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七章只针对一家
    “那万一是真的呢?还是得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出去躲一阵子再说!”

    赵大真听罢虽然暗暗松了口气,却还是不放心,觉得还是应该谨慎些,不然真等凶兽来了,再跑,可就难喽!

    “你不是一个人这么想的!”

    萧岚依说着,继续道:“不过那些与你一般这么想的村人,早上就去于二狗说凶兽吃老虎的地方看过了,那里跟本没有半点凶兽去过的迹象,别说老虎骨架,就是一根老虎毛都没有!”

    只要是跟性命有关的事情,赵大真那脑子绝对是好使的不能行,听完后直接跟萧岚依分析起来,“可是岚依,于二狗是三天前进山的,今早去看,什么都没发现,也正常啊。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好!”

    萧岚依对赵大真的话早有预料,悠悠哉哉的喝了口茶,这才道:“虽然于二狗看到凶兽是在三天前,可是凶兽前几次出没,都会留有野兽尸骨与兽皮,也是因为这样,之前它一出没,就会被人发现。留下痕迹之事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所以这次一点痕迹也没留下,只能说明凶兽那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那些对凶兽的描述,都是于二狗眼花看错了,最后摔下山坡后给摔出的幻觉!”

    当然这话不是萧岚依说的,而是整个村子人因为凶兽一事,十分认真讨论出来的结果,萧岚依刚刚趁着赵大真刷碗时,出去听了一耳朵听来的。

    要不是最后断定是于二狗出现了幻觉,而凶兽也已经半月多未再出现,她会这么淡定的继续待在村中?

    “好哇岚依,你早就知道凶兽的事情是幻觉,你还故意跟梅喜还和起火来吊我胃口!”

    赵大真也在萧岚依的分析中,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萧岚依给耍了,语气虽然埋怨,却也完全放心,一把抓过萧岚依剥了好半天的瓜子仁,全部倒入口中,含糊不清的道:“这就算是你给我的赔礼,我先走了!”

    说完赵大真便把手中盛瓜子仁的盘子放下,转身逃也似的跑出了萧岚依家院子。

    “有本事吃,有本事你别跑啊。”

    萧岚依哭笑不得的看着赵大真落跑的背影,无奈摇头,继续在院中一边纳凉,一边剥着瓜子仁,准备剥满一小盘再吃。

    如此又过数日,萧岚依培育出的辣椒苗终于大批量发芽,已经几乎将整个花圃占满,紫苏也已经在刘卓宇成婚后第三天傍晚,坐在小孝肩头,与小孝一起回来。

    好像是在小孝练武时,紫苏突然出现,一人一兽便搭伴回来了。

    此时小星的假期接近尾声,萧岚依也开始着手准备着回明曲镇上的事。

    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在回去前,将培育出辣椒苗的方法告诉赵大真,让他在自己离开后好生照看这幼苗,然后慢慢扩大种植。

    “岚依,你家男人咋这么久都不见?去哪了?”

    这日,赵大真终于将辣椒苗所有培育的注意事项都记下后,终于放松了几日来一直紧绷的学习劲儿,动了动自己一直僵着的脖子,询问道。

    “说是要习武,闭关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萧岚依嘟嘴说着,一副欲求不满的怨妇模样。

    那男人以前一定是个武痴!不然怎么失忆了,也不会忘记武功心法,还能去闭关练武呢?

    唉,真是苦了她这些日子一直独守空床,晚上少个纳凉的‘空调’,都没怎么睡好过觉。

    “练功的男人就是帅气!你说他失忆以前是不是个大侠啊?”

    赵大真和刘卓宇这两个萧岚依最信任的人,萧岚依当然没有对他们隐瞒谷祁苏失忆被捡回来的事,所以赵大真这个自小听多了戏本子,有大侠情结的人知道后,一直对谷祁苏十分崇拜。

    “那谁知道,没准还是个大盗呢。”而且还是个盗墓者。

    萧岚依耸肩。

    她并不想破坏赵大真心里的幻想,但是她依旧记得暗司盟的人说过,谷祁苏总是赶在他们前面进入墓穴。

    这不妥妥是个盗墓者吗?大侠?那就是个只能出现在戏本子上的人!

    身后郭芙溪突然出现在院中,看着萧岚依与赵大真站在花圃前说话的背影,欲言又止,半晌都没有开口唤两人。

    “外婆!你怎么来了!”

    萧琪星眼尖,第一个发现郭芙溪,开心的扑进她的怀中,如同一个软糯的小包子一般在她怀中撒娇好一阵,把他的想念之情,全部告诉了郭芙溪。

    “小星乖,外婆也想小星,不过外婆现在有事要跟你娘亲说,你先去自己玩,外婆待会儿再陪你。”

    郭芙溪有些愁眉不展,虽然看到了她一个多月未见的大乖孙,她也很开心,可是这也敌不过她现在心中所发愁之事…

    “娘,你怎么来了?可是铺子中出了什么事?”

    萧岚依闻声转身,看到郭芙溪后眉头微蹙。

    她离开时交代过郭芙溪,如果铺子中出了什么事,解决不了就赶紧派人过来通知她,她回来了这一个多月都没有人过来,现在郭芙溪突然亲自到访,脸色也不是太好,一下子便让萧岚依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岚依,新来的那个镇老爷真不是个东西呐!不知咋的,半月前他就一直针对咱家铺子!现在咱家铺子已经被迫关了两家了!”

    郭芙溪看见萧岚依走来,便再也绷不住的落泪说着。

    十日前那个镇老爷就开始各种理由的收他家店铺高额税金,她生气,就想跟其讲理,谁知那镇老爷非说大家都是这样,要是她们不交,就让她们关铺子走人。

    萧清书知道后,说这新来的镇老爷不是什么明官,以后又要一直在他的管辖下生活,便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多交些税金也罢。

    可谁知那作妖的镇老爷竟是一直针对他们铺子,税金交了,又说要收什么保护费?还天天去他们各个铺子中吃拿糕点,越做越过分。

    前两日他甚至直接动手推伤了萧清书,让萧清书伤了脊柱,现在还卧病在床,每日需要人照看。

    她本想告诉差人萧岚依这事,可是怕萧岚依性子急,得罪了镇老爷,得罪了朝廷,便硬是忍了下来。

    但今天早上,那镇老爷非说她们糕点吃坏了他家夫人,直接带着官差过来封了她们两个铺子,离开时还放狠话,说一定不会让他们再在镇上待下去。

    见此郭芙溪真的是没辙了,生怕明日睡醒,那镇老爷再来找事,便直接赶回村中,向萧岚依求助。

    萧岚依听了郭芙溪将前因后果通通说完后,敛眸深思一阵,开口道:“那镇老爷真说一定不会让咱们再在镇上待下去吗?”

    “是啊,娘当时就站在他旁边,听的可清了!”

    郭芙溪点头,擦了擦眼泪,发愁道:“你说说这可咋办?镇上那么多商铺,他怎么就独独针对咱们一家呢!他可是朝廷命官,掌管这一镇之事,若是他真想将咱们赶出明曲镇,这事,可就难办了!”

    只针对她们一家……

    难道是甘仁武开始动手报复了?

    可是十日前,不正是刘卓宇成婚后的第二天吗?甘仁武就算速度再快,一晚上,也绝对不可能回到京城。

    那到底那个劳什子镇老爷为何要针对她家!

    想到这,萧岚依也不再磨叽,当即起身道:“娘,我这就跟你回去看看!”

    “我也去!”

    赵大真一直在旁边听着这事,看萧岚依起身,也跟着起身要与她一同去镇上。

    那铺子他也有份,现在让他知道了,他又怎会有不去的道理?

    “那行,你跟我一起去,小星和小孝的话……先送你家让梅喜看着吧。我还不知道那镇老爷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先不带小星他们回去了,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过来接小星回去。”

    萧岚依利用走到门口的时间,快速计划着。

    赵大真对此当然没什么意见,忙不迭点头同意。

    随后几人人便带着小星,将他送到了梅喜那里,跟梅喜简单说了下情况,就乘着郭芙溪来时乘的马车,往明曲镇上赶去。

    两人都照不宣的都没有要把这事告诉刘卓宇的打算。

    他才新婚,这么闹心的事情,就由他们来解决吧!

    “娘,爹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

    回镇的路上,萧岚依关切询问,说话的语气中,隐隐有些怒意。

    “唉,你爹他当时挡着,不想让那镇老爷再伤咱们店铺里的东西,谁知被镇老爷一下子大力推开,刚好撞到了后面柜子,伤到了脊柱。大夫说,可能要躺几个月,才能好利索…”

    郭芙溪边说边叹气,直道作孽。

    他们本本分分做人开铺子,怎得就遇上了那么个畜生镇老爷?当时那镇老爷推倒萧清书时,不仅没有丝毫歉意,反而还得意洋洋嘲讽的嘴脸,郭芙溪现在都还记得!

    “居然对爹下了这么重的狠手!”

    萧岚依闻言攥圈,眼中怒意更甚。

    虽然她还不知道那个新来镇老爷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一直针对她们家店铺,但他断不该伤了萧清书!就这一点,萧岚依就不会饶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