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四章突然悲壮的气氛
    他以为他一个坚定的‘一定会被撤官’就能让自己放心吗?自己又不是萧琪星!

    “没哄小孩。这流岳村到京中至少也得半个月的路程,就算甘仁武他爹真还做官,而且要报复娘子的话,也得至少一月,娘子等过些日子咱们回镇中了,找人打听打听看京中还有没有甘仁武他爹做官的消息,到时再决定离开与否,也不迟。”

    谷祁苏分析的头头是道,让萧岚依原本一心想要离开的心,也开始有所动摇。

    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不一定的事,怕它干 嘛?不管了,睡觉!”

    说完,萧岚依直接翻身抱住了谷祁苏,在他怀中蹭了半天,心里开心的不行。

    这个男人虽然要银子没银子,要过去没过去的,可是他有脑子啊,有他在身边,自己可真是能省不少心。

    第二日,萧岚依直接去找了梅喜,看着梅喜的大黑眼圈,萧岚依就知道她一定是担心甘仁武的事情,所以一夜未眠。

    把谷祁苏昨晚的分析告诉了梅喜之后,梅喜也慢慢想通了,松了一口气,拍着萧岚依的肩膀,直道萧岚依她家男人比自己家赵大真靠谱多了。

    “岚依你知道我昨晚跟大真说这事后,大真咋说吗?”

    夸完谷祁苏,梅喜就不得不跟萧岚依说道说道赵大真这个‘反面教材’。

    在这萧岚依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以后,梅喜继续道:“他说要带我去我爹家住几天,怕我以后进了大牢,没法再陪我爹了…”

    “噗嗤——”

    萧岚依没忍住笑出了声,看着梅喜哭笑不得摇头的模样,安慰道:“大真其实想的还是挺周到的,要是让他那脑子,能想到被撤官这事?那他就不是赵大真了!”

    “唉,我也就说说,以后可得给小思教育好了,要不然成他爹这样,以后就难找媳妇喽。”

    梅喜摇头说着,突然眼睛一亮,道:“岚依,你不是说等卓宇成婚后,就要亲自下厨给我们做吃的吗?什么时候吃,在哪吃?吃什么?要用多少辣椒?咱们赶紧计划计划。”

    昨晚担心了一晚上的事,一下子放下了,梅喜就只觉得心情一阵轻松,所以现在,也是时候讨论一下吃饭的事了。

    虽然萧岚依送给她们家的‘辣椒’,她放入菜中调味也很好吃,可是她依旧觉得萧岚依炒的各种名头的菜,更好吃!所以这次蹭萧岚依做的饭,是梅喜在刘卓宇大婚前就一直盼着的事!

    看着梅喜那么激动的模样,萧岚依想了想,道:“要不就今天中午吧,去我家。”

    村中人没那么多讲究,只要成婚第二天早上敬个茶,以及第三天回个门,就没什么事了,所以今天虽然是刘卓宇她们成完婚的第一天,中午时他们还是可以过来吃饭的。

    梅喜听罢忙不迭点头,与萧岚依商量了下菜色后,便让萧岚依先回去准备,她去通知赵大真和刘卓宇他们中午过去,等通知完,再过去帮忙。

    萧岚依回到家中后,收拾了收拾配料,又去摘了些辣椒,却突然觉得种辣椒的花圃空空的,这才想起她似乎已经有几天没看到紫苏。

    那个高调吃花朵的小兽,自从吃了她的做的饭后,就不再吃花,改吃饭菜,所以以前一日三次的动物排队送花的景象早已经被紫苏取消,这两日紫苏不见,她竟是现在才察觉。

    “小星,紫苏呢?娘好像有几天没见它了。”

    萧岚依朝着正在池塘看鱼儿的小星询问道。

    “紫苏前几天说它有事,要回离开几天,就一直没再回来。”

    萧琪星嘟着嘴道。

    这两天紫苏不见了,小孝哥哥也沉迷练武不可自拔,每日吃完早饭便去山中练武,直到晚上吃饭才回来,小思因为昨晚闯祸,还被梅姨关在家中,说要三天不让他出来,所以今天一早上,他都要无聊死了!

    “有事要离开几天?这小兽还有自己的行程了?”

    萧岚依闻言无奈摇了摇头,拿了辣椒去向厨房。

    池边小星又陷入了无聊之中,看着池中鱼儿游来游去,游来游去,感觉自己已经昏昏欲睡。

    咦,对了,他可以去找小岩玩啊!

    小星眼睛突然一亮,朝着厨房大喊,“娘亲,小星出去玩一会儿,吃饭时候就回来!”

    “你去吧,记着别出村子。”

    萧岚依一边处理着手中食材,一边应声。

    “好,小星一定不出村子。”

    萧琪星答应着,人本来已经跑到了门口,却又突然折了回来,蹬蹬蹬跑到厅中,往自己帕子上放了好几块糕点,这才将其仔细包好,揣入怀中,跑出了院子。

    “小岩,小岩你在吗?”

    萧琪星此刻正趴在一个院墙下的狗洞外,朝着墙内小声喊着。

    “小星?是你吗?!”

    墙内传出一欣喜声音,随后便见狗洞处钻出一个小脑袋,那双看向小星的黑黢黢的双眸中,盛满了欣喜。

    “小岩,你这么出来,可以吗?别让你大伯他们发现了。”

    小星看着从墙内伸出头的小岩,担心说着。

    他的脸灰扑扑的,脸上还有淤青。

    “没事,我娘昨晚发疯了一夜,现在再睡着了,外婆出去打牌,外公和大伯去地里了。”

    小岩摇了摇头,开心的与萧琪星说着。

    因为家中无人的时候,是他最开心的时候,现在他唯一的朋友小星也来了,他就更开心了!

    萧琪星闻言也是一喜,开口道:“那我进去找你吧!”

    “好!”

    小岩开心点头,抽回头,期待的看着轻松翻过墙头,从天而降的萧琪星,拉了他就往柴房跑。

    那是他的住处,也是他在家中唯一可以进入的房间。

    柴房很乱,而小岩的床在柴房最里面的墙角处,旁边都是堆的高高的柴火,若是不仔细看,谁也不知道吗后面,还有个可以睡人的床铺。

    不过说那是床,倒不如说是个厚草堆,比较贴切,只是上面铺了个毯子,再加上一床发了霉的被子,就成了小岩每日睡觉的床。

    “小岩,这是我给你带的糕点,你快吃吧,别等会你大伯回来发现。”

    萧琪星掏出他仔细从家里拿来的糕点,递给小岩。

    两人此刻正坐在小岩的床上,而萧琪星早已经跟个常客一样,坐在他那被称作是床的破草堆上,晃悠着小腿,看小岩开心吃糕点的模样。

    小岩原本狼吞虎咽的吃着糕点,但因为一直被小星盯着,让他稍稍有些不好意思,便努力放慢速度,边吃边问道:“小星,紫苏怎么没跟你一起来?这两天,都没有见着它。”

    “紫苏说它有事,好几天都没回家了,你也知道,它是圣兽,很厉害的,一定是去办大事了!等它回来,我再带他过来看你。”

    萧琪星说到办大事时,还挥舞着双手,手舞足蹈的在空中画了个大大的圈,示意是件这么‘大’的事。

    “嗯,它真的很厉害,要不是它,我也不会认识小星,它一定是去拯救别的和我一样没有朋友的孩子了。”

    小岩说话时眼中隐隐有泪光。

    他从来没有出过院门,从来不知道朋友是什么东西,他只与五个人说过话,一个是整日恨他入骨的疯子娘亲,一个是整日使唤他做活的外婆,还有两个是他的外公和大伯,两个人都见他很不顺眼,喝了酒就打他,不喝酒也掐他。剩下还有一个,就是小星。

    在认识小星之前,他觉得自己生来就是让人打,让人出气用的东西。

    他每日最大的乐趣,就是从墙角下的狗洞里,窥探路过院外的那些人,看着那些孩子嬉闹走过,看着那些路过的村里人。

    那日他娘又发疯了,在狗洞旁将他打昏,醒来后,他就见到了小星以及他肩头的紫苏。

    小星说是紫苏告诉他院中有小孩昏迷,让他进来看看的,从那以后,他就多了个说话的人。小星说,那叫朋友。

    “小岩,你为什么不逃出去呢,小星可以帮你的。”

    萧琪星看着小岩眼中的泪光,小心翼翼说着。

    “我不能出去,外婆说我娘疯,是因为生了我。虽然我娘对我不好,可她毕竟是因为我…”

    小岩低头哽咽道,随后深吸一口气,看向萧琪星,笑道:“小星,你给我讲讲昨日 你卓宇叔叔大婚的事情吧,我在墙内都听着外面敲锣打鼓,可热闹了。”

    “好。”

    萧琪星点了点头,并不再提及小岩的伤心事,开始给他讲起了昨日刘卓宇大婚时,他们小孩子在那里凑热闹的一些事情。

    萧岚依家。

    沈悦冰,梅喜,正在厨房给萧岚依打着下手做饭。

    沈悦冰因为昨日萧岚依她们因为自己,一不小心得罪了甘仁武的事情,在厨房中不停道歉,被萧岚依与梅喜好生劝慰半晌,这才洗着手中的青菜,叹惜道:“甘仁武的父亲,可是朝中尚书,这职位,可不是说撤就能撤的……”

    “居然是尚书……”

    萧岚依闻言蹙眉,手下翻炒动作略微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