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三章一本正经的忽悠儿子
    谷祁苏闻言垂眸,看着怀中萧岚依,揉了揉她的脑袋,有着失落道:“娘子,为夫发现,你似乎有些反感药谷。”

    “没有的事,我和伊玥关系那么好,我怎么可能反感药谷。”

    萧岚依否认道。

    她只是有些怕那里面的一个人罢了…

    “那刚刚为夫说让小星去药谷,你为何想也不想就拒绝?”

    谷祁苏挑眉。

    他的感觉应该没有错,恢复记忆以后,他有几次都想和萧岚依坦白,告诉萧岚依自己的身份,然后迎她回药谷。

    可是因为萧岚依对药谷奇怪的态度,这才让他一拖再拖,至今也没有将实情说出来…

    “为什么啊……”

    萧岚依说着,看着谷祁苏那柔和的眸子,想了想最近两人急速升温的感情,觉得没必要再隐瞒他了,便下定决心道:“那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要为我保密啊。”

    “好。”

    谷祁苏想也没想直接点头。

    “相公,你别看药谷势力大,那药谷谷主可是个小心眼,我五年前不小心得罪过他,他还让人抓我了好几个月!所以我才不会让小星去他那里呢!小心眼的臭男人!”

    萧岚依嘟嘴道,将这么多年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

    说出来后果然觉得神清气爽!

    可是她怎么觉得周围空气似乎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儿呢?

    疑惑看向谷祁苏那说不出,道不明的表情,萧岚依好心抬手揉了揉他的俊脸,开口道:“相公,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药谷很厉害,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听我的,以后离药谷远点,对你有好处!”

    “娘子觉得为夫小心眼吗?”

    谷祁苏突然握住萧岚依揉捏他脸颊的手,询问道。

    他说他怎么总觉得萧岚依对药谷有意见,原来她竟是一早就知道了那晚与她缠绵之人是药谷谷主的事情。

    所以这么多年,她都是在故意躲着自己喽?

    “你?”

    萧岚依疑惑,摇头道:“你当然不是了,你对我和小星多大方!”

    说着萧岚依便缠上谷祁苏的脖颈,奖励一般的吻上了他的红唇,像他证明自己对他非常满意。

    这吻本就是个浅吻,可谷祁苏硬是翻身农奴,将萧岚依死死压在床上将这吻变成了深吻,还将她的唇咬出了血,总让萧岚依觉得他有点在使小性子的感觉?

    最后萧岚依被谷祁苏折腾到没力后,这才开始怀疑人生。

    这男人今天怎么了?她没有得罪过他吧?为什么今天下手这么重?说好的温柔呢?都被狗吃了!

    屋中暖黄的烛光还在摇曳,床上折腾了良久的两人此刻已经归于平静。

    看着怀中已经累到睡着的萧岚依,谷祁苏抬手轻轻划过萧岚依唇上被自己咬破的地方。

    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在五年前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刻意躲着自己,让自己找了她那么久,这个就算是自己给她的一点小惩罚吧。

    大的,他舍不得…

    因为已经敲定了要送萧琪星去剑幕山的事情,所以萧岚依第二日就开始着手为萧琪星处理退学清苑书院的事情,以及收拾出行之物。

    商铺的事情,除了有郭芙溪他们照看,还有新婚回来的刘卓宇一起照看,对此,萧岚依完全放心。

    就这样一直到了出行那日,萧岚依一大早便带着萧琪星与小孝出门,身后跟着早已经整装待发,她去哪里,他就去哪儿的谷祁苏。

    才刚出大门,萧琪星的肩头便突然多了只紫苏。

    看着萧岚依在看自己,紫苏眨巴着那双迷人的紫色眸子,委屈道:“主人要走怎么不叫着我,还好本圣兽耳朵灵,自己跟上了。”

    “你耳朵那么灵,不叫你,你不是也跟上来了吗。”

    萧岚依挑眉,拎了紫苏的毛,就将它扔给了牵着马车走来的仙瑟夜,道:“你俩关系不是好吗,这只兽,以后跟你待在马车外,一起驾车了。”

    仙瑟夜这个马车夫,萧岚依一开始其实是拒绝的,不过这货实在是太过油嘴滑舌,恳求态度也十分诚恳,再加上萧清书的强势助攻,萧岚依便勉勉强强接受了这次出行,由仙瑟夜做自己的车夫。

    “我俩关系不好!”

    仙瑟夜想也没想的开口,并且瞪了眼被萧岚依扔过来,此刻正坐在自己肩头的某兽。

    “嗷嗷嗷嗷嗷。”

    小夜夜,你就别气了,本圣兽现在每晚跟你睡一起,你怎么还不满足。

    紫苏用尾巴扫了扫仙瑟夜的脸颊,用兽语与他交谈。

    “满足?你每天被一只蠢兽压在脸上睡觉会觉得满足?”

    仙瑟夜磨牙,小声道。

    这紫苏,自从被萧岚依命令,让自己照看它以后,它就越发过分,晚上睡觉有床不睡,非得睡他脸上?

    他这么玉树临风,在他们那里引无数女子日思夜想的俊颜,岂是给它这只蠢到一问三不知的小兽睡觉的地方?!

    想不起来任务的圣兽,那就是只蠢兽!

    紫苏也是只有脾气的兽,听到仙瑟夜喊它‘蠢兽’当即炸毛道:“嗷嗷嗷嗷嗷!”

    你这蠢人可别得寸进尺,再叫我蠢兽,我今晚在你脸上偷偷放屁!

    “你敢!”

    仙瑟锦闻言一滞,攥了攥拳头,终究是压下了心头怒火,道了句,“你还是赶紧养好伤,想起你的这次的职责比较好。”便帮着萧岚依搬运行李,等到说要跟着萧岚依一起出去散心的谷伊玥过来后,这才然后驾着马车一起离开。

    一行六人一兽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出了明曲镇,奔向了此行目的地剑幕山。

    剑幕山临近天翎国,因此若是想要去剑幕山,就得先出月彦国,进入与月彦国临近的斌喜国,到时过了斌喜国,就是天翎国了。

    一行六人中,除了谷祁苏性子沉稳,小孝随遇而安以外,其余几个人都是玩心比赶路的心思大,一路上走走停停,好似将这次的拜师之行,成了旅行一般。

    “等晌午就能到斌喜国的国都斌禹城了,听说这几天城中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菊花节,咱们今天可要好好玩玩!”

    谷伊玥坐在马车中,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眼睛泛光的说着。

    因为国都斌禹城与他们离开的前一个镇子之间隔了一座大山,要穿过大山,赶着马车就特别耗费时间。

    她都两天没睡床,两天没在闹市上玩了,简直又闷又憋屈。

    要不是在镇子上听说这两天是斌禹城中菊花节,想必她这急性子,也坚持不了这么久窝着不动。

    “是啊,斌禹城可是国都,一定很热闹。”

    萧岚依点头应声,张了张嘴,示意谷祁苏把剥好的瓜子仁给自己吃。

    谷祁苏就坐在萧岚依身旁,见状淡笑着便将剥了一路的瓜子仁倒入萧岚依口中,还嘱咐着她小心别呛着。

    “咦~”

    谷伊玥十分嫌弃看着两人,对于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模样简直忍无可忍。

    “怎么?”

    谷祁苏薄唇轻启,淡淡吐出的两个字,在谷伊玥耳中完完全全就是威胁,赶紧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自己嫌弃的神情,娇声道:“月笙哥哥,人家也要吃~”

    “找你家相公去。”

    谷祁苏平淡开口,却无形中抛了把利刃扎进了谷伊玥的心头,疼的她眉头一蹙,一脸欲哭无泪。

    谷祁苏那天明明已经逼问过自己,知道了自己喜欢秦旭炎的事情,可他还这么伤害自己,这果然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疼爱她的苏哥哥了!

    她失宠了……

    萧岚依同情的看了眼被她们塞狗粮,还被谷祁苏扎冷刀的谷伊玥,挥手招呼了自家儿子,道:“小星,还不赶紧给你伊玥师傅剥瓜子吃,这‘手艺’练出来,以后找娘子不愁。”

    “剥瓜子和找娘子有什么关系?”

    萧琪星听了自家娘亲的话,小脑袋上顶了三个明晃晃的问号,完全搞不明白‘找娘子’和‘剥瓜子’除了都有个‘子’以外,其他还有什么联系?

    “你瞧瞧你爹,每天给娘剥瓜子,娘就开心,以后你练熟练了,也给你娘子剥瓜子,她也开心。”

    萧岚依一本正经的忽悠着儿子,眉头这才轻蹙一下,谷祁苏便将茶水送到了她的嘴边,贴心的她忍不住继续教育儿子道:“多跟你爹学学,这觉悟,真不是盖的!”

    “哦~”

    萧琪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赶紧招呼小孝一起过来,趴在马车中的小桌子上,一起给谷伊玥剥着瓜子。

    一边剥萧琪星还一边念念有词,“一个娘子,两个娘子……”

    等等,儿子,你是不是对这剥瓜子有什么误会?

    萧岚依听着儿子念念有词的话,哭笑不得,最后见他将一把瓜子仁放在小盘子中,递给谷伊玥说“伊玥师傅,这是一百个娘子,你吃吧。”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笑喷。

    谷伊玥也是无奈,这‘一百个娘子’她是吃,还是不吃呢?

    “砰——”

    马车前突然传来一声闷响,打断了萧岚依他们的嬉闹。

    “吁——”

    仙瑟夜紧急勒马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夫人,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山上滚落,挡住了马车去路,我过去瞧瞧。”

    马车停下后,仙瑟夜的声音从外面传入,随后就听仙瑟夜跳下马车前去查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