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一章把人家姑娘气跑了
    “他可宝贝萧姐姐了,都是背地里威胁我们离你远点的。”

    谷伊玥嘟嘴,与萧岚依打着小报告,确是在出了酒楼后,那强装的好心情瞬间垮掉。

    怔怔看着路对面那个他心尖上的男人,此刻在与别的女子聊天逗笑,谷伊玥的心情一瞬间跌落谷底…

    萧岚依感觉到谷伊玥的异常,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看着秦旭炎正在与那女子在一个买发簪的摊位上挑发簪,一挑眉,拉着谷伊玥走了过去。

    “旭炎,你在干嘛呢?”

    萧岚依偶遇般与秦旭炎打了招呼。

    闻声秦旭炎抬起那埋在发簪摊位的头,看到两人后眼睛一亮,赶紧招呼两人过来,道:“岚依,伊玥,你们来的正好,快给我挑挑簪子!”

    “好啊,是给那个俞烟挑?还是给你身边的这个姐姐挑?”

    谷伊玥闻言,脸上的失落瞬间掩下,笑着走近那卖发簪的摊位上,选了选,拿起一支嵌着透红玛瑙的流苏簪子,在那女子头边比了比,开口道:“这只簪子很适合姐姐肤色,你要是给这个姐姐买,这只就不错。”

    “是吗,那就能买了吧!”

    闻言秦旭炎点了点头,接过簪子十分果断的说着,随即又道:“不过我今日要挑的簪子,是给我娘的,今早出门不小心惹我娘生气了,我得给她买个礼物,向她赔赔不是。”

    “你怎么三天两头惹你娘生气?”

    谷伊玥闻言哭笑不得看着秦旭炎。

    不知怎的,她心里就是再不开心,此刻能和秦旭炎说话,她就好像完全忘记了所有事,只想用最好的模样,与他说话。

    “还不是我娘说要给我相亲的事。我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哪里需要相亲啊!谁知道才说了几句,娘就生气了。”

    秦旭炎无奈叹气说着,并没有看到谷伊玥眼中一闪即逝的紧张,拿了他中意的两只发簪,开口道:“你们说,我娘会喜欢这个,还是这个啊?”

    秦旭炎手中的两支发簪,一支是灰绿色玛瑙制成,通体晶莹,做了些小雕刻的发簪,另一支则是有着精致的花纹,刻银嵌金的发簪。

    两支发簪都很好看,只是一支张扬华贵,一支低调内敛。

    秦旭炎身边那貌美女子看了看,选了那只低调的道:“我觉得这只要好点。”

    “我觉得这只好!”

    几乎是在女子说话的同时,谷伊玥也开了口,而她指着的,是与女子所指刚好相反的华丽发簪。

    女子见状对谷伊玥笑了笑,解释道:“我觉得那支有些太过张扬,这支的话,应该会更合适些。”

    “谁说的,我见过秦姨,秦姨头上簪过这种样式的发簪,她肯定喜欢这种的!”

    谷伊玥嘟嘴反驳,看着女子的眼神中隐隐有些敌意。

    女子见状一怔,看了眼秦旭炎,又看了看谷伊玥,点头认同道:“那就要姑娘选的这支吧,这支确实也不错。”

    “哼,本来就是这支更合适!”

    谷伊玥对于女子这般轻易服软很满意,谁知秦旭炎再三考虑了下,拿着那只相对简约的簪子,回忆道:“我记得娘好像之前有一个类似的摔碎了,心疼了好久,就这只吧,送给娘,娘肯定开心!”

    说着秦旭炎便让小贩将那只简约的玛瑙簪子,与谷伊玥挑选给他身边女子的两只发簪一起包起来。

    付了银子,秦旭炎正要与谷伊玥说话,却发现已经找不到她与萧岚依的身影了。

    “伊玥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啊?”

    秦旭炎看着人潮涌动,却已经没有谷伊玥身影的街道,疑惑嘟囔着。

    “那姑娘怕是生气了。”

    秦旭炎身旁的女子开口,随后无奈道:“你也是,不是说最会哄姑娘家开心吗?怎么在那姑娘面前,就犯了傻,将人家直接气走了呢。”

    “生气?她为何生气?”

    秦旭炎闻言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表姐秦语瞳,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没说什么得罪谷伊玥的话啊?

    “你让人家帮你选簪子,人家选了别支,你最后自说自话又买了她没选的那支,她能不生气吗。”

    秦语瞳白了眼秦旭炎,终于明白她家表弟为何至今还未成亲,这是凭实力单身啊!

    “诶呀,表姐你想多了,伊玥她是我兄弟,我俩平时说话随意极了,她哪里会因为这事生气。”

    秦旭炎闻言直接否认,随后道,“我觉得她应该是想到有什么急事,才突然离开的,下次见面,再谢谢她帮我选簪子吧。”

    “你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

    秦语瞳闻言惊愕看着秦旭炎,突然质问道:“你说你一直很会哄姑娘家开心,是不是骗表姐的?那姑娘明显喜欢你,你居然没看出来?!”

    “喜欢我?”

    秦旭炎听到这话,脚下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稳住身子后,看向秦语瞳道:“表姐,你这是一孕傻五年吧?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还没缓过来劲儿呢?”

    “你这臭小子再瞎说!”

    秦语瞳敲了下秦旭炎的脑袋,一本正经分析道:“表姐是过来人,那姑娘刚刚看着我的眼神明显有敌意,显然是把我当成情敌看了。你呀,要是对人家也有意思,赶紧抽空去哄哄人家,给人家解释解释,要不然,表姐也帮不了你了。”

    “行了行了,表姐你就别瞎猜了,人家可是药谷小姐,身份尊贵着呢,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人……”

    秦旭炎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拉着秦语瞳,匆匆往家中方向走去。

    ……

    萧家,饭桌上。

    “伊玥别着急,这饭多着呢,没人跟你争。”

    郭芙溪瞧着吃饭吃到狼吞虎咽,还被辣椒辣到掉眼泪的谷伊玥,不禁开口劝说着,还给她倒了杯茶水喝,就怕她噎着。

    谷伊玥喝了郭芙溪递来的茶水,将满口的饭菜冲了下去后,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与汗水,不好意思道:“嘿嘿,是月笙哥哥做饭太好吃了,而且加了辣椒更好吃,我就没控制住。”

    “啧啧啧,一个女子,吃饭能吃成这模样的,我还是头一回见。”

    仙瑟夜嫌弃的边摇头,边咂了咂舌,看着脸上泪水汗水一把抓的谷伊玥,给她扔过去了一个手帕,道:“擦擦吧,不是说你是哪家大小姐吗?你们家就是这么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