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九十章给你沾沾喜气
    萧琪星怕紫苏还是担心辣椒有毒的事情,一边贴心抚着它的毛发,一边开口为辣椒解释道:“紫苏,那个东西没有毒,而且也不怎么烫,吃着可好吃,我们都吃完了。”

    “什么?吃完了?!”

    紫苏的声音惊呼着在萧琪星与萧岚依脑中炸响,吵的两人不自觉蹙了蹙眉头。

    萧岚依正要发火,就听萧琪星赶紧开口道:“紫苏你看,我们都吃完了,还是好好的,它真的没毒……”

    “所以你们吃的一点也不剩了吗?”

    紫苏有些无力的往地上一瘫,吧唧了下口中余味,哈喇子在口中无限翻腾。

    它就说了那是毒物,这不,它就误吃了一口,就上瘾了…

    “这还有些残渣,待会儿……”

    萧岚依正想说待会儿要收拾了倒掉,哪知道话还没说出口,紫苏就打了鸡血一般冲向餐桌,然后以风卷残云之速,将他们吃剩下的残渣剩饭都给吃进了肚中…

    喂喂喂,说好的圣兽呢?说好的身份尊贵呢?你的尊严呢?

    屋中四人看着紫苏那模样,都有些哭笑不得,最后萧岚依收拾碗盘时,还发现有几个盘子的边都让紫苏给啃出了残角。

    她也不知道她的厨艺这般深得兽心,她是该开心呢?还是该暴揍紫苏一顿,让它给自己省着点盘子呢?

    此后萧岚依家的辣椒可谓成长茁壮,那个专门给紫苏立起的‘防紫苏’牌子也在第二天被撤下。因为辣椒的成长,紫苏功不可没。

    每天它都会以它独有的兽觉,按时按点的催促着小星给辣椒浇水施肥,它自己也会时不时的蹦进花圃中,帮辣椒们拔拔杂草,没事还会在辣椒苗中嗷嗷直叫,美其名曰:给它们讲故事,助生长。

    果然是只不同于一般兽类的圣兽,这清奇的脑回路,萧岚依便不予以评价了,它只要不伤到辣椒,剩下的,它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刘卓宇的婚事,也剩下不到两日。

    这日萧岚依又去了刘卓宇家,与梅喜一起,帮着刘卓宇给村中人派发糕点鸡蛋,沾个喜气。

    “岚依,梅喜,这些天辛苦你们了,等婚事过了,我和悦冰再好好请你们吃顿饭。”

    刘卓宇这两日也是忙的焦头烂额,一直再张罗成亲事宜,来时几乎见不到他,这不,今日来时刚好碰上,他便赶紧趁着空闲,过来给萧岚依她们道谢。

    “跟我们还客气啥,有啥帮忙的尽管说!”

    梅喜大手一挥,又是那副随性不拘小节的爽快人态度,看着刘卓宇似乎有点小黑眼圈了,不由提醒道:“看这两天给你熬的,都不精神了,明天记着好好休息一天,后天成亲,可不能精神不振的去接新娘子!”

    “好像也没什么要帮忙的事了,等这东西给村里人分派完,明天还真是能歇上一天,后天一定精精神神的去接悦冰!”

    刘卓宇说着,想到后日就要迎娶他的真爱沈悦冰回家,心里就更加雀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幸福的味道。

    “走吧走吧,某人现在幸福的脑子里只有他未过门的小娘子,咱们还是赶紧给他把迎娶娘子该准备的事情给准备好,到时候,让他欢欢喜喜成亲的好。”

    萧岚依说着,与梅喜勾肩搭背的拿个东西离开了,留下刘卓宇一人在门口傻乐,还是赵大真过来,一巴掌把他给拍回了现实,这才继续跟着众人忙碌成婚事宜。

    “岚依,你三婶家就不送了吧?前两天萧显银才刚被人退婚,咱们再送这东西,不太合适。”

    送到萧三婶家时,梅喜下意识就要带着萧岚依离开,却听萧岚依道:“就是因为他被退婚了,才要多给他送上一份,让他多沾沾喜气不是。”

    萧岚依挑眉说着,嘴角的笑意,以及她意味深长的语气,让梅喜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瞅了瞅那边似乎陷入一片颓然,连屋子周围都笼罩着一股阴郁之气的萧家三房家方向,梅喜点了点头,道:“他家确实该冲冲丧气了,走走走,就当是给砸了他们家做赔礼,咱多给他送一份。”

    梅喜说着拉了萧岚依上前,砰砰几下就把萧家三房家的大门给敲开了。是萧显银开的门。

    “你,你们有啥事。”

    萧显银看到门口的萧岚依以后,下意识就有些结巴,用门挡着自己的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萧岚依,似乎生怕萧岚依会揍他。

    “诺,卓宇要成婚了,给你送点喜饼,鸡蛋,让你沾沾喜气。”

    萧岚依说着,从篮中拿了一份喜饼鸡蛋递给萧显银,随后佯装惊讶道:“哦,对了,你前两天刚被女方退婚是吧?那再给你一份,多给你送点喜气。”

    看着萧显银成功变为锅底般黢黑的脸,萧岚依心中那股憋了好些天的气,总算是消了。

    虽然他们上次绑架萧琪星未遂,但有这个念头,她就不能放过!

    不过看在他已经够惨的份上,今天就只送他个糕点,气气他就行了。

    想罢,萧岚依便要带着梅喜离开,突然听到院中一凄厉女声传来,“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祸害!”

    这是…萧惜柔的声音?

    萧岚依挑眉,下意识透过萧显银打开的门缝,往院中看去。

    “惜柔又发疯了,我就不留你们了。”

    萧显银见状脸色一变,说罢便匆匆关门,将门从里面插上。

    看着已经紧闭的大门,萧岚依却保持着刚刚看向院中的姿势,眼中有些许不解。

    她似乎看到了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还有一个披头散发,衣着混乱的女子。

    若那衣着混乱的女子,就是萧惜柔的话,那那个孩子是谁?

    “岚依,你这是干啥呢?”

    梅喜瞧着萧岚依保持着探头动作久久不动,疑惑询问,还学着她的姿势顷了顷脖子。

    这难道是啥锻炼脖子的新运动?还真是奇怪。

    萧岚依看着梅喜那学自己的模样,尴尬收回脖子,与她继续往下一家走的路上,询问道:“梅喜,你可有听村中有人提起过,萧家三房家里有孩子这事吗?”

    “孩子?萧显银还没成婚,萧惜柔又傻了,他家咋可能有孩子!”

    梅喜脱口而出,蹙着眉头,不太明白萧岚依为何会问出这个问题。

    “其实我刚刚听到萧惜柔声音的时候,看到了院中除了萧惜柔,还有个孩子,四五岁大小,脸上有伤,感觉是让萧惜柔给打的。”

    萧岚依觉得对梅喜,也不用有什么隐瞒,便将刚刚看到院中的情景与梅喜说了一下,随后便直接敲了下一家的门,把喜饼什么的送了出去,回头发现梅喜居然还在原地想着什么。

    难道是还在纠结自己刚刚说的话?

    “也可能是我看差了,梅喜你也别……”

    “岚依,其实前两年,还真有人听到过萧家三房家里传出小孩啼哭声,都说是闹了鬼,那阵子,都没人敢靠近这里。”

    梅喜打断萧岚依的话,在她耳边低声说着,结合刚刚萧岚依所说,推测道:“你说那孩子四五岁大小,不会是萧惜柔的孩子吧?”

    想了想萧惜柔之前作风,萧岚依还是比较赞同这个说法的,点了点头,道:“若真不是其他串门的小孩,应该就是她的孩子没错了。”

    “萧中瑞一家的名字,在流岳村那都是专门吓小孩用的名字,根本就不可能有串门的孩子!”

    梅喜坚定道。

    所以现在答案,就只剩下一个——那孩子,是萧惜柔的!

    不过萧惜柔之前私生活那么混乱,这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

    而且她现在的那个状态,萧三婶居然让她把孩子给生下了?还真是作孽呐!

    两人随后感慨了一路,将手中喜饼,鸡蛋,一直送完后,这才相携回了刘卓宇家。

    在刘卓宇家,萧岚依还见到了他那个据说是从京城回来的木工岳父。

    “卓宇这岳父,不愧是京城中回来的人,说话做事,和村里人就是不一样!”

    梅喜看着那边正在与关问琴谈话的刘卓宇岳父沈宏南,扯了扯萧岚依的衣角感慨。

    因为成婚前三日,新娘新郎不能见面,所以沈宏南今日便是来商量些成亲当天的一些事宜,以免出错。

    “确是是有那感觉,怪不得上次见悦冰,就觉得她像是个大家小姐,举手投足都有一股淡雅之感,想来是应当是在京城待过的缘故吧。”

    萧岚依点头应和,也没太过在意,边说边收拾着准备离开。

    今日累了一天,她也得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才是。

    只是还未等她收拾完离开,那边关问琴已经与沈宏南谈完了后天成亲事宜,准备送沈宏南离开,路过两人身边时,还拉着萧岚依她们一通介绍,说什么以后都是自己人了,要互相认识认识。

    萧岚依便也没有扫兴,就着关问琴的介绍,与沈宏南打了招呼,然后一起目送他离开。

    直到沈宏南的身影消失在了三人视线,关问琴这才笑嘻嘻的与萧岚依她们又聊了几句,随后继续回屋张罗事情。

    屋外又剩下萧岚依与梅喜两人。

    “岚依,我咋瞧着沈叔看你的眼神怪怪的?你之前是不是欠了人家银子?”

    梅喜犹豫着开口。

    “五年前我家房子确实是让沈叔给修缮的,可我给足了银子的,哪有什么欠银子。”

    萧岚依说着,也回味着刚刚沈宏南与她们打招呼时,听到她名字后就有些怪异的眼神。

    虽然不是什么欠钱不还的眼神,但也总是欲言又止。

    可之前他们分明从没见过,就连五年前修缮房屋时,自己过去监工,也多是见到他手下的工人。那眼神,确实怪了些。

    “行了行了,没欠银子就好,天色也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给我家小思做饭了,咱们后天见。”

    那本就是梅喜的一句牢骚话,所以听了萧岚依说没有,她便也没再继续谈下去,挥着手跟萧岚依告别,往家中走去。

    萧岚依也不再纠结这事,转身离开刘卓宇家,往自家院中走去。

    “这么晚了,就别再去山里了,万一野味没找着,再让山中那凶兽把你给吃了!”

    路上,两个人拉拉扯扯的说着话,萧岚依路过,就听了一耳朵。

    “你这消息可真不灵通,凶兽以前可都是天天出来,现在已经十几天没出没了,没准早就离开了,我得趁着它没回来之前,赶紧去给我儿子打点野味,我儿子都馋死了。”

    那人说着,便不顾阻止,背着弓箭与萧岚依擦身而过,往后山走去。

    印堂发黑,此乃凶相呐。

    萧岚依瞥了眼那人,心中暗暗嘟囔,走出两步,这才一拍脑袋,暗道自己在离开明曲镇,回流岳村时,遇到的那个吊儿郎当的神棍,可真是洗脑。

    自己当时不过被他拉住,与他交谈过几句,就被他灌输了不少看面相的东西,说的神乎其神,还说她是什么天人之相,有一统天下之命?

    去他的一统天下,她只想要全天下银子!

    而且他那么神,至于一身寒酸的衣物,在镇中摆地摊给人算命挣钱吗?毛都没长齐的人臭小子,还想忽悠她?她当日要不是急着回流岳村,非得把他摊子砸了不可,省的他再继续坑蒙拐骗无知的镇里人!

    萧岚依这才在心里骂完,镇中刚收了算命摊子,此刻正躲在马棚里歇脚的少年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吓的一旁与他‘同宿’多日的马儿一惊,在马棚中肆意长鸣起来,引来了马主人的注意。

    “好啊你小子,居然又偷偷溜进我家马棚睡觉!看我不打死你!”

    那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见到少年后,二话不说就拿了扫把恶狠狠赶人。

    扫把一下下抽在少年的身上,疼的少年直跳脚:“诶诶诶,别打了别打了,不就是个马棚嘛,你等我找到我大哥,我十倍给你住宿费还不成吗!”

    “十倍?你小子连我客栈最下等的房间都住不起,还十倍给我银子?你当小老儿第一天开店啊!”

    那老者显然是个经商多年的客栈老板,听了少年的话,手下抽的更狠了……