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八章:那个人明明已经…
    马车的速度很快,原本步行需要一个时长的路程,在车夫快马加鞭下,仅仅用了一炷香时间便进了镇子。

    萧岚依回镇后,先回了趟萧家,看着萧清书瘦到脸颊凹陷的模样,萧岚依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带了赵大真,就往镇老爷府上冲去。

    “大真,我待会儿若是动手了,你一定不要拦着我,也不要跟我一起上手,这事,我一个人来处理。”

    萧岚依脚步如风的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眼中冒着愤怒的火花,语气中坚定且决绝,明显是一副要去干架的模样。

    虽然出门时萧清书一直劝她别冲动,不要跟镇老爷作对。可这是自己要跟他作对吗?明明是他没事找事,在与自己作对!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凭什么要忍?!

    “岚依,我赵大真可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若待会儿真要动手,也要我来,你一个女人,动什么手!”

    赵大真听了萧岚依的话后,十分不满的反驳。

    “那要不,到时候一起?”

    萧岚依嘴角扬起一抹危险的笑意,心中那股想要打人的冲动已经抑制不住要破体而出。

    大不了打完了,他们一起举家离开,也不能让人随便欺负了!”

    “好,那咱就一起打!”

    赵大真点头应和,紧跟萧岚依的步伐,往镇老爷府上冲去。

    “萧姑娘,这可是镇老爷府,您不能乱闯。”

    萧岚依怒气冲冲的到了镇老爷上时,就被看门的官差挡下。

    萧岚依瞥了眼那官差,朱唇轻启,冷声道:“我可以不乱闯,你现在就去里面通传那新来的镇老爷,说萧岚依想讨个公道,请他出来一见。”

    “好,你稍等,我这就去禀报大人。”

    那官差之前杨大人还是镇老爷时,就认识萧岚依,闻言也没拒绝,转身进去通传。

    不多时,那官差便回来了,身后如萧岚依所料,果然空无一人,并没有见那传说中的新镇老爷跟着出来。

    “怎么,他不肯出来?”

    萧岚依挑眉,不待那面露难色的官差开口,就率先询问。

    “大人说他与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家糕点吃坏了夫人,他没有将你家铺子全封,已经是给你留了情面,让你赶紧回去,别再闹事。”

    那官差重复完镇老爷让他传的话后,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压低嗓子跟萧岚依道:“萧姑娘,你就回去吧,这新来的镇老爷可和杨大人不一样,你跟他讲理,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

    “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他既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推伤我爹,我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

    萧岚依这话也是小声与那官差在说,随即扬声道:“既然夫人身子不适的厉害,我身为糕点铺老板,自然是要进去探望,还望官差大人通融通融,让我进去探望夫人。”

    “这……”

    那官差闻言有些作难,放萧岚依进去也不是,不放萧岚依进去也不是,正在纠结呢,就听身后传来一微怒女声:“你这刁民居然敢咒我们夫人?我们夫人身子好着呢!”

    闻言萧岚依回头,就见一顶粉色镶金线的轿子缓缓在镇老爷府前落下,而那个说话的女人,看起来应当是随轿跟着的丫鬟。

    回想刚刚丫鬟的话,萧岚依挑柳眉一挑,开口道:“我可没咒你们夫人,这话可是你家大人说的。”

    轿子中正要下轿的女子听到萧岚依的声音后,脚步一顿,猛然转头看向萧岚依,突然见了鬼似的尖叫一声,脚下一歪,便栽倒在地,指着萧岚依,半晌说不出话来。

    “夫人,您没事吧!”

    一旁丫鬟见状赶紧跑去将江然笑扶起,怯生生帮她弹去身上灰土,生怕她会生气发怒。

    不过江然笑现在显然没有生气的心思,眼神直勾勾盯着萧岚依,好久才道:“你是谁?”

    “回夫人的话,小女名唤萧岚依,是这镇上养生糕的老板,听闻夫人吃了我家糕点身子不适,特来探望夫人。”

    萧岚依勾唇回答道。

    她虽然看不懂江然笑眼中的惊慌与惊讶是何意思,但看着江然笑这般活蹦乱跳的模样,她就知道这事可要有意思了。

    “萧岚依……”

    江然笑闻言失神的嘟囔了几遍萧岚依的名字,眼神一直在她身上打转数圈,最后停留在了萧岚依那泛着精光的眸子上,突然就松了一口气。

    那个人,这辈子也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况且七年前她就……

    想到这里,江然笑轻咳两声,压下了刚刚所有失态的情绪,冷笑着看着萧岚依,道:“听闻本夫人身体不适?本夫人可是一连十一日都在镇外庙中吃斋拜佛,有佛祖庇佑,怎么可能身体不适!你这小小的糕点铺老板居然这么咒本夫人,当心本夫人抓你进大牢!”

    江然笑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让萧岚依心里十分不舒服,蹙了蹙眉,看着一下轿后就很奇怪的江然笑,开口道:“夫人既是十几日不在府上,那为何大人今早会封了我家铺子,说夫人您吃了我家糕点,身子不适,所以要为夫人出气呢?”

    “说我身子不适?为我出气?!本夫人为了回京城,去庙中吃斋念佛数日,他在镇上舒坦就算了,居然敢这么胡说八道,咒本夫人?!”

    江然笑闻言声音陡然拔高,本来针对萧岚依的刻薄模样,现在全部变成了愤怒。

    攥了攥拳头,江然笑当即抬脚,带着怒意往府里冲。

    她为了早日可以再回京城,便听从那个突然住进府中的小半仙所说,十一日前一大早就离府去向了镇外庙中吃那难吃的斋饭,拜那无聊的佛祖,现在回来还要被那整日只会油嘴滑舌的男人诅咒?自己当年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那么个蠢货!

    江然笑乃府中夫人,她要进府自然没人敢阻止,江岚依便借机跟着江然笑,在看门官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随着一起进去了府衙。

    江然笑浑身都带着怒意,萧岚依跟在她身后,似乎都能见她头上窜出的火苗。

    啧啧啧,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之前在茶楼第一眼见江然笑时,还以为她是个端庄娴淑的女子,现在看来,她可是个满分级的暴脾气啊。

    不过这样,才更有意思。

    萧岚依勾唇一笑,这时江然笑突然对着院中大喊,“姓甘的,你给老娘滚出来!老娘这才不在府上几 日  ?你 就敢咒老娘了!知不知道老娘为了让你这蠢货回京城,吃了多少苦!”

    江然笑这一吼,府中歇脚的群鸟都吓的扑闪着翅膀快速飞离,而府中丫鬟仆人则是闻声齐齐感慨,安静了十几日的府上,又要闹腾了!

    屋内甘仁武听闻此声虎躯一震,赶紧放开怀中丫鬟的大胸脯子,将她一下子推开,起身慌忙整理衣袍。

    那个母老虎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不是说傍晚才回来吗?真是讨厌!

    “砰——”

    厅门被大力踢开,江然笑看着有些慌乱的甘仁武,眼中冒火道:“姓甘的,你给老娘说清楚,老娘哪里身体不适?你就算是胡作非为,想找借口,也不能这么咒老娘!”

    “笑儿这是怎么了,如此动怒,可别气坏了身子。”

    甘仁武眼中一闪即逝的厌恶,随即贴着笑,赶紧跑到江然笑身边,揽了她的后背,给她不停拍着后背舒气。

    “少给老娘装蒜!”

    江然笑一巴掌拍开甘仁武的胳膊,奔向厅中正位上准备坐着休息,突然瞧见那正位旁面色绯红的丫鬟瞳孔一缩,转身看向甘仁武,质问道:“这丫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你身边不能有丫鬟的吗?你忘了你当时是怎么被设计,被那将军家丫鬟反将一军,沦落至此的吗!”

    最后一句话一出,江然笑直接气的一巴掌甩在了甘仁武的脸上,随后转身又是一个巴掌甩在了那个面色绯红的丫鬟脸上,将丫鬟直接扇倒在地,白皙的小脸儿上瞬间出现了五道手指印子。

    丫鬟被打后摔倒在地,刚刚因为慌乱而未系好的腰带瞬间滑落,两团又白又肉的大胸脯上那斑斑吻痕着实惹眼。

    见此情形,丫鬟赶紧将衣衫裹起,感受到江然笑那凌厉愤怒的目光后,身子一颤,连滚带爬的爬到江然笑的脚边,抱着她的大腿哭求道:“夫人,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呐,奴婢都是被逼的啊……”

    丫鬟哭的那叫一个悲戚,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个断手断脚,被挖了眼睛,扒光了扔在井中的尸体。

    那是江然笑为了告诫她们远离甘仁武的‘祭品’。

    而那作为‘祭品’的丫鬟也仅仅只是在递茶时,手指不小心碰到了甘仁武的手指罢了,第二日,就在井中发现了她的尸体。

    那时候,众人心里皆知是谁所为,却都不敢有所不满,她当时也看到了那丫鬟的死状,她也很害怕,可是甘仁武昨晚却威胁她,说她若不从,他便在江然笑面前说自己勾引他,让江然笑狠狠处置她。

    她因为害怕,就从了,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这江然笑居然提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