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二百一十章女人间的私房话
    “好,那以后就只在家中对娘子一人笑。”

    谷祁苏点了点头,虽然说话间脸上确实没有笑意,可他眼中的柔光还是让萧岚依觉得有些危险,危机感已经提到了满分,眼看就要爆表。

    “诶呀,萧姐姐和你家相公可真恩爱,伊玥都嫉妒了呢!”

    谷伊玥古灵精怪的小脸儿突然窜了出来,绕着两人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看着谷祁苏搭在萧岚依腰上的手,对着谷祁苏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不过知道了某人确实喜欢女人,我和爷爷也就放心了。”

    “伊玥,你在说什么?”

    萧岚依闻言蹙眉,看着谷伊玥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听着她意味深长的话,一度觉得谷伊玥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呢?

    “没什么没什么。”

    谷伊玥接受到谷祁苏威胁的眼神后,赶紧摇头,看着两人恩恩爱 爱的模样,又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瞧着萧岚依,恳求道:“萧姐姐,你陪我去逛街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行啊,正好我们两个也没事,就陪你在街上逛一逛吧。”

    萧岚依点头应声,看了眼谷祁苏,用眼神询问着他的意见。

    只是还没待谷祁苏点头,就听谷伊玥急急道:“就咱们两个逛吧!让月笙哥哥先回家给咱们做饭,我可想吃月笙哥哥做的饭了!”

    “为何不让我一同去?”

    谷祁苏蹙眉看着谷伊玥,觉得这小丫头今天很怪异啊!

    “诶呀月笙哥哥,人家和萧姐姐也有女人之间的话题要聊,你在场不合适,你就赶紧回去做饭吧,伊玥现在可得趁着能吃上,多吃几回。”

    谷伊玥说着直接将谷祁苏从萧岚依身边推开,挥挥手,示意他现在可以离开了。

    谷祁苏深若黑潭般的眸子一直盯着谷伊玥,正要开口,就听萧岚依道:“相公,我也好久没吃你做的饭菜了,要不今天中午你就大展身手,给我们好好做一桌子菜,怎么样?”

    “既然是娘子想吃,为夫这就回去做。”

    谷祁苏说罢看了眼站在萧岚依身后,对自己做鬼脸的谷伊玥,转身离开。

    虽然谷伊玥今天很奇怪,但是与之相比,还是给娘子做饭比重要!

    “诶呀呀,月笙哥哥可真是听萧姐姐的话。”

    这要是让爷爷见到了,还不得惊掉了眼睛?

    谷伊玥心里暗暗想着,本就喜欢萧岚依,现在就更喜欢她了。

    能管住她苏哥哥的,也就只能是萧岚依了!

    “他不听我的话,听谁的话。”

    萧岚依得意挑眉,转眸看着古灵精怪,一上来就赶谷祁苏离开的谷伊玥,道:“说吧,非要避开那男人才能说的事,是什么?”

    “唉~”

    萧岚依这么一问,谷伊玥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刚刚因为捉弄了谷祁苏而稍有开心的小脸儿瞬间垮掉,看着萧岚依嘟嘴道:“萧姐姐,陪我去喝酒吧,我现在很不开心!”

    不开心?

    闻言萧岚依挑眉,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是因为秦旭炎?”

    听到这个名字,谷伊玥的脸果然又垮了几分,委屈的点了点头,眸中已经有些小泪花了。

    等到两人去了酒楼,单独进了包间后,谷伊玥这才拉着萧岚依一顿倾诉,将她从秦旭炎那里吃的委屈全部倒给了萧岚依听。

    原来在谷伊玥回来的一个多月中,她曾找过秦旭炎不少次,可秦旭炎有一大半时间都躲着她,就算与她在一起玩闹时也总是心不在焉,每次见面,嘴里都是不同女人的名字,让谷伊玥越听越心寒。

    可是她没有表明心意,秦旭炎也不知道她喜欢他,什么事都跟她说,是将她当成了信任的哥们儿,她纵然不开心,也没办法表露。

    她想跟萧岚依这唯一的知情人士诉苦吧,萧岚依却又在忙着管理刚收入囊中的银羽盟事务,整日不在镇上,一直到今日才被她碰上,这才得以吐一吐这么多日一直憋着的苦水。

    “萧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谷伊玥说完,以茶做酒,灌下一大杯茶水下肚。

    其实她是想喝酒的,可是想到待会儿还要去见谷祁苏,她就放弃了。

    因为若是让谷祁苏知道她喝酒的事,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她关禁闭,然后押送回药谷给爷爷看管。

    她现在可一定不能被押送回药谷,要不然,她就见不到秦旭炎了!

    萧岚依听完谷伊玥的话后,中肯的建议道:“旭炎那小子爱玩,你若是真喜欢他,就告诉他吧,不然一直憋在心里,你再难受,他也不会知道的。”

    “……算了吧,萧姐姐你不懂,旭炎上次说了,就喜欢跟我做兄弟!若是我告诉了他,怕是连兄弟也做不成了!”

    谷伊玥说完又是灌了一杯茶水下肚,对着萧岚依苦笑道:“行了萧姐姐,我其实就是给你吐吐苦水,等这苦水吐完了,就没事了,你就听我说说,别嫌我烦就行…”

    谷伊玥都这么说了,萧岚依也没办法再多说什么,只看着她一人以茶做酒,灌下去了好多杯。

    一边喝,谷伊玥一边给萧岚依倾诉她心中的难受之感。一边喝,又一边自言自语说着一些可以安慰到她自己的话,那模样,让萧岚依有些心疼。

    可纵然萧岚依再心疼她,她与秦旭炎两人之间的事情,萧岚依这个外人都没办法插手,她也只能像现在这般,作为谷伊玥这场轰轰烈烈暗恋中的唯一知情人士,多说说体己话,安慰安慰她罢了。

    “行了,咱们走吧,月笙哥哥估计饭都做好了,再不回去,他又该嫌我占用你的时间太长,跟我抱怨了。”

    说也说够了,喝也喝撑了,谷伊玥嘴角一咧,对萧岚依展颜一笑,好像又变成了平日里那个没心没肺,开心到没有烦恼的她。

    “他还跟你抱怨过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萧岚依跟着谷伊玥一起起身,与她随意闲聊着。

    两人都好像已经忘记了刚刚谷伊玥哭诉的事情,就像是这件事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