忆道。

    这么一想,萧岚依才突然发现两人似乎都将她错当成了别人的女儿,而且那两人提起的名字好像是一个人吧?

    她记得应该都有一个‘思’字来着…

    “伏耀大陆地域之广,若说真有两个相像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谷祁苏说着,又瞧了瞧萧岚依那让一颦一笑都能牵动他心神的小脸儿,不自觉抬手附上她的面容,深情道:“不过不管有没有与娘子很像的人,在为夫心中,娘子都是唯一一个。”

    “你在我心里也是唯一一个。”

    萧岚依笑着捏了捏谷祁苏的脸,心道谷祁苏这张脸,绝对只能是伏羲大陆仅此一张。

    因为造他这张脸,老天爷绝对已经尽了脑细胞,再也造不出来第二张了。

    拎了拎刚刚从相国府老夫人那里得到的钱袋,萧岚依开心的拍着谷祁苏的胸脯,大方道:“看你今天嘴这么甜,待会儿丰宴楼里我请客,让你大吃一顿!”

    谷祁苏一把抓住萧岚依不安分的手,一副饿了许久的模样,幽怨道:“娘子只要今晚喂饱为夫就好。”

    这些日子一直赶路,他都好久没‘吃肉’,没和萧岚依单独待过了。

    思及此,谷祁苏看了眼此刻只剩下两人的马车,唇角一勾,便将萧岚依压在了车中长塌上。

    “吁——”

    马车骤停,车内谷祁苏手疾眼快扶住了马车壁,这才没让两人从坐榻上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